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吧。」風華神情淡淡地點頭。

「好。」

黎夜給風華讓出了位置。看著風華打開櫥櫃開始整齊地碼放碗碟,想了想問道:「是不是有點耽誤你的時間?我看我哥一直挺忙的樣子,集團的事務並不輕鬆的吧。」

「或許。」風華漫不經意地點了點頭,經過黎夜身旁時頓了下,「其實沒了我,集團也能正常運作。」

只不過總裁秘書們會為總裁大人突然改變日程安排而忙得焦頭爛額而已。

黎夜似懂非懂,畢竟老頭和黎輝很少在她面前提起集團的事情,上次不是還鬧了個烏龍差點以為她要被送去聯姻了。

風華這麼說可能是讓她心裡好受些,黎夜也沒臉皮厚到不知趣地打算繼續耽誤下去。

把卷在手肘的袖子放下,黎夜跟在風華身後走出廚房,拿起桌上的兩隻手機,向風華告辭:「謝謝你的早餐和昨天的收留,我還得去閨蜜家拿鑰匙。下次什麼時候你有空我請你吃飯吧。」

「這周日。」

「誒?」

「我這周日有空。」風華看著黎夜。

呃……

原以為總裁的空閑時間總要先去行程上翻一翻,不過對方能確定一個時間也挺好,至少了卻她的一樁心事。

「嗯,那這周日請你吃飯。」

「地點,我來選。」

踏出風華家庭院的門,黎夜還覺得這生活挺玄幻的,不僅有了請風華吃飯這一項計劃,連計劃具體實施的時間都被風華迅速敲定下來。

看了眼手裡的「贈品機」,黎夜導入雲備份的號碼后給若兮打去電話。

電話無人接聽。

黎夜思考下,在手機app里翻了翻,終於找到「奇迹」app端通訊入口。啟動后需要進行身份證驗證,然後攝像頭被開啟,提示她正對著眼球。

虹膜掃描完畢,系統將她的登陸ID迅速切換成「輝夜」。

剛點開通訊列表,她收到千金散盡的一條語音消息,表示黎夜寄過去的那批烹飪,他已經收到。回復完對話框小時,看到若兮和易揚的遊戲ID都亮著。

黎夜給若兮發了個感嘆號過去,得到她的回復:「阿夜上線啦?。」

「你們和好了?」黎夜問她。

「嗯,和好了。」後面還附帶一個羞澀的表情,「快來跟我們一起刷野怪升級!」

「不了,我遊戲沒在線,只能發發消息。昨天鑰匙落在你包里,待會過來拿。40分鐘後記得給我開下門,我已經打到車。」

若兮回了個「ok」的表情,停頓幾秒就在黎夜打算退出app的時候,又彈出來一個消息:「阿夜,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黎夜想了想,回問:「是兔小萌?」

「你猜到了?」

「嗯。」

若兮和易揚吵架分手的起因。現在兩人和好了,肯定有一方退了一步,當然也可能是各退一步。而閨蜜這邊的「讓步」,似乎也只有在兔小萌這件事上了。

「稍等。」黎夜回復兩個字,然後在通訊列表裡找出有三隻喵的ID。觀自在不是她一個人的幫會,她想聽聽有三隻喵的意思。

有三隻喵收到消息后「啊」了一下:「其實我也沒什麼意見。只是小兮兮真的想好要把那個叫『兔』什麼的加進來么,那小孩這麼能折騰,我怕她以後可能會更加難過。」

身為局外人的有三隻喵可看得清清楚楚。戰力太懸殊了,雙方只是才照個面,兮枕就被對方「秒殺」了。

如果是輝夜的話,她倒不擔心。就算每天上演撕逼大戰,也是看輝夜虐渣渣,沒準她還能在旁邊吃個瓜鼓個掌點個贊冒個泡啥的。

「現在兮兮想沒想好已經不重要了,畢竟也不能指望她親手扼殺與易揚之間的感情。」黎夜發了個嘆氣的表情。

一邊是拯救閨蜜的愛情,另一邊是維持幫會的安定,二選一的選項。

除非,若兮看開了不要愛情了,或者她不再打算顧慮若兮的感受,否則心中天平還是會向『拯救閨蜜的愛情』這一選項傾斜。

明知道是個麻煩還得硬著頭皮往幫會裡面塞,這樣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請佛容易送佛難’,我的建議是最好不要,畢竟她可是有’弱勢群體’的標籤護體,到時候也不好踢。但如果你不得不放人進來,我也不反對。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有三隻喵最後總結。

