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宿老邪,就是江湖上一個非常厲害的老怪物,也是活膩了,居然去偷了采天石提煉出來的天鐵,這下子可是捅了馬蜂窩了,他偷了天鐵后,沒兩天就被幾國一起圍剿殺害了。可丟失的天鐵沒找到,我估摸著,再過一陣子,應該就會出現在暗市上。」

歐陽沉沉說得眉飛色舞。

鳳白泠也是聽得心驚膽戰。

她忽然意識到,宮竺送給自己的這份新婚賀禮還真是一份大禮

鐲子和針很可能就是天鐵冶鍊而成的。

她摸了摸手中的鐲子,追問道。

「星宿老邪被殺了,那星宿門呢?」

「你還關心什麼星宿門啊,那不是個好門派,照我說,很可能因此被圍剿了。」

歐陽沉沉不以為然道。

星宿門聯合二皇子叛變,和大冶也是死仇。

如今星宿老邪做出這等事,星宿門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以後也再難在江湖上立足了。

鳳白泠一時百感交集。

「對了,吉時就快到了,你快點梳洗打扮,怎麼還頂著一張怪臉。」

歐陽沉沉說罷,伸手就要去掀鳳白泠臉上的面膜。

「你幫我去看看我娘和小鯉準備的怎麼樣了。我自己來化妝就好。」

鳳白泠二話不說,將春柳和歐陽沉沉都推出了門去。

看了眼掛在那的「凰裳」,鳳白泠掀下了臉上的面目,露出了一張絕美的臉來。 在玉天麟從懷中拿出這三個魂導器的時候,弗蘭德和馬紅俊的目光就匯聚了過去。要知道因為魂導器技術的失傳,現在魂師用的魂導器大多都是家族傳承或者探險時得到的。探索遺迹那次不是兇險萬分,甚至有很大概率全軍覆沒,而玉天麟這次幾乎相當於白撿了三個魂導器。

三個魂導器一個護腕樣式,另一條則是腰帶樣式,最後一個是戒指樣式。

經過弗蘭德和玉天麟自己的摸索,那個被命名為重力護腕的魂導器效果是隨著魂力的輸入能夠行成一個五米左右的重力場,隨著魂力輸送的多少重力倍數會得到相應的改變,還有一點就是維持重力場也是需要消耗魂力的。

這效果倒像是簡化版的趙無極的重力領域,玉天麟試過他現在五分之一的魂力可以開啟一倍重力領域,而五分之一的魂力能夠維持十分鐘的樣子。

如果玉天麟想要藉助重力護腕訓練,那麼現在每天可以堅持半個小時左右,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應用在戰鬥中,在敵人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突然開啟重力場,那麼敵人的攻擊必定變形,而玉天麟他們則因為早就熟悉了重力場的存在而繼續保持攻勢。

當然了正規的比賽上玉天麟自然不會這麼做,但面對那種想要置他於死地的敵人,自然是不用考慮用什麼手段。

這重力護腕被玉天麟戴在了左手腕上,正好與右手腕的冰脈護腕相稱。

腰帶魂導器此時在馬紅俊的腰上,這條被馬紅俊命名為火鳳腰帶的魂導器最大的特點就是腰帶扣合上之後是兩隻交纏而飛的鸞鳳狀火玉。至於腰帶效果則和玉天麟的冰脈護腕一樣,都是防禦類魂導器。

當激活腰帶后,會有兩隻鸞鳳虛影飛出,把馬紅俊保護在其中,經過弗蘭德的測試,火鳳腰帶能夠防禦住魂帝級別的全力一擊,這比冰脈護腕的防禦高出一階,但相對的冰脈護腕可以保護住玉天麟和他周圍的人,但火鳳腰帶只能保護住馬紅俊自己。

火鳳腰帶同樣不能連續激活,激活一次后就會進入漫長的恢復期,而這恢復時間的長短不會低於一年,當然了也許還有其他更快速的充能方法,但這就需要馬紅俊和玉天麟自己摸索了。

最後的那枚戒指是一個魂武魂導器,通體如白壁般無瑕,但裡面的儲物空間不說比玉天麟的玉龍墜小,連馬紅俊的炎凰戒都比不上,只有兩立方米。對於他和馬紅俊都沒啥太大的用處,玉天麟決定回到學院之後送給奧斯卡,就當是以後兄弟倆吃奧斯卡香腸時候的費用了。

要知道經過趙無極那種在重力領域中的訓練,兄弟倆對於奧斯卡恢復帶香腸的消耗還是很大的,而且馬紅俊還經常自己加練,這次玉天麟還得到了重力護腕,那以後兩兄弟的加練無疑會更多,這就更需要奧斯卡的大香腸了。

