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哥重視他嗎?不重視的話就送我當個僕從吧。」慕容輕羽眼睛都不眨的望著王澤,看得王澤都心驚膽戰起來。

「這我就不清楚了,小姐待會可以問問公子,不過我家公子找過蠻多次他的。」侍女正是前幾次去往王澤家中,召喚過他的那位。

「我大哥什麼時候出來啊,我都有些等不及了,待我向大哥討要他過來,定要好好捉弄他。」慕容輕羽顯然對於這些相貌好看之人,有些奇怪的癖好。

王澤察覺到了慕容輕羽的打量,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被這位魔女給注意到了,回去一定要改改。

「公子正在鞏固根基,估計快要出來了。」侍女看了看天上的太陽,說到慕容輕揚之時神情更是有些得意。

就在這時,慕容輕揚的房間門打開,慕容輕揚走了出來,對著院子里的眾人道

「各位久等了,我宣布慶典正式開始。」

王澤看著慕容輕揚意氣風發的樣子,感覺他的人有些不一樣,看起來更加有氣勢了。

慕容輕揚宣布開始之後,侍女們聯合僕人一起拿出桌椅,端上酒菜。不過一會,院子便出現了幾個圓桌,桌上備滿酒菜。

「諸位請坐,毋須多禮。」慕容輕揚率先落座在院子中央的大圓桌。

眾人紛紛落座,慕容輕羽跑到慕容輕揚旁坐了下去,而王澤與林海則跟著一些跟班坐在一個小圓桌上,王澤掃了一眼,發現都不是熟悉之人。

「來,我敬大家一杯,歡迎大家前來參加慶典,今天我們不醉不歸。」慕容輕揚站了起來,舉起酒杯。

眾人皆拿起酒杯站了起來,齊聲說道:「恭喜公子。」

「干!」 裴少,乖乖就擒 慕容輕揚率先一口乾掉,眾人紛紛跟上。

「諸位請坐,吃好喝好。」慕容輕揚坐下,眾人也跟著坐下。

林海坐下之後,瘋狂的夾取桌上的菜肴,大塊朵碩,桌上的其他跟班看到林海的吃相,眼神帶著一絲嫌棄。

王澤注意到了他們的眼神,明白他們在想什麼,但他並沒有去提醒林海的意思,這些人嫌棄又如何。

一口一口地吃著,王澤邊吃邊打量著慕容輕揚那一桌的情況,想找機會賺些積分,他現在有八百積分,再賺兩百就夠一千積分了。

此時,慕容輕羽正求慕容輕揚把王澤讓給她當僕從,而慕容輕揚卻有些疑惑的問道

「你怎麼突然看上王澤了?」

「你別管,我就問你給不給我。」慕容輕羽喝了口酒,盯著慕容輕揚。

「你這就難為我了,要是別人,你說要我就給了,但是王澤就是不行。」慕容輕揚面對這個妹妹也很是頭疼,看來家裡人是把她寵壞了,居然把注意打到他的跟班上。

「別人我還不稀罕,既然你不想給,那就算了。」慕容輕羽又喝了一口酒,對著桌上的一個旁系子弟說道:「來,我和你玩划拳,我贏了打你一巴掌,你贏了打自己一巴掌。」

旁系子弟聞言一臉苦色,有心想拒絕,但想了想上次有人拒絕之後的下場,打了個哆嗦,咬著牙答應了。

杯籌交錯之際,一家族子弟起身走到慕容輕揚一桌,手上拿著一木盒,笑著對慕容輕揚說道:「輕揚大哥,這是我精心準備的賀禮,千年朱果,恭祝大哥築基成功。」

慕容輕揚站起了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收下他的木盒,笑著說道:「哈哈哈,多謝多謝,你有心了。」

隨後陸陸續續有人上來送禮,皆是慕容世家的家族弟子,慕容輕揚一一笑納。

「家族子弟真是好啊,送出的賀禮都比得上我的全部身家了。」

「可不是嘛,就說那千年朱果,起碼值一百中品靈石啊。」

王澤這桌上的兩個跟班聊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對家族子弟的艷羨,王澤要是從前可能也會如此,但是現在卻毫無感覺。

