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再說吧!今天你都把他吸幹了!手軟腳軟的我不放心!」周憐惜笑著道。

這個時候金清石收拾完從廚房裡走了出來,看了看時間,向著李麗莎和周憐惜抱歉的道:「你們兩個慢慢鍛煉身體!我要去玉泉山送點禮!」

「玉泉山?你去那裡幹什麼?」周憐惜疑惑的道。

「去給洪主席和軍委的唐副主席送點酒!」

「嗯!你請兩位首長吃飯的事情,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不過現在也有很多人開始注意了你,做事還是盡量低調一點好!」周憐惜點了頭道。

「唉!姐!兩位首長曾經救過我的命!恩重如山啊!」金清石嘆了口氣道。

「我是怕影響你今後的前途!以你現在的發展情況,有很大機會衝到軍委副主席的位置上!所以做每一件事情一定要慎重!」周憐惜點了點頭道。

「如果為了自已的前途而放棄了自已的親人和朋友,這個我做不到!」金清石認真的道。

「唉!你真是死腦筋!不過姐姐喜歡聽這話!趕緊過去吧!」周憐惜嘆了口氣道。

金清石離開了周憐惜的家,向著玉泉山疾馳而去。

李麗莎嘆了口氣道:「我到希望他是一個普通人,這樣就可以永遠守在我的身邊!」

「如果是他個普通人,你也不會愛上他!閃光的男人才會吸引女人!」周憐惜搖了搖頭道。

「唉!這樣的日子也不知道能過多久!」李麗莎嘆了口氣道。

「別想那麼多了!過一天日一天吧!」周憐惜笑著道。

「討厭啦!」麗莎紅著臉道。

「趕緊給我講講你第一次的心得!」周憐惜拉著麗莎向著房間里跑去。

金清石準備好四箱蜂巢酒、兩份野豬肉、蝴蝶蟹、娃娃魚和一些野雞、野兔,來到了唐正家的別墅前,別墅里傳來了一陣陣開心的笑聲,金清石拎著東西走了進去。

在別墅的客廳里,唐正、唐武的父母唐志遠、王惠燕還有一對四十多歲的夫婦和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女孩坐在沙發上聊著天。

門鈴一響,正在為大家斟茶的保姆連忙走過去將大門打開,金清石拎著大包小包的走了進來,唐正站身起來大笑著道:「小石頭!這次帶什麼好吃的東西過來啊?」

「爺爺好!叔叔阿姨好!我帶來了一些酒和野味!都是您喜歡吃的!」金清石微笑著道。

「好!好!上次送我的蜂巢酒早就沒有了,我正想著找你要呢!」唐正笑著道。

「石頭!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香港那邊的事情處理好了嗎?」唐志遠微笑著道。

「叔叔!我昨天才回來的!療養院的案子已經查清了,就是營業執照還沒有還回來!」

「石頭!這位是小武的小姨和小姨夫,這個小美女是他的表妹!」唐正介紹著道。

「小姨好!小姨夫好!表妹好!」金清石連忙點頭道。

「我們對你可是久仰大名啊!神醫將軍!呵!呵!」唐武的小姨王惠玲笑著道。

「小姨!我就是一個賣狗皮膏藥的!神醫可不敢當!」金清石謙虛著道。

「都是自家人!你就別在那裡客氣了!我聽說你明年要下軍區去?」唐正微笑著道。

「想下去鍛煉一下,也不知道能不能行!」

「下軍區鍛煉一下倒是好事,對你將來提升上有幫助,不過這個困難可不小啊!」唐正點了點了頭道。

「不行也沒關係!畢竟我還年輕嗎!」

「嗯!這件事情我和首長商量一下再說!最近風聲有點緊,你一定要低調點」唐正小聲的道。 父親的擔心、周憐惜和唐正同時讓他低調行事,京城真的要變天了嗎?

金清石在唐正家聊了一會天,把東西送到洪主席家后,直接開車回到了中南海的家中。

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了,葉政國依然在書房裡看著文件,桌子上的煙灰缸里裝滿了煙蒂,金清石沖了一杯蜂蜜水走了進去。

葉政國看到兒子拿著蜂蜜水進來,他伸了一個懶腰笑著道:「還是第一次享受兒子的服務啊!」

「爸爸!如果你自已不保重身體,就是吃再多的補品也沒用啊!」

「在其位謀其政!不管將來有什麼變化,爸爸還是會繼續努力著!爸爸不是捨不得這個主席的身份,而是想實現我的執政思想!讓老百姓過上安居樂業的生活!可是一個安居都很難辦到啊!從上到下都想靠賣土地增加財政收入,一塊塊地王,一次次拉高房價,老百姓一輩子都在為房子奮鬥著!這是我的失職啊!」葉政國沉重的道。

「現在當官的如果不搞形像工程、政績工程就很得到提拔重用,看看媒體的報道就知道,對地王鋪天蓋地的報道,就是為了把房價吹起來,想要控制房價還是要先控制住那些官員的野心!」

「兒子!要不你去從政吧!」葉政國笑著道。

「我只會殺人不會管人!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情,我可搞不定!」金清石連忙搖頭道。

「管人先管心!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可是管不住人心,命令還是會變成一紙空文!你現在是將軍了,有時間要多學習一下心理學,對你將來會有幫助的!」

「是!爸爸!」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金清石用真氣為父親調理了一遍身體,然後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父親的話一遍一遍出現在他的腦海里,自已的理想是什麼?掙很多的錢嗎?征戰沙場嗎?

