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外面忽然傳來聲音,「天河府主前來拜訪。」

「這麼巧。」東伯雪鷹看著面前的金髮老者,「九僵府主,不介意吧,就讓天河府主一起進來坐坐。」

「我也好久沒和天河小子見面了。」九僵府主微笑點頭,只是心中有些不爽,東伯雪鷹沒立即收下他的禮物,看來要送出禮物結下因果也沒那麼容易啊。

*(未完待續。) 九僵府主、天河府主是最先來拜訪的兩位四重天界神,將他們兩位送走後,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又接連有其他四重天界神們來拜訪,如果是普通人,或者是實力較弱的恐怕巴不得得到足夠珍貴的禮物!可越是強者,反而不輕易受好處。

對這些來拜訪的四重天界神,大多都帶著灰燼魔骨!平常想要買都買不到,而這些神界的一方霸主存在,真的想要卻大多都能拿出來點,畢竟他們活的久底蘊更深。

東伯雪鷹就一句話:「白送我可不能要,不過我願意買,一斤灰燼魔骨五千萬神晶的價,我只需買五斤即可。」

雖然《太皓》第四篇修鍊需要更多奇珍,灰燼魔骨需要的也更多,可一來身上沒那麼多神晶,除非將紅石山中的寶物拿出來交換。二來也不急,畢竟要修鍊《太皓》第四篇那是成為四重天界神的事了,等自己積攢的神晶再多些,慢慢買即可。

「這……」

「五千萬神晶一斤?一千萬神晶就夠了。」

那些四重天界神們還嫌東伯雪鷹出價高。

「五千萬神晶,我願意買,且只買五斤。」東伯雪鷹則道,這個價不算佔便宜,算不上因果。不過也算大家有點交情而已。

最終還是最先趕來的五位四重天界神,東伯雪鷹分別買了一斤灰燼魔骨,也算彼此熟悉認識了。

「唉。」

「想要和東伯雪鷹結下因果,可不容易。」

「東伯殿下可是陛下親傳,他也不傻,怎麼可能隨便接受禮物。」

短短一個多月。

一共有三十五位四重天界神來拜訪,有的是想要結下因果,有的純粹是彼此熟悉下。這些四重天界神們許多都是來自於一些遙遠各處的。不過大能者們卻沒有誰來拜訪,僅僅熟悉的赤火老祖倒是遠距離祝賀了一番,畢竟大能者們都已經超脫。他們可不像四重天界神那麼急切。

……

太陽星。

是最神秘最強大的兩顆星辰之一,它和月亮星分別在整個神界的兩極,永遠照耀著神界、物質界、黑暗深淵。並且正常飛行前往是怎麼都找不到的。

「轟~~~」

太陽星也就是一個無比龐大的火球,它表面的火焰甚至是液態的,就彷彿星球的海水。這太陽星的火焰也一樣在流動,無比熾熱恐怖。不過它的威能,卻能夠輻射整個物質界、深淵、黑暗深淵,可見它的恐怖。它的規則要比天地規則繁雜不知道多少。是足以和物質界規則、黑暗深淵規則相媲美的。

許多大能者,都經常來太陽星。

「哈哈哈。」太陽星表面,正有著一座屋子。屋子帶有一小院,小院僅僅十餘米方圓。在小院外便是無盡的太陽火焰了。

小院內正有一名白髮童顏老者在哈哈大笑,「我赤火的運氣還真不錯,當初幫助東伯小子,沒想到他如今竟有如此成就,怕是將來有望超過我吧。哈哈,他欠我的因果,可不輕啊。」

當初救余靖秋,對赤火老祖而言是舉手之勞。

可對當初的東伯雪鷹而言卻是願意用命去換的!他求時空神殿。時空神殿不屑,認為東伯雪鷹根本就沒那個價值。畢竟要救當時的余靖秋,要麼得要再造靈魂的奇珍,要麼也得大能者出手。哪一個代價都很高。東伯雪鷹當是根本走投無路。求都無門!

