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帶著你,恐怕進不去了……」墨九狸看著蓮花杖說道。

「那你小心點兒,有事我就馬上出來!」帝溟寒看了看墨九狸,又看了看墨九狸手裡的蓮花杖,想了想然後說道。

「嗯,放心吧!」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然後把帝溟寒送回了空間,自己直接踩在了蓮花杖上面。

心念一動,墨九狸腳下的蓮花杖,直接一變成為一朵黑色的煉化,在墨九狸的周身撐起一個黑色的保護罩,然後直接順著裂縫,往地下飛去……

帝溟寒在空間裡面,看到墨九狸很少的保護罩,這才微微放心,看了眼身邊的小書問道:「九狸腳下的蓮花是什麼?」

「是主人的武器蓮花杖,好像本來就是跟著主人的,後來主人隕落了,魂魄去了那個地球,蓮花杖就變成了並蒂蓮雙生墨蓮,一株在凌天大陸,一株在浩天大陸,後來主人先後遇到它們,它們才甘願變成了主人的武器的……」小書想了想說道。

「原來如此……」帝溟寒看著外面的墨九狸,本來一身白衣,但是此刻身上照著黑色保護罩,腳踩一朵墨蓮,帝溟寒覺得似乎他在那裡見過這樣的墨九狸, 見此我只好說,“我也不清楚。”

奶奶神色略有些尷尬,立即對着我說,“蕭娃子,這屋子可不要再進來了,你這次突然來到這裏,是要做啥?”

我告訴奶奶,西玄女妖是我的朋友,被陰司的人抓了進來,我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救她出來,我還順便問了一下奶奶,曉不曉得這西玄女妖的事情。

奶奶微微皺着眉頭,“這事情我倒沒聽說過,估計只有酆都城城內的人才會知道了。”

我撓了撓後腦勺,這事情棘手的很,忍不住的嘀咕了句,“那我還是去找鬼王府的人問問好了,指不定他們知道,奶奶我先走了,我後面再來救你出來。”

話音一落,奶奶立即喊住了我,“別去鬼王府,現在鬼王府裏沒人,你去了只是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有些好奇,就問奶奶,鬼王府的人究竟去了哪裏,怎麼可能不好好待在自己的府邸呢?

奶奶一時之間也答不上來,反正就是不讓我去,說是去了也一無所獲,還不如不去,免得被別人給盯上了。

我倒也不曉得奶奶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奶奶畢竟是我的親人,按理來說應該是不會害我的。

我點點頭,恩了一聲,“那行,奶奶,我現在走了,我會想辦法救你出去的。”

奶奶恩了一聲,揮手讓我離開。

我雖然不捨,但也知道時間是耽擱不起的,只好帶着馬瑩瑩趕緊離開了這裏。

剛走出來的時候,馬瑩瑩就說,“那個真的是你奶奶嗎?我怎麼覺得看上去,有些古怪?”

我愣了一下,問馬瑩瑩爲什麼這麼認爲,馬瑩瑩說我奶奶見到我的時候一點也不興奮,而且問來問去的話題都是圍繞着小胖子,更重要的是她還不讓我把她在陰司的事情告訴江離,就顯得頗有些奇怪。

我心裏一沉,奶奶是不會做對不起我的事情的,她更是不可能跟陰司的人合作啊,畢竟爺爺都是因爲陰司的人才死的,奶奶肯定不會向着陰司,說不定奶奶是有什麼苦衷,像楊玄將軍那樣。

馬瑩瑩又說,“我從你的眼裏看到了你對她的不捨,可是她的眼裏一點也沒有,你確定這是你奶奶嗎?”

