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燦,我能跟你單獨談談嗎?」他問。

方燦看了殷成昊一眼,後者朝她微笑了一下,握了握她的手心,就走開了。

方燦覺得還是一次跟蕭慶澤把話說清楚就好,看來殷成昊也是贊同的。於是朝來人燦爛一笑。「我們找個地方吧。」

謝若雪和一個年輕女伴從廁所結伴出來,經過一個迴廊,聽到一陣熟悉的聲音從迴廊的角落裡傳來。

「我,真的不可以嗎?」

「慶澤,也許你需要的是一個讓你擺脫你的家族枷鎖的動力,你並不愛我,你甚至連我是怎樣的人都不知道。」

「見到你第一面我就知道,你就是我要找的那種女人,你跟她們不一樣——」

「不一樣,特別都不是喜歡一個人的理由,慶澤,我已經找到我人生的伴侶了,希望你能祝福我,我也會祝福你的,這個世界上好女孩很多——」

蕭慶澤撲上去,將方燦壓在牆壁上,「可是,她們都不是你——」

方燦看著他絕美無雙的臉龐,為何面對這樣的絕美男子,自己都不會心動呢?即使是殷成昊——

「放開我,慶澤,別做讓你自己後悔的事。」

蕭慶澤看了看她,看見她眼裡的決絕,眼帶憂傷地放開了她。為什麼只有她對他不動心呢?為什麼自己想要的女人卻偏偏不對他動心?這難道是他以前玩耍女人的報應嗎?

蕭慶澤無力地垂頭:「我不會這麼輕易放棄的。」說完他走出了角落。

外面兩個偷聽的女人趕緊躲開沒有讓蕭慶澤看見她們,等他走遠了。謝若雪和女伴走到了方燦面前。

謝若雪一臉的微笑,這讓方燦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這個美婦想幹嘛?

「謝夫人,有什麼賜教嗎?」

「不敢,我們想要你賜教才是。」謝若雪巧笑倩兮地拉住方燦的胳膊,「其實呢,我們有個同盟會,上流社會每一個女孩子都夢想著要加入,因為從那裡可以學會如何成為讓最頂級的男人喜歡的女人,並且讓他們把自己娶回家。像你這樣將三個極品男人玩弄於鼓掌的女人,不如加入我們,告訴我的會員們一些方法技巧,我不會虧待你的。」

「是啊,是啊,我不敢相信呃,你竟然拒絕蕭慶澤,而且他還說不會這麼輕易放棄你,方燦,你教教我吧。」年輕的女孩眨著稚嫩的雙眼看著她,眼裡滿是崇拜之情。

方燦簡直不敢相信她們說的,也對她們的話感到氣憤,她從來都是真心對人,怎麼是玩弄男人?還要她教她們怎麼勾引男人,這群女人,瘋了吧?

方燦厭惡地推開謝若雪,「沒想到堂堂的市長夫人是這麼骯髒的人,你不懂什麼是真心嗎?你不懂什麼叫真愛嗎?還成立什麼同盟會,你腦袋被門擠了才想到的吧?你告訴她們怎麼勾引男人?你分明開的是妓院,讓我去教她們,你做夢去吧!」方燦說著要走被謝若雪攔住了,她被她的話簡直要氣歪了嘴巴。

「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潑婦,本來你是婉婉的老師我不想為難你,但是你如此侮辱我,今天我非好好教訓你不可。」謝若雪抬手就甩了方燦一巴掌。方燦穿著高跟鞋,被她這麼一下子,站不穩就跌倒在地。

謝若雪朝身邊愣著的年輕女人喊:「還愣著幹什麼,給我打她。」

三個女人於是揪扯在一起,方燦揪住謝若雪的頭髮死命地扯,疼的謝若雪直抽氣,謝若雪掐住方燦的脖子,方燦快要透不過氣來,還有那個謝若雪的同伴在用拳腳踢她,所謂的雙拳不敵四手。這下她要吃虧了。

