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常府的人,被派來監視管家的,家族怕他耍花樣,不肯為家族出力。」

「沒有想到常雨拔果然是狼子野心,這麼早就在家族安『插』眼線,決不可饒恕。」

「不錯,我們現在點齊家族人馬殺向常府,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死,一定要死,不然老祖的『性』命堪憂。」

「對,一定要救出老祖,沒有了老祖,我夜家不再有以前的輝煌。」

夜家老祖如果被殺,夜家丟面子不說,實力也會大大折損。光明教廷和黑暗教廷之所以不敢明目張胆的來對付他們,就是因為忌憚老祖,因此老祖決不能死。

「既然他們肯來,那我們就和他們做個決斷。」夜木林瞬間便下了決斷,眼睛閃出一道精光。

葉聖天知道夜木林已經有了應對之策,今晚常府的人將會有去無回,統統會葬身在這裡。夜木林當了那麼多年家主,身上自然有一股狠辣之風,殺人對於他來說,有如切菜那麼簡單。

是夜,子時,明月當空。

隱士村整個村子寂靜,沉悶,好像知道即將發生的事情似的,家家戶戶都緊閉房門。

突然,從常府走出一批人,他們穿著盔甲,拿著刀劍,全身武裝,目的地就是夜府。

踏踏踏!!!

整齊的步伐說明他們訓練有方。

很快,他們就將夜府給圍了起來,連一個蚊子都飛不出去。

常雨拔帶著常天發和常天罰站在最前面,望著夜府兩個大字,常雨拔笑道:「今晚過後,夜府就不復存在,隱士村將由我一家獨大,我常家將會走出大陸,與光明教廷還有黑暗教廷分庭抗禮。」

「恭喜爹爹,統一大陸指日可待,爹爹稱帝之日為時不遠。(百度搜索,觀看本書最新更新)」常天發拍著老爹的馬屁。

「哈哈」

常雨拔果然「龍顏大開」,笑聲不斷,傳到十里開外。

「哼,大哥你是想當太子想瘋了吧,先除掉夜家再說。不然你的那個太子夢就要破碎了。」

「呵呵,弟弟,難道我想想不可以嗎?你還是好好的練武吧,護國大將軍之職非你莫屬。」

「哼,我的武功在年輕一輩中絕對的無敵,什麼聖女什麼大陸第一才俊,在我眼裡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常天罰一臉狂傲#**小說/class12/1.html之『色』,根本不把光明教廷聖女看在眼裡。

「好了,不要吵了,走,隨為父攻進夜府,活捉夜老賊。」常雨拔阻止兩人再繼續爭吵。

常雨拔一馬當先,帶著兩人攻了進去。

「父親,奇怪,怎麼會沒有人?難道是中了埋伏。」常天罰望著四周道。

他們攻進夜府可是沒有看見一人,因此常天罰認為中了埋伏理應當然,人之常情,多考慮,多思考,才能立於不敗之地。

「哼,他們肯定是發現自己身中劇毒,因此跑路了。」

常天發說的不無道理。

常雨拔道:「給我搜,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常雨拔一揮手,帶來的人皆沖喊著殺了進去。

殺!

殺殺!!

殺殺殺!!!

「殺啊,滅了夜家,我常家就是大陸第一家族,常家輝煌的時刻就要來臨。」無數的常家的護衛和家族子弟叫囂著殺進夜府。

就在他們剛從進內院時,本來一片烏黑的院子竟然突然亮起,而大院的門突然閉上,四周屋頂上出現了一排排的弓箭手。

「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

「不好,中了埋伏,快逃啊。」

「不準撤退,他們只是虛張聲勢。」常雨拔一聲大喝,終於穩定了局勢。

看著四周埋伏的攻擊手,就是再愚蠢的人都知道自己等人遭遇了埋伏。

「夜木林,你以為靠這些弓箭手就能擊退我們,我知道你們肯定發現自己中了毒,不錯,我就老老實實的告訴你,這次夜家完了,其他兩家的人很快就會殺到。你想不到吧,其他兩家也會對你們家族下手吧,哈哈。」

