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收藏」 「葉星辰同學,小心一點!」蘇姍忽然開口說道,現在她心裡也是毛上毛下的,難得出來郊遊一次,先是遇上東方藍洛溺水,現在又遇上這等事情,怎不叫人鬱悶。

「嗯!」葉星辰點了點頭,接過關婷婷遞來的手電筒,邁開步子,朝湖邊走去。

兩人來到了湖邊,那咚咚的聲響並沒有消失,反而越來越大聲。

「奇怪了?湖面並沒有什麼,這聲音也不像是水裡傳來的,到底怎麼回事?」葉星辰喃喃自語,他可不認為這世上有什麼鬼怪。

「會不會是南湖對面傳來的呢?」張佳也是眉頭緊皺,他同樣不相信世上有什麼鬼怪。

「有這可能,不過這湖泊這麼大,要是湖對面傳來的話不可能這麼清晰,咦,你看,湖面上似乎有什麼影子!」葉星辰忽然指著湖面說道。

「是船,一艘漁船,奇怪,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一艘漁船?」張佳緊緊鎖住眉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不是一艘,是好幾艘,難道是附近的漁民么?」葉星辰暫時收起了小刀,用手托住下巴,淡淡說道。

「或許吧,他們朝我們這邊來了,要不要叫老師?」張佳道。

「不用了,他們已經過來了!」

蘇姍漸漸平靜下來,眼見葉星辰兩人遲遲沒有回來,便找上幾個男同學,還有黃奕菲等幾個大膽一點的女孩子尋了過來,也都注意到了湖面的那些漁船。

過了一會兒,那些漁船慢慢靠近,穿著都很普通,應該是這一帶的漁民。

「你們是誰?為何這麼晚了還在這裡?」一名中年男子開口說道,他手中有一個小鼓,剛才那咚咚的聲音應該是他拍打出來的。

「噢,我們是雲龍高中的,今天來野外郊遊,見這裡風景獨特,便在這露營。」蘇姍作為班主任,趕緊上前解釋道。

「露營?」那中年男子這才注意到蘇姍,不由的眼睛一輛,學著葉星辰一手托著下巴,上下打量蘇姍,滿眼的淫穢之色。

葉星辰心知不妙,上前一步攔在了蘇姍跟前,冷冷說道:「怎麼?難道不相信么?」

「哈哈,這有什麼好不相信的,只是難道你們不知道這一帶都是我們黃杏村的地盤么?你們在這裡露營可交了租地費用?」那男子的目光又朝旁邊瞟去,藉助燈光正好看到一身性感裝束的黃奕菲,不由的光芒四射,其他的十多名大漢也是面露淫穢之色,開始朝岸邊駛來。

「蘇老師,你們後退,這幾個傢伙心懷叵測!」葉星辰悄悄在蘇姍耳邊說道,身子卻朝前邁去,此時,歐陽俊幾人也知道是漁民,不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也一起朝這邊趕過來。

蘇姍也注意到這些人眼中不懷好意的目光,拉著黃奕菲朝後退去。

「租地費用?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樣的費用呢?」葉星辰身高馬大,此時完全將蘇姍等人擋在身後。

「哪兒來的小屁孩,我在和你們老師說話呢!快滾?」那男子眼見這些人都是一群少男少女,只有蘇姍穿著成熟,所以她應該是老師才對。

「我想快滾的不是我,而是你們才對?深更半夜的,你們不在家裡摟著老婆睡覺,到這荒郊野外的管我們露營?這是什麼意思?或者說你們做了什麼虧心的事情?路過此地?」葉星辰不冷不熱的說道,憑著多年的經驗,他已經認定這些人不是什麼好鳥。

葉星辰此話一說,那幾人臉色同時一變。

「臭小子,你爺爺我做什麼事情還需要你管嗎?兄弟們,上岸,那兩個女的留給我,其他的自己分!」那中年男子叫廖老三,都四十多歲了,還是光棍一個,平日里吃喝嫖賭樣樣來,靠著自己的經驗,逐漸成為了這群小偷小摸老大。

