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作家還在讀書?大學嗎?」工作人員一邊在裏面翻找信件一邊問道。

「不是,高中!」

「楊作家還在讀高中?以後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啊!對了,您的筆名是什麼啊?到時候我拜讀一下您的文章。」

「荀一」

「找到了,您還有幾個郵件!」工作人員說着拿了一疊信件和四個包裹出來,最後又從工作枱里拿出一疊匯款單。

楊晨軒接過信件和包裹,這些包裹不大,摸了一下,裏面應該是書。

簽收了以後,楊晨軒當場就把所有的匯款單兌換成了錢,這次有一筆大的,是《今古傳奇》的連載過稿了,前期的稿費已經轉了過來,後期的話,估計還要商議。

所有匯款單一共兌換了三千六百多。

收好錢,將信件塞進包里,那幾個包裹也不方便,乾脆也當場拆了,裏面有故事會、知音、青年文摘、今古傳奇寄過來的雜誌,除了今古傳奇,其他的都是他的文章在上面刊登了,沒個雜誌社都郵寄了十本左右過來,算是贈送。

工作人員看那些雜誌的時候,眼神都是熱烈的、渴望的。

楊晨軒乾脆每一套都送了一本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激動的拿着書,在他們這個小縣城,要出一個作家,那可是不得了的事,而且這是作家本人送的書啊!

工作人員幫忙找了個袋子,直接從裏面出來,幫你楊晨軒裝好那些雜誌,一些準備妥當后,心中忐忑的問:「楊作家,您能不能給我簽個名?」

楊晨軒還真不好意思拒絕,人家這麼熱情的幫自己:「行,我這沒代筆,借筆用一下。」

工作人員趕緊跑進櫃枱,找了一直很不錯的鋼筆出來。

這個年代,大家都喜歡用鋼筆:「用我的真名還是筆名?」

工作人員這時候激動的雙手不聽的揉搓:「都行,您簽個名就行!」

四本書,每一本的第一頁楊晨軒都寫了一句祝福語。

希君生羽翼,一化北溟魚。荀一贈

人生自在常如此,何事能妨笑口開?荀一贈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荀一贈

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荀一贈

寫完后,楊晨軒把書筆遞還給工作人員。

工作人員看到上面寫的字了,趕忙雙手接過:「謝謝楊作家!」

「客氣了,我還要趕車,就先走了。」楊晨軒笑着說道。

「您慢走!」

工作人員把楊晨軒送到門口,看着楊晨軒走遠才轉身進門,翻看着楊晨軒寫給自己的詩詞,這些詩詞具體的意思,他不甚明了,但大概的意思還是能看出來的。

「老張,怎麼了?這麼高興?」一個工作人員滿頭大汗走了進來。

叫老張的工作人員拿出那四本雜誌:「給你看個東西,我們縣的大作家給我的簽名和贈詩。」

……………………

楊晨軒已經上了前往縣城的大巴,坐在窗口,並沒有把投稿的事情放在心裏。

心裏想着自己應該怎麼發展,家裏的沙場,只是他這兩個月一次小小的練手,到了學校,他就應該開始自己的創業生涯了。

房地產要到98年以後才爆發,現在收地等著不是個辦法。

比特幣更是要多年以後才出現,太晚了。

互聯網,中國現在都還沒有加入世界互聯網發展計劃,好像94年才加入,同年有了第一個網站,同年全國聯網工作完成,但普及率還很低。

思來想去,這時候能做的只有實業,而且以後要發展也離不開實業。

到了學校,楊晨軒報名,不時有同學和自己打招呼,楊晨軒笑着回應。

忽然,一個人從背後勾搭住楊晨軒的肩膀:「軒哥,打球去啊!」

楊晨軒還是比較喜歡籃球的,勉強能擠入第一列隊。

回頭一看,是自己的同桌趙子翔,輕笑說道:「不了,我還要去交學費,等會要跟班主任申請走讀。」

對,楊晨軒不打算寄宿。

按照學校的規定,寄宿要比走讀的人多上一節晚自習,楊晨軒必須要有足夠多的時間去為自己的事業做謀划才行。

要是上自習,從早上七點的早自習,一直要到晚上九點的晚上,根本沒有時間創業什麼的。

「啊……,你要走讀啊?」趙子翔有些失望,我還想晚上和你多聊聊天呢。

「對啊!以後放假,可以去我那裏玩啊!」楊晨軒說道。

趙子翔一聽,頓時來勁了,他們高中都是星期天下午放半天假,給學生出去買洗漱用品的時間,半個月放兩天半假,這樣住得遠的就能星期五下午回來,周日下午過來。

「好啊!你打算住哪?」趙子翔問道。

「還沒找到住處呢!」楊晨軒說着已經到了班主任的辦公室外。

趙子翔放開楊晨軒的肩膀:「那我打球去了。」

「好!」

。 「原來我見過蘇妲姐姐……」莫婷羽看着天花板輕聲說了一句。

「你再說什麼?啊~!好睏啊,在床邊睡真的不行,腰酸背頭的。」肖燁起身撐著腰扭了扭,再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氣,一整套動作完美銜接,還能聽到骨頭克拉克拉的動靜。

莫婷羽坐起身笑話他:「哎呦,肖隊長。果然是快35的人了,都能聽到骨頭的響動了。」

肖燁捏了一把莫婷羽的臉:「就你年輕好了吧。你看在我這老胳膊老腿的份上,下次你再認床要我陪您時,能不能給我留個半邊床啊?」

莫婷羽推開房間門笑眯眯的對他說:「那就要看你的表現咯,今天廁所我先用!」

「哎~你別跑!當心點。」肖燁也是完全不急,幫着她把床鋪好走出房間,莫婷羽洗漱完,回房間整理自己的書包,肖燁放下早餐遠距離對着莫婷羽說:「這幾天不可以去學校啊!你們學校最近不安全。宿舍慘死事件雖然沒有在校園論壇傳開,但那些八卦的學生私底下坑定不會停下,你又是和她們玩的比較好的人,我怕他們會懷疑你。大學里更容易發生校園暴力事件。」