「你說得對,還是先不放人進來。」

其實一切問題的關鍵在於易揚的堅持。

黎夜沉吟了下,準備先找易揚談一談。

只要能說服易揚,讓他主動放棄加兔小萌入幫會的想法,這件事就算暫時性解決了。

但也不能當著若兮的面,萬一談不成會讓她被夾在中間比較難辦。

因此抵達若兮家拿鑰匙的時候黎夜並沒有直接找到易揚,回遊戲再說。

去交警隊交完罰款,再把車子送到4s店。回到家的時候已經臨近傍晚。 上線的時候,幫會頻道非常熱鬧,多了不少眼生的id。

問了有三隻喵才知道,在黎夜不在線的時候,她經過篩選挑了一些pk技術不錯的玩家入會。

孤注生和彈棉花他們跟新人其樂融融地聊著天,頻道里一派融洽的景象,更堅定了黎夜維護幫會和諧穩定的想法。

黎夜在幫會頻道和眾人打了個招呼,簡單地表示歡迎后還是提醒了下新成員,和諧發展健康成長不要打著觀自在的名頭在外面惹是生非。

惹得幫會頻道一片刷頻式沸騰——

「哇(⊙o⊙)哇,捉住一隻活的女神!」

「牢牢抱住女神大腿絕不鬆手!!」

「啊啊啊!竟然看到了等級榜第一!不枉我準備千里迢迢從別的地圖趕過來!」

「女神你說的都對!」

「哪裡哪裡?女神在哪裡?」

……

若兮看到幫會頻道上的動靜,給黎夜發消息。當然不是催促黎夜拉兔小萌入會,畢竟她對兔小萌也是負好感。而是喊黎夜過去一起刷經驗。

黎夜準備先找易揚談談兔小萌的事。光拉易揚入幫不管兔小萌的話,意圖太明顯。乾脆把易揚和兔小萌姐妹倆一起擱置著。

想起上回狙擊洛川的戰利品,黎夜讓若兮通知月下隱他們通過信使郵寄給她。

話題這麼一岔,若兮也忘記發消息給黎夜的初衷,發了個「ok」表情後去通知狙擊小分隊的其他成員。

觀自在向暗矅城玩家發出招新通知的次日,堵在幫會區的人流已經不像頭一天那樣多。只是從其他地圖收到小道消息的玩家還在陸陸續續湧入。

黎夜摘了幫會的徽章,低著頭慢慢向幫會區npc靠近。

人堆里,誰也沒注意有這麼個玩家並未隨大流往某個固定npc擠。而是在一個不起眼npc身旁站定。

順利傳入幫會領地,先拐去物資庫,把她從弓箭手身上爆的那把黑鐵弓箭加入物資庫列表。那是她和我是大魔王的戰利品。

包裹里因為千金散盡訂單做出的特效烹飪,不在訂單要求的那些種類快要從食盒裡溢出。於是也分出一些進物資庫讓成員們兌換。

物資庫的物資一更新,會在幫會頻道向全體成員發出公告。剛入幫會的新成員只是順手一點開,頓時不淡定了。

「我的天!黑鐵武器!」

「握草,這什麼烹飪啊?流弊啊!」

「666,給幫會福利打call!」

「樓上的兄弟,醒醒!這好像是要拿幫會貢獻兌換的!」

「幫會貢獻?怎麼獲得啊?」

看著新成員還一臉懵逼地問著幫會貢獻的來源,月下影、七月流火等老成員已經悄悄進入幫會領地,接下幫會任務開始刷貢獻。

見幫會頻道新成員的疑惑沒人解答,黎夜只不過提醒地說了一句「可以去幫會領地接取任務」,引來老成員們一片哀嚎。

「女神,你不愛我們了是不是?有了新歡不念舊人了是不是?」

黎夜剛點開消息便被彈棉花的怨念糊了滿臉。

孤注生直接發來一個可憐的表情,七月流火的則是「#大哭」。

連一向寡言的孤注生都憋不住了:「女神,僧多粥少,人艱不拆啊。」

黎夜無奈地一一關閉,然後找到易揚的遊戲id,直截了當地發了過去:「關於兔小萌的入會申請,我想單獨找你面談。」

旅店因僅有一盞燭光的照明而使一切被籠罩在昏沉之中。

剛踏入旅店的易揚下意識地猶豫了下以為走錯了地方,站在木門旁目光在店內掃了一圈,才在角落搜尋到一片坐著的人影。

「怎麼把碰面的地點定在這裡?」

他走過去在黎夜的對面坐下。還沒坐穩,旅店老闆已經熱情地走了過來。

