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周多的時間了吧,小姐你真的失憶了?」

這一下午顧錦都沒有表現出一點異常,趙粒都快忘記她的話了。

「恩,說說你眼中的我是什麼樣子,關於你知道的都告訴我。」

顧錦雖然在說話,手上也沒有停下,快速的更換著衣服。

「我眼中的小姐……嗯,小姐看著冷冷的,其實心地很好,而且還很神秘。」

「神秘?」

「對啊,雖然都叫你艾琳娜小姐,但我知道小姐你的本名不是這個。

給我的感覺你就像是一個神秘的貴族小姐,你優雅又漂亮,你的背景很多人查都沒有查到。」

看樣子趙粒也不清楚她的身份,畢竟時間太短。

顧錦從南宮墨的口中已經知道自己是顧家的人,顧家是一個十分龐大的家族。

這些她沒有什麼想知道的,顧錦真正想知道的是忘記了什麼人。

「你不知道我的背景,但你總該知道我平時和什麼人聯繫吧,我……有沒有喜歡的人?」

顧錦最後一句話帶著一抹害羞之意,總感覺這麼問有些怪怪的。自己喜歡的人還要問別人么? 黑暗中她似乎聽到了男人的低笑聲,雖然只有一下卻很是磁性。

顧錦有些不好意思,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在這個男人面前就變得有些不像是她自己了。

第一次遇上他在飛機上,飛機顛簸自己被他抱在懷裡竟然就睡著了。

一直以來自己都很是排斥男人的接近,尤其是在司厲霆離開之後很多人都想要接近顧錦。

能夠當顧家的女婿這是怎樣一筆豐厚的資源?很多人都是不懷好意。

經歷了幾次之後顧錦和陌生男人一直都保持著足夠的距離,就連在顧南滄身邊她也很難會暴露出自己真實的想法。

唯獨在這個才第二次見面的男人身邊,她的心跳變得不能控制,就連行為都控制不了。

「顧太太不用解釋,我們有緣。」司厲霆見她手足無措慌亂解釋的小模樣,忍不住想要揉揉她的頭。

手才動了一下就被他收了回去,現在他們只是陌生人,要是靠近的話會引起她的反感吧。

「顧太太,我們走吧。」

「去哪?」

「方才顧太太不是答應過我會和我一起去觀賞煙火嗎?」

顧錦有些疑惑,「難道在這不能看?」

「最適合觀賞煙花的地方不在這。」

見顧錦沒有動,司厲霆解釋道:「顧太太是不是信不過我?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我只是覺得你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顧錦心中也很疑惑過,在飛機上遇到之前他從來沒有見過自己卻那麼照顧自己。