赤火老祖身為大能者,卻出手了。

這一因果……對東伯雪鷹而言,那是足以讓他粉身以報的因果。

「東伯小子,你前途無量。將來老頭子我要拜託你幫忙,你可別拒絕。」赤火老祖在傳訊恭喜時,還特地說了句。

「老祖只需吩咐一聲。東伯雪鷹拼了命都會幫老祖。」東伯雪鷹乾脆利落。

「不急不急,最起碼等你成為大能者之後,我再請你幫忙。」赤火老祖道。

東伯雪鷹則感激。

因為赤火老祖說了這一句話,代表這一段因果可以在成為大能者之後償還!那麼自己從四重天成為大能者時,這一大因果的影響就會很小很小。

******

東伯雪鷹成為三重天界神的三個多月後。

在神界和黑暗深淵的交界處。

一隻巨大的黑色手掌穿梭虛空降臨,籠罩了萬億里區域,那萬億里廣闊區域盡皆凝固了,原本還在倉皇逃竄的毒郢界神正驚恐看著那巨大手掌,焦急喊道:「帝君,帝君饒我一命,饒我一命。」她的另一個分身剛剛被抓,這一身體妄圖逃竄,也沒能逃掉。

「饒你一命?哈哈哈,我可要拿你給東伯雪鷹當禮物的。」恐怖的黑色手掌直接抓了過去,毒郢界神竭力掙扎,可自身周圍完全凝固住,根本掙扎不開。

毒郢界神心中絕望。

她一聽說東伯雪鷹成為三重天界神,就蒙了,再無僥倖心理,立即開始逃竄。如今東伯雪鷹都沒出手,就有這等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古老四重天界神直接出手了,這老傢伙也是細心探查了三個月,確定毒郢界神兩個身體蹤跡,這才同時出手,將她兩個身體盡皆抓住。

當真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她毒郢界神一點希望都沒了。

……

在毒郢界神被抓的時候,在東域城,蒼雍國主也終於來拜訪東伯雪鷹了。

「蒼雍國主。」

監察使府邸的許多士兵們、侍女們都有些好奇看著,因為三個多月前,蒼雍國主可是和東伯雪鷹在東域城上空交戰的,如今這蒼雍國主還敢來?並且當初刺殺百里商統領的,就是蒼雍國主的手下!雙方可是有著仇怨在前的。

「國主請,這邊。」有界神侍衛親自引領。

這些天,見過太多四重天界神,所以這些侍衛們也早波瀾不驚了。

很快引入殿廳內。

殿廳內僅僅東伯雪鷹一人坐在那,他遙指對面:「蒼雍國主,請!」

蒼雍國主入座,和東伯雪鷹遙遙相對,道:「東伯殿下,真是慚愧,之前多有冒犯,還請別見怪。」

東伯雪鷹一笑:「蒼雍國主,我們就別說這些虛的,我東伯雪鷹雖然自信,但認為自己也不至於能讓一位四重天界神前來賠禮道歉。而且我之前只是滅殺你手下的一個分身而已。你就親自殺來,現在又來賠禮,蒼雍國主,你定有所求,而且所求還不小。」

「佩服。」蒼雍國主誇讚道。

「說吧,什麼事。」東伯雪鷹道,他也好奇蒼雍國主為的是什麼,是那黑色球體嗎?

這三個多月,這黑色球體他也鑽研很久,本尊在夏族世界紅石山內更是百倍時間加速琢磨那映照的陣圖,可至今都沒能發現黑色球體的秘密。但是有一點能肯定,單單那陣圖的玄妙程度,這黑色球體就是一件了不得的寶物。

蒼雍國主看了看殿外。

東伯雪鷹一笑,一揮手,轟隆隆,門關上了。

「我就直接說了,估計殿下也猜到了。」蒼雍國主一揮手,面前就出現了黑色球體虛影,「我需要的就是這一件寶物。」

東伯雪鷹點頭一笑:「和我猜的一樣,蒼雍國主可否告訴我,它到底是什麼?有什麼秘密?」

**(未完待續。) 蒼雍國主眉頭微皺看著面前的東伯雪鷹,而東伯雪鷹則只是笑看著他,這讓蒼雍國主有些焦急無奈:「這個東伯雪鷹,還真是直接!他知道我奈何不了他,有恃無恐。」

雖無奈,可蒼雍國主也明白形勢,當即心意一動,界神領域直接瀰漫開來,甚至隨身攜帶的隔絕一切規則探查的寶物也激發開來,讓這殿廳絕對的安全,誰都探查不了!