我恩了一聲,的確是我奶奶,我自己的家人是肯定不會認錯的,奶奶還帶着爺爺的照片,紀念着爺爺,說明奶奶心裏是有爺爺的,更不可能做出背叛爺爺的事情來,所以我相信奶奶和陰司絕對沒有關係。

此時馬瑩瑩又說,“師父,你爲人單純善良,總是

不會想到壞的一面,可我覺得咱們還是應該去一下鬼王府,我覺得你奶奶真的是在刻意隱瞞着什麼事情。”

馬瑩瑩說的的確有道理,雖然奶奶不讓我去鬼王府,可是有些事情,我還是會忍不住的想要去弄清楚。

雖然說這樣做有些不大孝順,在我們那裏要是不聽長輩的話是會遭天打雷劈的。

只是眼下我也顧不得這麼多,帶着馬瑩瑩在四周轉了半天,總算是又轉回了鬼王府,只不過從奶奶那裏穿出來,正好是穿到了鬼王府的後門,這鬼王府本就荒涼了許多,後門更是連個陰兵把守的人都沒有。

我和馬瑩瑩小心翼翼的朝着裏面走了進去,一溜煙直接竄進了這鬼王府的門裏,剛一進去,就感覺到了一股陰氣。

和我之前感覺到杜海的陰氣是一樣的,整個府邸大殿,擺了幾把椅子,還有幾副字畫,我好奇的走進去打量了幾番,突然被一樣東西吸引住了目光,是一套中山服,穩穩的掛在一旁。

我連忙走到這中山服的面前,心裏更是微微顫動,雖然時間過去了這麼久,可是爺爺的衣服我始終記得,爺爺不愛打扮,換來換去的也就是那幾件衣裳,這套中山裝是他最喜歡又最捨不得穿的衣服,平日裏做農活,爺爺覺得這中山裝好看是好看,就是做事的時候不大方便,很容易給弄髒了。

所以爺爺到死,都沒穿過幾次這件衣服。

如今這件中山裝卻穩穩的掛在這裏。“我爺爺的衣服……”我忍不住的說了句。

馬瑩瑩滿臉好奇,“你咋個確定這是你爺爺的衣服?”

我指了指衣領,“那個年代的人,多多少少都有隨時爲抗戰做出犧牲,怕家裏人認不出自己的屍體,就會在衣領上繡上自己的名字。”

而這衣領上繡着的名字,也正是我爺爺的名字,所以這中山裝自然是錯不了的。

整個這一幕,我全然是愣住了,爲什麼我爺爺的衣服會出現在這個鬼王府裏,鬼王府裏住這的人又究竟是誰?

剛想到這裏的時候,鬼王府裏的陰差朝着裏面走來,見到我和馬瑩瑩兩個人,立即就說,“你們還沒走呢,剛纔那十殿閻王的人還在找你們!”

這鬼王府的陰差收了我的錢,自然對我客氣還很熱情,我好奇的問了句,“爲什麼鬼王府不見鬼王的蹤影?”

這陰差笑了笑,“道長,你有所不知,鬼王府已經空了好久了,這些陰司的人,都不往咱鬼王府走動,這鬼王府本就是迎接賓客,現在沒人來了,自然這裏就荒廢

了,只是偶爾安排下人過來打掃一下清潔,基本上就不會有人來了。”

我很是不解,“那鬼王呢?”

陰差客氣的告訴我,“鬼王平日都不住在府邸的,咱們鬼王府的後院有條巷子,可以走出去,裏面有個小屋子,鬼王一般都會在那裏住,她脾氣也孤僻,一個人喜歡在屋子裏唸經什麼的,我們也都不敢打擾。”

我愣了愣,和馬瑩瑩不約而同的互相看了一眼,我不斷的告訴自己不可能,那裏面住着的人,分明是我奶奶,可是我奶奶怎麼可能會變成了鬼王,那豈不是爲陰司的人做事情?

我幺爺爺在城隍廟的當城隍,是情有可原,他本來就是在陰司當差,而城隍廟正好守着我們村子,跟江離關係也算好。

可是奶奶若是待在這酆都城,怕事情就沒這麼簡單了。

如果奶奶是鬼王的話,那麼剛纔她向我打聽小胖子的事情,就變得玄乎了起來。

我立即問陰差,“鬼王可是個老奶奶?”