憑他們的關係就算兄弟倆一直白嫖,奧斯卡也不會介意,但玉天麟卻需要考慮奧斯卡現在不寬裕還欠了學院不少金魂幣的生活狀況。有了這枚儲物戒指的幫助,以後奧斯卡出去賣香腸無疑會方便許多。

沒了魂咒的影響,相信沒有魂師能夠拒絕恢復大香腸的效果,而魂師都是不差錢的主,這樣一來奧斯卡就能攢下更多金魂幣了。

在弄清楚這次從寒潭底的收穫后,只是稍作修整,弗蘭德就抱著馬紅俊和玉天麟,玉天麟抱著玄冥蛇蛋,朝著星斗小鎮飛了過去,畢竟此次獵魂的目標已經完成,沒必要再讓兄弟倆一點一點走回去。

在弗蘭德右手的懷抱中,玉天麟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個為他帶來許多的寒潭。雖然寒潭看起來還是和來時沒什麼區別,但沒有了寒螭內丹,冰屬性魂力將不會再向這裡匯聚,也許幾個月、也許幾年,這個寒潭將變得與尋常水潭無異,屆時花草灌木也將於此生長,魂獸會向這處水源匯聚,這裡將徹底成為星斗森林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很快弗蘭德就帶著兩兄弟抵達了星斗小鎮,但此時時間連正午都沒到,剩餘時間完全夠弗蘭德飛回索托城,因此三人沒在星斗小鎮多作逗留,玉天麟只是買了一些魂獸肉製成的小零食,不是為了自己吃,而是作為未來玄冥蛇孵化之後的口糧。

弗蘭德還說玉天麟準備的太早了,畢竟他們也不清楚這枚玄冥蛇蛋孵化要多少時間。

可玉天麟昨晚休息之前就試探性的把冰心訣魂力傳輸到蛇蛋中,足足傳送了三分之二的魂力,蛇蛋才達到飽和,並且有一道非常輕微的歡喜情緒傳到了玉天麟的腦海中。伴隨著情緒,還有玉天麟需要做的事情,不多,只需要每天晚上向蛇蛋內傳送三分之二的魂力就好。

這樣只要堅持一年,玄冥蛇蛋就將孵化,並且他的冰心訣魂力好像還對玄冥蛇體內本就濃郁的寒螭血脈產生了正面的影響,也不清楚到時候孵化出來的是玄冥蛇還是寒螭。

在知道了這些之後,玉天麟自然要早做準備,星斗小鎮里的魂獸肉可比索托城中的全面又便宜多了,而他們下次過來,不出意外的話只能是獲取第二魂環的時候,這還不知道需要幾年呢,那時候蛋早孵化了。

馬紅俊則去了很多店鋪和小攤,挑選了一些珍惜的礦石和結晶,此時他的第二愛好已經初現端倪。

之後就是返回學院的路了,因為趕時間,所以這次弗蘭德直接開了全速,終於在傍晚之前飛回了索托城。

沒急著回學院,弗蘭德先讓兩兄弟去武魂殿開一下證明,開完證明之後再回學院,也省的明天再過來一趟。而他則直接去了位於索托城中的小店,今晚就不回去了。

到了武魂殿說明來意,人家也沒拖沓,直接就帶著兩人去測試了魂力,玉天麟的等級高一些,現在是十二級,但玉天麟有種感覺,自己只要再冥想幾次,應該就能突破到十三級。

比較意外的是馬紅俊,按照九翎火鸞的年限,把馬紅俊的等級推到十二級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事實卻是現在的馬紅俊只有十一級。

但仔細想想好像又說得通,畢竟馬紅俊魂環中的能量有很多都是用來改造馬紅俊的身體和修補邪火鳳凰武魂。現在的馬紅俊就像是經歷過一次洗筋伐髓一樣,不僅邪火帶來的影響變小了,連帶著以後的修鍊速度也會增加。

這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那就是武魂殿的魂師在為兄弟倆測試完魂力之後,就出聲邀請兩人加入武魂殿,並且還許諾了一堆平民魂師難以想象的福利待遇,但還是被倆兄弟委婉拒絕了。

拿到了魂師認證,這代表著他們兩人每個月都可以在武魂殿領取一枚金魂幣的補助了,雖然一金魂幣和兩兄弟的現有資產相比不值一提,但蚊子再小也是肉。秉著不浪費的原則,兄弟倆在索托城中買了好多零食又把備用衣物更新了一下,隨後心滿意足的走回了學院。

那枚儲物魂戒自然在剛見到奧斯卡的時候就送給他了,這把奧斯卡感動的眼淚都留下來了,畢竟身為孤兒的他,從來沒人送過他這麼珍貴的禮物。 何雨柱起床洗漱后,裝作驚詫模樣找到了閻埠貴、劉海中和易中海。

告訴他們自己家的鎖被人撬了,放在桌面上的十幾塊錢被偷了。

閻埠貴是何雨柱這邊的人,他倒想幫何雨柱找回來了。

他幫何雨柱找回來了,何雨柱指定會分他一兩塊錢當辛苦費。

可是這大過年的條件不允許啊!

