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少爺,一切都按照您說的準備好了,就等著老爺跟太太過來住了。」傭人陪著笑臉的說著。

簡少城點點頭:「那就好。還有,你們快點把少奶奶的東西,從她的房裡收拾到我房裡去。」

他這話一落,眾人以及韓一諾都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他,還以為他是說錯了。

因為他跟少奶奶結婚都這麼久了,可是卻一直都不曾同房睡過,一直都是分房睡的——那次韓一諾卑鄙地設計他的不算。

現在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看到大家都傻站在那裡,沒有任何行動,簡少城有些不悅的皺皺好看的眉毛:「都聽不懂我說話嗎?快點把少奶奶的東西搬到我房裡去,少奶奶住的那個房間,暫時就先荒廢掉吧。」

傭人們這才反應過來,紛紛點頭哈腰的道:「是,我們現在就去辦,您稍等。」

韓一諾仍然處在極度的震驚之中,他……他竟然主動提出來要跟她同房睡?難道這太陽是從西邊出來了?

看到她目瞪口呆的那模樣,簡少城目光涼薄的看了她一眼,薄薄的雙唇微微勾起,略微有些嘲諷的說道:「怎麼,因為我這一個吩咐,你就開始浮現連篇,對我有所期盼了?」

韓一諾瞪他一眼:「我才沒有,別把你自己想得那麼有魅力好不好?」

切,就好像他多麼有魅力似的,如果不是形勢所迫,他這樣的她都不帶多看一眼的,天天自以為是。

「那樣最好,我也不希望跟你有太多的接觸。」簡少城把外套脫下來,順手遞給一旁伺候著的杜亞蘭,然後繼續冷聲道,「爸媽要過來住幾天,這幾天還希望你能夠好好配合我,演繹出夫妻和睦的好戲來,等他們走了,就恢復正常。」

韓一諾點頭:「我明白。」

杜亞蘭接過簡少城的西裝,去衣帽間掛衣服的時候,順便偷偷地對韓一諾做了個加油的手勢,拚命地對她擠眼,似乎在鼓勵她不要放棄似的…… 看她這樣,韓一諾無奈地笑了笑。

在傭人們將韓一諾的東西都搬到簡少城房裡,做出倆人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假象后,簡家的老爺跟夫人也來了。

韓一諾跟簡少城並肩站在那裡迎接他們,看著簡父從房車上下來,雖然已經是年過五十的人,可是看上去依然瀟洒倜儻,英俊不凡,如果年輕一些的話,恐怕會跟簡少城長得很像。

他走到房車的另一邊,將車門打開,伸手扶住簡母,然後,穿著華貴得體的簡母就優雅的從車上下來了。

韓一諾立馬迅速地調整自己的面部表情,露出一個親切又可愛的甜蜜笑容,她三兩步迎上去,做出非常親熱的模樣:「爸,媽,你們來啦?」

簡母伸手拉住韓一諾的手,笑得一臉溫柔:「依婷啊,有沒有想媽媽?結婚了這麼久,我們也沒過來好好地跟你交流一下感情,希望你不怪我們才是。」

韓一諾在心裡想著,不怪不怪,她倒是恨不能他們永遠都不要來呢,反正她也不稀罕什麼交流感情,更何況也沒什麼好交流的。

可是當她開口說話的時候,又立馬換上一副真誠可愛的笑容:「哪裡啊,我怎麼會那麼不懂事呢?爸媽都那麼忙,尤其是爸爸,為了簡家一直操勞著,竟然還能抽出時間來這邊,真是受寵若驚。」