陰差笑了笑,“你還真是神機妙算,的確是老婦人的樣子,據說和咱們陰司大帝是親戚關係,所以也沒人敢來招惹,對了,你趕緊去找鬼王吧,這些日子,她都在這裏的。”

我恩了一聲,拉着馬瑩瑩就朝着外面走了出去,馬瑩瑩見我臉色很是不好,立即就說,“指不定這裏面有什麼誤會呢!她畢竟是你奶奶,肯定不會害師父的。”

我腦子裏全然已經變得空白了,這種事情我的確是從來沒想過,奶奶居然成了陰司的人?而我更是想起這十年前發生的一幕一幕,背脊一陣發涼,但願這些事情和奶奶一點關係也沒有。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奶奶如今還留着爺爺的東西,證明奶奶很是想念爺爺,爺爺做九格宮是爲了陰長生的一線生機,那也就證明爺爺是向着江離這邊的,可奶奶突然去了陰司做鬼王,會不會有什麼苦衷,像楊玄將軍一樣。

此刻我已經不能在繼續思考了,只想趕緊救出西玄女妖。

奶奶說只有酆都城裏面纔有消息,看來這次西玄女妖的事情消息封鎖的緊閉,要是陸判官在酆都城的話就好了,可惜他去了凌雲山,現在整個酆都城沒有我值得套取消息的人。

剛一想到這裏,我拍了下腦袋,我去!誰說我在酆都城找不到可以套取消息的人,黑白無常絕對是我的好哥們,他們定然會幫我的!

這黑白無常是十大陰帥,應該也住在殿外的,不過,他們卻是唯一可以出入酆都城內外的人,指不定這事情可以找他們幫忙。

(本章完) 帝溟寒覺得似乎見過,穿著一襲黑色衣裙的墨九狸,可是畫面在他識海一閃而過,快的他根本來不及抓住就消失了!對於自己識海一閃而過的思緒,帝溟寒也只是微微一皺眉頭,並沒有想太多……

墨九狸踩著自己的蓮花杖,一路向地下而去,差不多下潛了一千多米都還沒有停下來,墨九狸心裡好奇的問道:「蓮,還有很遠嗎?」

「主人,我還以為你不會問我了呢!還有很遠的,我們要去的地方在地下一萬公里的位置!」蓮花杖稚嫩的聲音在墨九狸的識海響起。

「萬里之下?還是公里?怎麼會這麼遠? 腹黑極品妻 難道地下萬公里就是魔神冢?」墨九狸聞言驚訝的問道。

地下一萬公里這是什麼概念?她如果沒記錯的話,前世她所在的地球直徑也就一萬多公里吧!所以,魔神冢所在的位置,是魔界地面大概要橫穿一個地球的距離嗎?

墨九狸真是罕見的震驚到了……

就連空間裡面,聽到墨九狸和蓮花杖對話的小書和帝溟寒,也是震驚不已,他們也沒有想到魔神冢在魔界地下萬里的地方,難怪一直以來沒有人能找到魔神冢的位置,怕是知道也去不了吧……

「主人,你可以修鍊了,就算我帶你下去,也要很久很久的!」蓮花杖稚嫩的說道。

「蓮,那之前那些黑色的蟲子,你知道嗎?它們從哪裡來去了那裡?」墨九狸看了眼四周問道。

「應該在前面吧,但是我的速度,追不上它們,主人想再看到它們,只能等下去再說了!」蓮花杖說道。

「嗯,我知道了!那我修鍊,你累了就停下休息一會兒……」墨九狸聞言說道。

「知道了主人!」蓮花杖說道。

一個月後

「主人,到了,醒醒吧!」蓮花杖在心裡喊著墨九狸道。

墨九狸從修鍊中退了出來,看向四周,發現他們還沒有落地,但是隱約能看到腳下有一絲暗淡的光芒……

沒過多久,蓮花杖直接載著墨九狸落到地面,墨九狸從蓮花杖上下來后,直接帶著蓮花杖回到了空間裡面,這一個月雖然在修鍊,但是畢竟是在行程中,即便有蓮花杖的保護罩,也有風掃到身上,讓她也有些狼狽……

她知道蓮沒有讓她回到空間裡面,自然是有道理的,而且這一個月來她的黑暗屬性靈力提升了許多!顯然是因為這裡的環境問題……

墨九狸回到空間換洗了身衣服,又休息了一晚,這才出來帶著帝溟寒,風護法,花護法,暗護法,雲夏,雪封,還有小騰,幾個人一起出了空間,本來魔紫皇也想出來的,但是考慮到他的身體,帝溟寒答應到了適合他出來的時候,再帶他出來,沒有讓他現在出來……

