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這樣的,我想請你吃飯。」庄恆興摸了摸後腦勺,道:「之前的話……我們之間有點過節,我想……利用這個機會向你道個歉,咱們把這個過節給過去了,以後誰也不要再提就當個朋友,怎麼樣?」

我不由得笑了:「不必了,雞鴨不同籠,有些人永遠當不了朋友,我和你庄恆興少爺就屬於兩個世界的人,怎麼當朋友?」

雲羽道:「步亦軒,以前的事情……真的對不起,我們只是想請你吃頓飯,表示對以前所作所為道歉而已。」

「是嗎?」

我說:「可是我還有兩個兄弟在這裡,總不至於我一個人去吃飯把他們兩個丟在這裡吧?」

庄恆興釋然笑道:「同去,同去!」

「哪裡吃?」

「醉仙居,怎麼樣?」

「好,收拾一下,走吧。」

「嗯!」

……

醉仙居,庄恆興已經預定了一個巨大的包廂,臨近窗檯,推開木窗就能看到遠方的後山,綿延數十里,優雅靜怡。

不久之後,服務員開始上菜,均是一些貴得要命的菜肴,之前我們可不捨得點,這一頓下來少說也有十萬以上,就憑我們三個的財力……吃不起的。

剛好今天庄恆興請客,那就沒得說了,吃個痛快。

「來!」

庄恆興舉起酒杯,說:「之前步亦軒進入萬靈學院是以候補生的身份,但偏偏屢屢出風頭,以至於我們幾個那麼針對……那個什麼,人總有個年少輕狂的時候,我庄恆興承認當時看你步亦軒確實很不爽,我也承認我欺負人慣了,但現在不一樣了,你是步璇音女武神的弟弟,實力又那麼強,我們以後可要做朋友,一起欺負別人。」

我瞥了他一眼:「做朋友和欺負別人就算了吧,我不習慣欺負人。」

「哈哈,也好也好,走一個?」

「走一個。」

烈酒入腹,一片滾燙,雲羽和沈浪也一一敬酒,而我則格外多看了一眼沈浪,道:「沈浪,你父親去了軍法處,後來怎麼樣了?」

沈浪有些尷尬,道:「父親被連降了三級,如今是少校軍銜在城防軍里當個隊長……不過這件事跟你無關,是我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罷了……」

我微微一笑,也沒有再說什麼。

酒過三巡,大家都喝得微醺的時候,我把酒杯放下,清了清嗓子,說:「好啦,你們請我吃飯絕不會是為了交朋友,說吧,到底有什麼事情,現在可以開門見山了。」

庄恆興尷尬無比,摸摸後腦勺,笑道:「你的坦誠簡直讓人有些難為情……是這樣的,步亦軒你也會參加一個月後的聖地中級試煉,對不對?」

「對。」

「萬靈學院有十個名額,你知道除你之外還有誰會拿到名額嗎?」

「別的不知道,我只知道蘇顏和唐闕然會一起參加。」

「哦,這樣啊……」庄恆興怔了怔,道:「那就太好了,你可知道中級試煉的規則嗎?」

「不知道,是什麼?」關於中級試煉沒有去多打聽,我也來了點興趣。

庄恆興深吸一口氣,說:「聖地七神殿歷來十分重視人才的培養與選拔,中級試煉是他們十分器重的一個事情,據說中級試煉的場地叫做『煉獄深淵』,一共七層,每一層的情景都不一樣,這煉獄深淵是由遠古的一位終極強者以意念鑄造而成的,每一層都被聖地守護們放進了一些強弱不同的玄獸,而試煉者從地下第一層進入,每斬殺一頭玄獸都有分數計算,每一層的入口都有一塊獸首石,最終統計本層的名次,如此一共走七層,決出最後的前十名,每人都有資格進入藏書閣選擇一本武訣帶走……噓,一本足以光宗耀祖的武訣……據說前十還會每人獲贈一枚空間戒指呢!」