「老大,他們是一群學生,會不會?」廖老三旁邊的一名瘦小男子開口說道。

「那你留在船上,我們去!」廖老三大喝。

「啊……那我還是一起去吧?」那男子滿臉委屈,其他數十名大漢卻哈哈大笑起來。

蘇姍,黃奕菲,等幾名女孩面色蒼白,她們哪裡想到在郊外露營也會遇到這些無法無天的混混?要知道,就算在城裡,那些混混也不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下手,除非他想被全國通緝,可他們又哪裡知道這些人都沒讀過什麼書,根本不了解法律,平日里又沒犯什麼大錯,也沒嘗過刑法的厲害,哪裡知道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而且一個個窮困潦倒,找女人也是那些上了年紀的老雞,哪裡見到這麼多漂亮的小女孩,最重要的是方圓數里都沒什麼人煙,根本沒什麼好顧忌的。

「各位,你們想要上岸?」葉星辰卻是不冷不滿的來到了岸邊,雙手抱胸,充滿了不屑,張佳就站在他的旁邊,也是冷眼看著眾人。

趙虎,歐陽俊,陳小龍,李宗政等幾個經常愛打架的男孩此時也全部趕到,一個個冷眼看著想要上岸的十多名男子,要打架,他們從來沒有怕過誰。

「三哥,他們人好多,我們還是算了吧?」那個瘦小了男子眼見岸上忽然湧現出這麼多人,再一次開口說道。

「操你媽的,都是一群小毛孩,你怕什麼?」廖老三用力了拍了一下男子的腦袋,幾艘船一起靠近了岸邊,數十人一起躍上湖岸,手持西瓜刀,直朝葉星辰等人衝來。

「你們後退,這群人交給我了!」葉星辰擔心他們的刀傷到其他同學,身影率先沖了出去,手中的小刀來回反轉,閃電般朝沖在最前面的一名男子而去,既然認定了這群人不是好鳥,那索性好好教訓一頓,只要不殺死就行了。

狠狠的一肘頂在那名男子的胸口,那名男子龐大的身軀直直的倒飛出去,其他幾名男子眼見葉星辰這等厲害,都是一驚,接著不管好歹,全部舉著砍刀朝葉星辰衝來。

「找死!」葉星辰移動步伐的過程之中,手腕連番,又多了兩把飛刀,總共三把飛刀脫手而出,在火光的照耀下,射出三道光芒,直接刺進了三人拿刀的手腕,西瓜刀直接掉落下來,三人卻驚得立馬抱著手腕慘叫不已。

「我操,我沒看錯吧?小李飛刀?」郭敬揉了揉眼睛,滿眼的不可思議。

「世上根本不存在什麼小李飛刀,不過是有的人將飛刀的絕技練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就像射擊一樣!」一旁的張佳淡淡說道,目光卻一直落在葉星辰身上。

「操,你什麼時候也懂這麼多了?」郭敬大罵。

「我看的書比較多而已!」張佳說話的同時,身影已經奔了出去,歐陽俊,陳小龍,趙虎幾個打架厲害的人也跟著跑了過去,雖然對方還拿著西瓜刀,但葉星辰都毫不畏懼,自己又有什麼好怕的呢?

郭敬眼見幾人沖了上去,甚至連胡曉那傢伙也不顧死活的跑上去,也趕緊抖動著肥肉,沖了過去。

葉星辰連續射出幾刀,打掉了那群男子的西瓜刀,在眾人衝上前後,受傷的小混混們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一個個被揍得在地上翻滾。

班裡的大多數同學頭跑了過來,眼見這些囂張的傢伙被幾人教訓的慘叫不斷,一個個心中大樂。

只有最開始見過葉星辰飛刀絕技的幾名女孩目光驚呆,特別是黃奕菲,對葉星辰的崇拜簡直達到了頂點。

「救命啊!」忽然,露營的地方響起了救命聲,眾人心中大驚。

葉星辰更是猛然停住毆打動作,身影急速朝露營的方向衝去,因為那救命聲正是慕容蓉的聲音。

「遭了,調虎離山?蘇老師,快報警,趙虎,你們幾個找繩子綁住這群傢伙,大家不要亂跑!」張佳出奇的鎮定,一邊吩咐眾人做事,一邊朝露營的地方奔去,歐陽俊在葉星辰前去的第一時間也已經沖了過去。

蘇姍整個人頭都大了,一次好好的郊遊,怎麼會發生這麼多事情?所有人心中都一陣驚慌,他們都是一群生活在花叢中的孩子,哪裡遇到過這等事情?

