「我也不知道!」暗香搖了搖頭,一時間,覺得紀恆神秘,不可捉摸。

這時,紫弦也飛身來到了這裡,看著紀恆施法救人,也是一陣匪夷所思,這幾日,紫鷹衛死了四人,若鷹三再死,那就是五人了,這些紫鷹衛陪他出生入死了三百年,每死一個,他都萬分悲痛。

隨著紀恆掌心勁氣的驅動,那鷹三身體中的黑蓮魔毒,只在竟慢慢的被鬼鳳魔龍的吞噬魔功給吸了出來,魔氣被吸出后,化作一團黑氣,停滯在空氣中,這團黑氣中,還帶著一絲詭異的神念氣息。

紀恆意念一動,便感應到了那股神念氣息的力道,那神念氣息像是在說:「小賊,敢動我的神念,找死!」

只在剎那,那股神念一動,竟是將凝結在鷹三身邊的魔氣彙集,朝著紀恆撲殺了過來。

「紀恆小心!」這個時候,衍弼子提醒紀恆道。

「怎麼回事?」紀恆一陣匪夷所思。

「那神念朝你撲過來了。趕快釋放焚天怒火,怒念斬魂。」衍弼子說道。

「釋放古火?」紀恆從有釋放古火的意思,古火這個東西,他來到東皇世界,就打算保密,尤其是在眾多人面前,紀恆根本就不會赤裸裸的使用古火,除非哪天紀恆的修為到達了法道八重九重的境界。

「沒錯,那股神念帶有極強的魔性,你若不釋放古火,就會死在這裡!」衍弼子再度提醒紀恆道。 只在紀恆和衍弼子交流間。

紀恆掌心一動,一絲古火飛掠而出,正與那團飛沖而來的魔氣撞到了一起,頓然間,一聲爆響,魔氣沒了,古火卻依然還在地面焚燒。

魔氣中的那絲神念,也瞬間化作一縷青煙,即將消散,消散之前,竟是傳出意念之音:「小子,你滅我神念,他日找到你,必取你性命!」

紀恆看著那神念即將消散,也自傳出意念之音:「哼,今日你說出這話,他日我必取你性命才是!」

那屢神念消失了!身中黑蓮魔毒的鷹三咳嗽了兩聲,頓時吐出一口淤血。

「應該沒事了!」暗香知道一些醫理,很自然的說道。

「真的沒事了?」紫千錘問道。

「體內的淤毒之血吐出來,自然就沒事了!」暗香補充道。

此時,紀恆站在一邊,還在和衍弼子交流。

「衍弼子大哥,剛才怎麼回事?那屢神念莫非來自黑蓮教主?」紀恆問道。

「嗯!可以說,剛才你是和黑蓮教主的神念交了手,黑蓮教主已然感應到了你,只怕他以後會來找你麻煩!你若回到東皇世界,行事可要小心一點了。」衍弼子提醒紀恆說道。

「不至於吧!就滅了他一絲神念而已?」紀恆說道。

「滅他一絲神念,那可是會降低他的修為,雖說降低不了多少,但總歸是降低了,這些魔教中人,眼力容不得沙子,否則心中便會形成心魔,所以,他必須斬殺你,才能心中沒有阻礙,將修為更進一步。」衍弼子解釋道。

「這是什麼道理?」紀恆問道。

「這就是魔的道理。」衍弼子回應道。

紀恆和衍弼子交流間,紫弦已然來到了紀恆身側。

「小兄弟,剛才和你交談,是我唐突了。」紫弦突然說道。

「好說!你是尊主嘛,總得有些尊主的架子。不過,你怎麼也是尊主,那麼容易生氣可不好!」紀恆朝紫弦點了點頭,紀恆看得出來,在城樓的時候,紫弦停止和他交談,確實是因為被紀恆的言語激怒了。

「人總有些心情不痛快的時候,我雖為尊主,卻也是人?實不相瞞,這幾日,我身邊有四個紫鷹衛身中黑蓮魔毒死去,如果鷹三也死了,那就是第五個了。我是憂心啊!」紫弦說話間,竟是深深的吁了口氣,說出了內心的苦楚。

