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現在倒是覺得坎基上次綁架肖夢雯,也許不僅僅是要引我離開兵神島,他也許真的想從肖家得到點什麼?」

海妖是個聰明人,她立刻想到了韓舉偷東西的事情:「老大,你的意思是說坎基想得到的東西就是坎基想要的東西?」

「可能性很大。」

「那這個韓舉是坎基的人?」

「那倒未必,也許不止坎基知道肖家有寶貝。」唐浩說道。

海妖笑了:「看來不管肖家和坎基有沒有關係,這次去肖家都是對的。」

「至少目前來看是這樣的,看住肖家,就很可能引出坎基來。」

肖夢雯點點頭:「老大,還是你厲害。」

唐浩笑了笑:「你也很厲害。」

「咯咯咯,一般一般,和別人比還可以,和老大比差遠了。」海妖天真的笑道。

唐浩回到肖家老宅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十點多了,他剛回到自己的房間,手機就響了,他一看是肖大小姐打來的,隨手接聽了電話。不等他開口,肖大小姐就說道:「到我房間來。」

唐浩笑了笑,推開窗戶,向外望了望,確定樓下的保安看不見他這方位,身形一晃就出了房間。手指抓住窗戶上沿,便到了三樓大小姐的窗戶外。

窗戶是開著的,和大小姐越來越有默契了。唐浩毫不客氣的就進了大小姐的房間,見一個亭亭玉立的身影站在床邊,正看著他。

唐浩回身把窗戶關上,很隨意的走到沙發旁邊坐下。

肖夢雯也在唐浩身邊坐下,問道:「你去哪裡了?」

「我回家了。」

「你騙我,我剛才去你家了,你根本不在。」

「你監視我?」

「我只是去找你。」

肖夢雯撅著小嘴看著唐浩,一雙大眼睛里透著逼人的美艷氣息。

「我爸去鄉下了,我去送他。」唐浩說道。

「真的?」

「當然。」唐浩感覺這位肖大小姐肯定又以為自己去見刀迅了。 肖夢雯目光銳利的看著唐浩,稍微等了一會兒說道:「記住,不許去見白刀子。」

「如果我去見她,我一定帶著你。」唐浩笑道。

肖夢雯聞言,目光中閃過一絲滿意的笑意,隨即說道:「韓武一天都沒出現,我爸真的把他趕走了。」

「走了就走了吧。」唐浩笑道。

「韓武走了,可是韓舉還沒找到啊。」肖夢雯說道。

「韓舉失蹤的方式太詭異了。」

一聽唐浩這話,肖夢雯立刻想到了唐浩之前關於靈異的論斷,她頓時感後背簌簌的:「好了,別說了。」

「是你說的。」

「我爸說讓你幫忙找韓舉的事情,你放在心上。」

「我希望我能找到他。」

肖夢雯很無奈,她說道:「好了,我要睡了。」

「我走了。」

唐浩毫不留戀的走到窗前,身形一晃就出去了。

「走得這麼快,本小姐還能吃了你嗎?」

肖夢雯從小到大,都是所有人的中心,唯獨到了唐浩這裡,她發現她完全別無視了。他只是一個保安,最多只能算是一個保鏢,真不知道他有什麼可牛叉的。她站起來,走到窗前,向外望了望,隨手關上了窗戶。

唐浩回到自己的房間,準備洗個澡,便睡覺了。

突然,他靈光一閃,抬頭望了望,如果坎基上次綁架肖夢雯真是為了肖家的寶貝,那麼就說明坎基非常看重這個東西。

唐浩的嘴角閃過一絲冷意,坎基所有的一切,他都要拿到手。

「嗖。」

唐浩從窗戶出來,飛上到了健身房窗外,推開窗戶,就進入了健身房。

他連續四天監視韓舉,對於這個健身房已經非常熟悉了。房間里基本都是些有氧運動設施,振動器、按摩椅、彈力球、拉帶等一些健身設備。

韓舉在這個房間找了四天,幾乎把這個房間的每一寸地方都翻遍了,但是他依然沒有找到他想找的東西。

唐浩沒有立刻尋找,而是坐在了藤椅上,目光在房間的每一個角落搜尋著,黑暗根本擋不住他的視線。

搜尋了一周之後,唐浩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他的手很隨意的放在面前的茶桌上,在茶壺旁邊,有一個盒子,裡面有鋥亮的鋼球,是用來鍛煉手指靈活度的。他很隨意的拿起兩隻鋼球,在手中緩緩晃動。

黑暗中,兩隻鋼球發出細微的聲音,很有節奏。

突然,唐浩晃動的手指停止了,把兩隻鋼球放在桌子上。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兩隻鋼球上,兩隻鋼球完全一樣,但是他卻有一種感覺,這兩個東西是不同的。

他沒有任何理論上的依據,只是第六感覺得這兩隻鋼球是不同的。

「呼。」

唐浩突出一口濁氣,慢慢的拿起其中一個鋼球,仔細的感覺著。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拿著這隻鋼球離開了房間。

回到他的房間,他把鋼球放在床上,手掌按在鋼球上慢慢感受著。

許久之後,他突然用力一按。

「咔。」

鋼球竟然分開了,一片柔和光芒從鋼球內散發出來,鋼球內竟然有一顆蛋黃大小的珍珠。

這顆珍珠細膩柔滑,泛著溫和的光芒,給人一種非常舒服的感覺。

這就是韓舉要偷的東西,也是坎基要得到的東西。雖然這顆珠子很珍貴,可是也不至於讓坎基垂涎吧。它到底有什麼奇異的地方呢?