常雨拔果然具有梟雄之風,中了埋伏,絲毫不懼。在他的眼裡,夜府今晚已經完了,現在不過是困獸之鬥,因為他有好多的后招還沒有用上。

「常雨拔,我們四大家族親如兄弟,你為何要背棄盟約,對夜家下手?」夜木林終於出現。

夜木林站在屋頂質問常木林。

「好一個背棄盟約,要說背棄盟約的也是你們夜家,四大家族一同歸隱,可是外面的生意一直是你們打理,你們吃香喝辣的,可我們連一口湯都喝不上,而且我們歸隱了這麼多年,早就出世了,不然世人都忘記了我們四大家族的威名。」

「狡辯。」夜木林氣憤填膺。

「哼,你們都中了五香粉,身上沒有了鬥氣就如老虎沒有了爪牙,只有一隻病貓而已。哈哈。」常雨拔嘲笑道。

「弓箭手準備。」夜木林一聲下令,夜家的弓箭手立刻瞄準。

「魔法師準備。」常雨拔也不是吃素的。

「放!」

夜木林大手一揮,嘩嘩啦啦的弓箭猶如雨點般的落下,壯麗,壯觀,已經沒有語言來形容這美麗的景象。

砰砰砰!!!

常家魔法師已經念動了咒語,一個巨大的光罩將常家的所有人護住,弓箭接觸這個光罩都失去中心,掉落地上。

光罩很大,魔法師經不起消耗,因此不是長遠之計。

「家主,再這麼下去肯定不行,我們體內的魔力有限。」一個魔法師首領向常雨拔訴苦。

常雨拔又何嘗不知。

「哼,一群掉了爪牙的老虎還敢猖狂。」常雨拔兩腿一蹬,人便飛了出去。

咻咻!!

雨點般的弓箭朝常雨拔飛來。常雨拔冷哼一聲,雙臂一振,體內鬥氣擴散而開,鬥氣所到之處,弓箭全部被蒸發。

「不好!」夜木林雙手聚起鬥氣就迎了上去。

如果夜木林不迎上去,屋頂的家族護衛就要全部葬身在這裡。

碰!

一聲巨響,兩人各自己凌空退了幾步。

「沒有想到你居然沒有中毒,不可能啊,絕對不可能。」常雨拔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明明中了毒,可現在竟然還是好好的,剛才那一對撞就知道夜木林根本沒有中毒。

「哼,世上不可能的事情多的是。」

「就算你沒有中毒夜如何,我早就想和你一戰了,今天剛好有這個機會。」

常雨拔早就想和夜木林比一個高地,他可不想一輩子受人壓著,他可是遲早要君臨天下的人。

「慢著,夜蓬是不是藏身在你那裡?」夜蓬的身份,夜木林一直懷疑,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

「哈哈,實話就告訴你,夜蓬就是我的親弟弟,你沒有想到吧,我的親弟弟還活著。」

「什麼?他是你的弟弟。好,好深的計策,原來你們夜家在幾十年前就制定了這麼惡毒的計劃。」

「不錯。」

常雨拔承認道。

「那麼你為何要殺夢多兩家家主?」

「哦?你竟然知道是我殺的。」

「不錯,憑夜蓬的身手根本不可能有那個機會,而且夜蓬當時也沒有那個時間。」

「錯,夜蓬可以殺掉他們,只是沒有時間,人多眼雜,沒有時間離開罷了,只好由我代勞了。不過嚴格來說,不是我殺死他們,而是他們祖宗要他們死,誰叫老祖叫他們配合我夜家,他們死活不肯,因此命我除掉他們。」

「果然如此,兩位賢弟是哥哥害了你們啊。」

「哼,還有沒有問題呢。不然就痛痛快快打一場吧。」

「最後一個問題。」

「說。」

「我們老祖怎麼樣呢?」

「哼,你們老祖不識時務,現在已經被狠狠地鎮壓,你就別指望他們救你們了。」

原來三家老祖對夜家老祖並沒有下辣手,只是將其鎮壓,勸他投降。四人多年在一起,畢竟是有深厚的感情,因此夜家老祖短暫時間內沒有生命之憂。

【作者的話】【每章三千字】求金牌、求紅包,求紅包,求禮物。男群已經滿了,第二個男書友群招人:231147392看首發》..|| ?碰碰碰碰碰碰!!!!!!