「你們在幹什麼?!」葉天賜才從迴廊經過就看到謝若雪和一個年輕女孩和一個女人扭纏在一起,待看清那女人竟是方燦時,血液全衝到腦子裡,上前去用力拉開了打人的人。

兩個女人被甩飛,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四腳朝天,狼狽極了。

「方燦,你有沒有怎樣?」馬上去查看她的傷勢。看她沒怎麼受傷才回過頭看看向地上的兩個女人:「謝夫人,這樣暴力的打人事件要是被媒體知道,你市長夫人的名聲可不好聽了。方燦得罪你的地方你就這樣放過她,不然,我會向媒體揭露今天的事。」

兩個女人被摔得不輕,狼狽地從地上爬起來,謝若雪還是在意自己的名聲的,她狠狠地瞪了一眼方燦。「我不和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見識。」帶著女伴一瘸一拐地走了。

「喂,別走,惹了我想就這樣走掉?葉天賜,誰讓你放她們走的?」方燦要追上去,被葉天賜攔腰攔住了,腳還在半空中亂踢。不過看到那兩個女人被摔成那樣,她心裡爽快多了。

「別鬧了,她放過你你就該阿彌陀佛了,你還不知道她的厲害嗎?你還真會闖禍,讓我看看你傷到哪裡了。」

察覺到自己正被他抱著,整個人都靠在他身上,更糟糕的是,她的禮服往下掉了些,胸部差點就走光,連忙推開他,將衣服拉上來。

「不用了啦,我又不是那些嬌滴滴的小姐夫人。我發誓,這是我最後一次來這種場合,下次就算殷成昊被別的女人搶走,我也不來了。」方燦看了看他,「剛剛謝謝你了,我要走了。」

葉天賜拉住她,指指她額頭上的傷,是剛剛被謝若雪的指尖划傷的。「我幫你擦掉血跡。」逐拿出手帕幫她擦拭。

「我有話要跟你說。」擦完,葉天賜說道。

「說吧。」方燦覺得他們之間已經沒什麼話好說了。

「你上次要我說的話,現在我可以告訴你。」

「什麼話——」

「我愛你。」

方燦愣愣地看著他,鼻子有點酸,「就算你說了又怎樣,我已經跟殷成昊在一起了——」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抱住了,後背抵在牆上,她掙扎,「葉天賜,放開我。」

葉天賜定定地看著她,彷彿要看進她的身體裡面,跟她的靈魂對話。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愛上你,剛開始我的確是對你好奇,但是慢慢地靠近你了解你才知道你比我想象得更奇特,你像是一道可以讓我黯淡陰暗的生命重新鮮活明亮起來的光,越靠近你越想要得到你,得到你之後卻忽略你的感受,我不會表達自己,我以為你會像其他女人一樣對我傾心,所以當我知道你對我不是認真的時候,我很傷心憤怒,趕你出了城堡。但是當我知道你跟殷成昊在一起,我的心又開始煩躁不安,我想要你回到我身邊。你讓我祝福你,我也有努力想要做到,但是我做不到,身體和心都不斷地在告訴我,你是我的女人,我要把你搶過來。方燦,回到我身邊,好嗎?」

葉天賜流光水潤的雙眸認真地看著她,等著她的回答。可是她呆愣的時間太久,讓他的心等得像著了火一樣,他低下頭親吻她的嘴角,誘惑著她說出答應他的話來。「答應我,方燦。」

方燦依然沒有說話,只獃獃地看著他。為什麼現在才告訴她?為什麼說愛她會這麼難?這是第一次有男人認認真真地跟她告白,所以,她呆愣比較久也是正常的。非常正常。

葉天賜失去了耐性,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手捶打了幾下他的背,垂在他背後,後來又勾住了他的後頸。

