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是啊,慧姑啊,等顧家以後殺豬了,你可一定要托個人給咱們帶句話。我到時候也好跟着娘一起,上你那買幾斤便宜豬肉!」

想到姜家跟顧家,都成了姻親。到時候買他家豬肉,說不定能便宜個大幾十文,甚至是上百文錢啥的,那些天天琢磨怎麼省錢佔人便宜的婦人們,這會兒都笑意連連。

而姜慧姑的娘,這會兒卻收了笑容道,「你們可別想這些有的沒的。我閨女現在可沒站穩腳跟呢!顧家到底是個什麼情況,這都需要我閨女一點一點的摸索。」

說完這話,她又轉頭,開始認真打量姜慧姑道,「慧姑,你跟老娘說句真心話,你婆婆到底怎麼樣?」

都是做婆婆的人,姜慧姑的老娘黃氏,她哪裏不知道這裏頭的一些門門道道。

想當年,她家的幾個兒媳婦剛剛進門的時候,她可是給了她們不少的排頭吃。

把她們訓得服服帖帖了,她才給她們好日子過。

黃氏以己度人。

她就不信了,自己閨女的婆婆,就真的有那麼好!

而姜慧姑聽了,猶豫了一下,就把自己貼身放着的那個荷包,小心翼翼的拿了出來。

「娘,我跟那馬氏新婚的第一天早上,公公婆婆就讓我們做了敬茶禮。這是婆婆給我和馬氏見面禮……」

黃氏還沒說什麼呢,姜慧姑的幾個嫂子就一臉激動,喳喳呼呼的說道,「慧姑,你婆婆好大的手筆呀!」

「這荷包是絲綢做的吧?還有上面的刺繡,……繡得跟真的一樣。我真沒想到,你婆婆的手藝會這麼的好。」

黃氏見那個荷包,水光絲滑,好像真的是用絲綢做的,她立馬就狠狠的擦乾淨了手心裏的汗。

然後,小心翼翼的把那個荷包接過來,再小心翼翼的打開。 地下集中營內,訓練的都是一些沒有經過教養的孤兒,他們是天生的死士,只對殺戮打架感興趣,從來不會體會別人的痛苦。

像以往這種情況,沒人會站出來,那位中年廚子以及那個被灌釘子的小女孩,會被活活折磨致死。

身在地下集中營里的少年們,早已習以為常了,說起來,杜輝,其實還不算最狠毒的。

地下集中營攏共有三大營地,營地中的這些孩子水平高低不一,很多甚至沒有覺醒武魂的孩子都被安置在一起培養,在這常年不見天日的地方,他們的內心往往會變得極度扭曲。

說着,那杜輝又是掄圓了巴掌,又是一記耳光想要揮向千聚雷。

他全當剛剛是個意外了。

可惜,這次他的手還沒有揮下來,一股藍色魂力瞬間將他的手腕給握住了。

這一刻,千聚雷陰沉着臉,說道:「我已將我的魂力剋制到最低限度了,如果你還想和我打,你就一起上吧!」

這話對於這群少年來說,無疑是種刺激!

在集中營中,挑釁是最可怕的,往往三言兩語就能引發一場大戰!

而與此同時,千聚雷的那藍色魂力,直接掰著那杜輝的胳膊,一點點地把它扭到一個奇異的角度。

接着,他沖着杜輝痛得殺豬般的慘叫的臉,微笑道:「不用叫那麼大聲,我自有分寸。不會輕易讓你死的!」

然後,他又掃了一眼旁邊幾個逼上來的少年,看着這幾人也都紛紛展露出了魂力來,還催了一句:「趕緊,別耽擱大家吃飯的時間!」

「吃你媽!」

一個少年二話不說,身上武魂暗夜獨狼附體,順勢他掄起旁邊的一個大飯桌,直接砸了上來。

在他後方,還有兩人,分別是同樣的武魂,各自抄起板凳砸來!

對於打架,他們是認真的!

結果,下一刻,那桌椅就反扣在他們身上了。

千聚雷速度極快,根本沒人看清他是如何反抗的。

一時間,沒人敢再動手了,這個小孩子,孤傲而恐怖,沒人敢去惹。

杜輝當即嚇得一臉求饒:「小爺饒命,我錯了……」

千聚雷這才將魂力收斂,將他扔在了地上,看向一方的受苦的小女孩,微微有些不忍。

「集中營之後,不會有這種事發生了。」千聚雷不由嘆了口氣,上前輕輕為小女孩擦去血跡,並遞給了她一枚丹藥。

雖然不知道丹藥是什麼,但她異常感激,因為痛苦顫抖的身子,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若是仔細看,千聚雷還要比小女孩小許多,但這份安全感,無人可以替代。

很快。

千聚雷就跟這一地鼻青臉腫的少年們一起被召回管教室。

本來,那老管教對看起來乳臭未乾的千聚雷就頗不耐煩,然而當他看到被千聚雷打趴的一群少年時,眼神還是變了變。

他並不知道,這個急急忙忙不知從哪裏插營而來的小孩,是教皇之子!畢竟,印象中特別交代過的孩子,無非只有那兄妹兩位,胡列娜和邪月,這個小孩,他並沒有收到通知。

「看不出來,你這個年齡就覺醒了武魂,看來你還不怎麼會用,而且你還不知道,集中營里,禁止私鬥?」老管教直接說道。

千聚雷笑笑,問道:「這規矩你規定的?」

聞言,老管教嗤笑一聲:「看來你還挺囂張,說說吧,什麼情況?」

「沒什麼情況,他們鬧事,我打抱不平,不過看樣子,傷勢最壞的是我。」千聚雷直接說道。

老管教瞪着眼,看着千聚雷,異常納悶,他哪裏有什麼傷?