「冒昧問一下,那個人是你的什麼人?」顧錦忍不住問道。

「是我很重要的人,不過我不小心將她弄丟了,說起來我和顧太太的故事有些像。

大概是因為有同樣遭遇,所以我和顧太太比較投緣吧。」

司厲霆說得含糊,顧錦也感覺到他說的那段感情肯定是很重要的。

「同是天涯淪落人。」

「顧太太,請和我來。」

顧錦想著自己一個孕婦他也不會對自己下手吧,況且史密斯可是大家族,也不至於做出這樣丟臉的事情。

況且在他身上有一種莫名讓自己覺得安心的氣息,就像是司厲霆一樣,表面冷漠,其實卻是溫柔體貼。

隨著男人走了一段距離,在一處視野開闊的地方顧錦看到一架直升機正等在那裡。

「我想最適合觀賞煙花的地方應該在天上。」司厲霆解釋道。

從小到大顧錦看了不少煙花,但她還從來沒有專門在天上看過。

有些期待又有一些好奇,隨著男人走向了直升機。

司厲霆立於直升機旁邊朝著她伸出手,她大著肚子不太好上。

顧錦害羞的將手放到了那人寬厚的掌心之中,兩手相握的一瞬間。

咚咚咚……

顧錦的心臟狂跳,是她的錯覺嗎,為什麼這種感覺像極了司厲霆牽著她的感覺。

不止是她感覺深刻,一旁的司厲霆也是強忍著內心之中的悸動。

紳士的將她牽上了直升機,機艙的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精緻的菜肴和點心。

每道菜都用特殊的盤子所固定好,即便是飛機傾斜也不會灑出來。

「顧太太請坐。」司厲霆牽著她坐下,見她奇怪的眼神打量這些東西,再笨的人也會覺得這很刻意吧。

「實不相瞞,這本來是為我自己準備的,沒想到會在中途遇上顧太太。」

「今天對史密斯先生很重要?我見你準備得很隆重。」

「今晚是除夕,這個日子對很多人來說都很重要吧,況且我曾經答應過要陪她跨年的……」

見他每次提到另一半就欲言又止,顧錦的好奇心全都被他勾起來了。

「我能不能問一下,既然那個人對史密斯先生那麼重要,為什麼你沒有陪在她身邊呢?難道她已經……」

之前他說自己和他的情況一樣,難不成是他的伴侶香消玉殞了。

顧錦的話還沒有說完司厲霆便打斷道:「沒有,她只是暫時去了一個地方而已,很健康。」

說到這裡他心虛的看了顧錦一眼,她和寶寶都要健健康康的。

「那你為什麼不去找她?」

「因為現在有些麻煩,如果我去找她的話會給她帶來危險,等我處理好了麻煩就會回到她身邊。」

顧錦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怪不得史密斯先生之前說讓我繼續等待那個人,原來史密斯先生就是這樣的情況。

不過你們要是很相愛的人,我勸你早點去找她,不要讓她等太久了,等待是世上最煎熬的事情。」

經歷過無數黑夜等待的顧錦顯然很有感觸,那漫長的黑夜她不知道是怎麼過來的。

「一定不會太久的……」司厲霆喃喃自語。

兩人的談話之間飛機已經起飛,顧錦給顧南滄發了一條信息。

在天空她才發現整個燈會並不是胡亂排列,其實是以一種特殊的陣型所排列著。

「史密斯先生,這下面的燈連起來好像是一個符號呢。」顧錦趴在窗口邊認真道。

司厲霆湊過來,「那你不妨看看是個什麼符號?」

「好像是數字,不對,是英文,SS,後面還有一個桃心,這是什麼意思?」

「誰知道呢,這次主辦方十分神秘,這個燈會也不以盈利為目的,誰知道他是什麼心思。」

「說不定是什麼求婚儀式,這個字母是那女孩的縮寫吧。」

顧錦說到這裡的時候司厲霆心臟一跳,她會不會聯想到自己身上?

但很快顧錦就沒有了興趣,她一轉身正好撞在司厲霆的頭上。

兩人都戴著面具,還好面具遮住了彼此的表情。

顧錦摘下了面具,「抱歉,史密斯先生,我剛剛沒注意。」

「沒關係,顧太太是不是心情不好?」

摘下面具的顧錦司厲霆一眼就看出顧錦的表情有些失落。

顧錦失落的笑了笑,「說出來不怕你笑我,在他離開之後我每次看到別人很幸福的在一起心裡就有些難受。

大概是別人的幸福和我無關,我可能太自私了一點。」

「沒有,你很好,顧太太,不要難過,你等的那個人一定會回來的。」

「希望吧。」顧錦無奈一笑,笑容中全是苦澀。

看到這個樣子的她司厲霆心中彷彿被萬千針扎,他的蘇蘇還是發生了一些變化,而這些變化都是因為自己。

「顧太太,我不開心的時候就會吃一些甜食,吃完就覺得我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了,你嘗嘗看。」

這是他專門為她準備的,以前顧錦難過的時候他就會用糖果逗她開心。

說了半天,顧錦發現對面的男人還戴著面具,「史密斯先生,你不揭開面具嗎?」

在飛機上她就想要看他的長相,一個身材和司厲霆那麼像的人,不知道他的長相會不會也有些像?

司厲霆靜靜的看著她,「你希望我揭開面具?之前你不是說我的身影像你心中的那個人。

如果我揭開了和他差很多,你會不會失落?」

顧錦搖搖頭,「你是你,他是他,就算你們再像也是兩個人,我怎麼會將你們兩人當成一個人呢?