比起韓一諾來,簡少城倒是淡定冷靜的很,就好像來的人其實是戴依婷的父母,而不是他的。

他在一旁冷眼看他們寒暄完了,然後平靜的道:「外面有些冷,我們還是進去聊吧,飯菜早已經準備好了,爸,媽,我們進去休息一下就吃吧?」

「好,這不是好多天又不見依婷了,所以想她了嘛!」簡母笑得很是親切,倒是分辨不出來感情的真假。

進了別墅裡面,直到做到餐桌上,簡母還是沒有鬆開拉著韓一諾的手,一直熱情的問著問那的。

「簡家還住的習慣吧?會不會沒有戴家住的舒服?」

韓一諾趕緊搖搖頭:「怎麼會?簡家非常好啊,比我們那邊還舒服呢!能跟少城結婚,能遇上你們二老這樣的公公婆婆,真是我好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看看這小嘴,真甜,真會說話。」簡母被她逗得開心不已,她拍拍韓一諾的手,「以後啊,有什麼需要的,有什麼不習慣的,都跟媽說,媽能做到的一定不會虧待你。」

韓一諾感激地點頭。

難得遇到這樣沒有架子的豪門太太,實在是她的運氣。在電視上小說里看到過太多豪門惡婆婆的故事,害得她提心弔膽了很久,雖然她只是個豪門「偽」媳婦,但是也害怕啊。

所幸簡母跟那些人不太一樣,如此一來,她也就放心了。

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簡母突然又扔出一個重磅炸彈,她溫柔地笑著看向韓一諾:「依婷啊,你跟少城結婚也這麼久了,肚子里還沒動靜嗎?什麼時候給我們生個大胖娃娃,讓家裡也熱鬧熱鬧呀?」 聽到這個話題后,韓一諾跟簡少城都不約而同的臉上露出幾分尷尬的神情。

孩子……

這個是韓一諾跟簡少城最大的矛盾所在點,簡母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這讓她怎麼說?她自己倒是恨不能立馬就有個孩子,可是簡少城根本就不願意讓她接近,她一個人又不能造個出來。

這時候簡少城輕咳一聲,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媽,您也別太心急了,我跟依婷年紀都還小呢,要孩子的事情不急,以後也不晚。」

簡母不贊同地說:「這話可就不對了,我在依婷那麼大的時候,早就懷上你了,年輕一點生的孩子會聰明健康,而且懷孕也容易,你看好多人後來想要孩子都生不出來了。」

「媽……您也別太操心了,我們都心中有數的。」簡少城雖然還是有些不自在,可是面上卻是一片平靜,看上去似乎真的是胸有成竹的樣子。

簡父也開口了,他的聲音很是渾厚有磁性,也有種不讓人質疑的力量,他說:「好了,你也別太操心了,現在的年輕人啊,比我們有主見的多,你管的太寬了,小心討人嫌哦。」

韓一諾趕緊說:「怎麼會,媽這是在關心我們,怎麼會嫌煩?」

飯後,韓一諾本著要當一個好媳婦的年頭,非常勤快的去給簡父簡母鋪床,收拾房間——雖然傭人們早已經把一切都做好了,但是她還是得去做個樣子,不是嗎?

然後,她又拿著杜亞蘭給她的兩套嶄新的睡衣睡褲放到他們卧房的床邊,這時候在下面看電視的簡母上來了,看到她在忙碌,笑道:「這些事情交給下人們去做就好了,你陪我聊聊天就好。」

「沒關係啊,反正我也是閑著,別的也做不了什麼。」韓一諾笑得暖暖的,她知道長輩們都是抵抗不了她這種笑容的,從小她的長輩緣就特別好。

果然,簡母立馬就笑了開來:「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好啦,也別忙了,來躺在床上,咱們娘倆來好好地聊聊天吧。」

然後,韓一諾就跟簡母躺在舒服的大床,聽簡母講著簡少城小時候的各種糗事,逗得她哈哈大笑。

真是沒有想到啊,現在看起來拽不拉幾的冷酷冰山簡少城,也會有那麼二筆的童年啊,簡直是不能更贊!

