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呀,一旦離開這裡,天地之大,四處逍遙,日後成長起來,再次對抗鬼劍龍那便是勢均力敵了,至少不會像如今這麼被動!」

金不換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心中無比的暢快,大笑道:「狂啊,小子,你怎麼不狂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還不是垃圾一般,任人宰割!」

「小子,交出你的煉體秘術,還有剛才施展出來的那些秘術,我可以留你全屍!否則我將會讓你感受到什麼才是真正的絕望,什麼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鬼劍龍那冰冷的聲音響起,眼中充滿了火熱,對於剛才牧雲所展現出的那些秘術神通,他如何能不動心?

因此,他並未從一開始便催動出戰刀天地的最強神威轟殺,那是他堅信牧雲根本無法沖開這戰刀天地的碾壓。

將其折磨,奪取秘術,這才是更為重要的事情。

「怎麼,你是不是還想要末日血焰?」牧雲大手翻飛,演化出雷霆萬道,衝天而起,和迎空怒斬而來的戰刀碰撞。

轟鳴之音,響徹天宇。

一念情深:傲嬌老公送上門 「末日血焰,對,你也必須交出來。那種異火,不是你有資格能夠擁有的!或許,我還可以給你一個成為我的戰奴的機會!」鬼劍龍大笑道。

「你還真是很自信,不過有時候,太過自信並非是一件好事。年輕人,戒驕戒躁,這點道理都不懂么?」牧雲平靜的說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還敢教訓我?!」鬼劍龍當即惱怒,厲聲喝道:「那便讓你先感受一下死亡的威脅!」

「筋骨血肉,都給我碾碎!」

冰冷殘酷的聲音響起,整片戰刀天下陡然爆發出無盡的神光,天空之中那一柄戰刀更加爆發出了璀璨的神光,橫空怒斬。

這一擊,威力更加的恐怖絕倫了!

「噗……」

在這一擊之下,連番崩碎了牧雲所演化出的數十道雷霆戰矛,當即便受到了極大的衝擊,張口噴出一股鮮血。

「乖乖成為我的戰奴吧!否則,今日,我會讓你生不如死,品嘗到畫魂閣所有的殘酷手段,你放心,一定會讓你爽歪歪的!」鬼劍龍瘋狂的嘶吼道。

「一絲洞天境的洞天之力而已,也有資格在我面前囂張!鹿死誰手,猶未可知?鬼劍龍,你高興的未免有些太早了!」

「狂化寶術,給我開!」

「冰封萬古訣,給我啟!」

在這一刻,牧雲不再保留後手,渾身爆發出無比璀璨的神光,瞬間便照亮了整片天地,神華沖霄,流光刺目,根本無法直視。

「這是怎麼回事?」

突然爆發出的神光,頓時令在場的修士紛紛震驚,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仙帝秘術,開!」

牧雲大吼一聲,頓時無盡的神光衝擊而出,在這一瞬間,整片戰刀天地都產生了劇烈的轟鳴聲,似乎隨時都要炸開一般。

「轟轟轟……」

天空之中那一柄無敵戰刀瞬間崩毀,與此同時,牧雲大手橫擊,將堅不可摧的無敵戰刀天地撕裂出了一道裂縫。

同一時間,牧雲的血氣爆發而出,直接狂化了!

此時,他周身都閃爍著無盡的符文,很是古老,更是帶著一絲滄桑的氣息,似乎是經歷了時間長河的洗涮。

一道道玄冰柱橫空在牧雲的身前,撐開了一方天地,無敵道威瀰漫,籠罩諸天,玄冰柱震顫,似乎可踏碎天地一般。

一座玄冰宮殿沉浮在牧雲的頭頂之上,散發出無敵的帝道神威,令人膽戰心驚。

這是冰封萬古訣!