空氣中爆炸聲不斷,常雨拔與夜木林交上了手,兩人各施展所長,下面的人已經看不見他們的身影。.(百度搜索,觀看本書最新更新)《》..||

所謂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兩個神級高手的比拼下面的建築被四散的鬥氣毀去。下面的兩方人也已經交上了手,打殺聲不斷,每個人都在為捍衛家族的榮譽而戰。

「橫掃千軍!」

夜木林一劍揮出,一道長達十里的白『色』光芒斬出,光芒就像一把巨劍以泰山之勢一樣要將常天發斬殺。

「飛蛾撲火!」

常雨拔絲毫不落下風,瞬間揮出了幾千劍,幾千道光芒揮出,碰碰噝噝聲不斷,終於最後一道光芒揮出,兩道光芒互相抵消。

「哼!老祖早就破解了你夜家的劍法,今晚就是你們夜家葬身之日。」

常家老祖早就籌劃了很久,夜家的劍法一清二楚,早就破解。他們總相處在一起,切磋是常有的事,因此對夜家劍法非常熟悉。那次殺兩位家主,常雨拔就是用的夜家劍法。

夜木林知道他所言不虛,不過還是再使出了兩招,可還是被他們破去。

「破滅萬千!」

突然,常雨拔使出了一個大招,頓時四面八方全是劍影,萬千劍芒切割,空間破碎,日月沉淪,天地破碎。

噗!

任夜木林如何阻擋,都無法阻擋的住這招攻勢。夜木林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大口血,墜落一間院子內。

「哈哈,夜木林早就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你以為你真的能挽救夜家,簡直天真做夢,你看,夢多兩家家族已來,夜家今晚註定要被消滅。」

夢多兩家援軍加了進來,夜家節節敗退,根本不是對手。

「葉聖天!你給我出來,不是有人說你是大陸第一才俊嘛,今天就用我的行動告訴你,我才是大陸第一才俊。」常天罰瘋狂著咆哮。

他早就想挑戰葉聖天,只是被他的父親阻止,不然葉聖天進隱士村的第一天,他就會找葉聖天挑戰。

「出來,我知道你在這裡,你若是男人就給我出來。(百度搜索,觀看本書最新更新)」

「你再不出來,我就帶人滅了你葉家,我就不信你能坐得住。」

「哼!你出來,不然你的親人,你的家族會因為你的懦弱受到株連。」

常天罰朝著四周喊個不停,葉聖天不出來,他就不會停歇。

「呵呵,你真有把握能打敗我?」

突然,一道人影出現在常天罰面前。

正是葉聖天。

葉聖天嘴角含笑,一身白衣,瀟洒之極。

「當然能夠擊敗你,今天我就要向世人證明,我常天罰才是大陸的第一才俊,而你葉聖天不過是跳樑小丑,也敢與我爭雄。」

「好!今天就給你這個機會,你得好好的把握。」

常天罰看著葉聖天,心中一橫,急速跑動幾步,突然,高高的躍起,一劍劈向葉聖天。

葉聖天站在那麼沒有移動一步,雙手背後,風淡雲輕,而此時的常天罰卻一頭汗水,拚命的將體內鬥氣灌注在巨劍上。任他無論如何再灌注,都無法破開葉聖天的防禦。

只見葉聖天身上有著淡淡的光幕,將他整個人護住,就是超神級高手都無法破掉葉聖天的防禦,不要說他一個小小的聖級高手。

時間彷彿定格,常天罰臉上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葉聖天卻是一臉微笑,可是在常天罰眼裡卻是嘲笑,在嘲笑他的無能,嘲笑他的不自量力,在嘲笑他丟了家族的顏面。

啊!

常天罰凌空翻了幾個跟頭,落地,一劍挑起,無數的青石板飛起,朝葉聖天飛來。

青石板飛到葉聖天面前,眼看就要撞擊葉聖天,常天罰嘴角的笑容已經散開。

可是就在這時。

令人不敢相信一幕的事情發生了,那些青石板飛到葉聖天面前皆靜止不動,不攻擊葉聖天,也不落下,好像一股力將它們給拖住。

葉聖天輕拂右袖,一股法力揮出,青石板朝常天罰飛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