「尊主體恤下屬,燕歡佩服!但尊主整日憂思,如何能拯救得了這裡的暗鱗族人呢?」紀恆朝紫弦點了點頭,但隨即有拋出一個問題給紫弦尊主。

「燕歡兄弟說得是!」紫弦倒抽了一口涼氣,作為尊主,從來沒人敢這麼跟他說話,紀恆是第一個,可現在,紫弦偏偏就覺得紀恆的話很是中聽,紫弦日省自身,也覺得很多時候,他還是太優柔寡斷了一點。

「你剛才施展的功法是什麼功法?很是玄妙,似乎對魔氣有極強的剋制力?」紫弦問道。

「我這功法名叫大噬化魔功?」紀恆說道,這大噬化魔功的名字是紀恆自己取的,畢竟這只是紀恆利用鬼鳳魔龍的吞噬魔功而已,根本就不是紀恆本身的力道,說白了,紀恆不過是狐假虎威。

「燕歡公子這大噬化魔功,能否傳授給我紫鷹城的人嗎?」紫弦問道。

「這個……這個不太好吧!我這功法是秘法,一般人修鍊不了的!」紀恆搪塞道。

「這樣啊!那我就不強求了。」紫弦說道。

「紫弦尊主能夠理解就好!」紀恆朝紫弦點了點頭。

「你剛才一絲焰火滅了黑蓮教主的神念,莫非那是古火,話說怒火斬魂,若我猜的沒錯,那絲古火應該是焚天怒火吧!」紫弦說道。

「那確實是焚天怒火,剛才,我本不願使用,但黑蓮教主的神念太強,我若不使用古火,只怕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現在使用了,我也不想隱瞞什麼,希望的是,紫弦尊者和諸位能夠為我擁有古火的事情保密!」紀恆說道。

「燕歡兄弟救了我紫鷹衛的性命,有什麼要求,我們自然能夠答應。古火畢竟不是一般的東西,那些心存邪念之人,見得古火,只怕就要殺人越貨了,但燕歡公子放心,我紫弦乃至我的下屬,絕不會做這種令人不齒的勾當。」紫弦承諾道。

關於紫家,紀恆也了解過,紫家乃至整個紫雲川的三大家族都是儒門世家,講的便是仁義禮智信,這種君子所為的東西,紫弦是紫家家主之子,紫家什麼都不缺,紫弦自小到大,除了施捨給別人東西,從未索取過別人什麼,自是不會幹這種殺人越貨的勾當。

「紫弦尊者為人太過和善,缺少殺氣,說實在的,真不適合戰場殺伐。」紀恆笑道。

「我…….也許你說的對吧!」紫弦說道。

這時,鷹三醒了過來,鷹三體內的毒被清除了大半,主要是那黑蓮魔毒中的神念被去除了,所以,鷹三也就起死回生了。

紫千錘感激紀恆,便說要幫紀恆去取紀恆想要的藥材。

「我什麼都沒說,你知道我要什麼藥材,就說要幫我去取?」紀恆一陣疑惑的看著紫千錘。

「呵呵……」紫千錘一陣憨笑,紀恆也不知道他笑什麼。

「公子有所不知,我暗麟界在三百年前,可是紫雲川的藥材種植基地,這裡種植的都是稀有藥材,公子千里迢迢來到暗鱗界,想要的也應該是稀有藥材吧!若公子想要的稀有藥材在這暗麟界找不到,只怕其他地方也一定找不到。」暗香說道。

「我說暗香妹妹,你倒是挺懂的!不過,你這話說得卻有些誇張了。」紀恆說道。

「絕不誇張!這裡種植的藥材種類,我不敢說囊括了深藍星域稀有品種的百分之百,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九吧!」紫千錘說道。

