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你相助是不行啊,我聽說如果你能借一半幽羅之迷給我的話就可以無敵了。就是唐春又怎麼樣,照樣子拿下。」花相雨說道。

「唉,既然我跟你們花家有緣份,這個就借給你用一回吧。」幽羅迷說著,嘴一張,一個蘭得透亮的小球丸飛了出來,「吞下,融合,明天就可以借力了。不過,在萬不得已進希望你別用。雖說它能暫時借力給你。但是,它的反挫之力也不小。我怕你承受不了,因為,它是我幾百年天地靈氣吸納的結果。一般人都受不了。」

「我明白。」花相雨吞下后盤腿開始融合,道道幽蘭之光在她身上閃現著。

此刻神府學院駐地大堂上也坐著兩老一青,分別是神府學院院長秋道成以及掌院西門春雪以及進入八強的種子選手金擇棟。秋道成看上去五十歲出頭,皮膚趨向健康的淡紅色。不過,此人額角上居然有一顆米粒大的五星胎記。

「唐春得蓋世先生看重,他會不會指點什麼秘法或武技。這事還真有些麻煩。」西門春雪皺了下眉頭。

「一夜之間,應該不會。能得蓋世先生指點之人,也先得考察一段時間的。」秋道成搖了搖頭。

「蓋世先生可能會知道咱們的底細。」西門春雪說道。

「有可能,咱們『星象神將府』萬年前在大東王朝可是排名第三,舉國聞名。就是皇室對咱們都得另眼相看三分的。當年,就是咱們神將府一個看門的都是星丹境界者,可比擬氣通境強者。至於說死境者,只能淪落為本府護院罷了。本府那幾個副神將全是生境大圓滿強者。而且,等級還不低。萬年大劫到來后,玄功修鍊不能單獨搞了。全跟武道結合在了一起。這個。聽說跟武王的傳播不無關係。」秋道成嘆了口氣。

「萬年大劫,二十八神將府死的死傷的傷降的降。現在全給新一代取代了。咱們也只能遠走他鄉到這裡來安家了。萬年下來了,一直想在浩月大陸倔起。

想不到這裡居然也有神秘的控制者想控制整個大陸。咱們神將府的老弱殘兵們本來心氣兒是很高的,以為到了這裡就能稱霸一方。以期後邊東山再起。再度扛起大東王朝的旗幟。

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這看似修真之道沒落的浩月大陸想不到武道突起。風雲變幻,武道高階者並不輸修過真之道。而各方梟雄並列,咱們神將府想一統大陸居然不能成。

萬年時光下來。 豪門千金:還好,我只愛過你 。到現在,還是無法整合六大學院,以學院為根本統一整個大陸。」西門春雪嘆了口氣。

「當初神將府的先驅們我看是選錯了根據地,沒準兒到域外那片地區去更好。因為,那片區域更適合武當的發展。」金擇棟插嘴說道。

「廢話,你以為域外就是個偏僻地區了嗎?那地兒比浩月大陸更為複雜。高手也不少。而且,域外跟浩月大陸也有聯繫。

兩塊廣大的地區已經有融合的趨勢。而這兩片區域就因為一個人攪動著風風雨雨。不要講別的,據老祖宗們調查過。帝國學院就跟那個人有些關係的。

甚至,有先輩們猜測帝國學院本來就是那人的手下開創的。其目的跟咱們也有些相似之處。只不過,我一直沒搞清楚。

那個人到底跟大東王朝有沒關係。好像那人的目標是阻止某個在遠古時代消失,現在從一個偏僻角落走出來的妖獸部落一統大陸。

但是,現在看來,好像目標還不止那一點了。」秋道成說道。

「這裡面的事太複雜,有多少人想弄明白。難。」秋道成說道。第二天,因為是八強晉級四強賽,基本上也快到了六方盛會的尾聲。

抽籤結果。

花相雨終於鬆了口氣,因為,自己抽中了遠東學院的達木。儘管昨天晚上得到了幽羅迷的花丹,但花相雨還是不願意碰上唐春。而唐春對通無尚。耳東對於點,金擇棟對流沙學院的海冬天。