「遠道而來的客人想來點什麼?」

易揚愣了一下,看向黎夜。只見黎夜熟稔地對npc道:「紅提酒,兩杯。」

「這裡居然還提供酒水服務?」易揚有點兒詫異。

「系統消耗玩家金幣而已。」黎夜正色道,「言歸正傳吧。你拉兔小萌入會是真心想幫她們這些福利院的『孤兒』?」

「嗯,想給她們找個庇護。」

「坦白說,作為閨蜜的男票,你的這個要求也不算過分。」黎夜點了下頭,「可作為一會之長,我卻不能答應。」

「為什麼?」易揚不禁愕然。

「我可以給你看一段視頻。」

錄製的視頻被截取一小段,用通訊發給易揚。

「這……」易揚遲疑地看向黎夜。

「就是你、兔小萌姐妹倆和我們見面的那一天,只是個片段。」

黎夜接過旅店老闆托盤上的酒,一杯推到易揚面前,自己默默地喝著。

「怎麼可能呢,這麼小的年紀?」不知看到哪裡,易揚忽然「噗嗤」笑了下。

黎夜輕晃著手裡的酒杯。

「只是看起來像小女孩而已。」

隨後易揚又搖搖頭:「你或許不知道,我念的是多媒體製作與合成專業。」

「所以?」黎夜挑眉。

「視頻是可以被剪輯、合成。你的視頻,對我來說沒有什麼信服力。」

易揚往後一靠,並不牢固的椅子發出咯吱的聲響。

黎夜聽完也笑了。

看來易揚是真的沒救了。

她的笑在易揚看來是一種無聲的諷刺。

他激動地站起身,桌面隨著他的動作震動了下,椅子晃動了幾下才立穩。

「或許在你們看來,現在同情心’泛濫’的我很愚蠢。人生總有不幸的時候,但那不是最大的悲哀。沒有他人伸出援手來幫一把,這才是。」

在走之前,他又回過頭:「當初你無家可歸的時候,若兮收留你我也並沒有說什麼不是么?為什麼不能反過來同情一下她們?

事過境遷,你站在高處俯瞰,是不是覺得我們這些為了生存掙扎著的螻蟻很可笑?」

「你這麼看我,不要緊。」

在易揚即將走出旅店的那一剎那,黎夜淡淡開口。身影籠在昏暗光線下,看不出臉上的神色。

「如果我說,我能為福利院的孩子們改善生活呢?」

「什麼意思?」易揚頓下腳步回過頭。 「到底是給’兔小萌’姐妹倆提供庇護,還是我籌出一筆錢來給福利院的孩子們設立一個援助基金,你可以選擇其中之一。」

「不過,二選一的選項,選擇過後就不要後悔,也別再拿你跟若兮的感情當做籌碼來達到某種目的。哪怕出發點再怎麼’高尚’,這樣的手段也很令人不恥。」

彷彿被戳中心中軟肋般,易揚背對著黎夜雙拳緊攥。

「這樣的選擇並不難吧,到底是為兔小萌姐妹倆考慮,還是為廣大的福利院兒童謀福?

「還是說,你只是同情兔小萌姐妹倆而已?」

其實無論易揚如何選擇,黎夜都會想辦法設立援助基金。以前是沒注意過這類人群,既然現在注意到了,也不可能當做不知道。黎氏集團有經濟實力,做慈善活動也是力所能及的事。

在慈善方面,盛大集團稱得上是一個楷模。

不然,像兔小萌姐妹倆這樣的沒什麼經濟能力的福利院兒童,根本買不起什麼遊戲頭盔。

都是要做的事,不如順帶解決幫會裡的問題。

「我……」

不得不說,易揚的內心非常掙扎。

相處久了,人都會產生感情。

他很想幫助那些可憐的福利院兒童,可他也不想放棄他兩個萌萌噠的徒弟。

正像兔小萌說過的那樣,「奇迹」或許是她們這些孩子人生的轉折點。

而進入觀自在,則很可能是她們在「奇迹」世界的轉折點,可以說對姐妹倆意義特殊。

假如無法進入,想必她們會非常失落吧。

可如果他選擇前者,豈不是正如黎夜所說的那樣,他所謂的「同情心」其實是只是在兔小萌姐妹倆身上才有。即便真心同情,在別人看來也只是一種披著「同情」外衣,想要把自己徒弟拉入觀自在的借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