「百分之九十九!你可真敢說!」紀恆擺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架勢。

「燕歡兄弟應該知道,紫雲川之所以能夠成為一等勢力,最初發家的時候,靠的就是這暗麟界的藥材。」紫千錘說道。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記起來了,記起來了!」紀恆這才記起褚雅珺之前給他說的一些暗鱗界的事情,這些一等世界的發家史,至少的追溯到數萬年前,自是被人遺忘了。

「其實,尊主留在暗鱗界,也是想保住暗麟界,可三百年過去了,我們除了建立起了一座紫鷹城,別無建樹。眼下有幾個紫鷹衛的兄弟,壽齡也快到了,過不了多久,都得坐化了,尊主憂心啊!」紫千錘說道。

「嗯,尊主的憂思,可以看得出來,又或許……。」紀恆朝紫千錘點了點頭。

「或許什麼?」紫千錘問道。

「或許當局者迷吧!過多的憂思,只會成為一個人羈絆。」紀恆說道。

「那你作為一個旁觀者可有好的意見或是建議。」紫千錘問道。

「來的時候,暗香把紫鷹城的情況說了說,所以,我對紫鷹城還是有幾分了解的。以我之見,你們無法打開當下的局面,只因你們太過於被動了。」紀恆說道。

「太過被動?」紫千錘渾身打了個哆嗦,又是說道:「看來,燕歡公子有破敵之法了。」

「呵呵,不怕千錘大哥笑話,我燕歡自小便喜歡謀略方面的東西。若紫弦尊主願意讓我來主持大局,我可以幫助紫鷹城打開局面,化被動為主動。」紀恆說道。

紀恆的父親在天禹世界的時候,是赤炎帝國北方的赤北王,所以,紀恆本人自小就對排兵布陣之事較為熟悉,這也是後來,紀恆能夠橫掃整個天禹世界的原因,當下,紀恆來到東皇世界,也打算一展抱負。

在紀恆看來,這個紫弦非同一般人,若能與之結好,他日離開暗麟界,或許他將會成為星月坊崛起的一大助力。紀恆心底打著小算盤,卻也不知,能否行得通。

「公子有這信心,等有時間,我去給尊主說一說,看他怎麼看你!」紫千錘說道。

「呵呵,這種事情,我也不強求!畢竟,這裡的事情與我無關。當然,若紫弦尊主有心,我自是願為尊主效力。」紀恆笑道。 紀恆和紫千錘說話間,便是來到了一處藥材庫房,這處藥材庫房,建立在紫鷹城後方紫鷹山的山體之下。

「寶庫就在紫鷹山的山體之下,這裡的藥材至少也儲存了三百年,最多儲存了上千年,都是稀有藥材,大多是法道境界突破的藥材,也有少量劫位境界突破的藥材。」紫千錘說道。

「積攢了上千年?」紀恆聞言愣了一愣。

「嗯!三百年前大撤退的時候,暗鱗界的大部分藥材是沒有來得及帶走的,所以說積攢了上千年,而今,我們除了和黑蓮教會的人周旋,也有在附近的山脈種植藥材,你也知道暗麟界的土地非常適合藥材的生長。只是,這三百年來,我們雖然也在積攢藥材,但這些藥材卻沒處揮霍,畢竟這些藥材暗麟族人是用不了的,我們幾個人類,也用不了這麼多藥材。」紫千錘說道。

這裡的藥材拿到那些修真世家去,可有不少的稀世珍品,但在這裡,卻如蘿蔔白菜般廉價。紀恆這才想及紫弦的慷慨和紫千錘對藥材無視的態度。

在紀恆看來,若把整個藥材庫都給弄到手,他可就發大財了。只是,這藥材庫是紫雲川的財富所在,他若將這裡的藥材挪移走,紫弦和十三紫鷹衛絕不會答應。畢竟,他們將這些藥材安置在一座靈脈上,還是想保護這些藥材,或許,哪天他們回到東皇世界,也能將這些藥材帶回去。