唐浩翻來覆去的研究了一會兒,只能確定這是一顆品質極佳的珍珠。市價也許能達到上百萬,但是上百萬對於坎基和肖家這樣的大鱷來說,都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叮鈴鈴……。」

唐浩的手機突然響了,是海妖打來的,他接聽了電話:「喂。」

「老大,韓舉招供了。」

「他要偷的東西是什麼?」唐浩問道。

「是一顆珍珠,這顆珍珠叫轉運珠,是肖家的專家之寶。傳說肖家的老老老太爺當初非常的不順,後來得到了這顆珠子,就萬事順利,飛黃騰達了。」

「有這麼神?」

「我根本不相信這種東西,我感覺那不過是一種心理暗示而已。不過據說坎基那個傢伙非常的迷信。」

「韓舉說沒說他背後的主謀是誰?」唐浩問道。

「他說他沒有同謀,我覺得他說的好像是真的。」

「這顆轉運珠已經在我手裡了。」唐浩笑道。

「咯咯咯,老大,你真牛。」

「好好照顧韓舉。」

「知道了,他死不了。」

唐浩掛斷了電話,心中暗道,韓舉到底受了什麼非人折磨,他才招供了。

轉運珠!

坎基,自從你屠滅兵神島的那一天開始,你的命運就已經註定了。

現在就算是上帝也救不了你,更何況是這麼一顆普通的珍珠。

你多活一天,你的內心就多受一天的折磨。

唐浩的目光中閃過一絲逼人的冷意。

第二天,唐浩吃了早飯,一如往常的出去散步。

剛一走出別墅,他就看見了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從別墅大門走了進來。

韓武!

這個傢伙又堂而皇之的來了,唐浩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意,他不緊不慢的迎著韓武走去。

「唐浩,早啊!」

在兩人相距三米的時候,韓武站住了。

「還以為你躲在刀鋒不敢出來了。」

韓武冷笑了一下:「韓舉是我師弟,就算肖先生不需要我了,我也一樣要把他找到。」

「就因為你師弟是在肖家失蹤的,所以你就要頂住肖家嗎?」

「是的,肖先生並不認為我這樣做有什麼不妥。」

韓武的語氣中透著濃濃的挑釁味道。

唐浩不以為然的一笑:「祝你好運。」

「唐浩,你不要以為我離開肖家了,我就拿你沒辦法。」

「不管你在不在肖家,你都拿我沒辦法。而且我還告訴你,你絕對找不到你師弟。」

唐浩這句話的挑釁味道更濃,幾乎擺明了韓舉的失蹤和他有關。

「唐浩,你狠,有本事你永遠都別離開肖家。」

「我現在就出去散步,你想幹什麼,來吧!」

唐浩悠閑的從韓武身邊走過,向院門走去。

韓武扭頭看著唐浩挺拔的背影,雙拳緊握,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如果不是師弟很可能在唐浩手裡,韓武現在就想殺了唐浩。

唐浩走出了別墅院門,很悠閑的向濱海路走去。

在距離肖家院門三十多米遠的地方,停著一輛黑色的賓士,賓士車的玻璃是黑色的,看不清楚裡面的人。但是唐浩相信,那裡面應該是刀鋒的人。

他很隨意的從車旁走過,宛若沒看見這輛車一樣。本來他根本就沒把刀鋒放在眼裡,可是刀鋒的人這樣執著的幫助韓武,讓他對刀鋒的印象大打折扣。

唐浩闖過濱海路,來到了海邊,這片區域沒有沙灘,也不是旅遊景點,除了唐浩之外,根本就沒有外人。

在這樣安靜的海邊,讓唐浩偶爾能想起在兵神島的日子。

清風吹過唐浩那帥氣的臉頰,吹動他額前的頭髮,讓他看上去更加多了一分沉穩而清涼的氣息。若是海妖在他身邊,一定會說,老大,你帥呆了。

「唐浩,你好悠閑啊。」

那個煩人的聲音再次傳進了唐浩的耳朵,他懶得說話,也懶得回頭,目光依然望著大海。

「唐浩,我想跟你談談。」

韓武走到了唐浩身後十米的地方站住。

「我不想跟你談。」

「唐浩,你不要以為你是肖家的人,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

「我當然知道你敢對付我,在北方紡織廠一次,在濱海路一次,你一共對付了我兩次,我沒說錯吧。」

韓武聞言,臉上的冷意更濃,雖然對付了唐浩兩次,可是這兩次都損失慘重,司徒明和他那是多個兄弟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

「現在沒有外人,我想問問你,為什麼要抓韓舉?」

「抓韓舉!我抓韓舉幹什麼?」

韓武其實正在錄音,他想錄了唐浩的話,然後再去找肖威,到那時候,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聯合肖家對付唐浩了。可是剛剛在肖家的唐浩承認了,現在卻不承認了。

唐浩突然回頭,目光玩味的看著韓武的口袋,笑道:「你手機一直放在錄音模式,很費電的。」

「唐浩!……。」

韓武被人識破伎倆,他惱羞成怒,大踏步向唐浩走去。

「很好。」

唐浩只說了一句很好,身形就動了。既然已經準備動手了,那就沒有必要讓對方先動手。這就是唐浩的行為準則。

韓武自持功夫超強,根本就不把唐浩放在眼裡,他巴不得唐浩動手。

「砰。」

就在韓武的這個念頭一出來,他就受到了懲罰,胸口挨了一拳。

「嗖。」

韓武一百五十多斤的體重向後倒飛了出去。

「手機不錯。」

唐浩隨手把一部手機扔向了大海,手機在空中劃了一個美麗的弧線,噗通一聲鑽進了海水中。

韓武摔在地上,一摸口袋,才發現手機不見了。他的後背「唰」的冒出一層冷汗,隨手一拳就把自己打飛,還順手拿了自己的手機。

這是怎樣的速度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