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眾沒有修為的女人和孩子斯特族神長相助照應,等到離開斯特聯合文明后還需要航行很遠的宇宙虛空距離才能抵達無雙神族,這件事情只能勞煩無雙神費心。另外利亞族的法器,物資金錢都存在神秘花園,現在利亞族不能涉足,只能托請無雙神派人取回。」

「沒有問題。」

確定的當天。依孜姿立即派人前往神秘花園戰神星,就狂刀神為首的利亞族眾事情通知聯盟,同時要求撤銷對利亞族眾為聯盟通緝犯的懸賞。

三天後。使者回來說李狂聯盟方面要求恆毅去一趟。

還帶回來消息,阿卡斯聯合文明內部大族在神秘花園的星球贈送了三顆給李狂的黑龍族,鄭飛仙的武神族,真言的紫龍族,三族分別建立黑龍神殿,武神殿,紫龍殿。未來聯盟內部的事務將從戰神殿移到黑龍殿。

依孜姿聽了后冷笑道「李狂和鄭飛仙開始動手了,公然表明聯盟盟主的權威,明確凌駕於楚高歌之上。阿卡斯聯合文明還真不錯。有消息說他跟大哥關係密切,現在又明擺著抱上神魂四族的大腿,立場已經明白,看來想當幫助神魂四族對付我們三大文明的聯合文明龍頭。」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一貫多發言。總管聯盟成立十幾年的言行。野心早就是眾所周知的事情了。

過去跟自然王關係很不錯,因為恆毅跟聖王成婚的事情后大約意識到靠攏花園精靈族已經達不到預期的目的,三大文明結為同盟,肯定不會給聯合文明多少顏色,直接想藉助神魂四族的勢力樹立旗幟,營造分庭抗爭之勢。

恆毅對此並不意外,聯盟的內部早晚會出現諸如此類的複雜局面演變,對外大事聽從號令一致用兵。內部權力爭鬥,都渴望成為主宰權、影響力更大的那方。

「我去趟神秘花園。然後會去希拉星系看看戰況,神殿的事情交給你。」

「神君不必擔心,我會處理妥當。」依孜姿恭送恆毅離開后,依家的副族神進來,遺憾的嘆氣道「族長還是沒有機會跟神主談子嗣的事情。」

「以後再說。」依孜姿知道這件事情不容易有進展。

「神主跟聖王成婚看來出於自願,如果讓聖王將來先有了神主的子女,神主第一繼承人之位肯定難以爭奪。這聖王將來又不在無雙神族,她為神主生下子女的話肯定心向花園精靈族,就算不是為依家將來考慮,這件事情族長也必須爭取。」依家的副族神憂心忡忡,按通常慣例,尤其人類文明的情況,長幼有序的情況下,資質相當長為先。

「我心裡有數。」依孜姿從沒透露過未曾跟恆毅真正有夫妻關係實質的秘密,當然也不能說這件事情的難處。

出身人類文明的依孜姿很清楚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關乎未來地位長久的牢固,也關係依家未來在無雙神族的形勢。

依家的副族神不知就裡,只是以為沒有時間說定恆毅的想法,因為神門中人要避免懷孕十分容易,有專門的功法,只要恆毅願意要子女,那就沒有任何問題。

……

神秘花園。

恆毅直接抵達戰神星,黑龍星建造完成還需要一段時間。

等李狂從黑龍星回來的時候,楚高歌主動見了恆毅。

說起許問峰跟楚天嬌已經出發去了神魂星系,恆毅頗覺錯愕。

「無雙神不要誤會,許問峰的事務臨時變動,等不了無雙神通往,天驕一向清閑,她回來後會再陪無雙神去一趟神魂星系,所有事情都已經安排好了,我楚高歌不會讓天驕對無雙神失信。」楚高歌的特別熱情有些反常,過去雖然也客氣,但沒有如此熱情。

「麻煩戰神族長。」恆毅推想著楚高歌的態度變化很可能跟李狂的動作有關。

「無雙神是為狂刀神的事情而來?」


「聽說有些麻煩。」

「本來沒有什麼麻煩,不過是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無事生非,他阿卡斯聯合文明十多來年接收的通緝犯數以千計,更不說聯盟大會派遣的都是聲名狼藉的殺手事情,本來這都是大家都明白的常態,偏偏阿卡斯聯合文明倒詰難無雙神,這件事情我戰神族肯定支持無雙神。」楚高歌微笑道「阿卡斯族神長對無雙神意見很大,也不是一天兩天,狼人族的事情后就未曾消停,曾經一度暗中想促成針對無雙神族的聯合文明同盟的事情大約無雙神也知道。」