她跟簡母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眼看時間已經很晚,到了睡覺的點,她們才依依不捨的道別,經過這些接觸,倆人的感情倒是更深厚了一些。

韓一諾從簡母的卧房裡出來,習慣性的就要往自己房間走去,直到走到門口,發現門鎖著時,才突然反應過來,原來,這幾天她都要跟簡少城住在一個房裡了。

她的心裡突然有點緊張起來。

這……在一個房裡,不曉得她有沒有能下手的機會,說不定真的會成功呢?

她站在簡少城的門口,遲疑了許久,才輕輕地推開門。

簡少城果然在房裡。

他好像是剛剛洗完澡,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沒有完全的吹乾,一襲寬大的潔白浴袍將他完美的身材包裹起來,似有若無地露了一點胸肌,格外的迷人。 韓一諾不由自主地偷偷咽了下口水,簡少城真的……長得特別迷人。

意識到韓一諾進來了,簡少城條件反射般的皺起眉頭,下一秒就想趕她出去,然而意識到現在的情況,是迫不得已之後,他才把心中的火氣壓了下來。

「雖然現在不得不跟你同居與一個屋檐下,但是,希望你能夠安分守己,別做出什麼太出格的事情,否則,我不介意現在就撕破臉。」

簡少城的聲音冰冷冰冷的,不帶絲毫的溫度,雖然現在屋裡溫暖如春,可是聽到他的聲音,頓時整個人都像是站在冰天雪地里了。

韓一諾感覺彷彿是有一盆冷水從頭上澆下來,將她心中所有的胡思亂想都澆滅了,她收起所有的情緒,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我知道。」

然後她就找出自己的東西,不再理會簡少城,自己去浴室洗澡去了。

去洗完澡后,她擦著濕漉漉的頭髮,裹嚴實厚厚的浴袍,有些不太情願地問道:「簡少城,你房裡的吹風機在哪裡?借給我用一下。」

簡少城抬頭看了她一眼,順手一指,並沒有開口。

韓一諾當然不會去計較簡少城冷冰冰的態度,他對她這樣才是正常,要是哪天對她突然熱情了,她還會不習慣呢。

她轉過身去,走到鏡子前,背對著簡少城開始吹起了頭髮。

嗡嗡的吹風機聲音攪得簡少城有些心神不寧——當然也可能是別的原因讓他不能心靜。

他抬起頭,目光淡淡地看向不遠處吹頭髮的女子,她正在對著鏡子吹著頭髮,長長的黑色捲髮像是海藻一般,垂在她的背上,隨著吹風機鼓出的熱風,長發隨之舞動著。

其實她真的是個很好看的女子,纖腰長腿,皮膚雪白,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挺翹的小鼻子,再配上一張漂亮的小嘴,顯得很有靈氣。

其實她本身是那種很可愛的長相,只是平日里喜歡打扮的比較成熟,精緻的妝容讓她顯得美艷的不可方物,同時也帶著一種拒人千里之外的距離感。

其實她不說話,不騷擾他,就那麼安安靜靜地站在一旁,還真是一道不錯的風景線,可是……她見到他的時候,怎麼可能會安安靜靜的呆在一旁?

在他的胡思亂想之中,韓一諾已經吹好頭髮了,她用一根黑色的皮套隨意的將頭髮挽起來,露出光潔的額頭,一張漂亮的小臉上,不施粉黛,在柔和的卧室燈光下,簡少城看著,莫名的心頭輕輕的一跳。

這時候韓一諾開口了:「我已經洗好了,已經不早了,我睡哪裡?」

她可沒有自以為是的簡少城會好心讓她去睡床,但是他這個卧房裡,只有一張大大的床,還有沙發,也沒有別的可以睡人的地方了。

只是那沙發怎麼看都睡不舒服,實在是有些太窄了。

果然,簡少城微微一笑,朝著他身旁的沙發輕輕一指:「你當然睡在這裡,難不成你想跟我在一起休息?想太多。」 韓一諾雖然早已經想到,可能他就是讓自己睡沙發,可是她就是不服氣,憑什麼啊,她本來就沒想到他房裡來跟他擠一起,他還這麼不紳士的讓她睡沙發。

