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

青面獠牙的鬼怪獰笑一聲,聲音震耳欲聾,然後身形一動,朝著蕭凌和夜暴掠而來,拿起背後的三叉戟,就要出手了。

「夜大哥,小心。」

蕭凌目光看向這青面獠牙的鬼怪,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差不多是魂王級別了,可他根本看不透青面獠牙的實力。

「螻蟻一般。」

夜的雙眼隨意看了過去,只是看了一眼青面獠牙鬼怪,根本沒有其它動作,就僅僅看了一眼,這些殺來的青面獠牙鬼怪連悶哼都沒有發出,漸漸解體消散,似乎根本沒有存在過一樣。

轟!轟!轟!轟!

宛如世界末日一樣,在罪惡之城深處,一道道極為恐怖的氣息衝天而起,頗有睥睨天下的感覺。

「是誰敢在我的地方撒野!」

「本帝要你魂飛魄散!」

「你逃不了的!」

……

驚天動地的聲音,猛然爆炸開來,使得死魂之地都是搖搖欲墜,這些聲音的主人太強大了,強大到讓人難以喘氣。

「將它們的魂氣吸收了,可以突破到魂皇層次。」

夜平靜道:「我過去一趟,出手將這些螻蟻解決,一個個現身,還亂吼亂叫,真的很鬧心……」

「嗯……」

聞言,蕭凌緩過神來,麻木地點了點頭,夜的話,也太霸氣了,他還聽到有人自稱帝,莫非是魂帝級別的存在?

蕭凌沒有多想,也不想繼續想,先老老實實做好自己,他施展吞魂術,運轉煉魂天訣,將這些魂氣全部吸收,最後開始煉化,瘋狂壯大著魂海。

夜身形一動,朝著罪惡之城深處掠去。

沒有任何戰鬥聲,蕭凌沒有看到夜在幹什麼,他卻能夠感受到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在快速消失,然後在快速逃離,最後突兀的變得安靜了下來。

轟!

一股渾厚的魂氣從蕭凌體內爆發開來,魂海也停止了壯大,到達了魂皇的實力。

咻!

夜背手而立,再度出現在蕭凌面前,一臉淡然的模樣,似乎剛剛散步回來。

蕭凌內心卻忍不住為之激動,熱血在燃燒沸騰。

這才是強者!

罪惡之城的那些恐怖存在,隨便一個就能夠捏死他,結果呢,全部被夜收拾了!

夜平靜道:「接下來,地獄訓練的最後任務內容,屠城。很簡單,將罪惡之城的存在,全部殺了。」

「屠城!」

蕭凌眉頭微皺,目光看著無邊無際的罪惡之城,倒吸一口冷氣,要將這裡面的存在全部擊殺,不知道要多少歲月。

「你進入罪惡之城后,這些罪惡存在會過來殺你,好好利用我教導你的魂術,別讓我失望了。」

夜道:「我在罪惡之城的最深處等你,等你到了,我會送你一件東西。到時候,我再帶你離開死魂之地。你可明白了?」

「我明白了。」

蕭凌握緊了拳頭,看來接下來的戰鬥,自然是一番血戰。

「開始吧。」

夜身形一動,消失不見。

蕭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穩穩落在罪惡之城的地面上,他能夠清晰感受到自己似乎站在了血肉上面,那種感覺非常噁心。

「吃,吃,吃……」

幾個暴食鬼怪張開血盆大口,朝著蕭凌撲來。

「魂殺波動。」

「魂意刻印。」

蕭凌施展了兩個魂術手段,將實力提高起來,手持靈魂之劍,目光看著那撲面而來的暴食鬼怪。

七宗罪,七種兇殘的鬼怪,實力都很強大,接下來,他就要不停殺戮這些鬼怪,直到罪惡之城深處,找到夜。

「殺!」

蕭凌低喝一聲,沖了上去。

強大,蕭凌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夜是蕭凌仰望的存在,能夠瞬間擊敗魂帝這種級別的存在,夜究竟有多麼強大,他並不知道。

不過蕭凌明白,修行永無止境,遲早有一天,他也會達到夜的這種程度。

「死!」

一劍呼嘯而過,劍光流水,憑空閃現。

噗!噗!噗!