東伯雪鷹默默看著。

「殿下可否先讓我看看,你是否有這一寶物?」蒼雍國主道。

「可以。」東伯雪鷹一伸手,掌心就出現了一黑色球體,上面有無數凹凸不平紋路。

蒼雍國主一看到便雙眼放光,激動無比,他一眼就判定這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寶物,有了這寶物,他就能實力大增了,如今他只是一個年輕的四重天界神,那些真正活的久的老傢伙們都比他強多了。

像余靖秋因為得到過《心劍圖》殘篇融入自身秘術,在跨入四重天後,如今實力也是能和蒼雍國主媲美的。

這種實力層次,在四重天界神中只能算是正常水準!比那些一般新晉四重天界神要強上些。可和慧明大師兄、安海府主他們相比就要弱上一大截了,更別說和大能者交戰而不敗的『摩雪國主』比了。

「有了它,我實力就能大增,也能得到更多奇珍,超脫的希望也能更大。」蒼雍國主暗暗道,實力越強越加容易得到珍貴寶物。

「怎麼樣?」東伯雪鷹一翻手又收了起來。

「殿下應該發現不了它的秘密吧。」蒼雍國主笑道,「我可以這麼說,整個神界,除了我以外,怕都沒誰能破解它的奧秘。在別人手裡也就是個玩物,沒什麼用。也就在我手裡才能發揮些作用。」

「哦?」東伯雪鷹應了聲,他研究這麼久的確沒發現黑色球體到底有什麼秘密。但是稍微有點眼力的都能判斷這絕非凡物。

「哈哈哈。我已經準備了十斤灰燼魔骨!」蒼雍國主非常熱情,「以及兩頭『篪暝獸』,這兩頭篪暝獸都有三重天界神戰力,這些都願送給殿下,只求殿下將這黑球給我。」

東伯雪鷹嘖嘖感嘆:「十斤灰燼魔骨?兩頭篪暝獸?雖然我沒聽說過什麼篪暝獸,不過能有三重天界神戰力,也是極罕間了。好大的手筆啊。」

蒼雍國主連道:「殿下,篪暝獸乃是蟲獸的一種,乃我辛苦培育而成,絕對忠誠。聽聞殿下有一雙子女。這兩頭篪暝獸可以讓殿下的一雙子女帶著,它們絕對是最好的護衛。」

「手筆是挺大。可惜啊。」東伯雪鷹搖頭,「之前眾多四重天界神來拜訪我時,許多都來送灰燼魔骨,我也出手買了些,所以我現在並不缺灰燼魔骨,至於蟲獸?我手下也不缺這兩頭蟲獸。」

蒼雍國主面色微變。

這個東伯雪鷹,明顯不滿足啊,胃口很大啊!

可是他能怎麼辦?

「殿下。這黑色球體對你也沒用。」蒼雍國主連道,「只要殿下將它給我,殿下需要什麼寶物儘管提。只要我蒼雍能夠拿得出,我便願意給殿下。並且我可以立下誓約。將來可以為殿下出手三次,只要不因此丟掉性命,就是損失一尊分身我都不會退縮。」

東伯雪鷹看了看蒼雍國主,笑著拿起條案上的酒壺先倒酒。說道:「別急別急,我們先喝一杯,慢慢聊。」

蒼雍國主只能強壓性子也倒酒。陪著一同喝酒,能說的他都說了,只要能付出的代價他都願意付出了。

現在該怎麼決定,就全在東伯雪鷹了。

「蒼雍國主,你到現在,都沒告訴我這到底是什麼。」東伯雪鷹端起酒樽輕輕喝了一口。

蒼雍國主猶豫了下,道:「這黑色球體其實是一件極為珍貴的孕養蟲獸的器具。」

「器具?」東伯雪鷹皺眉,「不僅僅如此吧,單單一器具,值得你如此拚命?」

「器具本身雖珍貴,但是更珍貴的是器具內部。」蒼雍國主低沉道,「器具內部,有一蟲卵,叫『流光蟲』。」

東歐雪鷹瞳孔一縮,面色大變。

流光蟲?

