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親手砍下牧雲的頭顱,漠北,你敢妄動,我會親手宰了你!」穆如寒霜冷聲喝道,瞬間便身形閃現,消失不見。

原地,漠北冷冷的看著穆如寒霜消失的背影,說道:「小妮子,你遲早是我的,我會讓你乖乖的臣服在我的身下的!還有牧雲,殺我第三分教十太子,罪不可恕,我會親手將你毀滅,還有你身邊的所有人!」

漠北,正是畫魂閣第三分教的首領,這一次他自主行動,前來尋找牧雲復仇。

此時,牧雲三人飛快的穿行在蒼茫的山林之中,朝著血焰山脈的方向而去,一路穿行上百里,牧雲忽然緩緩的停下了身形。

這裡是一片沼澤地,足有上萬里廣闊,籠罩著衝天的煞氣,霧氣升騰,難以看清沼澤有多長,空氣之中更是散發出一股股極為刺鼻的氣息。

似乎,在這沼澤之中埋葬著無數的生靈屍骸。

「好強的煞氣,這裡便是凶煞沼澤了!」牧雲沉吟道,他站立在沼澤的邊緣,感受到那一陣陣恐怖的煞氣,不由得心中微微一動。

「雲公子,通往血焰山脈的道路有三條,為何我們要選擇最危險的一條?」木婉清露出了一絲遲疑。

「康庄大道自然容易通過,但是也容易被埋伏,我們走這條路,便是給那些尾巴選擇一處埋骨地。畢竟跟蹤了我們這麼久,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牧雲笑著說道。

「雲公子,你這是要坑死他們啊,不過他們可未必敢進入這凶煞沼澤。」木婉清忽然開口說道。

「為何?」就連何奇都有些不解,急忙開口問道。

「凶煞沼澤,乃是一處險地,屬於古戰場,其中埋葬著大量的屍骸,久而久之,血肉融化,最終形成了這一大片沼澤地,那些不甘心死去的屍骸生出了無盡的怨念,化作了死靈骷顱,兇險萬分。」木婉清解釋道。

「之前,有不少修士想要進入凶煞沼澤之中尋寶,試圖搜尋到寶藏,很可惜都是有去無回,至今不曾聽聞有人活著出來。也正是因此,凡是前往血焰山脈的修士,都選擇了繞開此地,開闢出了新的道路。」

「無人倖存?」牧雲輕笑一聲,說道:「那真是太好了,這種地方,正是我想要的!」

「咳咳……」

何奇輕咳一聲,說道:「雲公子,你怎麼還反而露出了激動的神情?」

「越是危險之地,我們便越安全,這一次,那些尾巴將要全軍覆滅在此,我能不高興么?」牧雲笑著說道。

「可是,他們未必會選擇進來呢?」木婉清不解的問道。

「不,他們一定會進來,不管我去哪裡,他們都會追上來。想要殺我,我何嘗不是想要擊殺他們呢?」牧雲笑道,眼眸之中卻露出了一絲冰冷的殺意,很是肅殺。

盯著眼前的一片濃霧籠罩的沼澤,牧雲深吸一口氣,縱身便躍入其中。

剛剛進入血煞沼澤,便有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瀰漫開來,令人不寒而慄,腳下不時有沙沙聲響起,更有噗嗤的流水聲。

沼澤之中,四處堆積著大量的屍骸,有修士的,也有蠻獸的,林林種種,觸目驚心。

似乎,生機在這裡被斷絕了一般。

血煞沼澤,正如同名稱一般,裡面滿是血煞之氣,越是深入沼澤中央,則血煞之氣越是濃烈了幾分。

即便是牧雲等人運轉了血氣守護己身,但還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血煞之氣的爆發。

就在三人沖入血煞沼澤不久后,畫魂閣的殺手出現了。

穆如寒霜站立在沼澤之畔,眸光閃爍,俏臉之上露出了一絲凝重,她很是不解,為何牧雲會選擇進入血煞沼澤之中。

難道,他不知道這裡是一處險地么?