無敵的仙帝秘術,在這一瞬間,牧雲狂化之後施展出了一絲仙帝秘術的威能,頓時席捲出無敵的神威瀰漫長空。

仙帝秘術,世間最強功法,幾乎沒有什麼功法可以比它更加的強大。

當然,傳說之中的十二古經除外。

見到牧雲突兀的爆發出了如此狂暴的戰力,鬼劍龍陡然神色大變,雖然他不知道這是什麼秘術,但是從那一絲氣勢上來看,必定是無敵的神通。

「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所謂的戰刀天地,究竟有何等的神威?」牧雲渾身染血,但是卻沒有絲毫的驚恐,反而是露出一副風淡雲輕的模樣。

實力突破到神火境之後,他總算是能夠施展出一絲冰封萬古訣的無上神通,能夠演化出一絲仙帝秘術的神威。

雖然只是一絲,但是對於牧雲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有秘術又如何?實力不濟,爆發出來的秘術也不過如此,看我如何鎮壓你!」鬼劍龍冷笑一聲,探手便取出了一隻金色的火爐。

「血虎金魂,出來吧!」

一聲怒吼,鬼劍龍將金色火爐投入到戰刀天地之中,無窮無盡的血氣瀰漫而出,瘋狂的涌動如火爐之中。

一股股極為熾烈的氣息瀰漫長空,不斷的從金色火爐之中散發出來。

有一股無形的威勢,瀰漫天宇,橫貫長空,令在場修士紛紛動容。

「吼吼吼……」

就在這個時候,金色火爐之中陡然響起了一聲獸吼,響徹天宇,震顫長空,幾乎在場的修士紛紛退避三舍,更有一些實力低微的修士直接耳膜被刺穿,神魂動蕩,當場受到了重傷。

一吼之威,恐怖如斯!

這一聲獸吼,絲毫不亞於剛才肆虐全場的吞天血虎鯊!甚至,是要強橫許多,根本不是一個層級的存在。

「嗷吼……」

震天獸吼聲中,一頭血金虎從金色火爐之中一躍而起,迎風暴漲,足有上百米長,比火山還要龐大,散發出來的氣息,更是令人無比的動容,產生了一絲本能的臣服之心。

「血金魔虎!」見到這頭蠻獸橫空而起,在場之人紛紛色變。

更有一名散修神色大變,喃喃的說道:「相傳這畫魂閣發掘過一座古墓,據說是一座斬靈境強者的大墓,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如今看來傳言為真!」

「一絲血金魔虎的神虎蘊養在金色火爐之中,經歷百年時光,蘊養出了一絲凶性,足以笑傲天地了!」

「快看,那一頭血金魔虎要幹什麼?」

忽然有人驚呼出聲,只見那一頭血金魔虎衝出了金色火爐之後,竟然毫不猶豫的便朝著戰刀天地最中央的本命神火撲去。

血盆大口張開,直接便境神火吞噬,頓時那龐大的身軀都開始了劇烈的顫抖,緊跟著便騰起了一陣陣恐怖的神威。

「以神火蘊養凶獸,一個不慎,便是身死道消。這個鬼劍龍,當真是瘋狂,連這種事情都敢做出來!」

神火蘊獸,這是用修士的本命神火餵養蠻獸精魂,從而將其化為己用,能夠令修士的戰力和實力得到無限的提升。

但是,卻有一個極為嚴重的弊端。

本命神火乃是修士的根基,一旦在一開始蘊養的過程中被凶獸反噬,那麼將會直接身死道消。

顯然,這鬼劍龍是成功了!