眼看家族子弟都送完禮物了,就有跟班也拿出賀禮,獻給慕容輕揚。

「靈明果,價值十顆中品靈石的賀禮,也好意思拿作賀禮?」

「得了吧,人家只是個跟班,能送出什麼好的禮物。」

看到有跟班上來送禮,一些家族子弟針對賀禮議論起來,其中不乏對跟班的冷嘲熱諷。

慕容輕揚笑著令侍女接過禮物,更是言語鼓勵了送禮的跟班,令他頓時眉開眼笑,抬頭挺胸的走回了座位。

其他跟班見狀,也學著拿出各種材料作為賀禮,送給慕容輕揚,慕容輕揚也不嫌棄,都讓侍女收了下來。

家族子弟看著跟班們送出的賀禮,皆是上不得檯面之物,對這些跟班更為鄙夷。

跟班們人數眾多,一個個的上去送禮,時間流逝,家族子弟開始不耐煩了起來,覺得他們耽誤了自己和慕容世家未來掌舵人接觸的機會。

「王澤,等那人送完賀禮,我們也去送禮祝賀輕揚公子吧。」林海擦了擦油膩的嘴巴,對王澤說道。

「好啊,我也準備了賀禮要送給輕揚公子。」王澤答道。

「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送了,你們那些垃圾自己留著就好了。」就在這時,隔壁桌的家族子弟聽到了王澤兩人的談話,出聲阻止道。

「你說什麼,誰送的是垃圾。」林海聞言拍案而起,怒視著出聲的家族子弟。

出聲的家族子弟身穿綠袍,看見林海一個小小的跟班,居然敢頂撞於他,心中也是怒火升騰,站起身來,陰笑道

「我不是針對誰,我是說你們這些跟班送的都是垃圾,你算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林海聞言更是氣炸了,想馬上衝過去揍這個綠袍子弟,就在他要行動之時,王澤一手搭在林海的肩膀

「別衝動。」 王澤阻止了想要動手的林海,眼睛微眯,走到綠袍子弟面前,邊走邊說道:「這位公子,實在抱歉,我這位兄弟性格粗魯,衝撞了你,我這有些禮物,就當是替他賠罪了。」

「王澤,你幹什麼?」林海有些難以置信,王澤在家族子弟面前竟然如此懦弱。

綠袍子弟很是得意,看著走來的王澤笑道:「看來跟班裡還是有些懂事的人,送的是何禮物,如果禮物不好,我可不回輕易寬恕你們。」

「我這禮物可是貴重,公子看清楚了。」王澤微微一轉儲物戒指,一柄飛劍出現在半空。

「居然是飛劍,這次慕容飛賺了大便宜啊。」

「沒想到這個跟班居然有飛劍,早知道,我就去找他討要了。」

……

綠袍子弟也就是慕容飛,與他一個桌子的家族子弟看到王澤拿出飛劍,皆是睜大了眼睛,恨不得自己是那慕容飛。

慕容飛看到王澤拿出飛劍心中狂喜,表面卻不動聲色的道:「你這飛劍也就一般般,不過我大人有大量,也就勉強接受了,快拿過來吧。」

就在慕容飛話還沒說完之時,飛劍突然調轉,指向慕容飛,激射而出,由於距離很近,慕容飛還沒反應過來,碧月秋光劍就已洞穿他的身體。

王澤一腳踹向慕容飛,把慕容飛踹倒在地,狠狠踩在他的臉上,飛劍在慕容飛的額頭上不斷旋轉。

「還要飛劍嗎?」

慕容飛被飛劍洞穿,身受重傷,又被王澤踹翻在地,不能動彈,驚駭地看著額頭上的飛劍

「不..不要。」

「住手,你們在幹什麼?」隨著王澤動手將慕容飛打翻在地,眾人一片嘩然,慕容輕揚也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出聲怒喝,他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敢在他的慶典上鬧事。