「曾有耳聞。」說到這裡恆毅已經完全能肯定楚高歌的盤算,阿卡斯聯合文明雖然立場是抱神魂四族的大腿,但實際上等於聽命於李狂,捐獻三顆在神秘花園的星球,李狂移交未來聯盟的事務就是確立個人在聯盟的最高權威。

這些動作讓楚高歌很不滿,過去盟主雖然是李狂,但聯盟事務都在戰神星,這裡也是神秘花園的主神星,那就意味著楚高歌雖然是副盟主,但在別人眼裡影響力和權威不在李狂之下,甚至略微超過。

現在李狂確立權威等於把他踩在腳下,他當然知道阿卡斯聯合文明不會對他真正親近,這番話明白了親善無雙神族,分明是打算以三大文明的影響力作為奠定他自己權威和影響力的意圖。

「無雙神也無需擔心,阿卡斯聯合文明的種種做法我都看在眼裡,道理在無雙神這方,就算別人不支持無雙神,我也會支持。」楚高歌微笑道「其實無雙神本來跟我們戰神族也親近,跟小女是好友,更別說還是許問峰的兄弟,有空到神秘花園的時候常來戰神星走動,不必見外。」

「已經沒少叨擾。」恆毅微笑回應,其實心裡十分可惜。

神魂聯盟的模式本來是神秘花園的擴大版,從整體構想來說,楚高歌的想法非常高明,如果神魂四族齊心一致,言行如一,長久影響力聯盟內部的凝聚力會很強,那時候戰勝兩大超級文明的可能性很大。

可惜神魂四族各有野心,聯盟的宣言也不是他們真正的想法。

才十幾年,聯盟內部權力爭鬥的情況就上演的越來越激烈,如今連神魂四族的內部的權力爭鬥也已經展開。

又閑聊了一陣,李狂,鄭飛仙,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都來了,同樣被通知參加臨時副盟主會議的冰璃月,自然王,真言,斯特聯合文明族神長也都陸續抵達。

事情只有一件,狂刀神為首利亞族加入無雙神族的事情,以及撤銷通緝的事情。

阿卡斯族神長語氣激憤的叫嚷說「無雙神族是聯盟的大族,明明知道復仇航盜團是聯盟大患仍然收留!這麼做,簡直讓人疑心無雙神去斯特聯合文明的時候已經跟狂刀神串通一氣,所以才一連多天沒有具體行動!無雙神無異於在當航盜的保護傘,嚴重違背聯盟對航道堅決打擊,絕不放過的一致態度!」

鄭飛冷冷然沒有言語,出行斯特聯合文明的事情讓她非常憤怒,別人都知道是他帶隊,最後連狂刀什麼怎麼逃掉的都不知道。

恆毅早推想過阿卡斯族神長會說的大概話,十分從容平靜的緩緩道「族神長說笑了,聯盟對航道的打擊是為了解決航道引發的禍患,現在狂刀神領導的利亞族已經潰散,狂刀神本人不再為盜,不正式為解決復仇航盜團造成的憂患劃上完美的句號?如果能夠因此起到標杆作用讓更多航盜自發放棄為盜選擇融入聯盟,那是比耗費人力物資遠征、逐個擊破更好的結果。」

阿卡斯族神長沒想到恆毅會這麼說,正思謀者該怎麼說下去時,楚高歌微笑望著李狂道「通緝犯被各文明、眾多聯合文明接收的事情我看很平常,無雙神說的也有道理,只要解決航盜的禍患就行了,為此斤斤計較方式問題實在沒有必要。」(未完待續。。) 楚高歌開口替恆毅說話大出自然王和冰璃月的意料,李狂不動聲色,但心裡已經明白他的想法。

阿卡斯聯合文明的族神長完全沒想到,本來以為神魂四族態度一致針對無雙神族欲借題發揮,逼迫恆毅驅逐狂刀神,如此一來無雙神族所謂的投靠沒有不接納的話就成笑話,無雙神的威信必然下滑,同時也顯示了神魂四族的權威,凸顯了阿卡斯聯合文明的地位。

如果恆毅堅持不驅逐,就安以離心聯盟的罪責。

哪裡想到事到臨頭楚高歌突然一改常態。

阿卡斯族神長不知道神魂四族內部還有鬥爭,完全猜不透情況。

鄭飛仙眉頭微皺,也明白楚高歌的用意,一時間局面變的兩難。

如果他們順應楚高歌的話當然能稍微平緩他的不滿,可是那就意味著讓阿卡斯聯合文明族神長覺得神魂聯盟最有發言權的人還是楚高歌,聯盟里的人知道了也會這麼想;如果反對楚高歌,暴露神魂四族產生分歧的事情不說,還會讓楚高歌的爭鬥意志更明確。