此刻,血金魔虎一出,吞噬了本命神火之後更是騰起無數道的神光,似乎它便成為了鬼劍龍的本命神火。

「小子,現在看你如何囂張!」 冰山首席請自重 鬼劍龍冷笑一聲,血氣催動金色火爐,瞬間璀璨發光,那龐大無比的血金魔虎探出一隻利爪便朝著牧雲迎空轟殺而來。

「天命冰晶,給我開!」

那血金魔虎太過霸道了,利爪拍擊而來,就連牧雲都動容了,當即便催動起天命冰晶,形成了一層絕對防禦守護在其中。

而後他頭頂玄冰宮殿,垂落下萬千的帝道符文,匯聚成為一股股源源不斷的力量,瘋狂的湧入到牧雲的體魄之中。

在這個時候,所有的寶術都打開了。

閃電王鳥、嗜血狂獅、山嶽巨人等等,全部都顯化出來,和牧雲的體魄交織在一起,頓時便極速的膨脹起來,最終足有數十米高,如同一尊頂天立地的巨人一般。

牧雲身如巨人,手持玄冰宮殿,戰力更是狂飆,血氣漫天。

「轟……」

一聲爆響聲中,牧雲掄動玄冰宮殿,當空轟擊向那一隻血金魔虎的利爪,雖然他連番倒退了數十步,但是終究還是抵擋住了那恐怖的一擊。

一擊轟天,整片戰刀天地都開始了爆響,碎裂聲不斷的炸開。

「這是什麼秘術,牧雲的身軀竟然有如此之大,還擋住了血金魔虎的一擊?」在場修士紛紛不解,失聲驚呼道。

在他們看來,那血金魔虎一出,基本上便宣告著牧雲的隕落。

何人能與這血金魔虎抗衡?

就連木婉清、何奇等人都是無比的緊張,手心出汗,握緊雙拳,恨不得立即衝擊上去。但是他們明白,即便是衝上去了,也不過是送死而已。

就在這一聲轟鳴巨響聲中,幾人看到牧雲竟然擋住了,不由得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雲公子當真是無敵姿態!」何奇大笑出聲。

身後的黑木、路霸等人則是面色煞白,心中千萬個僥倖,當時沒有受到王府老者的蠱惑對於牧雲出手。

否則,就以牧雲如今的表現,一萬條命都不夠死的。 「魔虎吞天!」鬼劍龍神色一冷,直接便施展出了最強的神通,瞬間便是無盡的古老符文瀰漫戰刀天地,灑落無盡神華,縱橫交織,粗大若山嶺一般。

「這鬼劍龍的身份一定不簡單,能夠得到那斬靈境強者大墓的傳承,真是可怖!這秘術,一定是出自那古墓,竟然被鬼劍龍修鍊了,他是畫魂閣何人?」

有修士驚駭的說道,對於這鬼劍龍的身份也是更加的產生了一絲懷疑。

「轟轟轟……」

就在眾人質疑的時候,天空之中那龐大無比的血金魔虎再次展開了攻擊,血盆大口張開,幾乎要吞噬了天地。

神威滾滾,碾壓蒼穹,在這一刻,所有人都臣服在這無敵的神威之中,不敢有分毫的移動,全力以赴的催動血氣守護己身。

即便是如此,也有不少弱者當即便血氣逆轉,當場隕落。

可想而知,在戰刀天地之中的牧雲又是承受著何等強大的壓力,只是瞬間牧雲的身軀便橫飛而出,張口噴出一股鮮血。

數十米高的身軀砸倒在地,發出巨大的轟鳴之音,那血金魔虎強橫的一塌糊塗,根本不是牧雲所能抗衡的存在。

即便是有冰封萬古訣,釋放出了一絲帝道神威,都不行!

當場負傷,染血天地。

「嗷吼……」

血金魔虎橫貫長空,血盆大口張開,可吞星辰,可噬日月,就算是洞天境的生靈都會為之動容,感覺到一絲危機。

「冰封萬古訣,給我開!」

就在此刻,牧雲全力催動無敵帝術,那掌控在手中的玄冰宮殿直接便演化成為了一柄逆天長劍,轟鳴運轉,震顫長空。

百米巨劍,當空轟鳴,散發出冰冷森寒的殺意,令人膽戰心驚。

咔擦!

百米巨劍在利爪的攻擊下,直接斷裂成為兩截,一分為二。

但是這似乎都在牧雲的掌控之中,那斷裂開來的巨劍瞬間便開始了震顫,重現化作了兩柄無敵巨劍。

一黑一白!