王澤看到慕容輕揚走了過來,收起了踩在慕容飛臉上的腳,飛劍也放入儲物戒指,拱手對著慕容輕揚說道:「回稟公子,這人出言侮辱公子,我一時忍不住,就出手懲治了他。」

「你胡說,我哪有侮辱輕揚大哥。」慕容飛扶著桌子坐到了椅子上,服下幾顆療傷的丹藥。

「到底是怎麼回事。」慕容輕揚臉色不是很好,反而是跟著過來的慕容輕羽,一臉興奮。

「公子,我和林海本想給公子送賀禮,但卻被這人阻止,說我們這些跟班送的賀禮是垃圾,這不是侮辱公子是收垃圾的乞丐嗎?」王澤指著慕容飛,一臉激憤的繼續說道。

「可有此事?」慕容輕揚看向慕容飛,他知道家族子弟都有些狂妄自大,但沒想到居然到達如此程度,敢對他的人指手畫腳。

「輕揚大哥,你別聽他胡說,我沒有這個意思。」慕容飛氣急攻心,導致剛剛壓下去的傷勢再次複發,吐出一口血。

「來人,帶慕容飛下去療傷,慶典過後再問罪懲治。」慕容輕揚揮手招來侍女,扶著慕容飛進了房間,看了看還是一臉義憤填膺的王澤,道:「別與他一般計較,不過你也出手重了些。」

王澤聞言拱手道:「公子,王澤也是一時激動,出手重了些,下次不會了。」

旁邊圍觀的眾人看到王澤如此鬧騰,居然也沒被慕容輕揚責罰,看向王澤的眼神都變了。

跟班們眼神中帶著艷羨,恨不得受到慕容輕揚重視的人是自己。家族子弟們眼神帶著一絲畏懼,沒想到慕容輕揚對王澤如此重視,心中不由收起了對王澤的輕視。

「哈哈哈,慕容輕揚,你這跟班真有意思,對了他不是有賀禮給你嗎?」慕容輕羽發出銀鈴般的笑聲,看著王澤的眼神中充滿了好奇,想看看他會拿出什麼賀禮。

「公子,這是我的賀禮,恭祝公子築基成功。」王澤拿出一個七星誅殺陣陣盤,遞給慕容輕揚。

慕容輕揚接過陣盤,端詳了一下,問道:「這是什麼陣盤?」

「公子,這是七星誅殺陣盤,七星誅殺陣乃是初級八品陣法。」

「初級八品陣盤,好,這陣盤我收下了。」慕容輕揚把陣盤收到儲物戒指中。

在場的眾人看到王澤說道陣盤是初級八品陣盤,無不震驚

「我沒聽錯吧,初級八品陣盤,這王澤怎麼拿的出來。」

「初級八品陣盤,居然拿來當作賀禮,我有些明白輕揚大哥為何如此重視王澤了。」

「要是我有初級八品陣盤,肯定留著當作保命底牌,我有點好奇王澤的儲物戒指了。」

「莫非這陣盤是王澤刻畫出來的?」

「不可能,王澤怎麼可能是初級八品陣法師,初級八品陣法師那個不是修鍊陣法多年的前輩。」

「對啊,初級八品陣法師,在陣宗都是長老一級的存在,這王澤絕不可能,估計是別的地方獲得的奇遇。」

……

家族子弟們還有跟班們眾說紛紜,王澤再次成為話題的中心人物,今天過後,王澤算是在慕容世家子弟中出了名了。

王澤送完禮后,林海也送了一瓶丹藥,這丹藥也是珍貴之物,拿去拍賣也能得到一百中品靈石,但有了王澤的陣盤在前,眾人也就不再稱奇。

「大家坐下,我們繼續喝酒。」 萌寶孃親禍天下 慕容輕揚看著眾人紛紛坐下,對著王澤說道:「王澤,走,去我那桌,那天沒有喝盡興,今天我們繼續,林海你也來吧。」

「好,公子,和公子喝酒暢快。」王澤與林海去往慕容輕揚的桌子,坐在慕容輕揚身旁。

強愛成婚:霸道總裁太囂張 慕容輕揚與王澤喝著侍女拿上來的美酒,王澤一杯下肚,發現並不比翡翠樓的桃仙釀差。

王澤與慕容輕揚一杯杯的喝著,王澤趁著與慕容輕揚喝酒,不斷稱讚慕容輕揚的相貌還有天賦,林海在一邊陪酒聽著都有些不好意思,而慕容輕羽稱著個下巴,美眸眨也不眨的盯著王澤。