其實,天河學院雖說鬱悶通無尚提前出局。但是,也暗暗慶幸。終於讓於點晃開了唐春這個頭號勁敵。如此一來,於點拿下耳東不成問題,於點可以保證進入四強了。

「今天你就是死纏爛打也得讓唐春受點傷。」這是天河學院朴院長對通無尚下的死命令。儼然,通無尚就是一枚鋪路石罷了。

第一局,千幻學院的花相雨戰遠東學院的達木。

花相雨一臉淡定走上了擂台,而達木表現得也很平靜。達木,遠東學院的頭號種子選手。腳蹬野獸皮靴,穿著的居然是一身華麗的淡黃色袍服,頗有股子帝王將相的風彩。


雙方見禮過後拉開了攻擊,達木往空中一拋,一顆星星居然飛到了空中。瞬間,星星漲大。居然幻化出滿天星辰閃著黃金之光都在旋轉著。在它們旋轉當中,周遭空氣狂亂的舞動著,把花相雨全面的包裹住了。

唐春眼皮子突然跳了跳,因為,他感覺到了達木星光之中含有著一絲絲玄勁在其間。難道此人也學過大東王朝的功法?

而且,這星辰之光令人眼花繚亂。就連魂神都有些慟動不穩當的感覺。唐春明白了,達木的玄功擁有迷惑人心神的作用。

不過,好像花相雨非常的淡定。居然如女神一般站在那星光燦爛之中還含笑看著達木。達木一看,好像不靈。那是有點急了。

張口朝著空中星光噴出一口鮮血。頓時,星辰之光閃得更厲害。觀眾席上功力稍低者趕緊那是低下了頭閉上了雙眼,而普通人早卟嗵倒下了一大片。

朴院長打出一道符光,擂台周遭結界終於穩定了下來。

就在這時候,花相雨笑了。居然沖著達木是嫣然一笑,頓時,如百花開花,艷麗得讓人噴血。達木愣了愣,張大了嘴。

花相雨張開了櫻唇小嘴兒,朝著達木的方向還吹了一口氣出去。人們看到,一點光氣如來,如眩目的彩泡一樣往四周的星光飛去。而且,在星光之中,花相雨居然跳起舞來。跳的好像還是提腳舞。

「幽羅之迷,果然名不虛傳。」唐春嘆了口氣。

「達木陷進去了,他已經失敗了。」白院長說道。

果然,白院長的話還沒落地。達木居然也舞著動腳步扭著屁股走向了星光中的花相雨。不過,此刻的星光已經暗淡了下來,好像快謝的白矮星一般。

「下去達木。」花相雨的聲音媚入心髓,達木居然很聽話的轉身緩步自個兒下了擂台。全場一陣啞然,不久,自然是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來。

一蘋一笑滅敵於無形,厲害。

當達木醒轉過來后,聽著滿堂的嘲諷,那傢伙臉騰地就紅到了耳根處。

「千幻學院花相雨勝!」蓋世先生的話全場聽得清清楚楚。

第二局,帝國學院唐春戰天河學院通無尚。

這才是全場關注的焦點。

「帝國第一哥,你今天準備用幾招把通無尚砸下擂台?」有好事者在台下大聲的喊道。

「一招吧。」唐春那懶洋洋的聲音傳來。

「唐春,今天不逼得你出第二招,我通無尚離開天河學院。三年後,通無尚定找你再來一場。」通無尚差點要咬牙了,這傢伙太囂張了。老子也不會如此次吧?