他深吸一口氣,臉上浮現出無盡的羨慕。

我笑了笑:「庄恆興,你不會是……也想拿到前十名吧?我聽說入選試煉的大部分都是靈魄境巔峰的高手,你這樣的修為……不太可能進入前十。」

「我知道。」

庄恆興神色凝重,道:「但我也打聽過了,聖地試煉之中是允許參與者相互廝殺的,決鬥落敗者便會失去競選的資格,此外,參加聖地試煉的還有別的四大武院的天才學生,聖武學院、橙陽學院、中樞學院,這三大學院的天才也會盡數參加,我們……我們同為萬靈學院的學生理應相互照顧,對不對?」

我笑笑,沒有說話。

趙昊道:「庄恆興少爺,你這是打算請我們老大放水嗎?還是保護你進入最後前十?」

庄恆興咬了咬牙,忽地伸手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了一個精緻的錦盒,打開之後,裡面赫然是一根1100年品相的血參,色澤瑩潤,保存得相當完好,他說道:「只要步亦軒你在聖地試煉里見到我和雲羽之後放我們一馬,這就算是小小的禮物吧!」

莊家在東境素來就是一個大家族,果然是大手筆!

不過我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皺了皺眉。

雲羽見狀,也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了一個錦盒,打開之後裡面裝著一根1200年的血參,道:「步亦軒少爺,這是一根一千兩百年的血參,是我父親派人送給我練功用的,然而我的血氣沒有那麼強橫,還不能承載這麼好的藥品,所以贈送給你好了。」

我撇撇嘴:「這怎麼好意思呢?」

庄恆興則道:「步亦軒,這樣吧……我們雖然不算是朋友,但是也不算是死敵,你能不能給我透個底,你對聖地試煉有多少把握?那個……我可是聽說了,有不少參賽者處心積慮的降低、壓制修為,就等著在聖地試煉里脫穎而出,他們幾乎每個人都有底牌,你的底牌又是什麼?如果僅憑你現在靈魄境巔峰的修為,恐怕還難以染指前十吧?」

我深吸一口氣,忽地雙臂輕輕一振,頓時周圍的椅子被猛烈氣流向外推去,渾厚滄桑的龍息功氣機瞬間遍布周身,凝成了一個若隱若現的巨鼎形象,功力一放即收,半秒鐘后便恢復了原狀。

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中,雲羽驚駭道:「你……你這是龍息功第九層的鼎成龍升嗎?」

我點頭:「嗯,憑這個足夠躋身於前十名了嗎?」

「足夠了!」

雲羽肯定說道:「萬靈學院只有兩個內院的頂尖學生修成了鼎成龍升,龍息功底蘊渾厚,憑著第九層就已經足夠在煉獄深淵之中呼風喚雨了!」

庄恆興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從空間戒指里掏出了一個錦盒,打開之後赫然是一根品相更加優秀的血參,至少一千五百年的血參,他沉聲道:「步亦軒,蘇顏和唐闕然在試煉之中恐怕也會跟你組成一隊吧?這個一千五百年血參……也請笑納。」

我皺了皺眉,說:「雖然我是平民子弟,但是你們不可能用這種珍稀的藥材讓我為你們效力,所以……還是免了吧。」

「不必為我們效力。」

庄恆興低聲道:「我和雲羽在聖地試煉里自己會自求多福,只求我們相遇的時候你能放過我們一馬便是了,如果可以的話……如果我們在聖地試煉里受到他人攻擊,你也能出手相助……」

我抬手將三根血參都攬了過來,說:「都是萬靈學院的學生,你們需要幫助的話我自然會出手,放心吧。」

說著,我把三個錦盒一起放進了空間骨戒。

就在看到空間骨戒的那一刻,庄恆興、雲羽、沈浪相看一眼,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果然,空間戒指易得、空間骨戒難求,一般的空間戒指只是白靈器、灰靈器罷了,儲存空間很一般不說,能給使用者提供的靈力也極其稀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而我的空間骨戒作為金靈器則完全不同了,儲存空間只是附帶作用,更強的則是增進了我不少靈力強度,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都大大增強了!