系統的提示音在王澤的腦海中頻頻響起,顯然在喝酒中拍馬屁,成功率要更高一些。

王澤回到家中時,已是凌晨,有了上次喝醉的經驗,他這次在喝酒之時,偷偷運轉靈氣,逼出了酒氣,不然又要醉到不省人事。 「系統,我現在有多少積分?」 掌上嬌妻,二婚寵入骨 王澤一回到家就關心起今晚的戰果如何。

「你現在有一千零一十積分。」系統打開積分商店的界面,界面下方就有王澤目前的積分。

王澤看著積分商店裡的商品,不知道要買什麼,猶豫了一會,還是沒想好。

「把積分商店關了。」王澤決定暫時留著積分,等想好了再買。

王澤坐到蒲團上,其實他現在頭還是有點暈,很想睡覺,酒喝得太多,靈氣都沒法把酒氣逼完。

王澤甩了甩腦袋,克服住想要睡覺的慾望,拿出靈石開始修鍊,慕容輕揚已經築基了,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睡覺上。

來到這個世界,能夠得到系統的幫助,能夠修鍊,他就不想再渾渾噩噩的度過一生,要活得精彩,看盡世間的風景,留下屬於他的傳說,而這一切都需要有實力來支撐。

修鍊了一晚上,王澤的修為有所增長,只不過沒有了聚靈丹的藥效,增長的有些緩慢。

王澤打算再去妙丹閣尋找別的增加修為的丹藥,這時林海找上門來。

林海拿著一個丹瓶走進房間,把丹瓶放在桌上,道:「這是我剛煉出來的丹藥,十顆培元丹,對你的修為增長有好處。」

「可以啊,林胖子,一大清早給我送丹藥,都把我感動到了。」王澤拿起桌上的丹瓶,打開蓋子聞了聞,清香撲鼻,體內的靈氣運轉都變快了一些。

「我昨晚回去沒睡,煉了一晚上,就煉出這十顆,你可得請我喝酒。」林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哈欠。

王澤看向林海的臉色,發現確實有些憔悴,眼圈也有些泛黑,眼睛里血絲密布。

王澤感覺喉嚨被什麼堵住了,王澤聲音低沉地說道:「那個,十顆有點太多了,你自己也得留下幾顆,我拿三顆就夠了。」

「你可是要和我一起複仇的,丹藥都給你,你實力變強,我們復仇也多容易許多,我資質有限,就算吃了也沒有你進步那麼大,你就收下吧。」林海說完趴在桌上,竟很快就睡著了,發出響亮了呼聲。

王澤握緊手中的丹瓶,在這一刻,他覺得丹瓶好似重了些許。

走出房間,來到院子,王澤不想打擾到林海休息。

拿出封魂指的術法玉簡,開始參悟起來。

替換小人替換的是慕容輕揚的資質,而一個人的修鍊資質不僅包含靈根,還有體質與悟性。

這世間有些天才,出生就身懷靈體,是上天的寵兒,這些寵兒或是修鍊飛快,或是戰力強橫,種種神奇之能,讓旁人為之嫉妒。

悟性同樣重要,修鍊法門,突破境界,參悟大道等都需要具有悟性,悟性高的人修鍊法門,短短時日便可達到圓滿,甚至推陳出新,突破境界猶如喝水一般簡單。

更有些悟性逆天之人,能參悟三千大道,抬手投足間暗含道韻,旁人與之為敵,猶如與天地為敵。

慕容輕揚的悟性顯然沒有到達如此地步,但也比王澤的要好,因此才能在這段時間,把封魂指修鍊至小成,要是憑王澤的悟性,不知要猴年馬月才能入門。

修鍊了一上午,林海終於醒來,打開了王澤的房門,走出了房間,看見王澤還在修鍊封魂指,摸了摸餓得打雷的肚子,道:「王澤,別煉了,我都快要餓死了,走,我們去吃點東西。」