這種局面的變化在在場的人心裡,各有不同想法。

冰璃月本來就順應局勢,這時候卻搶先表態道「我也認為無雙神的話很有道理。」

原本她堅定支持恆毅在旁人眼裡就是預料之中,並不突兀。

自然王淡淡然道「無雙神做事向來在不得已的時候才用武力,大家都知道。解決航盜的問題採用和平手段本來也很妥當,復仇航盜團的影響力很大,狂刀神都歸附了無雙神族。很可能影響眾多航盜洗心革面,不費力氣就解決了很多問題,本王以為值得稱頌。」

自然王的態度也沒有讓人意外,聖王跟恆毅成婚在即,兩大文明明顯成結盟關係。

表態的人里有三方明確支持恆毅,真言沒有開口的意思,分明態度在兩可之間。有意迴避楚高歌跟李狂之間敏感的爭鬥。

斯特聯合文明族神長態度未名,但李狂聽說恆毅在斯特聯合文明期間跟斯特族神長相處似乎不錯,其愛女斯特羅塔又是冰璃月的徒弟。公然稱恆毅為師丈,想來不可指望。


如此一來,表態到最後哪怕真言支持,也最多是旗鼓相當的結果。如果真言堅持置身事外。那就是四比三,他們反而落在下風。

李狂頃刻間已經有主意,微笑道「無雙神所言固然有理,阿卡斯副盟主也是一心維護聯盟聲威。我看這樣,聯盟撤銷對狂刀神的懸賞,無雙神就聊表意思,拿出懸賞等額的一億紫晶捐到聯盟,算是為狂刀神贖罪。聯盟則把這筆錢交給斯特聯合文明,以彌補斯特聯合文明長久遭受狂刀神為首復仇航盜團搶掠的損失。」

如此裁定在場的人都很明白。分明是既給楚高歌面子,又顯示他盟主的權威,同時又賣好斯特聯合文明,拿無雙神族的錢當禮物相贈,明面上又說得過去。

阿卡斯族神長暗暗鬱悶,知道李狂這是拉攏斯特族神長,本來鄭飛仙帶隊解決斯特聯合文明長期被複仇航盜團劫掠的大患就有恩惠,加上眼前的拉攏,毫無疑問將來也會被扶植。

十大聯合文明綜合實力上本來差距不大,但阿卡斯和斯特在神獸文明的瓦解中獲益最多,聲勢大漲,加上都是副盟主,聲威已經超過另外八大聯合文明。

李狂和鄭飛仙拉攏他阿卡斯,當然也會拉攏斯特。

他想獨領的願望落空,卻也沒有辦法。

李狂的想法雖然好,然而恆毅根本不打算答應,只是他還沒開口——

斯特族神長就道「我以為無雙神的接收狂刀神的事情很有積極意義,對復仇航盜團的剿滅戰爭中斯特聯合文明也死傷不少戰士,武力剿滅航盜確實是下策,大家也都知道,在復仇航盜團營地收繳所得根本沒有多少,過去被搶掠的物資早被變賣消耗,斯特聯合文明也不指望追回,能夠解決長久的航盜禍患已經很滿足。」

斯特族神長的反應讓很多人覺得意外,自然王和冰璃月都以為斯特族神長會趁機感謝接受,那就無疑是親近了神魂四族。

作為聯合文明本來就有超越三大文明的野心,三大文明結成聯盟,眾多聯合文明即使結盟也不足以旗鼓相當,但如果藉助神魂四族的支持那就足可分庭抗衡,眼前這種機會斯特族神長卻白白浪費,當然讓人很費解。

李狂微笑道「斯特族神長真不需要?你們聯合文明長久被狂刀神搶掠,損失極重,本來聯盟的想法是抓到狂殺神或者復仇航盜團的要員后追回他們藏匿的金錢,現在狂刀神加入無雙神族就無法這麼做。那麼斯特聯合文明過去的損失也就無從討回,族神長不接受一億紫晶的彌補回去后恐怕不好向聯合文明會議交待吧……」

誰都明白這是李狂給斯特族神長的第二次機會,大約也是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仍然拒絕,那就是不願意依靠他而願意親近無雙神族。