葉星辰速度快到了極致,就算是百米冠軍也未必有他這樣快,幸好草地比較平坦,月光比較明亮,否則非得摔死不可。

當他趕到營地的時候,只見到留守在營地旁邊的慕容蓉,關婷婷,東方藍洛,等數十名女孩一臉的驚慌,羅小軍,張永樂,柯正,李雲四個男孩子暈倒在地,現場更是一片狼藉。

「容蓉,發生了什麼事情?」葉星辰來到慕容蓉身前,開口就問。

「是一群蒙面人,他們綁走了李老師!」慕容蓉還算鎮定,指著另一邊的小樹林說道。

「操,歐陽俊,照顧好大家,不要跟來,趕快報警!」葉星辰轉頭望去,發現樹林之中,隱隱有人影閃動,心中大怒,站起身來,就朝樹林之中奔去。

歐陽俊,剛剛聽到慕容蓉的話,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就見到葉星辰的身影閃電般奔出,心中一陣恐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會有人綁架李老師?

「求收藏」 趙虎幾人招來了繩索,將廖老三幾人捆綁起來,然後一起壓倒了露營的地方,蘇姍聽到李筱婷被綁架后也是驚慌失措,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該做什麼。

她只是一個高中班主任,而且是第一次當班主任,哪裡遇到過這樣的連環事件,剛才還是劫財劫色,現在又是綁架,哪裡有這麼巧合的事情?難道這本身就是一場陰謀?

歐陽俊也是一頭霧水,他實在想不通,為何會發生這麼多事情。

黃奕菲,慕容蓉,關婷婷,東方藍洛,等等幾人都是一臉的擔憂,除了擔憂李筱婷外,更擔心的卻是葉星辰。

只有張佳依舊保持著鎮定,先是上前查看了羅小軍幾人,發現並沒有什麼大礙之後才開始安慰大家。

此時所有人都是一陣恐慌,並沒有注意到他臉上的鎮定。

葉星辰速度極快,就算在樹林之中也是身輕如燕,要是有人看到了這些,一定會驚訝的張大嘴巴,這那裡是一個人類,簡直就是一隻夜貓,根本不需要夜視鏡也能夠在樹林中從容穿梭。

那些是什麼人?為何要綁架李筱婷?葉星辰已經見到了那群蒙面人,借著明亮的月光,起碼有數十人。

由於李筱婷在對方手上,葉星辰不敢大意,只是緊緊跟在幾人身後,不敢上前,數人穿出樹林,前面停有幾輛麵包車,葉星辰一陣猶豫,要是在不上前營救,那很可能將失去幾人的蹤影,可對方要挾著李筱婷,自己根本無機可趁啊?他殺人在行,可救人卻不怎麼在行,以前還是雇傭兵的時候就算接到救人的任務也是幾個人分工合作,哪裡像現在一樣,就自己一人。

靜靜的呆在樹林之中,憑著敏銳的眼力,他看清楚了汽車的車牌,是靜海市的。

「轟嚓!」馬達的聲音響起,李筱婷已經被送上了汽車,眼看就要開走,葉星辰一個健步,身影竄出了樹林,雙指扣在車廂後面,就像壁虎一樣趴在那裡,汽車緩緩開動,載著葉星辰朝靜海市方向而去。

為了不讓來人發現,葉星辰整個人弓著身子,只用手緊緊扣住車身,難度之大,要不是擁有極強的手力,根本難以辦到。

汽車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已經來到了靜海市郊區,不過卻並沒有開進城區,反而朝報東開去,最後在一座廢棄的工廠旁停下來,葉星辰迅速躍下車,躲到了車底。