仿若天雷勾動地火一般。四片唇不知道在這個角落裡糾纏了多久,才戀戀不捨地分開。

方燦醒悟過來自己在幹什麼,趕忙推開他。

「我不會回去的。已經遲了,葉天賜,我跟成昊——」

葉天賜拿出手機,「我給你看一樣東西。」 方燦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會場的,聽到殷成昊問她她額頭上怎麼有傷,她只覺得耳朵轟鳴,有聽沒有到。為什麼會這樣?他真的只是為了報複葉天賜所以才和她在一起的嗎?那麼去找蔡曉蕾要訊息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她知道她不能在這裡發作,好些話想問他,她想要聽他的解釋,他一定可以給她一個解釋的。

「殷成昊,我不太舒服,我們回去吧。」她說。

「難道蕭慶澤動手打你了嗎?」殷成昊後悔讓她一個人去跟他談了。

「沒有。我沒事,你去跟樊家的人打個招呼,我們回去好不好?」

「那你在這裡等我,我過去一下就過來。」殷成昊放開扶她的手,朝會場的那邊走去。

過了一會,殷成昊竟領著樊麗雅過來了。

「方小姐怎麼這麼快就要走?我的生日蛋糕都還沒切呢,我們跟成昊也是難得見一次面,家父還沒過來,不如等成昊見過家父了,你們再走,好嗎?」

女人把話說得滴水不漏,也非責怪她不懂人情世故,開口卻是請求,要是她說不,倒真是她的不對了。方燦咕噥了一聲:「隨便。」

樊麗雅笑著走開了,走時朝方燦遞過來一抹得意之色。

整個會場洋溢著融融的氣氛,男人們女人們站成一個個或大或小的圈子,談論著什麼,男人笑得爽朗,女人笑得嬌媚。

在會場的頭裡,有一個站台,十多米的長度,站台的背景是一個大屏幕,此刻裡面放映著的是樊麗雅從小到大的照片。突然畫面一轉,變成了一男一女在角落親吻的投影。屏幕上的那兩個人吻得難捨難分,會場里看到的人一片唏噓。

方燦聽見會場的動靜,也朝前面看過去,這一看,當場愣在那裡。

竟然是剛剛她跟葉天賜在迴廊那裡接吻的畫面,怎麼會被人拍下來?怎麼會在這裡放映?

殷成昊抓住她的手腕,臉色風雨欲來:「你剛剛是跟葉天賜在一起?」

方燦百口莫辯,「我——」

謝若雪的聲音在身邊響起,帶著無限唏噓,「方燦,我佩服你不是沒有理由的。」會場里幾百人的目光全都投向了這邊。

「不過我真的很好奇啦,你這個自詡真心真愛的人,到底愛的是誰,到底對誰是真心的呢?」

方燦咬牙切齒地看著謝若雪,又懊惱怎麼會跟葉天賜接吻。為什麼碰到葉天賜,自己就一點自主權都沒有了。這下自己就是有一百張嘴都說不明白了。

「蕭慶澤,葉天賜,殷成昊,都是上流社會的優秀男人,無數的名門淑女想要嫁給他們,你卻獨佔了三個,我是很不想給你這個乳臭未乾的丫頭冠上**蕩婦的罵名給你了,不過你比不上我見過的任何女人都會勾引男人,所以這個頭銜你當之無愧。」謝若雪從容地微笑著說著惡毒的話。

會場上所有人都開始議論紛紛,那些懷恨她的女人更是紛紛朝她投來厭惡的眼神。

「她是誰啊?」

「你不知道她嗎,她就是上次在市長家的派對上跟葉天賜當眾接吻的人啦,後來又成了殷成昊的女朋友,連蕭家二少都被她勾引了,你別看她長得不怎麼樣,可真會勾引男人。」

「是嗎?怎麼有這麼不要臉的女人,勾三搭四?」

葉天賜推開人群靠攏過來,聲音冷冷地:「謝夫人,我跟你說過,讓你放過她,你忘了嗎?」

「出口不遜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就該得到教訓,我謝若雪做事會怕你威脅?」謝若雪指著方燦,「你,明天我就讓你退出教育界,我要讓你徹底滾出上流社會的圈子,回到你骯髒下賤的最底層去!」

「謝夫人,你別忘了,今天不是在你家,還輪不到你來趕誰出去!」蕭慶澤出來擋在謝若雪的手指前為她擋住那些尖刻的話。這次,至少他希望他能保護得了她。

「我,就有資格了吧?」樊麗雅站了出來,一臉怨毒地看著方燦,「你這樣的女人,根本就不配出現在我的生日派對上,給我滾出去。」本來她以為方燦現在跟殷成昊在一起了,就不會糾纏葉天賜了,本來還想當著她的面跟葉天賜跳今天的第一支舞的,叫她知道葉天賜是她的,結果他們竟然現在還糾纏不清,怎麼能叫她不憤怒怨恨?

