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通知宋家的,你告訴我,你這麼做是為了什麼?」

「他們是來殺我的你懂嗎?既然這樣,那你就是我的敵人!」

宋紅顏冷酷的看著趙天駿。

趙天駿慌了,他不想讓宋紅顏討厭他。

「紅顏,都怪我,我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你原諒我吧,我想博得你的好感的啊。」

趙天駿想要握住宋紅顏的手,但是宋紅顏巧妙的躲開,根本不會在給趙天駿牽手的機會了。

「滾開,少碰我!」

宋紅顏直接怒喝一聲,眉目之中帶著憤怒。

葉飛看到這裡沒自己事了,便是回到房間開始修鍊,也不管他們怎麼樣。

趙天駿看到宋紅顏竟然這樣對他,便是有些心疼。

「紅顏,我是真的喜歡你的,女人夢寐以求的東西我都有,床上功夫持久,金錢,香車,權利,我都有,你怎麼就不喜歡我呢?」

趙天駿皺著眉頭看著宋紅顏,他有些錯愕,他一輩子就愛這麼一個女人,但是這個女人一定是上天派來折磨他的,讓他痛苦不堪,讓他愛而不得。

「喜歡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幾啊?」

「趕緊滾,別讓我看到你!」

「滾!」

宋紅顏指著門口,暴躁的對著趙天駿說著,趙天駿眼眶紅潤了起來,宋紅顏的一句話刺痛了他的心。

「好,我滾!」

趙天駿說完之後,轉頭就走,沒有絲毫留戀。

宋紅顏上樓,看到葉飛正在打坐,葉飛聽到有聲音響起,便是睜開眼睛。

「他走了?」

葉飛問著。

「嘻嘻,怎麼了?吃醋了?」

宋紅顏繞在葉飛的身後,問著葉飛。

「還好。」

葉飛淡淡的說著,對於趙天駿這種媽寶男,葉飛還是不在乎的,宋紅顏的眼光在差,也不會選擇趙天駿這人的。

「接下來想要怎麼辦?」

葉飛問著宋紅顏。

宋紅顏嘆息一聲,內有外患,讓宋紅顏很頭疼。

「我只好聽我母親的了,現在,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了,宋家的腐肉不除掉,根本難以安寧,至於仇宋,你將是我們宋家的勁敵。」