好吧……紳士什麼的,跟簡少城根本就沒什麼關係。

她站直了身體,有些不悅地道:「反正現在你父母都已經睡了,我回自己的房裡睡好了,反正他們也不可能過去看看,怎麼會知道我們分房了?」

「不可以。」簡少城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他們在的這幾天,你別想回自己的房裡,安安分分地在這裡呆著,別想給我惹什麼麻煩。」

韓一諾挺起胸脯來,突然有些倔強地道:「隨便你,可是我不會睡沙發的。」

她目光直直的跟他對視著。絲毫不畏懼他眼裡散發出來的絲絲冷意,反正她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敗下陣來,不然這幾日恐怕她都得苦逼的窩在那個小小的沙發上了。

她的目光很清亮,也很直接,就那麼坦蕩地跟簡少城對視著,看了差不多有一分鐘,簡少城敗下陣了,他輕輕地別開頭,不再去看她,只是輕聲說道:「好,那你就睡床吧,我睡沙發。」

韓一諾以為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簡少城居然會讓步?

他竟然這麼容易就妥協了?

不過她才不會跟簡少城這種人客氣,直接抱著她自己的被子就爬上簡少城的三米大床,佔據了中間的位置,舒舒服服地躺下了。

她笑眯眯地對他揮揮手:「那麼,親愛的老公,多謝啦,已經十一點半了,我先睡了哦。」

簡少城臉色不太好看,似乎是想發作,但是終究是忍了過去。

他輕輕地哼了一聲,沒有理會她。

手中的工作又處理了一些,時間已經靜悄悄地過了十二點了,他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些有些僵硬的身體,看了看在他的床上睡的舒舒服服的可惡女人,心中有些煩躁。

不過他已經答應了她,這幾天自己會睡沙發,那就不會食言,他心情很糟糕地抱了自己的被子,關了燈后,窩在了沙發上。

雖然這沙發也不算太小,可是他一米八五的大個子窩在上面就顯得有些可憐巴巴的了,連腿腳都伸展不開,只能委屈地窩著。

簡少城是個很挑剔的人,因為從小就身處貴族的緣故,對環境的要求一直都比較高,如果是比較惡劣的環境,他會很久都睡不著。

就比如說現在,窩在又小又窄的沙發上,裹著的被子還直往下掉,而且剛剛忘了把枕頭帶過來,真的是睡得難受極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一直在輾轉反側,完全不能睡著。

另一旁傳來韓一諾悠長均勻的淺淺呼吸聲,看來她倒是睡得非常不錯,而自己卻要委屈地呆在沙發上。

簡少城突然覺得自己剛剛一定是腦殘了,才會答應韓一諾,自己睡沙發,把床讓給她。

真是……對她還講究什麼紳士風度?

他又煎熬了許久后,終於忍受不住,抱著被子回到他熟悉的大床上。 反正這個床足足有三米寬,是為他特別定製的,又大又舒服,就算是躺上四五個人都可以,別說是兩個人了,而且韓一諾那麼瘦,此時正滾到了一旁去,空出來了很大的地方。