就在穆如寒霜遲疑的瞬間,漠北帶著三百第三分教精銳出現在此地,一見到穆如寒霜,他便大笑著說道:「真是巧合,我們今天第二次相遇了,看來是上天都要成全我們啊!」

穆如寒霜眸光冰冷,瞪了漠北一眼,並未開口,縱身便躍入了沼澤之中。

「小妮子,還傲氣的不行。」漠北冷哼一聲,朝著身後的眾人大聲喊道:「都給我衝進去,擊斃牧雲,不最好是活捉了!」

「是,大人!」三百殺手齊聲爆喝,緊隨在漠北的身後,進入了血煞沼澤之中。

時間不長,二皇子秦雲等人也出現了。

他們一行人,無比的狼狽,在山谷之中擊殺了數十條青蓮地火蟒,消耗了大量的血氣,還折損了數十人。

此時更是一路狂追,來到這血煞沼澤,早已血氣消耗過半,疲憊不堪。

感受到迎面而來的滾滾血煞之氣,林老眉頭微皺,沉聲說道:「二皇子,現在怎麼辦?」

血煞沼澤,名動皇城。

秦雲不可能不知道,他看著濃霧瀰漫的沼澤,眼中精光閃爍,咬牙切齒的喊道:「衝進去,活捉牧雲,我一定要親手宰了他!」

「二皇子,這血煞沼澤可是一處險地,裡面有大量的骷顱出沒,危險異常。不如我們先養精蓄銳,等候牧雲知難而退。」林老開口說道。

「不錯,牧雲那點微末的道行想要橫穿血煞沼澤,根本不可能,我們先養足精神,等他出現,一舉擒殺!」有護衛開口道。

「牧雲深不可測,萬一他真的穿過了血煞沼澤,我們豈不是在這裡白白等候,不如我們分派一部分人,繞過沼澤,將牧雲的前路堵住。」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觀點。

血煞沼澤太恐怖了。

他們全部都心驚膽寒,雖然想要擊殺牧雲,但前提是要在他們有足夠的生命安全的保障下。

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在那山谷之中,他們便已經折損了大量的護衛,這令剩下的護衛早已生出了離開的心思,此時見到這血煞沼澤,自然是不想進入其中。

在那裡,或許根本不需要牧雲出手,他們都可能被未知的危險所擊殺。

這,得不償失!

「我覺得大家說的有道理,二皇子,不如你考慮一下,我們先行修整,然後一鼓作氣,拿下牧雲!」林老緩緩的說道。

聞言,秦雲的眼眸中頓時閃爍出一絲狠辣,厲聲喝道:「你們怕了?」 「屬下不敢!」

林老面色微變,急忙恭敬的施禮說道:「我等只是為了皇子著想,這血煞沼澤危機四伏,若是殿下用命去冒險,當真不值得!」

「花言巧語,終歸還是不敢進入,好,你們不敢進去,我去!」秦雲冷喝一聲,一個縱身便躍入了沼澤之中。

煞氣滾滾,濃霧瀰漫,瞬間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林老心臟猛然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真是一個蠢貨,連累我等了。

話雖如此,他還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輕嘆一聲便帶著剩下的十幾名護衛便緊隨其後,追上了秦雲。

他們必須保證秦雲的安危,哪怕是死,都要死在一起。

否則一旦秦雲死了,而他們存活著,那麼他們的家眷便會被秦雲的母親無情的擊殺,這是他們的顧忌,不敢有絲毫的其他想法。

此時,牧雲三人大步穿行在血煞沼澤之中,四周根本看不到一隻存活的生靈,更是沒有一絲生機。

在這裡,只有無邊的血煞之氣,幾乎令人窒息。

越是深入沼澤深處,四周的血煞之氣便越是濃烈,幾乎都凝成了實質,籠罩在他們的體表之外,試圖沖入體中。

這種血煞之氣經過了無盡時光的孕育,無比的危險,一旦入體,將會對修士的體魄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傷。