「這是……步璇音副院長送你的嗎?」沈浪問道。

我搖搖頭:「不,這是我和蘇顏、唐闕然三人斬殺一頭暗魅龍鷹得到的。」

三人又是齊齊的倒吸了口冷氣:「我去,你們居然有能力轟殺暗魅龍鷹!」

我點點頭,卻沒有說這頭暗魅龍鷹是一個擁有帝級血脈龍鷹中的皇者,否則的話恐怕他們非得被嚇死不可。 收下三根血參的理由很簡單,我需要這三根血參助我衝擊龍息功第九層巔峰,乃至為我衝擊龍息功第十層,在聖地試煉之前修成龍息功第十層,這是璇音姐對我的期許,因為只有修成龍息功第十層才能在聖地試煉那種無情深淵之中立於不敗之地。

……

酒足飯飽,結賬時掃了一眼,這一頓飯足足吃了十五萬多!好在是庄恆興掏錢,他倒也不在乎那麼多,莊家產業巨大,這十五萬連九牛一毛的份量恐怕都算不上。

來到外面,已經是夜裡了,秋風一吹,頓時酒勁散了一半,看著空中的一輪明月頓時便有一種滿腔豪情的感覺。

庄恆興哈哈笑道:「時間還早,不如……我們去輕鬆一下?」

「輕鬆?」

我一頭霧水:「輕鬆是什麼意思?」

「不知道那就走啦,還能吃了你不成!」他嘿嘿一笑,沈浪也跟他會心一笑,讓人感覺有些不安。

我掃了一眼宋騫和趙昊,問:「你們怎麼說?」

宋騫道:「那就去看看?」

趙昊點點頭,低聲道:「這些有錢人去的地方肯定不簡單,我身為趙家堡少主……理應多接觸一下這種上層社會的社交,老大,去看看?」

「那行,走吧,去看看。」

「好嘞!」

庄恆興帶著我們走進了凜雪城的大道之上,沒走多遠就在一座巍峨、華美的建筑前停下,上面是璀璨的霓虹燈光字「醉凡塵」。

我皺了皺眉,這好像是一個……銷金窟啊?銀葉城也有這樣的地方,雖然檔次上大大的不如,不過……庄恆興、沈浪他們的年紀也不是很大,來這種地方真的合適嗎?

我正想著的時候卻已經被推進去了,裡面燈火通明,一個酒紅色長發、身穿制服裙裝的女子走上前,笑道:「幾位少爺,我是醉凡塵的經理龍月,請問一共幾位?」

「六個。」

庄恆興豎起了幾根手指,說:「龍月小姐,幫我們安排最好的。」

「好得,庄少爺!」

顯然庄恆興來過不止一次了,居然會認識這個龍月。

……

我們在樓上的一個露天台上坐下,不久之後,來了一群姿色都在七八分以上的少女,一個個身穿緊身的短裙,將前凸后翹的身段勾勒得十分誘人,龍月站定之後,躬身行禮,笑道:「她們是我們這裡最好的調酒師,今晚就由她們服務各位少爺!」

庄恆興吹了個口哨,在我耳邊道:「步亦軒,你看這些調酒師怎麼樣?有喜歡的儘管先挑,十分喜歡的今晚就帶回房間里……我已經安排好套房了,今晚無拘無束,大可以開懷享受,不會有任何人來干擾我們的,今天晚上的主題只有四個字——為所欲為!」

我沉吟一聲,對他說:「如果我姐知道我來這種地方,你猜她會不會打死我?」

庄恆興怔了怔,拍拍我的肩膀:「兄弟,那你自求多福,千萬別說是我帶你來的。」

「媽的一看你這德性就知道你不講義氣!」

一旁的沈浪哈哈大笑,說:「放心啦,都是男人,再說你長那麼大了,副院長還會為這點小事為難你嗎?她也懂的啦……」

我瞥了他他一眼,沒有說話。

兩名調酒師很快的坐在身邊,其中一個短髮的MM笑問:「這位少爺,龍舌蘭還是坎地烈酒?」

「隨便。」

我盡量讓自己別那麼拘束,隔著帘子看向遠處,這一層樓台上還有幾桌人在這裡喝酒,中間則是一個巨大的舞池,一群身段窈窕的女子在上面翩翩起舞。

手握著酒杯,紅酒在杯底蕩漾,兩名調酒師MM笑吟吟的看著我,長發的說道:「這位少爺,您是第一次來醉凡塵嗎?」

「嗯。」

「那可要多喝一杯喲。」

MGB,全是套路……

……

喝了幾輪酒之後,酒精有些上頭了,一旁的宋騫和趙昊都幾乎倒在調酒師MM的懷裡了,嘴角掛著YD的笑容,而我則深吸一口氣,悄然運轉鼎成龍升的功力,頓時化解了過半的酒勁,媽的,要是真喝的話,憑我的修為十個庄恆興也不是對手!