不睡白不睡,他乾脆躺在了這邊。

算了,一起就一起吧,反正只是離得近點而已。

簡少城在黑暗中對著韓一諾重重地嘆口氣,然後終於是抵不過困意,沉沉的睡了過去。

……當第二天韓一諾一覺醒過來的時候,總覺得好像是哪裡不對似的,只是她還沒有完全睡醒,於是閉上眼睛又眯了一會兒,然後她翻了個身,想換個姿勢繼續再睡。

然而,這一翻可不不要緊,她直接就翻到了一個男子溫熱的懷抱里去,她一下子就給嚇醒了,立馬睜開眼來。

這時候,還沒睡飽的簡少城被韓一諾剛剛那一撞,也醒了過來,所以此時,他們兩人就很不幸地四目相對了。

韓一諾有些搞不懂面前的情況,輕輕地眨了眨眼,昨晚發生的一切,才慢慢地回到她的腦海里。

然後,她一下子清新過來,伸手指著簡少城:「你不是說要睡沙發的嗎?為什麼又跑到床上來了?」

簡少城有些起床氣,沒睡夠的時候,被人吵醒會很暴躁。

現在他就有些不想理會韓一諾,於是迷迷糊糊的乾脆伸手一撈,將她更緊地按在自己懷裡,低沉的聲音在她的頭上含糊的響起:「別胡鬧,我再睡會兒。」

「喂……你!」

韓一諾被他抱在懷裡,頓時被這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氣息給完全包圍了,她突然有些搞不清現在的情況。

這傢伙不是平時都說討厭自己,希望離自己遠遠的嗎?為什麼突然抱著自己睡的這麼香?莫非是把自己當成抱枕了?

她又試著掙扎了幾下,希望能從他的禁錮中掙脫出來,然而他的力氣卻大的離譜,根本就紋絲不動,最終韓一諾認命了。

看看窗外,還沒有亮,想來現在時間還早,所以也就不再急著起床了,干錯靠在簡少城的懷裡繼續眯起了眼。

可是這對她來說,真的是一種莫大的煎熬。

她的周圍都被他的氣息所包圍,他身上傳來的熱量,透過兩人薄薄的睡衣清晰地傳到她的身上,這種熱度有些灼傷了她,想逃離卻躲不開。

這混蛋,不是說討厭自己嗎?現在是怎麼回事?

在他懷裡煎熬了許久,她終於再次迷糊地睡了過去。

再次醒來的時候,她是被人丟到一旁驚醒的,她睜開眼,就看到簡少城一臉嫌棄地看著她:「你為什麼跑到我懷裡去了?」

「哈?什麼?」韓一諾覺得他有些不可理喻,「我跑到你懷裡去的?明明是你半夜醒過來,發神經的把我拉到你懷裡去,我想掙脫你卻把我按的更緊了,想逃都逃不開,你還好意思說。」

「我主動抱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了。」簡少城皺起好看的眉毛,滿臉都是不相信,「不要看我睡到這邊來了,就想著打我的主意。」 大早上的,就有人這麼氣人,實在是不能忍。

韓一諾也不是那種脾氣太好的人,大概這個時候,她頭腦也有那麼點不清楚,所以做起事來莽撞沒考慮什麼後果。

她非常威武的抬腳就用力地把簡少城踹到一旁去,她揚起頭來:「以後少覺得自己多有魅力似的,我還懶得理你呢。」

可能是沒想到韓一諾會這麼罵他,簡少城的表情微微的有些錯愕,他就那麼愣愣的看著她,竟然一時間沒有反應。

韓一諾又繼續說道:「如果不是你求著我到你的房裡來睡,我還不樂意過來呢,昨晚明明說好的,讓我睡床,你去睡沙發,結果你覺得在沙發上不舒服了,自己就爬到床上來,上來就上來吧,半夜醒了還拉我到你懷裡去,早上起來還罵人,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啊!」

被她罵了這麼一長串,簡少城簡直都要懵了。

他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什麼人敢這麼罵他過,這個女人簡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他心中一個不爽,伸手一拉,將韓一諾按在枕頭上,他俯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有些危險的說:「把你剛剛說的話再說一遍。」

他的目光有些讓人捉摸不透,明明是非常漂亮的眼睛,可是在看人的時候,帶著些許的冷意,還有深不可測的難以揣測,所以會讓人有些不安。

韓一諾深深地明白「好漢不吃眼前虧」的真理,於是她勾唇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剛剛說的話太長了,我記不下來,背不出來了。」

「你!」簡少城被她氣得不輕,將她的手腕握得更緊了,痛得她皺起眉來。

「痛,快點放手啊!」

「知道痛的話,以後就不要再亂說話!」

「我以後不亂說話了還不行嗎?快點放手吧,這麼為難一個弱女子,真不是你簡少爺的作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