「你們這群混蛋,快放開我……」這是李筱婷的聲音,想來她已經清醒。

「你給我閉嘴,再鬧的話我在你臉上劃上一刀,到時候看誰還會要你!」另一個兇狠的聲音響起,李筱婷的聲音馬上消失。葉星辰一陣苦笑,看來女孩子愛美之心簡直比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

黑衣人並沒有摘下自己面布,押著李筱婷朝工廠裡面走去,葉星辰趁此機會,滾身到旁邊的雜物之中,靠著敏捷的身影,硬是沒有被對方發現。

「你們幾個,在這外面是守著,一有什麼動靜,馬上報告。」遠遠聽到一名男子的聲音,想來是這群人中的老大。

「是,老大,不過這妞這麼細皮嫩肉的,不讓兄弟們享受享受?」另一個猥瑣的聲音響起。

「操你媽的,這妞上頭吩咐過了,絕對不允許動,除非你不想活了!」又傳來那男子的罵聲,接著聲音漸漸小去。

此時,已經半夜三更,夜空中飄來了多多雲,擋住了那明媚的月光,時空一片漆黑,葉星辰借著雜物的遮掩,小心翼翼的來到工廠邊上,從一個窗口翻了進去。

工廠不大,分成了幾個小車間,李筱婷被關在了一個辦公的地方,門口守著兩人,其他的幾人似乎是到隔壁睡覺去了。

葉星辰沒有馬上出手,雖說他有一擊斃命的把握,但畢竟其他人剛剛去睡覺,難保不出現什麼聲音,還是稍微等一會兒再好。

辦公室內,李筱婷被捆綁在一張椅子上,嘴裡塞著面布,臉蛋上掛滿了驚慌,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遇到了綁架事件,而且還根本不知道對方綁架自己的目的。要不是從小膽子夠大,此時早已經嚇破膽子。

哎,要是葉星辰那小子在就好了,說不定他能夠將我從這裡救出去。不知不覺間,李筱婷的腦海中竟然浮現出葉星辰的影子。

奇怪,我怎麼會想到他呢?他就算很能打也不可能和這些匪徒斗啊?

李筱婷還在胡思亂想,辦公室的門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借著外面射來的燈光,隱隱能夠見到腦後有一條小辮子在甩動。

是他?

李筱婷心臟一陣狂跳……

「李老師,我來救你了!」葉星辰輕聲說了一句,身影已經來到了李筱婷身前,手腕一番,小刀出現在手心,快速的隔斷捆綁李筱婷的繩子,又拿掉了她嘴裡的面布。

「你……你是怎麼來的?」李筱婷實在難以相信,自己剛剛想到葉星辰,他就到了,難道他是上天派給自己的使者?

「出去再說!」葉星辰在李筱婷的耳邊輕輕說道,拉著李筱婷來到了窗戶旁邊。

感受到葉星辰口裡傳來的熱氣,李筱婷全身一陣麻酥,心跳更是加快,一種從未有過的安全感出現在心頭,哪怕是曾經的那個他也沒有給她過這樣的感覺,這一刻,李筱婷迷醉了,徹底的迷醉在葉星辰的強大之中。

小心翼翼的打開窗戶,外面一片漆黑,轉頭朝李筱婷說道:「李老師,來,我先抱你出去!」

李筱婷看著葉星辰那如星一般的眼眸,點了點頭,心中甚至有一種期盼,能夠永遠的被眼前的這個小男人抱住。

一把抱起李筱婷,入手的是肉色絲襪傳來的柔滑,不過此時情況危急,也沒有揩油的心思,將李筱婷送出了窗外,自己才翻了出去,拉起李筱婷的手小心翼翼的朝外面工廠外面走去。

這時,黑衣人中的一名叫張磊的男子出來上廁所,猛然見到關押李筱婷的房門打開,自己的兩個兄弟倒在地上,脖子上插著一把飛刀,鮮血流了一地,口中迅速大喊起來:「不好了,人票被人救走了!」