就在這時,隔著帘子看向遠方,不遠處的一桌似乎有個熟悉的身影,那個身穿純白長裙,身段曼妙、前凸后翹的美女很眼熟,不就是……七神閣的楊倩嗎?

目運暗眸術,看得十分清楚,楊倩已經喝多了臉蛋通紅,從座位上站起身,大約是要去洗手間的樣子,而一個頭髮都禿了的中年男子緊跟著她,似乎想攙扶的樣子,但幾次都被楊倩的給巧妙的甩開了,不過看樣子禿子是要跟著她一起去洗手間?

我皺了皺眉,這閑事到底管不管?

不行,不能不管,畢竟楊倩便宜賣了我那麼多的貨,而且就連炎黃弓都是從她那裡便宜購得的,如果沒有炎黃弓,我和蘇顏、唐闕然說不定早就被暗魅龍鷹殺死在厝山了。

站起身,離席而去。

洗手間一旁的欄杆邊,禿子攙扶著楊倩的手臂,右手輕輕環繞她的纖腰,卻被楊倩輕輕的躲開,她笑道:「王叔叔,我自己就可以了,謝謝。」

禿子一臉堆笑,似乎也喝多了,笑著說:「楊倩小姐……我是真的喜歡你,從一開始見面就喜歡你,只要你答應今晚陪我,你和我們在西境的靈草生意單子我簽,簽五年,怎麼樣?」

說著,他的手掌繞過楊倩的腰部,直奔胸前的峰巒而去。

我一個箭步,柔勁輕輕撞在了他的手臂上,「蓬」一聲禿子就被撞得撲在牆壁上,而楊倩嬌軟的身軀則向後順勢倒入我的懷裡,香氣撲鼻而來,她醉眼含笑,甚至眼睛一亮,笑著說:「步亦軒?你……你怎麼也在這裡啊?」

我皺著眉說:「跟朋友過來玩……結果就看見你了,你怎麼來這個地方?」

「怎麼,女孩子就不能來嗎?」

她掙扎著從我懷裡站穩,蔥般手指點了點我的胸口,氣鼓鼓的說道:「你這傢伙,不要瞧不起女孩子,你們能做成的事情,我們也能!」

我無語道:「好好好,你最厲害。」

她輕笑一聲,身體晃了晃,輕輕的靠在我懷裡,媚眼如絲的笑著說:「步亦軒,能在這裡看見你了,好開心。」

「我送你回去吧?」

「別啊,我的單子還沒簽呢……」

這時,中年胖子禿頭男站起身來,眼中射出怒火,道:「臭小子,你他媽的是誰啊?要你多管閑事?給老子滾開!」

說著,他伸手就來抓楊倩的手,說:「楊倩小姐,你喝多了,我送你回房間去!」

楊倩抬手輕輕打開他的手,笑道:「王叔叔,我沒喝多,那個單子,不是說了我喝了那瓶酒之後就簽了嗎?」

「啊……是啊,可是你現在這個樣子……」

「沒關係的。」

楊倩將頭部靠在我肩膀上,歪歪扭扭的抬手,指尖掠過一抹白色光芒,是空間戒指,她掏出了一份文件,還有筆,笑著說:「來嘛……簽個名字就可以了。」

禿頭男一愣,說:「簽是可以簽,不過……這小子是他媽的誰啊,滾開!」

「如果不滾呢?」我淡淡道。

「不滾?」

禿頭男哈哈一笑:「你是萬靈學院的學生吧?區區一個崛起院的學生,來人啊,給我收拾了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