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總他,出事了。」

慕初笛臉色微微沉了下來,她感覺到四周的記者全都盯著她看,所以,找了個借口走開。

「發生什麼事了?」

不知為何,慕初笛突然想起那天沈京川那鮮紅的手帕。

一種不祥的感覺再次攀上心頭。

「沈先生剛才坐私人飛機去古曼,然後受到天氣的影響,飛機隕落,掉進海里。」

古曼?那不就是沈家的領地,那些老頭子所在的地方?

沈京川為什麼要過去?他沒有通知她啊!

「馬上給張局長電話,動用一切人力,全力搜索。」

慕初笛快速下達命令,明艷的小臉此時十分的凝重與認真。

剛才臉上的緋紅早就消退,恍若那只是海市蜃樓。

「那慕總,你會過來嗎?」

妮娜的話語里充滿祈求的味道。

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妮娜當然想要慕初笛來當主心骨。

她?

慕初笛微微側頭,往大廳里看了一眼,眸色越發的深沉。

「會。」 慕初笛再跟妮娜交代幾句后,才掛掉電話。

掛了電話她馬上給霍錚電話。

那頭的霍錚看到慕初笛的電話,馬上接通。

「二嬸,大晚上給我打電話,好讓人浮現連篇哦。」

「是不是二叔他技術不夠好,派你打來求指導的呢?我早就替你教訓過他,給他提供了不少片子,他肯定是扔了。」

「可惡。」

慕初笛還沒開口,霍錚就源源不絕地賣霍驍。

怪不得霍驍總是有那麼多花樣,原來源於霍錚。

他丫的。

然而現在,慕初笛並不在意這些,她眸子里一片凝重,「霍錚,我有點事想要擺脫你。」

慕初笛的語氣很認真,而且她從來就沒有拜託霍錚做任何事,這次那麼凝重,霍錚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快點說啊,二嬸,這次又出什麼事了?是不是我二叔?」

霍錚最近也發現老夫人特別關注霍驍的身體狀況,他也知道他們霍家有那麼個變態的遺傳玩意兒。

所以,見慕初笛那麼擔憂,第一時間聯想到的就是那個遺傳玩意兒。

慕初笛此時心急,並沒有深究霍錚話里的別意,她搖搖頭,「不是。」

「沈京川的飛機掉落在諾雅海岸,我想讓你派軍人去救援,還有軍部的設備。」

軍部有著精密的儀器和專業的救援人才,只是,要讓他們出手,必須是上頭的命令。

所以,慕初笛只能求助霍錚。

霍錚一聽到沈京川的名字,本能的想要抗拒。

可是聽出慕初笛的緊張,而且人命重要,他遲疑片刻后,問道,「二叔知道這件事嗎?」

他不是想拒絕,而是擔心霍驍會誤會。

「我會告訴他的,他不會有意見的。」

就算有意見,她也會讓他沒意見。

難道讓她看著沈京川出事嗎?

「好,我馬上派人去。」

霍錚電話掛掉,慕初笛輕輕地吐了口氣。

她給霍驍發了通簡訊,簡單交代一下事情,便轉身想要偷偷溜出去。

就在拐彎處,看到那道挺拔如松的身影。

慕初笛停下了腳步。

「你怎麼會在這?」

他不是在裡面的嗎?

男人幽深的眸子緊緊地鎖在她的身上,「你要過去!」

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慕初笛揣摩不透他的意思。

誤以為霍驍想要阻止她。

「如果你想要阻止我,那很抱歉,我已經答應了妮娜,會過去指揮的。」

沈京川生死未卜,她根本不會心安,就算他逼著她回去,她腦海里只會記掛著這件事。

若是沈京川有個萬一,她肯定不會原諒她自己。

霍驍很清楚她這點脾性。

他是想要攔著她,可他能攔嗎?他攔得住嗎?

對上那雙倔強澄清的黑眸,霍驍強行忍下心裡那點醋意和不悅,「我送你。」

沒有阻攔,甚至是陪同。

慕初笛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答案。

霍驍的醋勁有多大,她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經常在這上面吃虧。

可這次,他卻大方得驚人。

慕初笛緊跟了上去,忍不住狐疑地問道,「為什麼?」

「攔不住,就只能陪著,難不成還要你獨自一人?」 慕初笛跟著霍驍來到停車場,直接上車,坐在副駕駛座上。

霍驍踩著油門,直接駛出停車場。

出了停車場,慕初笛才發現,原來外面的天氣,惡劣到這種地步。

狂風呼嘯,傾盆大雨迎面而來,雨刮的速度不夠快,前方的路看得並不清晰。

稍微清晰一點,便看到路邊倒下不少大樹,風勢實在太過可怕。

幽暗的車廂內,十分的寂靜。

慕初笛稍稍側頭,看著霍驍,幽暗的燈光照在他的側臉,愈發的深邃迷人。

他就是從這樣的暴雨中趕過來,只為了親自給她頒獎,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他應該有別的安排吧,可最後還是順從她的意思。