工廠內立刻響起了眾人起身的聲音

「媽的,被發現了,快走!」葉星辰口中暗罵,也顧不得保持身形,拉起李筱婷就朝前面飛奔,可惜李筱婷穿得是超短裙,腳下又穿著高跟皮鞋,一個踉蹌,就朝前方倒去。

「操,出來郊遊也穿這麼高的鞋跟,就不怕摔死么?」口中大罵,一把背起李筱婷就朝前面奔去。

李筱婷出奇的沒有反駁,這一刻她也恨死狄龍高跟皮鞋,感受到胸口傳來的熱量,輕輕的在葉星辰耳邊說道:「對不起!」不過可能是葉星辰跑的太快,加上周圍傳來的吵鬧聲,葉星辰並沒有聽清楚。

剛剛轉過一個拐角,就見到三名黑影人朝這邊奔來,手中似乎還拿著槍支,葉星辰想也不想,手腕一翻,三把飛刀脫手而出,全部朝心臟而去,這可不是打架鬥毆,而是生死搏鬥,可不存在半點慈悲。

三名黑衣人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感到胸口一痛,接著神識一陣模糊,身子直直的朝後倒去,葉星辰跑進一看,認清楚其中一人正是自己所乘那輛車的司機,蹲下身子,從腰間取出了鑰匙,有一把正是汽車的鑰匙,再一次背起李筱婷就朝汽車奔去。

速度達到了極致,眨眼的功夫,已經奔出了幾十米,來到了車門前,掏出鑰匙,打開車門,粗暴的將李筱婷扔了進去,然後自己再朝駕駛室跨去。

這時,綁匪已經衝出了工廠,眼見有人想要開車,想也不想,舉槍朝葉星辰點去。

葉星辰哪裡顧得了那麼多,拉開車門,朝車裡鑽去,槍聲響起,只感覺小腹一痛,知道中槍。

「趴在椅子上,不要起來!」葉星辰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口,朝後面的李筱婷喊了一句,一隻手啟動汽車,一隻手亮出一把飛刀,順手就朝前面射去,目標正是第二輛車的車輪。

對方雖然有幾輛車,但這條路很窄,只能倒車出去,那車輪一破,想要追上來可得花些時間。

啟動汽車,快速的拉動倒車檔,閃電般朝外面倒去,一個九十度急轉彎,全速朝靜海市方向奔去。

槍聲逐漸遠去,李筱婷也從驚恐中回復過來,眼見後面沒有車輛追來,不由的鬆了一口氣,抬頭朝葉星辰的背影望去,眼神一陣迷醉,要是他不是自己的學生多好?要是自己能夠早一點認識他又該多好?

然而,葉星辰卻不知道她的想法,只感覺意識越來越模糊,就連前方的公路也出現了好多條好多條……

「求收藏」 「不要來煩我,他醒來之前,我不想回答任何問題……」靜海市天翼骨科醫院特列病房門外,李筱婷推開兩名警察,走進了病房之中,反手將房門關上,來到了病床旁,靜靜的看著床上的因為失血過多,臉色蒼白的葉星辰。

門外熙熙攘攘的響起了護士和警察的聲音,現在已經是早上八點,離那驚心動魄的綁架事件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

可李筱婷的心,還遲遲停留在那個時候。

當時,葉星辰開著車往靜海市奔去,可因為失血過多,逐漸昏迷,最後竟然撞在了路邊的護欄上,也幸好當時的車速已經不是很快,李筱婷並沒有被撞暈,立刻意識到問題不妙的她迅速打開車門,拉開駕駛座的車門,就見到下面早被鮮血染紅,心中一陣悲痛,趕緊將葉星辰扶到後排,接著親自開車全速趕往靜海市人民醫院。

那一刻,她身為飆車一族的本事發揮到極致,加上時間較早,路上車輛並不是太多,很快將葉星辰送到了靜海市天翼骨科醫院,這家醫院是她家族旗下的產業,引進了國際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對於各種外科手術堪稱全國第一。