況且你不也說我像是你很重要的人,只是神似,其實並非是同一人。

我見過你兩次,說實在的,我還挺想看你的長相。」

司厲霆勾唇一笑:「我的長相太普通,看到了顧太太說不定會失望。」

「不會的,我們也算是朋友了吧,既然是朋友又怎麼會在意這些。」

「好,那我就摘下面具。」

司厲霆伸手朝著自己臉上的面具揭下來,顧錦看到他這個動作,心中下意識一緊。說好自己不在意的,怎麼比她想象中還要緊張? 趙粒又想到了之前自己給顧錦打電話,電話中傳來的那個男人聲音。

哪怕只有一個喂字,卻性感的一塌糊塗啊!

從趙粒跟在她身邊的時間來看,顧錦不是私生活混亂的那種類型。

她後來讓自己去買事後葯也能夠證明她是有男人的,那個人肯定就是她喜歡的人。

「小姐有一個喜歡的男人,你有時候會一整天看著手機,應該是在等那個人的電話吧。」

果不其然,顧錦總覺得自己不像是沒有喜歡的人。

「那我喜歡的人是誰?」

「小姐,你從來不會告訴我你的事情,我也只是知道你有喜歡的人而已。

有一天早上我給你打電話,是一個很好聽的男聲接的。

之前我還在說追你的人那麼多,你為什麼一個都不喜歡,原來你的未婚夫這麼優秀。

又高又帥,一點都不比那位司先生差呢,我覺得你喜歡的人應該就是南宮先生吧。」

趙粒見顧錦拒絕了司厲霆好幾次,她並不知道那是兩人在做戲,自然而然聯想到了南宮身上。

「我喜歡南宮熏?」顧錦皺了皺眉,連南宮熏自己都說了他和自己是第一次見面。

「對啊,南宮先生是小姐你的未婚夫,導演一直這麼關照你,難道不是嘛?」

「不,不對。」顧錦隱約覺得事情有些對不上來。

如果自己愛的是南宮熏他不會是個那樣的態度,而且身體對他本身的就是疏遠態度。

「小姐,你是不是腦子還不清醒,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你剛剛還說給我打電話是一個男人接的?」顧錦抓住了這一個重點詞。

趙粒有些不好意思道:「是啊,小姐一定很喜歡那個人吧,不然也不可能和他發生關係。

而且後面還讓我給你買葯,看小姐的樣子就是很喜歡他。」

發生關係?顧錦低頭看了自己身體一眼,她的身體上還有男人留下的痕迹。

一定就是最近才留下的,證明不久前她還和一個男人耳鬢廝磨。

她敢肯定不會是南宮熏,所以她心愛的男人是別人?南宮熏故意不告訴自己。

「你是我的助理,我的手機應該在你這吧?」顧錦想著手機裡面必然有很多東西。

「啊,小姐,你拍戲的時候我交給南宮先生了。」

趙粒的說辭更加印證了一件事,南宮熏刻意在隱瞞一些事情。

顧錦腦海之中突然想到另外一個人,那個說和自己認識了七年的簡昀,如果是他的話應該會知道自己的事情。

先前他想要和自己說些什麼,南宮熏打斷了他,顧錦心中有了數。

「趙粒,我問你的事情你不要告訴南宮他們。」

「好的小姐。」趙粒覺得有些古怪,但既然顧錦已經這麼吩咐了,她也不能不聽話。

顧錦快速換好衣服,時間要是太長會引發南宮熏的注意。

從他對藍月的手段就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厲害的人物,雖然現在確定了他對自己沒有壞心,但他刻意隱瞞了一些真相。

他不願意告訴自己的東西,那麼就只有自己去尋找。

目前顧錦還不知道南宮熏要做什麼,她不能打草驚蛇。

一看南宮熏的作風就是為達目的不折手斷,萬一他強來自己也沒有辦法。

她換好了衣服帶著趙粒趕往下一個目的地,南宮熏已經替她準備好了晚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