這些暴食鬼怪全部倒在地上,劍光將這些暴食鬼怪劈成兩半,最後這些暴食鬼怪全部化為魂氣。

蕭凌施展吞魂術,吸收這些魂氣的時候,朝著其他鬼怪殺去。

七宗罪,傲慢鬼怪、嫉妒鬼怪、暴怒鬼怪、懶惰鬼怪、貪婪鬼怪、色慾鬼怪、暴食鬼怪,這七種兇殘的存在,看到蕭凌來到罪惡之城后,全部朝著蕭凌殺來。

罪惡之城很大,蕭凌所過之處,只要是鬼怪,全部朝著蕭凌殺來,聲勢浩大,令人頭皮發麻。

「魂光斬!」

蕭凌手中的靈魂之劍變得耀眼起來,攜帶著恐怖的靈魂氣息,緊接著,蕭凌揮劈而出,一道數十丈的靈魂劍氣閃現而出,朝著前方衝擊而去。

噗!

前方的鬼怪們,全部被蕭凌輕易斬殺。

「這些鬼怪,太弱了。」

蕭凌看著鬼怪化為魂氣,張開嘴巴,施展吞魂術全部吸收,壯大著自己的靈魂。

罪惡之城的這些鬼怪,整體實力並不強大,大部分是魂者級別的存在,至於強悍的存在,蕭凌並沒有看到。

唯一讓蕭凌覺得強大的存在,就是那些青面獠牙的存在,只不過,這些存在似乎消失不見了,蕭凌沒有看到過一個。

「難道全部被夜大哥解決了?」

蕭凌喃喃自語,抬手間,一劍將殺來的傲慢鬼怪擊殺。

罪惡之城很大,蕭凌看不到盡頭,來到這裡的時候,他看到了很多青面獠牙的鬼怪,最後這些鬼怪全部消失不見了,雖然不知道夜是如何做到的,但他現在的任務就是屠城,趕到罪惡之城深處。

蕭凌想要離開這裡,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肉身在陰墓壇怎麼樣了,會不會被人毀屍滅跡?那樣的話,可是相當頭疼啊。

「殺!殺!殺!」

蕭凌瘋狂殺戮著這些鬼怪,這些鬼怪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全部被他一招擊殺。

只不過,七宗罪的鬼怪根本不懼死亡,蕭凌殺死了一片后,又一片鬼怪沖了殺來,根本殺不完。

漸漸地,蕭凌有些迷失自己了。

這些源源不斷的七宗罪鬼怪根本殺不完,就算給他一百年,亦或者一千年,他都未必能夠殺完這些鬼怪。

「根本殺不完啊!」

蕭凌暗罵一聲,看著無窮無盡的七宗罪鬼怪,他不知道罪惡之城的深處有多麼深,也不知道夜的具體位置。

「難道,夜是要告訴我什麼道理嗎?」

蕭凌忍不住思考起來,他與夜相處的日子裡,有些時候,夜說的話,幾乎是話裡有話,只要他想出來了,幾乎能夠通關。 「屠城,真的是夜想要的嗎?」

蕭凌開始思考,思考的同時,將朝著他殺來的鬼怪全部擊殺,這些源源不斷的鬼怪,看起來很令人煩惱。

「罪惡之城,這些七宗罪的鬼怪根本殺不完。」

蕭凌暗道:「除非我有夜的實力,將罪惡之城摧毀都可以。只不過,我沒有夜的實力,現在剛剛到達魂皇級別。至於七宗罪的鬼怪,它們死去后的魂氣很少,根本不足夠讓我繼續突破……」

蕭凌開始觀察罪惡之城,他發現不少鬼怪死亡之後,又有新的鬼怪從罪惡之城底下爬出來,如果不摧毀整個罪惡之城,他根本無法將這些鬼怪全部殺死。

也就是說,夜給了蕭凌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七宗罪,七宗罪……」

蕭凌有些絞盡腦汁了,如果只考慮廝殺的話,他根本不懼這些鬼怪,只不過,夜給他的考驗,似乎不僅僅是表明那麼簡單。

「七宗罪代表著什麼?」

「七宗罪代表著七種罪惡傲慢、嫉妒、暴怒、懶惰、貪婪、色慾、暴食……」

「七宗罪為什麼而生?為什麼會有七宗罪?」

……

蕭凌閉上了眼睛。

靈魂之劍在蕭凌手中消失,他的身體,還有心靈,人心合一,感受著罪惡之城的七宗罪。

七宗罪的鬼怪們全部撲了上來,開始撕咬蕭凌的靈魂。

蕭凌不聞不問,他感受到了七種罪惡的意志,發現了一種法則,一種因果……

七宗罪是世間禍端的起源。

可是,世間除了七宗罪,難道就沒有其它美好的事物了嗎?