第二天,吃完早餐金清石回到了卧龍名苑,明天的引蛇出洞雖然他沒想過讓大家幫忙,可是這件事情也要告訴大家一聲才行。

沈雅已經為奎奎在公安部的附近買一套150平左右帶裝修的二手房,這是阿依蓮選中的房子,這裡一是離奎奎的上班地方近,二是這裡立即就可以入住。

大家圍坐在餐桌上,沈雅一邊喝著牛奶一邊微笑著道:「奎奎!今天我們就把家私和家電買回來,你有什麼要求要趕緊提出來!」

「雅姐!房間裡面的東西我就自已準備吧!你現在身體跑來跑去的太不方便了!」奎奎連忙搖著頭道。

「這又不是什麼體力勞動!等把家裡的東西配齊了,你們也好抓緊生個小寶寶!」沈雅笑著道。

「雅姐!」阿依蓮紅著臉道。

「誰要生小寶寶啊?」金清石笑著走了進來。

「是趙影想生寶寶了!」沈雅笑著道。

「啊?這也太著急了吧?」金清石吃驚的道。

「不急點怎麼行!我現在是可望眼欲穿啊!」無塵笑著道。

「老闆!今天我們要給奎奎哥的新家買家私,你要陪我們一起去嗎?」杜娟開心的道。

「這兩天我沒時間,可能明天我還要回一躺香港!」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為什麼?」沈雅急著道。

金清石將李啟明的事情跟大家說了一遍,老謝立即搖了搖頭道:「路上太危險了!我不同意你這個方案!如果對方開著一輛大貨車直接撞過來怎麼辦?你這是將李啟明往火坑裡推啊!」

「我們幾個人扮成他的保鏢送你們去機場!」強子道。

「既然是引蛇出洞!那我們就玩過大的!你保護好李大少爺,我們四個人拿著狙擊槍埋伏你的左右,發現一個幹掉一個!」小志兩眼發亮的道。

「不用那麼誇張吧?如果有情況我就立即帶人跑回來,如果大家在機場高速路上玩起了槍戰,這動靜也太大了吧?」金清石擔心的道。

「一會我就給部長彙報這件事情,李啟明要回香港,部里一定會派人暗中保護的,就是出了什麼事情,也是部里出面解決!」奎奎想了想道。

「那我們也跟二叔彙報一下!就說有境外勢力要破壞國內的投資環境!」小志點了點頭道。

「嗯!我同意奎奎的觀點!如果真的出事了,媒體的力量可不是我們幾個能扛下來的!」老謝點了點頭道。

「那就按大家的意思辦!明天早上我們開始準備武器,中午12點準時出發!」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哥哥!我也要去!」小虎立即大叫著道。

「這次你不方便動手!下次哥哥一定帶著你!」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你們忙你們的!我帶著小虎跟在後面看一看!」無塵這個時侯開口道。

「那我來開車!」杜娟立即舉起手道。

「那我也要參加!我可以下毒蟲!」阿依蓮興奮的道。

「全家總動員啊?那我也去算了!」沈雅笑著道。

「不行!」所有人一齊大聲的喊道。

「這樣吧!我帶著小虎、阿依蓮、杜娟離你們遠一點,如果這些人逃跑了,我們可以悄悄的跟蹤他!」無塵開口道。

金清石知道師傅不放心自已,不過有師傅保護著她們,應該沒有什麼危險,想到這他點了點頭道:「師傅!你們一定要離我們遠一點!」

「知道了!我也怕子彈!」無塵笑著道。

「石頭!你要小心點!記得要給我們打電話!」趙影擔心的道。

「嗯!保證完成任務!」

老謝和強子他們回到部里彙報這件事情,金清石來到了猛虎拳擊俱樂部,周憐惜和李麗莎、李啟明正在俱樂部里等著他。

周憐惜的小臉蛋透漏著迷人的光彩,失去的青春再一次出現在那張風華絕代、明艷動人的玉臉上,她上身穿著T恤,下身穿著白色漏洞的牛仔褲,全身散發著青春的氣息!

靈丹的作用再一次讓麗莎的皮膚髮生了變化,香肌玉膚、清艷脫俗、美撼凡塵!