紀恆一陣念想,心中的貪念油然而生。

「這些藥材放在一些存儲空間中顯然是不合適的,所以就建立了一個這麼大的藥材庫來存儲,藥材庫的下方有一條低等級的靈脈,正好能夠溫養這些藥材,使得這些藥材能夠藥力不退。」紫千錘解釋道。

「這裡的藥材庫一共分為十三個空間,都是按年份來存儲的,其中,年份最低的有百年的,最高的有一千三百年的。每個空間的藥材,又分為地級一品到九品,天級一品到三品,一共十二個品級,每個品級的藥材又以元素屬性來歸類,分別為金,木,水,火,土,風,雷,冰,光,暗等,每一個歸類的藥材,有上萬種,每個種類,也都含有一定的數量,公子可以算一算,咱們這裡的藥材有多少種。」暗香在一邊解釋道。

被暗香這麼一說,紀恆一下子懵了,弱弱的說道:「莫非這裡的藥材,根據特性的不同,可分為一千五百萬種?」

「公子的演算法沒錯,這裡的藥材總的來說,有十萬種,但根據特性加以區分,可以說有一千五百萬種之多。」暗香笑了笑。

「那我要的這些藥材呢?」紀恆問道。

紀恆將兩張清單替給暗香,一張清單是紀恆需要的藥材,另一丈清單則是褚滄等人需要的藥材。

「這些藥材不難找,只要知道了其屬性,我們便能在萬千藥材中找到,我想,公子是我們的貴人,我為公子找一些年份較高的藥材,這樣也有利於公子提升修為。」暗香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紀恆朝暗香說道。

「不麻煩,能為公子做事,是暗香的榮幸!」暗香說著,便是拿著紀恆給出的清單走入了葯庫之中,開始在茫茫漫漫的藥材庫中搜尋藥材。

「這麼大的一個藥材庫,在三百年前,也算是紫家的一大基業吧!」紀恆問道。

「當然是了,若非黑蓮教會殺來太過強勢,我紫雲川也不至於這般大撤退。而今三百年了,這些藥材還在這裡保留著,尊主自是希望有朝一日,將這裡的藥材全部帶回紫雲川去。只可惜這裡的傳送陣被封印了,無法啟動。」紫千錘說道。

「那尊主的家人沒有想過來找他嗎?」紀恆問道。

「暗麟界和紫家斷了聯繫,那一次大撤退的時候,紫家人便以為尊主死了!紫家封印了傳送陣,不願打開,就是怕魔族哪日運用傳送陣來突襲紫雲川。」紫千錘解釋道。

紀恆和紫千錘說著話,一說便是一兩個時辰過去了,這時暗香在寶庫中一番搜尋,終於將紀恆要的藥材全部找到,並打包好,這裡的藥材不僅齊全,每一件至少都是一千年份以上的。

「好了,公子交代的事情,也為公子辦好了。」暗香說話間,拿著兩袋藥材朝紀恆替了過來。

「暗香!你現在打算回巡遊隊嗎?」紫千錘問道。巡遊隊是指暗岷引領的那支隊伍,由於擔心黑蓮教會前來入侵,所以,紫鷹城外圍的一些重要關口安置了巡遊人馬放哨。

「嗯!」暗香點了點頭。

「你還是不要去了,你父親挺擔心你的!你還是留在紫鷹城吧!」紫千錘說道。

「這……..」

「我看你就留下來陪燕歡公子吧!」紫千錘說道。

「聽你們這番言語,暗香妹妹還是有些身份的人了。」紀恆問道。

「哦!暗香的父親,是一處暗麟族的首領,現在正追隨尊主對抗魔教,他前段時間在戰鬥中受了傷,正在家中養傷。」紫千錘說道。

「既然如此,那以後我就住暗香家了。」紀恆說話間,朝暗香笑了笑。

取了藥材之後,紀恆要做的事,自是熬制他需要的無極培元丹。隨後,紀恆跟隨暗香去了暗香家在紫鷹城的府邸,暗香家就暗香的父親在,據暗香所說,近來,紫鷹城附近太過動蕩,還死了四位紫鷹衛,所以,府邸中的一些族人,都到城外巡遊去了。