很普通的一個名字,可這代表的是一個傳說,一個很恐怖的傳說,這是無數蟲獸中最最恐怖的那幾種蟲獸之一!曾經有一位三重天界神培育出的一頭完全成熟的『流光蟲』,仗之能夠匹敵大能者!

這也是培養蟲獸讓人羨慕的一點,可以培養出遠超自身實力的蟲獸。

「這黑色球體內,藏著一個大能者?」東伯雪鷹暗暗嘀咕,而且還是絕對忠誠的大能者!『流光蟲』非常厲害,可心神附在上面讓流光蟲單獨行動。也可以流光蟲護體,界神刻意躲在流光蟲的體內,絕對安全。

且『流光蟲』最出名的就是速度!

這是一個擅長速度、能保護自家主人,正面戰鬥能匹敵大能者的恐怖蟲獸。

「僅僅只是蟲卵。」蒼雍國主連道,「沒有特殊培育之法,沒有辛辛苦苦的培育,它不可能就立即匹敵大能者的。而且除了我,恐怕沒誰能夠打開這器具。這黑色球體器具上複雜的陣圖,我可以告訴你,就相當於一把鎖!如果不知道開啟方法,是無法開啟的,恐怕就是神帝陛下他們都做不到。」

「做不到?」東伯雪鷹輕輕一笑,「這可不一定。」

蒼雍國主一怔,連道:「殿下,還請說個條件,你們都無法開啟,就算開啟也不懂得怎麼培育。」

他不敢賭。

畢竟血刃神帝乃是神界最強者,便是絕學都是隨後就扔出一部,這樣的存在,說不定還真的懂得蟲獸的一些特殊法門,或許就能開啟,也能夠有培育之法。

東伯雪鷹其實也不願意去煩自己師尊,更何況培養蟲獸,是需要花費時間精力的。

「你有培養蟲獸的法門吧?也有開啟之法吧?」東伯雪鷹道,「這也是從遺迹中得到的。」

蒼雍國主點頭。

「法門給我。」東伯雪鷹道。

蒼雍國主毫不猶豫一翻手,手中便出現了一本厚厚的黑色書籍,說道:「殿下只需要意識滲透就能夠得到傳承,這是非常古老珍貴的培養蟲獸之法,珍貴程度和絕學相比,怕也接近。」

這也是吹噓,畢竟培養蟲獸有一個很大的問題,需要找到珍貴的蟲卵去培養。

「我是說,這本書籍給我。」東伯雪鷹道,「再加十斤灰燼魔骨,兩頭篪暝獸。這黑色球體就歸你了。」

「這傳承之物給你?」蒼雍國主一愣。

傳承之物,是可以一次次傳承的。

就像東伯雪鷹當初學了《太皓》,他自己學了,卻無法傳授給別人,因為自己境界太低,除非哪天完全學會才能傳授。

「對。」東伯雪鷹點頭道。

「你要傳承之物作甚?你學一遍不就行了?」蒼雍國主有些不滿,這傳承之物代表的是古老的培養蟲獸法門,便是和其他勢力做交易,讓其他強者學一次,對方都得付出巨大代價的。

東伯雪鷹微微一笑:「你不已經學了么?再得到這黑色球體后,你將來定會實力大增。這一傳承之物,終究是外物,對吧?而且對我而言,我又沒得到流光蟲,這一法門我學了也沒什麼用,畢竟我沒時間花費在這上面,那你憑什麼要換回這黑色球體?」

「所以傳承之物給我,再附帶上你之前的條件,黑色球體歸你。」東伯雪鷹道,「這交易才算公平。」

蒼雍國主猶豫了。

捨不得。

真捨不得,這傳承之物是他極重要寶物了,他也沒想到東伯雪鷹竟然會直接索要這玩意。

「就算我留著,也最多拿來做些交易。畢竟我已經學了,對我沒太大作用。」蒼雍國主暗暗道,「至於不能傳授弟子,哼,我若是實力強大,哪裡管什麼弟子。之前我提的條件,東伯雪鷹顯然沒放在眼裡。罷了罷了。」

「交易后,我損失了些外物,但是我實力將大增。」

「對我而言,還是值得的。」

蒼雍國主經過思索後作出決定,看著東伯雪鷹,「好,我答應你。」

「那我們定下誓約。」東伯雪鷹說道,「讓我師尊見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