莫婷羽點點頭,檢查了一下包里的東西拎着包看着他:「但我就是想去這麼辦呢?」

肖燁態度很強硬,拉着她的書包:「不允許!你沒聽懂剛才我說什麼嗎?你們學校有人默許發生校園暴力事件,作為一名正在執行保護任務的警察,我必須保護好我的當事人,你敢出去我就……」

「你就?」莫婷羽抬頭看着他,「你就幹嘛?我今天還就去定了,你能拿我這麼辦?」

肖燁插著腰低着頭想了想:「好,想去就去唄。先吃早飯。」

肖燁接過莫婷羽的書包走出房間,莫婷羽問了一句:「你不都是在外面買好了帶去隊里吃的嗎?這麼今天自己做早餐了?」

肖燁放下書包,幫婷羽拉開座位:「以前工作忙,為了節約時間就路上買,現在還要照顧一個外頭東西不衛生,索性就自己做。等等,你這麼知道的?」

莫婷羽吃着早餐:「推理啊,警察應該都挺忙的吧,這忙起來不就只能路邊早餐攤買點什麼吃吃嗎?其實我們學校食堂也不錯的,我可以帶你去食堂吃。」

「我知道,特別是那個中式漢堡,一個就很敦實了。」肖燁看着莫婷羽微微一笑。

吃完了飯,莫婷羽依舊沒有打消去學校的想法,這讓肖燁一個頭兩個大。他今天比較忙,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分心看好她,其他人她又不放心。這個丫頭現在比以前還要難搞,根本不知道下一秒會做什麼?

帶着一萬個不願意的鬱悶心情,肖燁開車載着莫婷羽到了學校,停好車下了車走在學校里,肖燁還在不停的提醒莫婷羽:「上課就上課,不要到處亂跑知道嗎?」

「嗯,好,我知道了。」

「下課了就在教室等我,別和其他人亂跑,也別回宿舍知道嗎?我一直沒到就打電話給我。」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

「還有什麼要囑咐的?讓我再想想」肖隊好在組織語言呢。

「沒了,到教學樓了,我上去了。肖隊拜拜!」莫婷羽接過書包,小步跑上樓,肖隊哎了一聲,被下屬叫住了。

看着莫婷羽上課的教學樓,心裏就各種煩躁的感覺,小聲說了一句:「這個地方真壓抑。」

確實如此這個學校確實是一個壓抑危險的地方。

因為電梯前掛了一個正在維修的牌子,看着時間快遲到了,莫婷羽就背著書包跑着上樓,還沒到樓層一大桶涼水從樓上潑了下來。

莫婷羽剛好被澆了個透:「啊~!」,一聲尖叫在教學樓里響起,很多正要上課的人都跑出來看,男生笑嘻嘻的指著濕透的莫婷羽調侃,女生拿出手機拍著:「莫婷羽你本是挺大啊,剋死了宿舍同學,現在又逼死了最好的朋友。現在知道要兜不住了就去泡刑警隊隊長。你說是不是和警察睡了,殺人都能無罪釋放啊?」

莫婷羽背着包抬頭冷冷的看着那個說話的女人:「潑我一身水還可以私下解決,但你說錯一句話,可是會被請去喝茶的。」

。 一臉茫然。

站在台上握著麥的趙信,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上來的。

他就記得……

老四拍了他一下,就被推到了台上。

趙信平時不怎麼唱歌,也不太去KTV那種地方。

偶爾也會哼幾首。

可他從來也沒有對這麼多人唱過。

「老五,好好唱!」

「讓他知道什麼是男人。」

宿舍室友們在下面起鬨,趙信深吐了口氣。

點了一首。

小情歌。

截然不同的前奏,宿舍的室友們鼓掌叫好,店內的顧客依舊沒幾個人注意,就偶爾有幾個朝着趙信鼓掌捧場。

可就在趙信開口的瞬間……

整個烤吧都靜了下來。

這是一首簡單的小情歌

剛一開腔,烤吧前所未有的靜。

趙信自己都跟着心頭一凜。

這真是他唱的么?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唱腔,卻有一種仙音繚繞的感覺,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沉淪其中,這種感覺就像是剛得到紗紙時一樣。

天宮仙音!

絕對是它。

當時它上面的音符消失,難道說是被自己吸收了?!

整個店鋪都安靜的掉下一根針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店內的顧客。

不管是誰,不管他們在說什麼,做什麼。

全都停了下來。

閉上嘴巴聆聽。

台上唱《學貓叫》的青年,眼中也閃爍著震驚,很快就臉色難看的發黑。

在這期間。

烤吧的角落也有一雙美眸死死的盯着趙信。

貝齒咬着嘴唇。

小手捏著拳頭,臉頰伴着紅暈。

有仙音助力,趙信也完全沉浸在這首歌中。

整個人的情緒都被渲染。

儘管店內依舊鴉雀無聲,眾人的內心都被他調動。

所有的人都被帶了進去。

每個人的心裏都燃燒着前所未有的熱血。

直到趙信結束。

看着下面的雅雀無聲,趙信不由自主的露出笑容。

「好!」

「好!」

「再來一個!」

振聾發聵的叫好響徹整個烤吧,聽着下面的歡呼,趙信吐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