這個門兒清如此的小子,到底什麼來歷?

然而這時候,身前的小營地醫生給千聚雷檢查手臂后,抽風一樣拉着老管教。

「怎麼了?」老管教問。

「這個小孩……太他媽邪乎了!實力恐怕不簡單啊!」醫生一臉驚恐地看着千聚雷,滿眼的不敢置信,「他的傷的確是最重的。」

老管教差點讓口水給嗆死,一把把醫生給拉到旁邊說,小聲問道:「你是不是腦子抽了?那旁邊倒地的幾個,鮮血滿頭都是,你跟我說他的傷才是最重?」

「這……」

那醫生努力平復了下自己的心情,「地上的幾個,甚至連傷都沒有……」

「這怎麼可能?」

老管教不信,接連又召來了兩個醫生,然而把千聚雷和他們一同驗傷后,結果竟然出奇的驚人!

這些個少年,居然神奇的幾乎沒有受傷。

雖然看着鼻青臉腫的,但其內傷勢沒有入皮膚,魂力衝擊也控制在了兩毫米內,瘀血都很淺!

那一群驗傷的醫生嘖嘖稱奇,感覺出手的肯定是個奇人,就像是拿尺子量著打的!

至於千聚雷,手指之間,還有一根釘子刺傷痕迹,和小女孩口中的釘子恰好吻合。

雖然傷勢甚微,卻是這裏最重的無疑了!

老管教在集中營管理多年,卻是一臉見鬼的看着千聚雷。

「今後這裏的秩序由我來制定了,你只需要看着安排就行。」千聚雷淡淡說完。

出了管教室后,千聚雷算是在集中營里出名了。

大家現在都知道,有個小毛孩,專治欺凌暴徒。

誰鬧事,他就要管。

第三營地的猴子王盛偏不信邪,心想他媽一個小崽子,還能翻了天去?

結果第二天帶着人去找麻煩,卻是哭着回來的。

這王盛雖然嘴上叫囂著,但卻私底下的心思活絡,想用自己的武魂天青鬼藤下黑手。

結果千聚雷背後好像長了眼睛一樣,他莫名其妙就被摔了一地,一頭栽進了糞坑中,差點沒被悶死。

隨後老管教聽到消息趕到現場時,王盛整個人正在糞堆里嚎喪著。

而千聚雷就站在旁邊,表情淡漠,不用看也知道,這小子把人整了,傷還是受的最重的那個!

沒人知道千聚雷怎麼做到的,實際上無非他將「凈心劍」的招式配合魂力釋放而已。

這幾天倒是收穫了一些歡樂,也順便整治了一番地下集中營的風氣。

當所有人還在對他進行質疑的時候,千聚雷內心其實已經在開始盤算,想如何讓整個大陸都要姓千了。

這地下集中營的少年,將來是他在武魂殿建立的第一股新生勢力,勢必會為他征討四方,屆時整個大陸都將會是武魂殿勢力範圍,也就不存在系統的地區限制了。 葉天的前世中,曾經是打拚了輩子。

雖然在下界默默無聞,但是等在神話世界的上界之中,也算是一方諸侯霸主了。

當然也知道,這裡面,這天命輪盤之上無數格子都絕對是頂級的好東西。

比如,弒神槍殘片,可以修復弒神槍,

現在葉天雖然有混沌至寶弒神槍,但是不過是在開天之中的損壞之物而已。

只有獲取了足夠的弒神槍殘片,方可以恢復了完全弒神槍的威力。

可以修復弒神槍的東西,他的珍貴程度,當然不需要多說。

又比如說,黃中李,乃是仙界靈藥。

是傳說中十大鴻蒙先天靈根之一。

開始乃是西王母所有,在西王母所在的昆崙山絕峰之山巔。

相傳此樹萬年一開花,萬年一結果,再過萬年才成熟,三萬年也只有九個果子。

甚至可以說比起之前葉天剛剛吞服下去的人蔘果,都是要更加珍貴之物了。

又比如說,王母蟠桃(仙階靈藥),和黃中李一樣是傳說中十大鴻蒙先天靈根之一。

當初王母的利用王母蟠桃,曾經召開了蟠桃大會,吸引了無數人來到蟠桃大會之上。

讓無數的神仙都是對於王母蟠桃無比動容,無比充滿了誘惑力,可見這王母蟠桃的珍貴了。

而落寶銅錢屬於先天至寶,

為武夷山散仙蕭升、曹寶之物。

有將引得空中法寶和錢一同掉落的法力。

曾收落了截教趙公明的兩件法寶定海珠、縛龍索。

截教的趙公明乃是截教大師兄,卻依舊是被落寶銅錢給輕鬆克制了。

可見這落寶銅錢的厲害之處。

當然了落寶銅錢也並非完美,他有缺點,唯一缺點是對兵器無效。

還有極品空間寶石(上古奇物)

葉天通過前世的記憶。也知道此物的珍貴,在於他可以用來設置空間傳送法陣,還有種種特殊的效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