牧雲等人不敢有分毫的大意,體內血氣涌動,形成了一層護體光罩,將所有的血煞之氣都阻攔在外。

一路穿行,眾人見到了大量的屍骸殘骨,似乎這一片沼澤之中埋葬著數以萬計的屍體。

「屍煞符文?」

牧雲忽然停下了腳步,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大堆屍骸之上,依稀可以辨認出那是一頭獨角蠻牛的屍體。

不過,在獨角蠻牛的屍骸之上,閃爍著一大片屍煞符文,緩緩的流轉,透出一絲絲冰冷的殺意。

這些屍煞符文是經歷了漫長的歲月之後誕生出來的產物,保存著屍骸生前的一些神通秘術,一旦觸碰到,必將遭到無情的打擊。

「這是一具神火五重強者的屍體,看似進入此地不會超過五十年,屍體保存的比較完整,尚未被屍煞吞沒,融化血肉。」何奇忽然開口說道。

在其身前不遠處,躺著一具屍體,早已死去多年,不過從其面頰上的痛苦表情來看,生前必定是受到了極為慘烈的進攻。

屍體的致命傷在胸膛,心臟被擊穿,留下了一個前後通透的血洞。

「別靠近那屍體,看到那一堆殘骨了沒有,屍煞很重,交織出了殺意,保存著生前的神通。那屍體生前一定是不慎觸碰到了符文,這才被擊殺。」牧雲平靜的說道。

何奇心中驟然一驚,急忙遠離屍體。

他不過是神火二重的修為,根本擋不住那恐怖的屍煞符文的進攻,畢竟連神火五重的強者都被一擊格殺,何況是他呢?

三人無比小心謹慎的穿行在沼澤之中,有牧雲帶路,他們輕而易舉的便避開了大量的屍煞符文。

不過很快,牧雲的腳步便停止了下來,眼中露出一絲精光。

「屍煞大陣?」牧雲喃喃的說道:「沒想到,這裡的屍煞之力竟然已經強橫到了如此境界,將一座殘缺的法陣化作了屍煞大陣!」

木婉清俏臉微白,說道:「早就聽聞這血煞沼澤之中危機四伏,看來不僅僅是骷髏縱橫,這些屍煞同樣恐怖,難怪那麼多進來探險的修士都紛紛慘死了。」

「屍煞大陣,遠比屍煞符文要恐怖的多,一旦觸碰,便會引發連鎖反應。這種大陣,破壞力極大!」何奇喃喃的說道。

在人間道宗訓練之中,他也學會了不少關於陣法的知識,雖然不是很精通,但也是略知一二。

「屍煞入侵了九劍絕殺大陣,將其不足用屍煞代替,一旦進入法陣,將會遭受九柄屍煞利劍的轟殺,神火二重以下的修士根本無法抵擋。當然,雲公子是個例外!」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九劍絕殺大陣,不算是什麼強大的陣法,但是經過了屍煞的加持,便不一樣了,這裡便是他們的墳墓了!」

「公子,你的意思是……」

牧雲忽然抬起頭來,看向了遠方的濃霧,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他們來了,人數不少!」

「果真來了,天呢,他們還真是夠狠的,為了公子連這血煞沼澤都敢進入!」何奇驚訝的說道。

「哼!來了,那便不要走了!這九劍絕殺大陣,夠他們喝一壺了!」牧雲冷冷的說道,眼眸深處透出冰冷的殺意。

旋即,他化作了一道殘影,瞬間便沖入了九劍絕殺大陣之中。

見到這一幕,何奇和木婉清不由得驚呼出聲,臉上露出了無比震驚的神色。

別人避之不及的屍煞大陣,牧雲竟然縱身沖入了其中,這不是作死么?

