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帝……。」

眾人答應一聲,就要離去。

錢哲卻突然低聲說道:「大帝,我不明白大帝為何要拒絕仙宮?」

「曲孝晉要殺我。」唐浩隨意的說道。

「大帝好像得到了九陣宮的賞識,大帝去了仙宮,他們或許會難為大帝,但是應該沒有人敢動大帝。」錢哲低聲說道。

「我不喜歡仙宮。」

聽到唐浩這個回答,錢哲無奈的皺眉。何翔和其他四個衛隊長都是心中震驚,他們同樣無法理解。可是這就是大帝,也許這世上都沒有人能夠理解大帝的做法。

但是,他就是這樣做了!

「我一直不覺得仙宮有多好。」唐浩又補充了一句。

「我明白了。」錢哲隱隱有些明白了,但是卻也依然無法接受。

唐浩轉身,向尚仙閣走去。

錢哲示意那四名內侍官立刻跟上,他則留在了原地。

何翔和四名衛隊長也都留在原地,他們感覺錢總管有話要說。

等大帝不見了,何翔低聲問道:「錢總管,你是不是有話要說?」

「何總督,其實大帝也許只是受不了仙宮的束縛,但是他並不反對仙宮。」錢哲說道。

「是,我們感覺到了,他只是不喜歡那位曲仙人。」何翔也說道。

成親后王爺暴富了 「所以,我們一定要記著今天的事情,萬一有一天發生了什麼,我們要知道發生的原因。」錢哲眼含深意的說道。

何翔聞言,低聲問道:「錢總管,你有話直說吧。」

錢哲稍微一頓,默默說道:「何總督,在你們來之前,大帝曾經說過,那位曲仙人來的目的是來告訴世人,大帝得罪了修妖者,而修妖者也不會放棄報仇。」

「錢總管,你一次把話說完吧。」何翔說道。

「大帝說,那位曲仙人的意思是說,如果大帝出事了,是因為大帝得罪了修妖者。」錢哲看著何翔等人說道。

「錢總管,那你以為呢?」何翔感覺到錢哲話中有話。

錢哲稍微沉默了一下,這才默默的說道:「我覺得那位曲仙人好像很希望大帝出事,他也許會對大帝下手。」

「他真的敢對大帝下手!」何翔大吃一驚。

「嗯,而且大帝也好像很明白曲仙人會對他下手。」錢哲點了點頭。

何翔心頭震撼,他身後的那四個理事官也都面色難看。

錢哲看看這五人,又低聲說道:「這位曲仙人很強大,但是大帝也不是普通人。」

何翔和四名衛隊長一聽這個轉折,他們的心又都提了起來,都等著錢哲繼續說下去。

錢哲稍微一頓,說道:「大帝不僅僅是個無所畏懼的人,他還是個非常聰明睿智的人,他既然敢如此拒絕仙宮。我想他就有些把握。」

何翔似乎明白了,他忙問道:「難道大帝有自信可以對付仙人?」

錢哲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我希望各位記住,如果真的發生了點什麼,你們要知道,是這位曲仙人先挑釁大帝,是他想殺了大帝。」

這時候,何翔立刻明白了,他看著錢哲,目光中有些茫然。

衛隊長之一的赤雲有些不解的問道:「錢總管,你是說這位來自的仙人是錯的?」

「赤隊長,難道你認為不是嗎?」錢哲反問道。

何翔低聲說道:「大帝的敵人是這位曲仙人,而不是仙宮。錢總管的意思是想讓我們證明大帝是對的,他並不是反抗仙宮,他只是對抗這位想殺大帝的仙人。」

「是,我明白。」赤雲也在瞬間明白了。

其他三名衛隊長也立刻明白了,他們震驚的同時,也感嘆於錢總管說話太過含蓄了。就直接說,萬一大帝出手傷了這位曲仙人,仙宮派人來調查,他們要說是這位仙人想要殺大帝,而不是大帝主動想要傷害這位仙人。