「麗雅——」

一直低著頭沒做聲的方燦掙開一直握著她手腕的殷成昊的手,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替她說一句話。她覺得她今天真夠倒霉的了,被人痴纏著不放,被人打了一頓,被人強吻,還有發現殷成昊的柔情蜜意原來全是假的,現在,她們還要招惹她,胸中有股鬱氣要噴發。不管後果如何,先發了再說。

「葉天賜,不用你替我說話。」她說,又看向樊麗雅和謝若雪,「趕我走?謝夫人,你剛剛不是要請我當你們的老師告訴你們怎麼勾引到又帥又多金的男人的嗎?怎麼這會又要趕我走了?你們那個追夫同盟會是吧,我真的沒有意願加入呢,因為我發現你們所謂的優秀男人都,好爛!」一個聽不懂她的拒絕還要糾纏下去,一個玩弄她的感情,一個遲遲不表白自己的感情害她錯過了他,都爛!

此語一出,全場一片嘩然。女人們叫了起來:

「你說什麼?」

「你瘋了吧?」

「你說誰爛?」

蕭慶澤和殷成昊都有些錯愕,她說什麼?

只有葉天賜嘴角含笑,看著她。許是被她罵混蛋罵慣了,早就知道自己在她心裡算不上什麼優秀男人。

方燦看著那些人,俾睨全場,繼續說道:「他們在我眼裡除了長得帥家境富裕之外,一無是處。你們要是想要你們都拿去好了,關我什麼事?」

全場的女人更是憤怒了。男人們則哭笑不得地看著這場鬧劇。

「這個女人也太囂張了吧?」

「你憑什麼這麼說?」

有不服氣的女人還欲上前來打人,被葉天賜眼疾手快地推開了。他一把拉住方燦的手,「跟我走。」

葉天賜的手被另外一隻手拉甩開了。

「葉天賜你給我滾開!」殷成昊一拳結結實實地打在了葉天賜臉上,葉天賜被他打倒在地。他立刻起來,抓起殷成昊的衣襟就一拳回擊過去,「你根本就不配擁有她!」

殷成昊的身體飛向後邊的人群,引起人群中女生的一片尖叫。

兩個男人扭打在一起,有人上去勸架也被他們甩開了,場面越發混亂。

方燦撲上去要阻止他們,「你們住手,不要再打了!」殷成昊跨坐在葉天賜身上,一拳一拳地揮下去,葉天賜的臉已經腫了起來。方燦拉住殷成昊,卻被他甩了出去,悲慘地跌在地上。她的屁屁!

方燦起身氣得跺腳,「你們就在這裡繼續打吧,我走了!」

殷成昊住了手,他從來沒有這麼憤怒過。

殷成昊站起身來,一臉怒意地過來拉起方燦的手就往外走,離開了會場。 殷成昊一路飆車到了家,拉住她就往公寓去,幾乎是將她拖進了屋子。

「為什麼還要跟他見面?你愛葉天賜?」他將她摔在沙發上,恨恨地捏住她的下巴問她。

方燦自己也是一肚子的怒氣,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狠狠盯著他。

「就算你愛他,你也只能是我的!」他朝她吻下來,沒有了平常的溫柔,而是霸道兇狠,他緊緊壓制住她,大手從她露出的肩背要伸進她的衣服里。

方燦奮力地推開他。

她跑到廚房,將那些鍋碗拿起,然後摔在地上,廚房響起「乒乒乓乓」的聲音。

「這些,全是假的。」她說。然後她又跑到卧室,將床上的被子褥子都拉到了地上,「這些,也全都是假的。」她四處張望了下,將牆上安亦菱的照片取下來,塞進殷成昊手裡,「只有這個是真的。」她又去浴室將自己的毛巾牙刷之類的摔在地上,「全是假的!」