畢竟魔紫皇不僅是他的朋友,兄弟,還是對姐姐帝瑤很重要的人,所以無論如何他都不希望魔紫皇出事的……

「這裡能讓你們提升實力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馬瑩瑩問我爲什麼這黑白無常的地位有所不同,我告訴馬瑩瑩,十殿閻王以上的纔有資格入住到酆都城城內,而其他人只能是奉命行事的時候可以出入這酆都城,但絕對沒有資格住在裏面。

而這黑白無常卻是唯一有特權的人,他們不僅出入酆都城行動自如,而且酆都城城內也有它們的住所,這都是酆都大帝很早以前就給了它們的特權。

據說這黑白無常兩人的地位本就不一般,只是他們不圖飛黃騰達的官職,而是享受其現在的職責,所以雖然看上去這黑白無常二人只是陰司的十大陰帥,但實際上在整個陰司,他們的地位可比十殿閻王說話的分量還要高。

馬瑩瑩雖然對着陰司的佈置不大瞭解,可對我的這番描述後,多多少少也有了些理解。

馬瑩瑩好奇的看着我問,“師父,我身體裏可還住這一個小女鬼,若是見都了這黑白無常,會不會出問題啊?”

我笑了笑,“放心吧,他們不會對她做出什麼的。”

馬瑩瑩自然不理解,一臉驚恐的看着我說,“他們可是黑白無常,怎麼會沒事呢!”

我摸了摸馬瑩瑩的小腦袋,告訴她,第一這黑白無常不是什麼人都收拾的,普通人可是不會入這黑白無常的眼,當地的一些遊魂都是由當地城隍廟的勾魂使者來帶走,只有一些道士、官員,在社會地位上有一定突出的人,則是由黑白無常來帶走。

第二,黑白無常看在我的面子上,定然也不會招惹這件事情,雖然說這陰司的人都有點固執,可我覺得黑白無常卻和陸判官一樣,很是有自己的判斷能力,一點也不武斷。

馬瑩瑩平日裏也和這些孤魂野鬼打過不少交到,所以對黑白無常略有些害怕,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見到黑白無常,可在這些鬼魂的眼裏,這無疑是最可怕的存在,馬瑩瑩自然有些害怕,我順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人可以傷害你的。”

馬瑩瑩本來身子還略有些顫抖,聽我的話說了以後,倒也放鬆了許多,臉色也沒有那麼緊張了。

只不過出入這酆都城我可也是做了準備,酆都城進去的確容易,這也要感謝這酆都城如今已經亂了套,所以陰間的東西,也可以拿到陽間買賣。

酆都城的構造比故宮還要複雜,縱橫交錯,裏裏外外的走廊大殿。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一次我倒是做足了功夫,畢竟自己帶着徒弟來,萬事皆要小心,畢竟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還要考慮到自己身邊的人,我分別給了我和馬瑩瑩一人一份,這紙上寫的路引,上面印着“酆都天子發給路引”、“普天之下必備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轉世昇天”,上方印有閻羅王的圖像,下方印有“酆都天子”、“酆都城隍”和“酆都縣府”三個大印。

馬瑩瑩問我,這是什麼,顯然她對這些東西還不瞭解。

我告訴馬瑩瑩,人死之後只有憑這個路引才能

去酆都城報道,一般的小鬼都是在各自地方城隍廟去,一般都是有來頭的人物才能憑路引進來酆都城。

今時不同往日,有錢能使鬼推磨,現在的酆都城內,雖然看似極其嚴酷,裏面的制度也極其嚴厲,可是酆都城內形形色色的官員越發多了起來,而武成王一心復活周武王,根本沒有注意到酆都城內,這些官員已經在陽間販賣路引,爲有錢的達官貴人鋪路。

這些本是江離對我說的話,我又全部告訴了馬瑩瑩,略微覺得,有些自豪的感覺,如今自己也成了別人的老師,傳授江離傳於我的東西,顯然更加有趣多了。

雖然我也是個半吊子,還在學習的路上,可能夠教自己的徒兒,自然這感覺又不一樣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江離的影響,在馬瑩瑩的面前,我就不由自主的變得成熟和冷靜的許多,舉手投足之間,潛移默化的向着江離一樣。

馬瑩瑩更是一臉好奇的看着我說,“師父,這個路引當真有這麼厲害,萬一這陰差不長眼給攔了怎麼辦?”