李啟明傻傻的看著兩個人道:「沉魚落雁、傾國傾城!這也太震撼人心了!」 「這錢花的太值了!吳紫薇看到了我的樣子一定會嫉妒的發瘋!」周憐惜開心的笑著道。

「紫薇地產的吳紫薇?你和她有仇嗎?」李麗莎疑惑的道。

「一提起她我就生氣!這個女人的父親就是前總理吳恩澤!她跟我從小在一個大院里長大,從小學到大校一直跟我比、跟我爭,只要是追求我的男生,她都會想方設法搞到手!後來我出國了她才消停下來!」周憐惜怒氣沖沖的道。

「她好像也沒結婚吧?」

「沒有!我不結她怎麼會結婚啊!還等著搶我男朋友呢!」周憐惜冷笑著道。

「她本來就長得不如你漂亮!如果現在見到了你,恐怕立即衝上來殺了你!」麗莎笑著道。

「呵!呵!我今天穿成這樣,就是想好好氣氣這個大媽!」周憐惜笑著道。

「我看你最好還是不要去!她一定會想辦法破了你的相!」李啟明認真的道。

「她敢!我們周家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周憐惜瞪著眼睛道。

「還是小心點好!如果她來陰的就麻煩了!」麗莎擔心的道。

「別總是關心你們的臉啊!能關心一下我的命嗎?」李啟明苦笑著道。

「有石頭保護你,你的命丟不了!」周憐惜瞪一眼李啟明道。

這個時候金清石推門走了進來,看到周憐惜和麗莎的樣子,立即愣在那裡。

周憐惜立即送上了一棵秋天的菠菜道:「我漂亮嗎?」

「老漂亮了!」

「我呢?」麗莎立即緊跟著問道。

「賊漂亮!」

「沒文化!就不能用一些華麗的形容詞啊!」周憐惜白了一眼金清石道。

「再華麗的語言也不能表達此刻的心情!你們兩個人絕對是上震天庭、下撼凡塵!」金清石讚歎道。

「這還差不多!」周憐惜開心的笑著道。

「兄弟!美女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的目光能轉向手足嗎?」李啟明鬱悶的道。

「我為了衣服可以不要手足!」

「見色忘義!我用腳趾鄙視你!」李啟明大叫著道。

「呵!呵!我都已經安排好了!四個狙擊高手在周圍警戒,我師傅也會在暗中接應我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師傅也出手啊?這樣我心裡可就踏實了!」李啟明鬆了一口氣道。

「你師傅很厲害嗎?」周憐惜疑惑的問道。

「你吃的美容丹就我師傅煉出來的!他不但醫術高超還是一個先天高手!」金清石微笑著道。

「哦!我們家也有兩個先天高手!一個保護我父親、一個保護我哥哥!」周憐惜點了點頭道。

「你怎麼沒找一個?」

「我就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沒有人把我放在眼裡!」周憐惜笑了一下道。

「你可是京城四大地產集團之一的周憐惜!名人啊!」金清石笑著道。

「這只是表面上的!真正的有錢人都是隱形的!京城裡的水深著呢!」周憐惜苦笑著道。

「唉!在內地經商,最麻煩的就是和當官的打交道,那些當官的不但要錢而且還想要人!看著就討厭!」麗莎嘆了口氣道。

「現在流行潛規則!如果我是男的,一定想辦法吃了你!看著你就流口水!」周憐惜摸著麗莎小臉蛋色迷迷的道。

「來啊!誰怕誰啊!」麗莎挺起傲人的雙峰道。

「我們不是透明的啊!而且還是非常非常健康的男人!」金清石苦笑著道。

「你是男人嗎?我怎麼沒發覺呢?」周憐惜笑著道。

「兄弟!我們還是撤退吧!跟女人鬥嘴不如直接去撞牆!」李啟明拉著金清石的胳膊道。

「我帶啟明先走了!」金清石一邊走一邊大聲的道。

「你們一定要注意安全!」麗莎大聲的喊道。

「我們等你!」周憐惜大喊道。

金清石帶著李啟明在市區內轉了一大圈,看著車後跟著三輛不同品牌的小汽車,金清石立即向著李啟明道:「後面有三輛汽車跟著我們!」

「啊?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李啟明緊張的道。

「我們去商場逛一逛!給你變過新造型!」金清石笑著道。

「變吧!如果能把我變成一個變形金剛那就最好了!」李啟明苦笑著道。

寶馬車直接開到了王府井百貨的地下車庫,金清石拉著李啟明坐著電梯來到了三樓的服裝區,金清石迅速買了帽子、衣服、眼鏡、背包躲進了試衣間。

服務員看著兩個奇怪的男人躲進了狹小的試衣間,這兩個這是要幹什麼?是同志嗎?

這個時候四個外國人先後來到了第三層,在這裡來回尋找著。

三分鐘后一個帶著咖啡色眼睛,頭上戴著棒球帽,穿著一件白色T恤,背著一個黑色的背包的李啟明從試衣間走了出來,把一沓鈔票往服務員手裡一塞,直接向著大門外走去。服務員在數清鈔票后,激動的道:「如果每天都遇到這樣的神經病,那我可就發達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