「方燦,你在幹什麼?!」殷成昊跑過去攔住在房間內不斷進進出出的她。「你說什麼是假的?」

方燦抬手指指他的眼睛,「你看我的眼神,」又指指他的嘴唇,「你跟我說的話,你對我的一切都是假的。你根本只是想要從葉天賜手裡得到我,報復他以前搶走你心愛的安亦菱!你對我溫柔,是因為你知道我喜歡這樣,我知道你跟蔡曉蕾有聯繫。她想要我不再去糾纏何韻哲,而你想要對葉天賜報復,你們一拍即合是不是?」

殷成昊愣愣地看著她:「誰告訴你這些?」

方燦哭著搖頭:「殷成昊,你混蛋,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你把我當成什麼?只是你報復的工具?」

「不是的,方燦,你聽我說——」

「好,你說,我會好好聽的。」方燦淚眼朦朧地看著他。

「剛開始我是這麼想的,可是後來我是真的愛上你了,我對你的溫柔對你的好,都是真的。我是跟蔡曉蕾有聯繫,但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方燦,你相信我。」

方燦聽到他親口承認心如刀絞,「你叫我怎麼相信你?你是從什麼時候愛上我的,你什麼時候開始對我是真的?你告訴我,讓我好分辨哪些是你的真哪些是假的。還是你一邊愛著我,一邊也在得意你終於贏了葉天賜了?你一開始接近我就想著要報複葉天賜,就算你愛上我了,你就不想著這也是對葉天賜的一種報復了嗎?你愛上我跟不愛上我根本就沒有關係,因為那都是對葉天賜的報復,我就是你的工具!」

「方燦,相信我,你不是我的工具,從我愛上你那一刻起,你就是我想要珍惜的人,我想要跟你一起過一輩子的人,你相信我一次,好嗎?」殷成昊捧著她的臉,看她流淚傷心的樣子,他真的很心疼懊悔。

她何嘗不是想要跟一起過一輩子?

「你明明知道我對何韻哲的感情,他的溫柔是我一輩子都想要得到的東西,你卑鄙地利用了這一點,我無法再相信你,全都是假的!」這比何韻哲告訴她他愛上了蔡曉蕾更加讓她不能接受,因為殷成昊欺騙了她,他玩弄她的感情。她是真心想要跟他在一起的,為什麼會是這樣?想起他以前對她的點點溫柔,現在卻像是一根根針刺在她心上,淚越發流得凶了。她推開他。「一切都結束了,我再也不要見到你。」嗚嗚,她怎麼這麼命苦?何韻哲不愛她,殷成昊把她當復仇工具,為什麼她就不能好好地幸福下去?

「你愛過我嗎?」殷成昊拉住她。

方燦頓住了身體。她愛他嗎?

方燦回過頭來,「我今天才知道,我愛的那個人,是葉天賜,從他第一次出現在我面前,從他第一次救了我,從他第一次吻我,我就愛上他了。可是殷成昊,因為我貪戀你給的幸福,因為我害怕得不到葉天賜的感情的回應,因為我覺得我沒有力氣再去糾纏一個男人七年,我累了,所以我選擇了你。對不起,我不愛你。」

殷成昊眼睛散發著逼人的怒意:「一次都沒有嗎?你一點都沒有對我動過心嗎?」

方燦輕笑,一字一頓地告訴他:「沒有,一次都沒有。」她是個有仇必報的人,他玩弄她,她也會找准他的痛處。說一點都沒有對他動心,又怎麼可能會貪戀他的溫柔?只是他生生掐死了她的心。

殷成昊又將她摔到沙發上,他這次像一隻暴怒中的獅子一樣撲向了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