我告訴馬瑩瑩,以前我也用過路引進去過這酆都城,的確不會有人攔,而酆都城內的官員都是官官相護,只要出示這個路引,基本上不會有人攔,誰也不願得罪人賺錢的買賣,各路陰差也都通了氣,知道什麼人該攔,什麼人不該攔。

對不起,我愛你! 馬瑩瑩接過路引,滿臉好奇的打量着這個東西,我再三囑咐她,這酆都城可不是開玩笑的地方,可千萬不能輕舉妄動,不要亂說話,也不要離開我的視線,最好就是乖乖跟着我,並且配合我。

馬瑩瑩倒是一臉崇拜的模樣直勾勾的看着我說,“師父,你真厲害!”

我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一本正經的對着馬瑩瑩說,“我不厲害,我師父纔是最厲害的!”

馬瑩瑩跟着我一路走到酆都城的大門口,一靠近大門就有陰差立即攔住我們,“什麼人!”陰差大哥聲音極其冰冷。

我整個人倒也不像以前那樣唯唯諾諾的,大概也是因爲這一次來,我已經是成人的模樣,之前小孩子的模樣被不少陰司的人已經記住了臉嘴,現在這個模樣,對於很多人而言,都是一個陌生的存在。

可馬瑩瑩畢竟是第一次,她整個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整個人一臉緊繃。

我毫不在意的舉起‘引路’遞給陰差,陰差橫眉冷眼的接過它,仔細看了幾遍,空氣都顯得極爲凝重和壓抑,我側眼一看,馬瑩瑩本就是個小女孩的樣子,身子哆哆嗦嗦的,全然是可以理解爲陰差大哥太嚴肅,讓她有些害怕。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 這年頭有個奇怪的地方,若是抓人,定然先抓男的,若是大喊一聲抓賊,第一個被鎖定的目標絕對是男的。

所以馬瑩瑩的害怕在陰差的眼裏可以說,“小妹妹真可愛。”

如果此刻換成是我在害怕的話,估摸着陰差二話不說,就將我帶進去問話了。

陰差大哥看完後又把引路遞

給了我們,面無表情的擺了一下頭,示意讓我們進去。

一踏進門檻,四周熱鬧無比,所有的樓宇巧奪天工般絢麗好看,來來往往的官員們,穿着陰間特有的官服,官服的顏色倒也不是暗色,反而一些絢麗耀眼的顏色穿在身上,大紅,大黃色尤爲明顯。這些陰司官員們,手裏拿着各種書籍,卷軸,有的是爲了辦公事,有的是要呈交情報給上頭過目,彷彿置身在古代朝廷一般。

馬瑩瑩和我穿着一身與他們顯然格格不入的衣服,看上去略有有些顯眼,我左看右看,雖然來過酆都城的次數已經很多次了,可黑白無常他們的住所,我還真是不大瞭解了。

這酆都城本就熱鬧的很,因爲大部分的陰官是不會隨便去陽間的,這陰司自然成了主要逗留的地方,裏面的一些娛樂消遣的地方也頗多,第一次遇見陸判官,也是去了這酆都城內極其有特色的溫泉池。

不過黑白無常二人行蹤詭異,一般人肯定是打探不到他們的情報的。

我告訴馬瑩瑩,這整個陰司的階級,最高的統治者是北陰酆都大帝之後有五方鬼帝:東方鬼帝蔡鬱壘、神荼,治桃止山鬼門關,西方鬼帝趙文和,王真人,治嶓冢山,北方鬼帝張衡、楊玄,治羅酆山;南方鬼帝杜子仁,治羅浮山;中央鬼帝周乞、稽康,治抱犢山。

到目前爲止,我也只去過嶓冢山和羅酆山,其他地方都還沒能去過,指不定哪天有機會也可以帶着馬瑩瑩去好好瞧瞧。

馬瑩瑩對這些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東西,明顯尤爲感興趣,一個勁的問了我好多關於陰司的事情。

馬瑩瑩赫然有些好奇的說,“這黑白無常職位上明顯是在十殿閻王下面,而實際上他們的權利卻在他們之上,但是黑白無常卻是整個酆都城城內官員職位中最後面的吧?”

