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啊啊啊!」

聲音在空氣中擴散。

背後的奔跑聲越來越近,鄭源甚至能聽到那粗重的呼吸。

「我幹嘛要吃那個黑角牛啊!都是自己作啊!」

內心後悔,在不到一分鐘鄭源直接奔跑了超500階台階,但這也是極限了!

製作冰牆消耗的精神力使鄭源頭痛欲裂,肺已經喘的要爆開,四肢酸軟。

「md,跟你拼了!」

背後發麻,鄭源感覺到鱗甲金剛已經在自己背後張開嘴巴,心中發狠,腳下冰高蹺直接斷開,在慣性下鄭源直接撞在台階上,但是也使鱗甲金剛咬了個空。

把背包丟下,從懷裡掏出掏出銳鱗刀,鄭源撲向因咬空而發愣的鱗甲金剛。

「死也給你來一刀!」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赤明海徹底被激怒,沖了出去,道:「你說誰不思進取?你敢不敢與我一戰?」

那一個東院的新生的眼角上挑,微微一笑,道:「你的修為太弱,不配與我一戰。【△網.】」

聽到這話,西院的那些女性學員的眼中也都露出冷怒的神色,相當不滿,覺得東院的那一個新生太狂妄。

赤明海再怎麼也是西院的新生前十,對方居然說赤明海不配與他一戰,豈不是在打西院的臉?

「唰!」

赤明海忍無可忍,將一柄七尺長的紫堰戰刀拔出。

手捏刀柄,催動真氣,拖出一道長長的刀光,向著那一個東院的新生劈了過去。

東院的那一個新生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一絲輕蔑的笑意,像是就是在等赤明海出手。

「來得好!」

他疾速伸出一根手指,將真氣運至指尖。

一道白色的劍氣,從指尖飛出。

「嘭!」

劍氣撞擊在紫堰戰刀的刀鋒上面,發出一聲巨響,將紫堰戰刀震飛出去。

赤明海的雙臂被震得發麻,五指就像是要斷掉了一樣。

忽然,他的眼前一個人影閃過,還沒有等赤明海反應過來,一隻腳就踢在他的胸口。

「啪!」

肋骨斷裂的聲音響起。

赤明海口吐鮮血,就像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全身就像失去力量了一般,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東院的那一個新生盯著赤明海,搖頭嘆息:「原本以為西院的男性學員只是資質差,所以才不如女性學員。現在看來,西院的男性學員連腦子也不行,做事太衝動了!」

西院的那些新生都十分駭然,赤明海可是西院的新生前十,可是卻被對方兩招就擊敗,打成重傷。

東院的新生都那麼強?

新生聯合比武還沒有開始,西院就損失了一位新生高手,士氣大減。【△網.】西院新生的情緒集體變得低落,被那一個東院新生的力量深深的震撼住。

一個西院的學員怒道:「你下手也太狠了,今天是四院新生聯合比武,你將赤明師兄打成重傷,他還如何參加比武?」

那一個東院的新生笑了笑,道:「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是他先動手,我才出手。難道還要怪我?怪只怪他做事太衝動,給他一些教訓,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東院的副院主和幾位老生都沒有插手進去,而是站在一旁看好戲。

若是僅憑一個新書就能將西院的士氣打壓下去,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柳乘風扯著嗓門,陰陽怪氣的道:「東院的新生第一,就算擊敗了西院的一位新生有什麼了不起?有本事擊敗我們西院的新生第一?」

「什麼?他是東院的新生第一?」

「原來他就是東院的新生第一孤獨林,難怪如此厲害。」

「獨孤林雖然強大,可是我們西院的新生第一張若塵也不弱。」

「張若塵的天資肯定在獨孤林之上,可是畢竟修為還太低,不可能是獨孤林的對手。」

「對啊!張若塵主要是太年輕,若是再修鍊兩年,絕對可以輕鬆碾壓獨孤林。現在,卻不行。」

……

…………

獨孤林背著雙手,俊逸非凡,顯得英氣逼人,朗聲笑道:「早就聽說西院新生第一是一位了不起的奇才,可惜一直沒有機會見上一面。張師弟,你敢不敢出來與我一戰?」

太狂妄了,簡直就是挑釁,

眾人的目光,全部向著張若塵盯去。

其中一些人帶著擔憂的神色,還有一些人則十分渴望張若塵出手,最好狠狠的打壓獨孤林囂張的氣焰,為西院的男性學員出一口惡氣。

「九弟,赤明海剛才就是因為衝動,中了獨孤林的計謀,被打成重傷,失去參加比武的能力。你可千萬不要再衝動,獨孤林的修為已經達到玄極境大極位的巔峰,在四院新生中堪稱無敵。你若是也敗在他的手中,西院的士氣就徹底完蛋了!」張少初十分擔憂的道。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獨孤林就是想要趁聯合比武之前,打擊西院的士氣。

他逼張若塵出去一戰,就是想要徹底將西院打壓下去。

道理都懂,可是張若塵根本沒有選擇,若是他不站出去,豈不是真的被另外三院當成了慫包?