慕初笛心裡有點愧疚,然而更多的是感動。

遽然,電話再次響來。

妮娜打來的。

「慕總,現在外面天氣很惡劣,要不你還是別過來了。」

雖然有慕初笛在,事情能夠更快更好地處理,可天氣那麼惡劣,妮娜又擔心慕初笛會在來的路上出什麼意外,如果是這樣,那沈京川肯定不會讓慕初笛過去。

所以,妮娜才特意打這一通電話。

「我正趕過來,搜索隊安排得怎麼樣?」

「已經按照慕總的意思去辦,隊伍正開始搜索。」

「而且公安廳和軍部的人都來了。」

妮娜先跟慕初笛進行了簡單的彙報。

就在慕初笛講電話的期間,霍驍已經把車開到諾雅海岸附近。

前方的路被樹木擋住,根本走不了。

慕初笛聽了妮娜的彙報后,更加的擔心,見到車子不能前行,便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車。

手腕,倏然被擒住。

慕初笛側頭看向一臉肅穆的霍驍。

「你不是說過不會攔著我的?」

她臉上的擔憂和焦急,刺痛了他的雙眸。

男人眸色沉了下來。

室內,突然寂靜得可怕。

慕初笛本來還想開口,可對上霍驍那雙幽深的瞳孔,突然就說不出話來。

遽然,車窗被敲響。

車窗緩緩下降,對方用寬大的雨衣擋住車窗的位置,防止雨水吹入。

「少將,我們老大讓我來送東西的。」

站在車窗前的是名軍人,霍錚的下屬。

他把特殊材質做的雨衣遞了進去,「這是我們軍部救援專用,是新材質,這種暴雨也能扛得住。」

慕初笛有點懵。

「不穿就別想去。」

強勢而霸道。

慕初笛這才知道,原來霍驍剛才不讓她出去,是因為擔心雨水淋到她。

現在,她漸漸的發現,霍驍對她真的是無微不至。

「謝謝!」

慕初笛接了過去,然後快速換上。

時間飛快流逝,距離沈京川出事已經三個小時,這樣惡劣的天氣,救援難度加大,沈京川遇難的機率也漸漸變大。

穿上雨衣,直接下車。

雨勢太大,她半眯著眼睛,被狂風吹得艱難地前行。

遽然,手被身後傳來的大手給緊緊地包住。

霍驍走在她的前方,替她擋住了所有的風雨,然而牽著她的手,帶著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

風吹得很涼,可小手卻被包裹得暖暖的,心,也很暖。 慕初笛被霍驍護著來到了堤壩,浩瀚的大海,海潮瘋狂地拍打,好像正在發怒的雄獅,十分的嚇人。

風雨中一道黑影向他們奔了過來,狂風似乎對他沒有任何的作用,他走得很穩,跟霍驍一樣的穩。

「二嬸,你終於來了,小爺我在這裡吹了好久的風。」

慕初笛沒有想到霍錚竟然也會親自出馬,畢竟霍錚對沈京川的印象並不好。

此時,她也不在意這些小事,直奔主題,「搜尋得怎麼樣?」

「二嬸你先別急,我們先到安全點的地方再說。」

「這裡風那麼大,我可不想喊破嗓子。」

儘管霍錚說得很不正經,可慕初笛看出他是為自己好。

現在的狂風大雨已經吹得她眼睛有點發痛。

跟著霍錚走到臨時搭建的帳篷里,一開始慕初笛還奇怪,為什麼帳篷竟然能在暴風雨中支撐下來,進來才知道內有乾坤,那些金屬架子怕且是軍部的特殊儀器。

「慕總。」

妮娜早就在裡面候著,看見慕初笛來了,連忙走過去。

然而當她看到霍驍牽著慕初笛的手時,臉色頓時沉了下來,眸子里迸射出怒氣。

那是壓抑不住的怒氣。

慕初笛可是沈京川的未婚妻啊,現在跟霍驍手牽著手算什麼呢?

「慕總,你過來這邊,我跟你說說沈總的情況。」

「我們調查到,沈總飛機出事前的一通電話,是打給你的。」

慕初笛感受到妮娜充滿埋怨的眼神,此時,她才發現,原來霍驍還牽著她的手。

她連忙把手甩掉。

然後快速走向一旁,妮娜讓慕初笛站在最邊上,自己站在她與霍驍之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