暗香的父親不久前在和黑蓮魔族的交戰中受了傷,所以,也只能一個人在家中養傷了。

紀恆隨著暗香進入了暗香家府邸,很快便見到了暗香的父親。

暗香的父親暗烽,是個法道六重的強者,曾在和黑蓮魔族的交戰中,斬殺過數名黑蓮魔族人,立下過不少赫赫戰功。

「父親!姐姐呢?」暗香一回到家,便問道。

「你姐姐來看了我一下,就離開了,離開的時候,要我告訴你,不要太貪玩了。」暗烽說道。

「我哪裡貪玩了,我只是對這個新來的人類,有些好奇而已。」暗香說話間,又是瞥了紀恆一眼。

「你啊!總是好奇心那麼重,現在尊主太過憂思,你就不用去煩他了。」暗烽說道。

「我哪有去煩尊主啊!我剛才可是一直都和燕歡公子在一起。」暗香說話間,又是回頭看了一眼紀恆,紀恆朝暗烽點了點頭。

暗烽上下掃視了一下紀恆,道:「真沒想到,暗鱗界三百年後,還會有人類來到這裡,小夥子,不錯啊!有膽識,至少比當初撤走的那些人類有膽識。」

聞得暗烽這番言語,紀恆也算是明白,暗鱗族雖然對紫弦心存感激,但對當初的紫雲川勢力卻是心生怨恨的,畢竟當初紫雲川大遷移,也只是紫雲川勢力撤離了,並沒有把他們暗鱗族捎上,甚至紫雲川還利用暗鱗族來牽制黑蓮魔族,以便他們的撤離。

「呵呵,老爺子真是好眼光,我燕歡本事不小,這膽識自然也就大了。」紀恆笑道。

「你這傢伙,還不謙虛!」暗烽說道。

「老爺子,我來暗麟界,準備煉丹修鍊,可否給我找個僻靜無人的洞府。」紀恆也不客氣,當下便直接了當的說道。

「嗯!這個自然沒問題,紫鷹城處於一處靈脈的上方,所以,每家府邸都有可供修鍊的地下修鍊室,要不你去地下修鍊室修鍊吧。」暗烽朝紀恆點了點頭。

「那就謝謝老爺子了。」紀恆說道。

「呵呵,你的事情,我也聽說了,據說你今日救了一名紫鷹衛,尊主對你可是十分感激!所以,你也不用跟我客氣什麼!」暗烽說道。

「可我有一個要求,修鍊的時候,不想被人打擾。」紀恆說道。

「放心吧!我府邸就我和暗香,沒有其他人了,你就放心修鍊吧!」暗烽解釋道。

「那就多謝老爺子美意了。」紀恆朝暗烽點了點頭,表示謝意。

在暗鱗族的眼中,紫弦就是他們的救世主,至高無上的存在,所以,暗烽才會對紀恆這般客氣。

紀恆在暗香家小憩了一會,便被暗香帶著進入了地下修鍊室,紀恆將很快便進入修鍊狀態,畢竟他在法道三重境界可是停留了好長一段時間。如今星月坊中很多人到達了法道六重,紀恆作為星月坊的主教,位高權重,卻只有法道三重境界,這說起來,就像是個笑話。 地下修鍊室極大,完全可以將邪業浮屠釋放出來,紀恆打算進入邪業浮屠逆轉時間,來煉製無極培元丹,這樣一來,便可節省不少時間。

此時,衍弼子也開始和紀恆一陣交流。

「我總覺得這些逆鱗族人不是一般的種族,但又一時間說不上來。」衍弼子說道。

「我說衍弼子大哥,你什麼時候,也開始疑神疑鬼了。」紀恆笑道。

「什麼疑神疑鬼,這修鍊之道,最為重要的便是要有懷疑精神!」衍弼子解釋道。

紀恆和衍弼子交談間,器靈魔龍突然說道:「我感覺這些暗鱗族人有一絲和我相似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