宋紅顏深吸一口氣,對著葉飛說著。

「你有沒有仇宋的行蹤?有機會我找她交手一下。」

葉飛問著宋紅顏,他想知道,這個超級陰陽師,到底有多厲害,自己的陰陽術也修鍊的差不多了,不知道是不是這個仇宋的對手。

「不知道,仇宋這人,來無影去無蹤,根本找不到她。」

「我們宋家現在人心惶惶,不少人都死在了仇宋的手下,一陣迷霧,一張符咒,甚至是千里取人性命。」

葉飛聽到宋紅顏的話后,便是皺著眉頭。

「仇宋既然這麼厲害,那為什麼不現在報復?她還在等什麼?」

葉飛問著。

「聽我爸說,她應該在等一個星期後,因為一個星期後,就是她被燒死的紀念日,她要在那一天燒死我父親,我父親也是慌亂無比。」

「造孽啊。」

宋紅顏說著。

葉飛略微點點頭,知道仇宋這個人記仇,當年的傷害,她要一一討回來。

「叮叮叮。」

就在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

「喂。」

電話是趙千雅打來的,葉飛接通后便是不冷不淡的一聲。

「你能來一下公司嗎?」

電話那一頭,趙千雅有些難以啟齒的說著。

「我都辭職了,我來公司幹什麼?」

葉飛的語氣十分冷淡,對於這個趙千雅,葉飛是半點想法都沒有,現在趙千雅已經變成了副總經理,報恩已經夠了。

「老闆提拔了另外一個副總經理,來制衡我,怕我功高蓋主,也怕我用權利私吞公司的賬戶。」

「現在我受到副總經理的刁難,你是我帶進要塞公司里的人,副總經理說,要你遞交辭職報告才能辭職。」

趙千雅對著葉飛說著。

「什麼?難道你沒跟他說,橫征照著我的嗎?」

葉飛有些意外,這個副總經理到底是何方神經,竟然連橫征的威嚴都不怕。

「我說,他不信,老闆到西涼城出差了,這事情我也不好處理,你來吧,遞交一下辭職報告。」

趙千雅語氣柔弱的說著,相信已經遭受了很多刁難了。

「還有這種事情?你們要塞公司還真都是人才啊,一個個的。」

「你們老闆的名字叫什麼,電話號碼給我。」

葉飛冷冷的說著。

過了一會,趙千雅發給了葉飛一個電話號碼。

「王建國!」

葉飛看著這個名字,記下了電話號碼。

「怎麼了?」

宋紅顏趴在葉飛的背上問著葉飛。

「沒事,一群傻逼而已,我先處理一下。」

葉飛冷著臉說著。

說著葉飛便是給李月姍打了個電話。

「月姍,你認識王建國嗎?」

葉飛開門見山的說著,王建國的要塞公司在東涼城也小有名氣,在西涼城的李月姍應該有過貿易往來。

「好像認識,他的公司好像是叫要塞公司。」

電話傳來李月姍的聲音。

「好,收購要塞公司,然後用最好的空運公司,把合同給我空運到要塞公司來。」

葉飛直接說著。

「收購就收購,等我二十分鐘。」

李月姍回答的很爽快,李家現在兵強馬壯,在西涼城的勢力也算是龐大,收購一個要塞公司,還是不成問題的。

「我去要塞公司一趟,是時候該徹底教育一下他們了。」

葉飛對著宋紅顏說完,便是朝著樓下走去,法拉利菲爾跑車開上,速度很快,紅色殘影,在馬路上十分拉風。

……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一時間他也不知道該去找什麼勢力,據他所知,和李千陽敵對的只有聯盟。

他根本不知道,r國的勢力,西方的神秘勢力,都和李千陽有着敵對關係。

「帶我去見你們家主。」房家門前,來了一個穿着銀色長袍的男人,一來他便直接說要見家主,如果不是他身上的氣息,恐怕早就被房家的保護給打出去了。

一個家丁走進來,在管家耳邊低語幾句,這讓管家眉頭一皺。房玄注意到這一點,問道,「怎麼了?」

「外面有人要見您,說是可以幫助您對付李千陽。」

「哦,他是什麼人?」雖然很想幹掉李千陽,但是這仇恨卻還不至於讓他失去理智,他還是要為家族考慮的。

「沒說,只是說要見您。」

微微思考後,房玄讓管家帶他進來,一進門,那人就坐在沙發上,他的旁邊是房玄。

「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說能幫助我?」房玄開門見山,直接說道。

「我知道李千陽是你的仇人,我可以幫助你幹掉他,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必須幫助我們組織進入華國。」陌生男子說道。

這讓房玄一愣,「你的意思是讓我賣國?」

「不不不,你只需要幫助我們進入華國就好,其他的和你沒關係了。」陌生男子的聲音帶着誘惑,而房玄在不知不覺中對陌生男子的聲音誘惑。

好在他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人,沒有直接沉淪,而是說道「讓我思考思考。」

「可以,不過只有一天的時間,想好了打這個電話。」說着陌生男子將聯繫方式給了房玄。

而房玄也收下了,他不知道在他手下的那一刻,他便已經逃不出去了。

陌生男子走後,房玄看着管家,「你覺得這個人怎麼樣可靠嗎?」

「不知道,看不出他的深淺。」管家搖搖頭說道。

「去查一下他的資料。」

「好的。」

管家離開后,房玄坐下來,深吸一口氣,逐漸平靜下來,他看了看手上的聯繫方式,腦中那具有誘惑力的聲音怎麼也揮之不去。

猶豫了一下,便拿出手機,按照上面的號碼打去。

「我還以為你會讓我等很長時間。」陌生男子的聲音傳來,這讓房玄一驚,難道說對方早就猜到他要打電話了?

不過他沒有這樣去問,而是問「你怎麼幫我?我又怎麼幫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