王澤聞言停止了封魂指的練習,從儲物戒指中拿出辟穀丹,道:「我這有辟穀丹,你餓了就吃它吧。」

林海瞥了一眼王澤手裡的辟穀丹,嫌棄地說道:「辟穀丹這東西味太寡了,哪有大魚大肉好吃。」

「好吧,那你想去哪吃?」王澤收起辟穀丹,他沒覺得辟穀丹有多難吃。

「去翡翠樓,聽說那裡的烤靈鴨是一絕,吃完還能助長體內靈氣。」林海擦了一下嘴巴,光是想想他就已經受不了。

「那就走吧,今天我就請你去翡翠樓好好吃一頓。」王澤想著林海一煉出丹藥就給他送來,也想著報答他一下。

「這可是你說的,我今天非要吃個痛快不可。」林海摟著王澤的肩膀,走出了院子。

王澤也搭著林海的肩膀,一起向翡翠樓走去,他是真的把林海當成了兄弟。

兩人一路上談笑不斷,看見街上的姑娘也會討論起來,說說姑娘的相貌,談談姑娘的身段,偶爾還對視一笑。

來到翡翠樓,兩人在小二的帶領下,來到一處偏僻角落坐下,本來王澤是想上包廂去坐著的,但被林海給阻止了,說是在一樓熱鬧點。

坐了下來之後,小二拿出菜單,王澤示意拿給林海。

林海拿到菜單后,王澤靠著椅子,翹起二郎腿,雙手搭在後腦勺,大氣地說道:「林胖子,放開了點,我請客。」

林海翻看著菜單,從頭翻到了尾,最後點了幾份招牌菜,其中就包括烤靈鴨。

正要把將菜單遞給小二,王澤一把搶過來,道:「就點這幾樣菜怎麼行。」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都給我來一份,再上三壺桃仙釀。」王澤對這菜單不斷點著,小二則在一旁頻頻點頭。

「兩位客官,稍等片刻,菜馬上就好。」小二帶著一臉燦爛的笑容,拿著菜單離去。

「王澤,你怎麼點了那麼多,我們吃得完嗎?」林海看著王澤點了這麼多菜,有些心疼靈石。

「吃不完就慢慢吃,你我都是修士,還怕吃撐了不成。」

王澤剛才點了起碼有一百中品靈石,翡翠樓的菜肴都是採用靈獸之肉精心料理而成,修士吃了能強身健體,增加體內靈氣,因此菜肴都不便宜,能來翡翠樓的也都是身家豐厚的修士。

不一會兒,兩人點的菜肴還有酒水已陸續上齊,菜肴擺滿桌子,散發著陣陣香氣。

王澤拿起一壺桃仙釀,為林海還有自己滿上

「來,乾杯!」王澤舉起酒杯。

「干!」兩人一飲而盡。

「嘗嘗翡翠樓的佳肴。」王澤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吃了起來。

林海見王澤動筷,也不含糊,開始不斷夾取桌上的菜肴。 整整吃了兩個時辰,兩人終於吃完了桌上的菜肴,其中大部分都是林海消滅的。

林海摸了膨脹的肚子,打了個飽嗝,微眯雙眼,一臉滿足道

「今天吃得真是開心。」

「我也好久沒有放開來吃了。」王澤臉色通紅。

「小二,買單。」王澤打了個響指,把小二給招了過來。

買完單,王澤與林海兩人搭著肩,搖搖晃晃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林海的家較近一些,看著林海跌跌撞撞的走進家中,王澤用靈氣逼出了酒氣。

王澤並不打算回家睡覺,他還想去妙丹閣買些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