蕭凌感受著這種奧妙……深不可測的真理……

蕭凌靜靜地盤腿而坐在罪惡之城,完全沉迷在其中,他感受著罪惡之城的鬼怪,覺得這些鬼怪突然很可憐……

……

蕭凌開始悟道,這種機會可遇不可求。

無論是心靈,思想,世界觀,以及周圍的一切事物,還有諸多環境因素,在那一剎那,全部融合在一起……

蕭凌似乎想明白了。

「七宗罪,罪不可赦,卻不是無可救藥。」

「世間除了罪惡,還有真性美。」

「傲慢對應著謙虛,嫉妒對應著欣賞,暴怒對應著溫和,懶惰對應著勤奮,貪婪對應著知足,色慾對應著戀愛,暴食對應著節約……」

漸漸地……

千絲萬縷般的光芒,在蕭凌周圍開始匯聚,在他上空之上,形成了一道人形光影。

人形光影似乎是女子,她身姿曼妙,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她張開雙手,緩緩在背後抱著蕭凌,只見一片片靈魂羽毛在她背後緩緩展開,形成了巨大的羽翼翅膀……

「你是……」

蕭凌目光與靈魂女子對視了一眼,微微一怔,這個女子他沒有見過,不過這個女子有點像雲曦,還有一點,竟然像龍碧君……

「難道你是由我內心而生的存在?」蕭凌問道。

光影女子微微點頭,沖著蕭凌露出一抹微笑,她背後的羽翼緩緩張開,一道道光芒呼嘯而出,朝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

噗!噗!噗!噗!

在蕭凌周圍的七宗罪鬼怪們,它們的身軀漸漸開始消散,在它們眼中,終於露出了恐懼之色,似乎看到了世間最恐怖的存在,它們再也不敢攻擊蕭凌,撒腿就跑,潛入到罪惡之城的地底下。

不一會兒,罪惡之城之中,竟然沒有一個鬼怪,還有那些斷肢殘骸,全部消失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蕭凌露出一抹笑容,抬起頭來,看著光影女子,道:「龍曦,我便稱呼你吧。」

大叔,你家嬌妻又跑了 龍曦由蕭凌心而生,有著雲曦和龍碧君的影子,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蕭凌卻知道龍曦是自己領悟出來的手段,如果非要給龍曦一個定義,龍曦可以算是武魂吧。

龍曦微微一笑,抱住蕭凌,漸漸隱入蕭凌體內不見。

「夜大哥,我懂了。」

蕭凌笑了笑,握了握手掌,道:「世間萬物,有正有邪,有善有惡,其實你早就告訴我答案了。七宗罪,根本無法消滅,世間有了它們,才會有那些真性美……」

蕭凌懂了很多,修行之路,除了廝殺掠奪,還要感悟天地真理,天地法則,這樣的話,路會越來越寬,越來越遠!

蕭凌抬起頭來,在不遠處,出現了一座高台,這座高台之前並未出現過,此刻卻出現了。

在高台上面,一道身影背手而立,站在那裡,正是夜。

「孺子可教也。」

夜微微地點了點頭,他一直在看蕭凌,原本蕭凌陷入了瘋狂的殺戮,這讓他很失望,不過看到蕭凌領悟他的話后,他非常滿意,看來他之前說的話,已經讓蕭凌改變了很多。

「夜大哥,我來了。」

蕭凌抬腳朝著前方走去,夜的地獄訓練,其實是給他的思想訓練,世界並不是他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要學會追尋根源,才能夠知道真理。

高台之上,蕭凌走了上去。

咻!咻!

夜屈指一彈,兩把利劍插在蕭凌腳下的地上,其中一把白劍,不斷爆射出鋒芒的白色劍氣,在白劍劍柄中,有著一道光眼閃爍著,至於另外一把黑劍,渾身散發著陰森恐怖的黑色劍氣,在黑劍劍柄中,一個漆黑眼睛轉動著,看起來頗為邪異。

夜平靜道:「這是陰陽奪魂劍,一陰一陽,你用靈魂將其煉化,當做自己的武器,這便是我給你的禮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