黑劍如鐵,鏗鏘震顫,有雷光交織,赤焰升騰;白劍如玉,神華沖霄,有巨力顫鳴,銳氣呼嘯。

黑白巨劍,出現在牧雲的手中,兩劍同時刺出,天地都為之顫抖,摩擦出刺耳的異嘯聲,形成滾滾音波,摧毀大片火山,將所有能量抽離,匯聚在巨劍之上。

「十字冰刃!」

嘶吼聲中,黑白巨劍當空交織,宛若是黑夜和白晝交織,陰陽混淆,承載無上仙帝的無敵之威,剎那之間覆蓋長空。

「錚錚……」

黑白巨劍交織斬出,擋住了血金魔虎的血盆大口,令其無法撕咬下來。

見到這逆天的一劍,遠處的秦夢瑤雙目陡然一亮,她得到了蠍蛇劍訣,乃是十二神魔堂之蠍蛇堂的無敵劍訣。

以她的天賦,已經小有縮成,但是見到了牧雲這一劍,方才覺得自己的目光是何等的短淺,這才是真正的無敵之劍。

一劍出,天地分,陰陽混。這一劍,便是破開了一方天地,若是修鍊大成,必將神威驚天,可碎天地,可滅星辰。

劍道之上,牧雲已經走的太遠了!

至於金不換,則是張大了嘴巴,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這等級別的攻擊,已經徹底的超出了他所能領悟的範疇。

若是牧雲一出手便是這一招,他早已死無葬生之地。

「殺殺殺……」

鬼劍龍怒吼,掌控金色火爐將渾身的血氣都沖入其中,而後催動著血金魔虎瘋狂的開始了撕咬,試圖將那黑白巨劍咬斷吞噬。

但是,這黑白巨劍乃是無敵仙帝秘術所演化而成,更有數種上古遺種的本命神通交織其上,將其崩碎,談何容易?

不過,血金魔虎當真是兇悍,吞噬了鬼劍龍的神火之後,更是凶性暴漲,恐怖無比,巨口咬住黑白巨劍,發出刺耳的聲音。

「小子,成為我的戰奴,必會待你不薄!只要你交出寶術神通,我絕對不會為難你,甚至你的敵人,我會為剷除!」鬼劍龍沉聲喝道。

他已經徹底的明白了這牧雲的恐怖,那修鍊的秘術神通,都是無敵的存在。若是他能顧得到,必將成為更強者。

變強,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這會更加的重要。

「是么?那你先宰了你垃圾!」牧雲淡淡一笑,目光落在快速療傷的金不換身上。

聞言,鬼劍龍便是一怔。

這一怔,幾乎令金不換亡魂皆冒,若鬼劍龍真的是聽從了牧雲的話語出手擊殺他,那麼他不會有任何逃生的機會。

「這個要求我做不到!」鬼劍龍搖搖頭說道。

如同你的吻,緘默我的脣 聽到這句話,金不換更是如蒙大赦,眼中都流出了激動的淚水,終究這鬼劍龍是顧念舊情,不曾對他下手。

「這麼一個簡單的要求都做不到,還談何為我剷除敵人?」牧雲不屑的說道:「鬼劍龍,你也不必當偽君子了,不過是因為我的秘術而已,我明白的告訴你,想要得到,沒門!就憑你,還沒有資格擁有這種秘術!」

「你……」

鬼劍龍頓時狂怒,嘶吼一聲,朝著牧雲喊道:「既然你不同意,那我便敲碎你全身的骨頭,焚燒你的神魂,看看你同不同意?」

一語落下,鬼劍龍便全力以赴的催動著金色火爐,令那半空之中的血金魔虎更是釋放出無盡的凶威,朝著牧雲碾壓而去,血盆大口張開,死死的咬住黑白巨劍,發出更加刺耳的聲音。

同時那一隻只利爪更是奮力的拍擊在黑白巨劍之上,陣陣轟鳴聲如同驚雷一般在這一方戰刀天地炸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