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部長大人,那麼我就不打擾您了。」

季賢雙手作揖。

直接從關虎的面前退了下去。

看著季賢離去的背影。

關虎只覺得今天的季賢,好似和平日中有些不一樣。

相較於平日中的無賴油嘴滑舌的感覺。

這一次的季賢,好似多出了絲絲洒脫的感覺。

只是關虎並不知道。

這絲絲的洒脫之感。

是季賢建立在自己馬上死亡的前提之下!

——

下午七點。

天已經黑了下來。

學校之中也早已沒有了學生的身影。

但是在一片漆黑的教學樓中。

卻有一個教室亮著熾白的燈光。

一名老嫗一般的人,雙手背負在身後,滿臉慈祥的看著眼前的冷月兮。

臉上滿是對冷月兮的認可。

「月兮同學,你平日中也經常訓練嗎?」

「是的校長,我每天放學大部分時間都會進行各種鍛煉。」

校長得到了冷月兮的答覆。

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樣啊~難怪今天的訓練,你能夠做的又快又好!你的身體狀況我大致清楚了。」

老校長邊說著,邊從旁邊拿出了一袋子的藥材。

將其遞到了冷月兮的面前,道:「月兮同學,你回家之後將這些東西磨成粉,然後放入浴盆之中浸泡半個小時。」

「這會增強你身體中的底蘊,你的身體雖然有過鍛煉,但是營養跟不上的話也是不行的!」

「所以在學校的時候,你一定要多吃點飯菜,多吃點肉蛋奶!」

冷月兮聽聞校長的話語。

連忙恭敬的將藥材拿到了自己的懷中。

然後無比認真的對著校長保證道:「校長,您放心,我一定會多多補從營養的,讓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的強大。」

聽到冷月兮的答覆,老校長笑道:「哈哈哈,我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有活力的學生了,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你回家的時候注意安全。」

「好噠,校長,那麼我就先走了。」

冷月兮跟老校長打了一個招呼。

然後便朝著學校外面走去。

面對已經陷入黑暗的校園。

哪怕冷月兮從小要強。

也感到有些瘮得慌。

幸虧旁邊還有著人偶陪伴著自己。

只見冷月兮一隻手拉著人偶的手。

另一隻手則抱著滿滿的藥材。

朝著小巷中走去。

只是當冷月兮來到了小巷之中后。

卻發現在昏黃的路燈之下。

一群人正圍在一個角落之中。

在那裡竊竊低語。

混沌空間中。

羅亞也不由得睜開了自己的雙眸。

眉頭微微的皺起。

「你們通知人偶御行了嗎?」

「通知了!聽說這一次副部長親自帶人過來!」

「應該馬上就到了吧。」

「這究竟是誰幹的,為什麼會變成這種樣子?」

……

冷月兮聽著周圍民眾的話語。

帶著人偶湊到了旁邊,看向角落中的空地。

當即。

冷月兮的瞳孔猛地一縮。

她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剛剛鍛煉完的嬌軀,瞬間浮現出了一股濃濃的寒意。

只見在圍觀眾人的面前。

是一個宛若風乾的死人。

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鮮血。

看起來無比的滲人!

這是冷月兮第一次,在現實中看到死人的樣子。

恐怖的樣貌深深的印在了冷月兮的心中。

而就在這個時候。

遠處傳來了嘈雜的聲音。

只見季賢帶著人偶御行的其他人來到了小巷之中。

「是誰通知的人偶御行?」

季賢的聲音在巷子中響起。

人群之中有一個壯漢伸出了自己的手。

「副部長,你快看這到底怎麼回事?究竟是誰殺的?我們絕對不能夠饒過這個兇手!」

聽到有人叫做自己副部長。

季賢臉上的表情更加的陰沉。

所幸現如今正值夜晚。

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帶著人偶御行的人。

季賢穿過了人群,來到了那具乾屍的面前。

只見季賢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他蹲下身子,仔細的探查了一下屍體現如今的狀態。

「身上的血液已經沒有了,像是被提取出來了一樣!這種手段簡直太惡毒了吧!」

季賢呢喃出聲。

臉上適時的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映著昏黃的燈光。

眾人看到季賢臉上的表情,心中也不由得擔憂了起來。

「副部長!你一定要把這個兇手抓起來!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恨了!」

「是啊副部長!居然用這麼惡毒的手段,他簡直就不是人!」

「副部長!這個兇手絕對是個畜生!不對!這完全就是連畜生都不如!」

……

也不知道是因為眾人一口一個副部長,還是因為其他的原因。

季賢在聽到周圍民眾的話語,臉上的神情變得更加的陰翳。

他緩緩的站起身來,對著眾人說道:「大家安靜一下,關於這件事情我們人偶御行絕對會調查清楚的!」

「並且我向你們保證,我絕對會親手將兇手繩之以法的!」

有了季賢的話語。

民眾們的心中安心了不少。

在看到季賢將乾屍帶走之後。

周圍的民眾也逐漸從小巷中散去。

只留下冷月兮一個面色蒼白的小女孩。

仿若全身無力的倚在小巷的牆壁上。

此刻的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