阿卡斯族神長簡直不知道斯特族神長在想什麼,聯合文明去靠攏三大文明始終別指望爬他們頭上,但跟隨李狂為首的神魂四族斯特聯合文明跟阿卡斯就是不分高低的兩個龍頭。

斯特族神長沒有猶豫就回答說「多謝盟主的關照,但斯特聯合文明內部其實還有很多航盜團,這些過去都聽命於狂刀神。我相信狂刀神既然加入無雙神族,有無雙神的約束一定會洗心革面,如果將來因此能夠讓我們斯特境內的其它航盜團減少哪怕三分之一,長遠而言也不是一億紫晶能夠換來的價值。如果今天接受盟主好意,狂刀神內疚自責,替無雙神不平,肯定不會站出來勸說別的航盜,實在是得不償失啊!」

這番話說的合情合理,讓李狂顏面非常好看,任誰都挑不出毛病。

甚至阿卡斯族神長都因為這番話猜不出斯特族神長是真如此想才拒絕,還是因為想親近無雙神族。

李狂哈哈一笑道「斯特族神長深謀遠慮!既然如此,一億紫晶的事情就不必再提,尊重族神長的心意。希望無雙神能勸導狂刀神幫助解決斯特聯合文明境內的其它航盜問題,如此也不辜負斯特族神長的一番心意。」

「我會儘力。」恆毅順勢答應,已經沒有必要表態拒絕出錢。

臨時會議就這麼結束了。

李狂,鄭飛仙一起離開。

路上鄭飛仙道「斯特族神長到底是什麼居心……」

「哼——這人很圓滑,其實是親善無雙神族,但又不願意開罪我們,一番話說的讓人難以辨別其用心。斯特聯合文明內部幾強族族神互相團結,又有這樣的族神長,沒有很好的機會很難掌控。將來也是個麻煩。」李狂心中明了,鄭飛仙因為性情緣故對有些類型的人了解並不深徹,因為根本不願了解那類人。

但李狂不然,他理解人心可以為善不顧生死,也理解人心可以為利益不擇手段。

他已經看出來斯特族神長對無雙神的親近源自於對其為人主張信念的認可,這一點從斯特族神長過去的作為就能看出端倪,並不值得奇怪。

「不知好歹!放著聯合文明的龍頭不當,看來是楚高歌的態度給了他這種膽量!」鄭飛仙冷冷然道「我早就知道楚高歌不安分,只是沒想到他哪來的膽量現在就敢跟我們對著干?」

李狂冷冷然道「許問峰就是他的膽量!看來他已經暗中拉攏了許問峰,此外真言這個人很難看透,他不是善類卻表現的像個善類,讓許問峰迴神魂星系就是他計劃中最重要的一步,這一步實現了他就有了很大的自信,當然敢公然表態。」

「你早知道?那為什麼還讓許問峰迴去?」

「不讓楚高歌自己跳出來,又怎麼能有機會收拾。至於許問峰現在就是個唯利是圖之輩,一個只有步驚仙智計和武勇的人不可能是我李狂的對手——將來有的是好戲讓你觀賞。」

鄭飛仙笑了起來,她毫不懷疑這一點。

……

「族神長拒絕李狂公然開罪,恐怕對斯特聯合文明將來不利。」恆毅固然感謝斯特族神長的表態,但也為他憂慮。

不料斯特族神長微笑道「我相信自己的理念,也相信無雙神的理念,既然我們是對的,我又有什麼值得憂慮?」

斯特族神長抬臂作禮,逕自告辭走了。

恆毅知道他不適合在這裡跟自己多聊,今天本給了李狂很好的台階,如果表現親近,那番話也就變成白說。

只是這一刻恆毅才明白,斯特族神長雖然做事表現的不極端,很沉穩圓滑,但事實上他對利亞族的態度就是一種信念。

他們,原來不僅可以是朋友,還是同道。

……

神魂星系。

許問峰和楚天嬌首先抵達的是金龍族,見到金龍族族長平王。

楚天嬌告訴許問峰說神魂族裡聲望最高的是李狂和鄭飛仙,其次就是平王、凌落,楚高歌,天籟公主。都是跟永恆創始神步驚仙同時代的人,不是師兄弟就是知己之交。(未完待續。。) 一身金色龍紋圖案長袍的平王靜靜注視著在楚天嬌陪同下緩緩飛近的許問峰……


他眼裡飛過來的人不是許問峰,而是生平知己步驚仙……

可是,已經有太多人告訴他,這個人是步驚仙,又不是步驚仙。

許問峰過去的履歷信息,平王這段時間反反覆復的看了無數遍。

步驚仙是誰?

最後他卻為這個問題陷入困惑。

靈魂決定一個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