我仔細一想,倒也是馬瑩瑩這麼說的理,我恩了一聲,點點頭。

馬瑩瑩赫然又說,“既然如此,酆都城內規矩繁多,要求也更爲苛刻,我猜這官員們的住址,肯定也是有安排的,不會隨便居住,只要我們找到這酆都城官位最小的居住地址,不就曉得了黑白無常他們的地方?”

我一陣欣喜,沒想到帶了個徒弟出來,也是有好處的,我這個人考慮事情不周全,但凡是有個人在我旁邊,就事半功倍了。

因爲酆都城城內的格局縱橫交錯,我順着自己記憶中的方向走了半天,卻好像沒有來到官員休息的地方,反而走錯了路,赫然來到了孽鏡臺前。臺高一丈,鏡大十圍,向東懸掛,上橫七字,“孽鏡臺前無好人。”

我站在孽鏡臺前,不由得打了個激靈。

馬瑩瑩見我站在這裏一動不動的,就問我,“師父,這是什麼地方?”

我心裏自然是想起了當年陸判官解救我和林永夜二人,以身犯險,爲了救我們而入了危險,當年他也是帶着我們來到這孽鏡臺,他說孽鏡臺前無好人。

(本章完) 「具體的我也不清楚,但是曾經聽我爹說是可以的,據說魔神冢裡面,有能讓魔族脫胎換骨的寶貝,只要能活著走出魔神冢,定然能成為一代魔神的,可是這個傳說本來就是魔界中極少有人知曉的,也從來沒有人找到過魔神冢的具體位置,更沒有魔族來過……」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這裡應該是歷代魔神的墳墓吧!」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應該的,但是看著似乎很一般!」帝溟寒看著四周淡淡的說道。

他們此刻所在的地方,就好像一個單獨開闢出來的空間,這裡面無星無月,天色暗沉,有些壓抑,但是可以承受,頭頂是烏雲模樣的暗沉色,隱約可以看清楚腳下坑窪不平的路罷了……

「我想我們現在還沒有正式進入魔神冢的!」墨九狸看著前方隱約一片黑影說道。

從他們現在的地方看過去,前面就好像天空有一大片黑影,隨時會落下一般,其實神識一掃就能發現,那是一個城門,一個類似城堡的地方……

等到墨九狸等人來到巨大的城門前時,才終於看清楚本來的面目,巨大的城門屹立在眼前,而且城門上面清楚寫著三個陳舊的大字魔神冢……

「原來這裡真的是魔神冢啊!」花護法忍不住驚訝的說道。

「看起來是了,主子,夫人,我們進去嗎?」風護法也好奇的說道。

「來都來了,自然要進去了,你們都小心一點兒!」墨九狸看著眾人說道。

「放心吧,夫人,我們會保護你和主子的!」花護法笑眯眯的說道。

一行人直接來到城門前,花護法三人直接上去推門,只是推了半天沒開,於是三個人一起卯足了勁開始推,還是沒有開……

然後,雪封想了想也上去幫忙,結果四個人都沒有推開巨大的城門……

花護法三人無奈的回頭看向帝溟寒道:「主子,我們……」

他們覺得是不是太久沒有出來活動了,怎麼連一扇門都打不開,三個人十分的鬱悶,感覺自己廢了似的……

帝溟寒微微挑眉,走到門前仔細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連墨九狸都沒有發現這門有什麼陣法或者不對的地方……

於是帝溟寒將魔力凝於掌心,用力按在城門上,往裡用力一推……

沒動靜……

帝溟寒微微皺眉,再次用了兩層力量,依舊沒有動靜,這下帝溟寒也驚訝了,他用了五層力量,連一扇門都打不開,真的有些邪門了……

帝溟寒想了想又用了兩層的力量,結果還是推不開,帝溟寒皺眉盯著漆黑的城門看著,似乎在找如何打開的方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