「錢總管,這位曲仙人好像比大帝的境界高。」赤雲突然又說道。

「你知道大帝是什麼境界嗎?」錢哲反問道。

「大帝好像是散仙。」赤雲忙答道。

「是大帝告訴你的嗎?」

「不是,我是猜的,我記得上一次有一個好像是散仙的仙人被大帝趕走了。」赤雲低聲說道。

「既然被大帝趕走了,那就說明大帝比那個散仙的仙人強大。」錢哲說道。

「錢總管說的有道理,後來那個仙人好像沒在出現過。」赤雲說道。

何翔立刻說道:「你難道沒感覺到這天宮之中,最近經常有我們的眼睛捕捉到的強者出現嗎?你又知道哪一個是哪一個呢?」

赤雲聞言,也覺得有些道理,便低聲說道:「是,最近我也總是感覺這仙宮有些危機。」

「仙宮中有危機,就是我們這些守衛仙宮的人的失職。」何翔立刻說道:「但是大帝從未怪罪我們,我們必須心懷感激。」

「那是,自從上次大帝進山不帶我們去,我們就心懷感激了。」赤雲立刻說道。

「大家知道感激就好。」錢哲也感嘆道。

「錢總管放心,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何翔對錢哲說道。

「大家不用違背良心去說什麼,去做什麼,只憑本心做事,只憑事實說話就行了。」錢哲鄭重的說道。

「錢總管說的很有道理。」何翔立刻說道。

「好了,大家都去忙吧。」

「錢總管,我們先去。」

何翔帶著四名衛隊長離開了,何翔看著五人離開,他回頭望向了尚仙閣,無奈的嘆了口氣。不知道這天宮之內,又要發生怎樣恐怖的事情了! 深夜,空空蕩蕩的天宮之內,巡邏的理事官衛隊一絲不苟,他們從未如此盡職盡責。

天宮內二十名衛隊長和衛隊總督何翔,每一個人都恪盡職守,他們都已經三天沒有睡過覺了。雖然對於他們這個境界的修武者來說,是不太需要睡覺的。可是人的精神一直綳著,總是會感到疲憊的。

此時,何翔等人就感到了疲憊。他們其實也知道,他們的巡視其實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可是為了大帝對他們的愛護,為了他們的職責,他們也必須堅持下去。

至於何時結束,他們也不知道。

在暗黑的夜空之中,有一道黑影劃過,這黑影的速度飛快,快的好像一團黑霧一般。

何翔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的異樣,他抬頭望向了天空。天空中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他皺了皺眉頭,又低下了頭。