醫院的工作人員自然認識這個大小姐,雖然不知道她為何會帶一個全身是血的男人前來就診,但還是第一時間叫醒了院長,外科手術醫師,最後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手術,才將葉星辰體內的子彈取出,醫院的備血量也算充足,這才將葉星辰從鬼門關拉回,可此時卻一直昏迷不醒。而她,也一直守在葉星辰身前,直到早上警察前來錄口供,這才出去了一會兒。

此時的她面容憔悴,眼睛布滿血絲,可看向葉星辰的目光卻充滿了柔和。

「咚咚!」門外再一次響起了敲門聲,李筱婷很想大罵,可又擔心吵到了葉星辰,只好來到了門口,打開門一看,竟然是蘇姍幾人。

「李老師,星辰哥哥他怎麼樣了?」黃奕菲劈頭就問,眼中更是掛滿了擔心。

昨夜李筱婷被綁架之後,蘇姍立刻報警,當警察趕到之後,同學們也被陸陸續續的送回家,廖老三那群人則是直接帶去了警局,不過蘇姍,關婷婷,慕容蓉,東方藍洛,黃奕菲,甚至是郭敬幾人卻牽挂著葉星辰的安慰,不願意回家,直到接到了李筱婷的電話,這才迅速趕來醫院。

「噓……」李筱婷做了一個噓聲了手勢,接著才輕聲說道:「已經沒有了生命危險,不過醫生說了需要休息!」接著讓開身子,讓眾人進來。

所有人,包括大大咧咧的郭敬幾人也是小心翼翼的走進特列病房,看到躺在床上的葉星辰,一個個心中都是一陣難過,好好的一次露營,怎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黃奕菲,慕容蓉,東方藍洛三女更是來到了床邊,想要撫摸葉星辰的臉龐,又怕驚擾了他,只是這樣靜靜的望著葉星辰,充滿了痴迷,充滿了擔憂。

「李老師,你還是去休息一會兒吧?看你現在這模樣?」蘇姍聽到葉星辰沒事以後,也放下心來,卻見到李筱婷一臉的疲憊。

「我不礙事的,他是為了救我才傷成這樣,我一定要等他醒來!」李筱婷搖了搖頭。

蘇姍看到李筱婷眼中的堅定神色,搖了搖頭,不再多說什麼,獨自走到外面,通知葉星辰的家長,不管怎麼說,學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家長還是有知道的權利的。

當葉星辰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過,期間他的老爸葉天龍來過一次,眼見自己的兒子沒什麼大事,和班主任蘇姍交代了幾句便離開了,紫楓幾人不知道他住院的事情,所以並沒有來。

李筱婷的父親,李氏集團董事長李天傲也曾來過一次,眼見自己的女兒沒事後也就隨即離開,他還要查詢綁架自己女兒的幕後主使。警局也接到了命令,無論如何都要查處這起綁架事件,畢竟李家也是靜海市的大家族之一。

睜開眼睛一看,映入眼帘的全是美麗的臉蛋,慕容蓉,黃奕菲,李筱婷,東方藍洛,還有蘇姍,關婷婷,靠,自己不會是做夢吧?怎麼這麼多美女陪著自己?

「星辰哥哥,你終於醒了,嗚嗚~~~你嚇死我了~~」

厄,又是這一句,難道菲丫頭你就不知道換點別的台詞么?葉星辰想要說話,卻發覺口乾舌燥,什麼都發不出。

「想喝水嗎?」慕容蓉眼見葉星辰嘴巴動了動,卻什麼都沒有說出來,忙開口問道。

還是容蓉同學好,知書達理,娶老婆一定要娶她這樣的。心中想著,點了點頭。

「來,這裡有葡萄糖水,老師喂你喝!」李筱婷早拿過一杯水,小心的用勺子舀了一勺,慢慢的放到了葉星辰嘴邊。

靠,怎麼她也對我這麼好?難道是因為我救了她準備以身相許?娶了她也不錯,特別是她那櫻桃小嘴,要是能夠用嘴喂我,就是死也願意了。看著李筱婷那紅潤的雙唇,心中想著,不過看了看周圍的其他人,也只能心裡想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