一抹擔憂,浮現在兩人的臉頰之上,不過很快便消失不見了。

牧雲毫髮無損的沖入九劍絕殺大陣之中,隨後開始了演化陣法,將其徹底的激活,散發出一絲絲無比強橫的殺意。

在他的操控之下,這九劍絕殺大陣頓時便蘇醒了過來,如同蟄伏在沼澤之中的巨獸一般,稍微碰觸,便會爆發出逆天殺意。

對於牧雲來說,調整這區區一道九劍絕殺大陣,簡直不要太輕鬆了。

萬古以來,他研究了太多的陣法,甚至連帝陣都深刻的領悟過,這區區不入流的九劍絕殺大陣自然無法奈何他。

然而,這些何奇和木婉清卻並不知曉。

當他們看到牧雲從容的激活了大陣,不由得一顆心都震顫了起來,還有比這更狂妄的舉動么?

「走吧!」牧雲平靜的說道,帶著兩人繼續朝著沼澤深處而去。

這一片沼澤極為浩瀚,越是深入,則越是危機四伏,誰也不知道腳下會出現什麼,在這種險地,一個不小心,便可能會導致身隕道消,成為沼澤中的一具枯骨。

「不要動!」

牧雲忽然開口提醒道,可還是遲了。

何奇一腳踩踏在沼澤上面,頓時便陷入其中,有一股極為強烈的吞噬力涌動,將他拉扯著往沼澤之中而去。

只是瞬間,猝不及防的何奇半截身軀便陷入了沼澤之中。

「找死!」

牧雲冷喝一聲,大手揮動,捲起一道熾烈無比的殺意,兩條火蛇瞬間騰空而起,帶著熾烈的火焰沖入了沼澤之中。

咔咔咔……

有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緊跟著牧雲瞬間沖射而出,一把抓在何奇的肩膀,奮力一扯,直接將他提了出來,平穩的落地。

何奇面色無比驚慌,在他的雙腿之上,竟然還殘留著兩隻斷裂的手掌,兀自死死的抓住了他的雙腿。

用力之猛,竟然還出現了道道血痕。

「這是什麼鬼東西?」何奇面色微微一沉,有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屍煞骷髏!」牧雲平靜的說道:「在這沼澤之中,血煞之氣極為濃郁,久而久之,便誕生出了屍煞,沾染在屍骸之上,便形成了一種特有的生靈,屍骸骷髏他們沒有生命力也沒有疼痛感,只是保存著生前的一絲戰力,維持著本能。」

轟!

就在牧雲解釋的瞬間,剛才抓出何奇的地方猛然產生了一聲爆鳴聲,地面都被直接掀開,探出了一隻缺少手掌的烏黑手臂。

瞬間,便有一具屍煞骷髏爬出了地面,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牧雲等人,口中發出模糊的音節,便撲殺而來。

「就是你這個東西,差點嚇死我!」何奇怒吼一聲,雙手揮拳,直接帶起了一陣極為狂暴的殺意。

斬天拳!

這是何奇的絕學之一,他的長劍不能隨時爆發,一旦出劍,那便只有一次機會,同時也會耗盡他所有的血氣。

用於對付這一具屍煞骷髏,得不償失。

「不要動手!」

就在此時,牧雲忽然開口喊道,臉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何奇一拳爆發而出,帶起一陣陣熾烈無比殺意,在這一拳之中,天地為之色變,鐵拳之中,帶著一陣驚人的劍意呼嘯。

斬天拳,一拳斬天!

轟!

沉悶的聲音響起,那一具衝擊而來的屍煞骷髏瞬間便被轟碎,炸開了萬千的碎片四處橫飛而出。

砰砰砰……

碎片砸落在沼澤之中,飛濺出大片的水花,繼而這一大片沼澤都開始猛烈的顫抖,地底之下,響起了一陣陣沉悶的嘶吼聲。

只是瞬間,便有一條條手臂探出了地面,烏黑髮光,帶著衝天的殺伐之意。

「走!」牧雲冷喝一聲,毫不遲疑的轉身便走。

身後,兩人同時面色劇變,緊隨其後,便追擊而去。

轟轟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