而此刻,那道黑影已經到了尚仙閣,他稍微一頓,便悄然的進入了唐浩的房間。

偌大的房間里,只有唐浩一個人,他正靜靜的坐在椅子上修練,感覺到有人來了,他睜開了眼睛。看見一個身形俊朗的青年站在房間中央。

「我是丹仙宮左宮牧秋鴻。」這個青年自我介紹。

聽到是左宮的人,唐浩輕輕一松,問道:「是華扶仙人讓你來的?」

「是,是華扶師兄讓我來看看你。」青年說道。

「他還好吧?」唐浩隨口問道。

「華扶師兄傷得很重,短時間內無法痊癒。」青年大道。

這早就在唐浩的預料之中,他又問道:「風治仙人找到了嗎?」

「沒有。」

「九陣宮知道了嗎?」

「知道了,師祖來過左宮,問過情況了。」青年如實回答。

「你告訴華仙人,我很好。」唐浩平靜的說道。

「師叔讓我問問你有什麼打算?」青年問道。

「我不會拜入仙宮。」唐浩的回答很乾脆。

「師叔說,現在左宮都在忙著尋找風治師兄,恐怕是顧不上你,你最好還是到仙宮去。」青年說道。

唐浩微微一笑:「我的想法不會改變。」

「師叔說你是個非常聰明的人,你應該知道你現在的處境。」青年說道。

「我依然不會改變。」唐浩平靜的答道。

青年聞言,皺了皺眉頭,說道:「師兄其實感覺到你不會改變了。」

「他很了解我。」

「之前是師兄讓我跟你說你的話,下面都是我想跟你說的話。」青年說道。

「坐下說吧。」唐浩看著青年說道。

青年稍微一頓,說道:「你殺過一個修妖者,如果曲孝晉殺了你,也會推到修妖者身上。」

「嗯,他光明正大的來過了,一來想做最後努力,拉攏我一下。二來就是告訴所有人,我得罪過修妖者,如果我死了,是修妖者殺了我。」

青年聞言,目光一驚,問道:「他什麼時候來的?」

「三天前,我感覺他在這一兩天之內就會動手。」唐浩說道。

「你為什麼不離開?」

「這是我的地盤,如果我都要被人逼的離開我自己的地盤,我會很不舒服的。」唐浩平靜的說道。

青年聞言,目光也是一震,他說道:「你果然與眾不同。」

「你還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唐浩笑道。

「我可以留下來幫你,有我在,曲孝晉也許會忌憚一些。」青年說道。

「曲孝晉無法拉攏我,已經對我徹底死心了,他不會因為你的存在而望而卻步。」唐浩說道。

「風治仙人是我師兄,我祖父是風治仙人的師叔,他是九陣宮的長老之一,曲孝晉會有所忌憚的。」青年說道。

唐浩一聽這話,立刻笑了:「你這樣的一個身份,曲孝晉應該不敢隨便動你,但是我還是不想讓別人替我冒險。」

青年看著唐浩,問道:「我覺得你除了不想讓我冒險之外,還有別的原因。」

「是,我認為我未必就一定會死在曲孝晉的手中。」唐浩說道。

青年一聽這話,微微笑了:「華扶師兄也是這樣說的,他也認為曲孝晉未必能殺得了你。」

「你相信我未必會死在曲孝晉手中嗎?」唐浩問道。

「我相信,因為你太淡定了,一個將要拚死血戰的人是不可能這麼淡定的。」青年說道。

唐浩笑了笑:「華扶沒有告訴過你,我一直都是這個樣子嗎?」

「他說過,可是我還是認為一個人的表情代表了他的心境。」青年自信的說道。

唐浩沒有繼續跟青年糾纏這個問題,他說道:「你還有別的話要對我說嗎?」

青年說道:「我三天後再來看看你是不是還活著。」

「好。」唐浩覺得這個青年雖然也很是驕傲,但是他的驕傲不讓人厭煩。

「那我就先走了。」青年說道。

「不送了。」

「嗯。」青年起身,看了唐浩一眼,飛身離開了房間。

唐浩又靜靜的坐下了,一切都沒有出乎他的預料,左宮因為風治的失蹤而亂了。現在的曲孝晉已經不把左宮的那些仙人放在眼裡了,他應該馬上就要來了。

一天之後的深夜,兩道人影出現在了沉重安靜的天宮之內,巡視理事官衛隊根本就沒發現這兩人的存在。

這兩人很隨意的藏在了一棟高樓的樓頂,兩人的位置距離尚仙閣十里,從這位置,可以看見尚仙閣的大半個全貌,自然也能看見位於高層的唐浩的房間。

這兩人一個身材不高,微胖,面色嚴肅冷漠,氣勢逼人,正是幾天前來過的曲孝晉。

另外一個身材高大,看上去比曲孝晉健壯多了,也更年輕一些,是個面色陰冷的漢子。

「撲。」

曲孝晉凝出屏障,把兩人罩在其中,這樣兩人說話的時候,外人就無法聽見了。

「林俊師弟,我去殺唐浩,你在這給我盯著,萬一有左宮的人出現,就給我攔住他。」曲孝晉冷冷的說道。

「師兄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人阻止你去殺唐浩。」漢子說道。

「不管是誰,盡量拖著他,等我解決了唐浩,我們就聯手解決了他。」曲孝晉語氣冷厲的說道。

「是,師兄,我明白。」

「如果讓他僥倖逃了,就說我們是來保護唐浩的,我去對付修妖者了。到時候各執一詞,九陣宮也無法做定奪。」曲孝晉看著那尚仙閣說道。

漢子聞言,笑道:「師兄,你為了殺這個唐浩,真是做好了周全的準備了。」

曲孝晉聞言,冷冷說道:「唐浩這個傢伙很是怪異,如果再等下去,說不定他真的能夠混進九陣宮,那時候他必然會給我們帶來很大的麻煩。」

「師兄,我還沒見過唐浩,不過應該也沒有機會見到活的了。」

「死的你也見不到了。」曲孝晉說道:「殺了他之後,我會把他碎屍萬段。」

「那怪可惜的。」

異世醫 「他就是個麻煩,見了會讓人心煩。」曲孝晉說道。

「嗯,不見就不見吧。」漢子感覺到了,師兄對唐浩的恨意太深了。

「我去了,你小心點。」

「師兄放心,我會小心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