張若塵的臉色掛著幾分笑容,從眾多學員中走了出去,站到獨孤林的對面,道:「獨孤師兄,不愧是少年英傑,據說你不久之前,擊敗了東院排名前十的高手,實在讓人佩服。」

聽到張若塵居然自稱師弟,西院的那些學員全部都不滿,覺得張若塵是在丟西院的臉。

在武市學宮,實力強就是師兄,實力弱就是師弟。

除非是年紀真的相差太大,才會尊重對方,叫對方一聲師兄。

可是獨孤林明顯是來挑釁,張若塵不僅叫他師兄,而且還將他誇上了天。西院的那些學員,自然都認為張若塵是膽小怕事,丟了西院的臉面。

就連黃煙塵都捏緊了五指,露出怒意,很想衝上去狠狠的將張若塵揍了一頓。

端木星靈拉住黃煙塵的衣袖,笑道:「塵姐,別急,等著看好戲吧!有一句話叫什麼?捧得越高,摔得越疼。」

黃煙塵冷哼了一聲,死死的盯著張若塵。若是張若塵今天不幫西院爭回臉面,她非要將張若塵趕出龍武殿。

東院的那些新生,聽到西院的新生第一,居然叫獨孤林為師兄,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其中一個東院的新生譏誚的笑道:「西院的新生第一,真的很識時務,我就喜歡這樣的人。」

「識時務者為俊傑嘛!哈哈!」

「聽各位長老說,今年新生的綜合素質西院排在第二,是我們東院的勁敵。本來我還有些擔心,現在看來,我的擔心完全就是多餘。」東院的第一高手荀歸海笑道。

荀歸海也是玄榜武者,在《玄榜》上排名第十四。

四大院的外宮弟子,除了洛水寒,無人是他的對手。

孤獨林也露出一絲得意的笑意,盯著張若塵,道:「我比張師弟要大四歲,張師弟叫我一聲師兄。這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什麼可笑?」

張若塵道:「年幼者叫年長者為師兄,那是年幼者對年長者的尊重。現在,年幼者也想做師兄,那該怎麼辦?」

獨孤林笑道:「當然要擊敗年長者才行,以實力說話……」

突然,獨孤林意識到張若塵話中的意思,肅然的道:「莫非張師弟,也想做一回師兄?」

張若塵道:「武道修鍊,本來就是不斷進取。在尊重前輩的同時,更要超越前輩。獨孤師兄,你說對吧?」

「好!若是你真的能夠擊敗我,我一定心甘情願的叫你一聲師兄。」

獨孤林對自己的修為相當有信心,可是他卻並不輕敵,體內的真氣全部運轉起來,達到最佳的戰鬥狀態。

張若塵道:「若是獨孤師兄能夠擋得住我的第一招,我一定主動認輸。大家都是為了學院的榮譽而戰,師弟我就先出手了!」

話音剛落,獨孤林就看見原本站在十丈之外的張若塵,疾速向他衝來,身體竟然一分為二,化為兩道人影。

「好快!」

獨孤林的臉色一變,將烈焰真氣調動到手掌,雙掌被火焰包裹,雙臂分開,向著左右兩個張若塵迎擊上去。

「龍形象影!」

兩個張若塵的影子,同時將手掌打出,發出龍象合鳴的聲音。

左邊的那一個張若塵像是打出龍爪手,右邊的那一個張若塵如同打出象印掌。

「嘭!嘭!」

承受張若塵打出的兩掌,獨孤林雙臂的手骨被震斷,發出骨碎的聲音,向後倒退了十多米遠,嘴角滴出一滴滴鮮血。

張若塵收回手掌,盯著雙臂垂下的獨孤林,道:「獨孤師兄,我們還要繼續戰下去嗎?」

雙臂手骨斷裂,獨孤林的半個身體都痛得麻木,哪還有力氣再戰?

東院的那些學員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所有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僅僅一招,獨孤林就……敗了!

荀歸海冷哼了一聲,道:「張若塵,你下手也太重了!你震斷獨孤林的雙臂,他還如何參加四院聯合比武?」

張若塵向著荀歸海看了一眼,用先前獨孤林說過的話回答道:「獨孤師兄應該受一些挫折,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西院的學員全部都沸騰,激動不已,所有人都感覺到十分暢快,大聲叫好。

「獨孤林將赤明海打成重傷的時候,難道下手就不重?」

「只允許你們東院下狠手,還不許我們西院還手?」

「大家都看得明明白白,東院的新生第一和西院的新生第一是公平一戰,只怪獨孤林是個慫包,修為差張師兄太遠。」

……

荀歸海的眼神發冷,一股強大的武道氣勢從身上散發出來,目光狠狠的盯著西院的那些學員,最好將目光瞪在張若塵的身上。

「荀歸海,輸人不輸陣,莫非你要比劃比劃?」此刻,黃煙塵的心頭也無比舒暢,張若塵終於是給西院出了一口惡氣,讓東院嘗到了西院的厲害。

荀歸海冷靜下來,道:「黃煙塵,我知道你最近實力大增,在《玄榜》上排名第三十一位,可是你還不是我的對手。兩個月之後的中級遺迹探索考試,我們自然有機會一較高下。」

「我等著!」黃煙塵輕輕的摸著雪白的下巴,冷冷的一笑。

……

哎!寫到凌晨兩點半才寫完,累死了。先修改一章更新,還有兩章,中午12點更新。睡之前,求一下推薦票!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龍海平聞言,立即皺眉:「不是讓他倆帶人登陸,潛入江南中海市殺掉陳寧的嗎,他倆出什麼事情了?」

颱風苦笑道:「根據我們在岸上的接頭人說,白鯊跟獨眼龍他們全部都死了,應該是殺陳寧沒有成功,反而被陳寧全乾掉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