新春佳節,大家的心情正好。

你突然搞個全院大會要捉賊,大家的好心情都被整沒了,這不是存心跟大家過不去嗎?

這種會引起眾怒的事情,閻埠貴不敢幹。

劉海中和易中海聽說何雨柱被偷了十幾塊錢,內心狂喜,心說老天開眼!終於有人讓這壞小子吃苦頭了。

劉海中和易中海強忍著笑意,用同情的眼神看著何雨柱,告訴何雨柱要忍耐,等過完年再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尋找那個賊。

何雨柱佯裝無法接受,有些迫不及待。

但最終經歷了一番思想鬥爭,在他們的合力勸說下,「被迫」先忍幾天。

其實何雨柱的內心很開心!

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他就是要讓院里曾經的幾個大爺知道他丟了十幾塊錢!這一步很關鍵!

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幾個大爺,何雨柱就回到家裡準備大餐了。

何雨水暫時還住在四合院里,不過她很快就要嫁人了。

人家自己談的對象,何雨柱管不著!人家喜歡就讓人家嫁吧。

他只是一個便宜哥哥而已。

別說便宜哥哥了,就算是親哥哥,干涉人家的戀愛也不好。

何雨柱買了一隻老母雞,做了幾個菜,除夕夜的晚餐就這樣了。

在這個時候,這樣的伙食已經算是大餐了。

隔壁禽家因為撈了二十多塊錢,所以吃的也不錯,有雞有肉有細糧。

為了表揚棒梗從何雨柱那裡弄到了十幾塊錢,秦淮如給了棒梗兩塊錢零花錢以示鼓勵!

換做平時,秦淮如肯定不捨得給這麼多錢。

這回不一樣,錢是不費力氣得來的,花起來不心疼!

棒梗接過了兩塊錢,欣喜萬分!

其實他和兩個妹妹是分贓了一部分的。

他從何雨柱那裡弄到了十五六塊,從其餘人家那裡弄到了十幾塊,加一起有三十多。

但他只給了秦淮如二十五塊。

拿了五六塊錢和他的兩個妹妹分贓!

棒梗是哥哥,自然拿了大頭,算上秦淮如現在給他的兩塊,他手裡已經有五塊錢了。

這是棒梗從小到大,零花錢最多的一次。

秦淮如把棒梗拉到一邊,壓低聲音問道:「棒梗,你跟媽說實話。你拿何雨柱錢的時候,他有沒有醒?」

秦淮如比較謹慎,心裏面有些不放心,想再確認一遍。

「媽,你就放心吧。傻柱睡得跟傻豬一樣,我敢肯定他不知道錢是我拿的。」

棒梗保證何雨柱當時已經睡著了。

說起這件光輝事迹,棒梗仰著臉,特別自豪!

他棒梗一天就賺了幾十塊錢!比院里那些大人強多了。

反覆確認后,秦淮如才得以放心。

不過她的右眼皮從早上開始就一直在跳,總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也許是她想太多了吧?

十幾塊不少了,是許多人半個月的工資。

如果何雨柱還醒著,怎麼可能會讓她的三個孩子把錢拿走呢?

應該就是她想太多了,這錢拿著絕對不會有事。

……

時間過去了好幾天,來到了大年初四。

過年那兩天的伙食不錯,棒梗吃飽了吃好了,自然失去的消費的動力。

今天年初四了,家裡的伙食已經恢復的跟平常差不多了,沒有前兩天那麼好了。

兜里揣著五塊錢的棒梗在家裡坐不住,準備去買點東西吃,順便再買點鞭炮過過癮。

他順了何雨柱十幾塊錢,大仇得報,是應該玩幾盒鞭炮慶祝一下了。

賈張氏和秦淮如正坐在家裡聊天。

「這幾天何雨柱那個殺千刀的消停了。估計這幾天他晚上睡覺都睡不好吧?

大過年突然沒了十幾塊錢,夠他心痛了。

該!這種人就該這麼收拾!活該他三十歲娶不到媳婦,最好永遠娶不到,乾脆絕後才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