「半招,滾下台去!」唐春突然出口,把佛家獅吼功凝聚於佛緣寶鏡上一把傳了過去。以唐春生境初階的音暴是多麼的可怕。

再加上佛緣寶鏡的放大作用,那是直擊通無尚的魂靈深處。通無尚晃了晃,不過,等了清醒過來后,頓時,通無尚仰天憤怒的吼叫了一聲,「唐春,三年後,帝國廣場,我通無尚也要用一招敗你。朴院長,朵雲掌院,無尚無能,我先走了。」

台下的通無尚朝著兩院長一個禮,身子一滑御空而去。就這樣子結束了,真沒味道,都還沒開打呢?所有人都有些索然無味。

不過,旋即,震天動地的掌聲在天河廣場響度起。帝國第一哥的口號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唐老大安心的吸納著那狂潮般的人氣。

「太強了,太他嗎滴強大了。喊喊就叫一個死境中階的高手自個兒下台了。」

「嗎滴,也太聽話了吧。如果說花相雨用了迷功讓達木下了台。而帝國第一哥直接用的音暴功。」

今天的比賽僅用了半天就結束了,四強產生。唐春、花相雨、於點、金擇棟。

「院長,達木的功法跟金擇棟的功法中都含有大東王朝以前的修鍊功法——玄功。這兩家學院有些奇怪。」回到駐地後唐春說道。

「我們早懷疑這個了,兩家學院中必有一家跟天地會有關聯。不過,到底是哪一家我們已經有點眉目了。不過,可以肯定,因為神府學院的後台可能是『星象神將府』,此府來自大東王朝那二十八神將府中一個。此院肯定是大東王朝遺將建立的。」白院長說道。

「雨掌院他們援兵現在情況怎麼樣了?」唐春問道。(未完待續。。) 「天地會這次高手出了相當的多,雨掌院跟尚喜掌院帶隊都無法突破封鎖。兩方人馬正在捉迷藏一般的膠著著。估計,即便是六方盛會結束都難以匯合了。一旦你奪回春秋筆,咱們學院的人馬要成功回去難度相當的高了。咱們要早作準備了。」白院長一臉嚴肅。

「難道他們還真想讓帝國的旗幟降下不成?」唐春全身霸氣大顯。

「天地會是有這個意思,莫家倒沒這個意思。他們幾方聯手,莫家的目標是你。現在也是我們了。而天地會的目標是吞了帝國學院。本質完全不一樣。不過,達到的效果都差不多了。」白院長說道。

「不曉得燕家堡那邊怎麼樣了,唉……」唐春感覺分身無術,煩啊。

「有滄海桑田趕過去,問題不大了。而且,這次如果能幹倒,乾脆干倒,一勞永逸了。」白院長臉上閃過一絲狠礪。

「這是最後一個晚上了,絕對不能讓唐春明天再在天河廣場出現。」莫園中,此刻莫不理居然正跟沙始東面聊。

「你家老爺子還沒趕回來?」沙始東問道。

「還在路上,估計來不及了。不過,你放心。我叫我姐一起了。到時,你絆住白院長,剩下的帝國學子不足為慮,包括那個唐春跟咱們比也差得太遠。」莫不理咬牙說道。


「最後一個晚上了,你領悟到了春秋筆的多少法門?」奇怪的是朴院長正陪著『於點』練功,而這聲音卻是總院長從後院傳過來的。

「院長,毀滅之道。這筆上居然含著毀滅的法門。筆寫秋我是體會到了。不過,『春』學生我還是無法領悟到。這筆上法門。太深奧了。 籃壇之享受傳奇 ,朦朧而令人琢磨不透。」於點有些鬱悶。但也夾雜著一絲絲得意。

「呵呵,你如果能領悟到『春之道』,那就是生之道了。你就是生境強者了,暫時不能領悟也正常。明天只要你能把毀滅之道演戲得完整,唐春被拿下也不是什麼問題。」總院長笑道。

這時,朵雲掌院匆匆進來,道:「怪事兒,沙始東居然悄悄的進了莫園。」

「正常,沙無求被唐春打成重傷。沙始東估計要發難了。帝國學院晚上能否渡過這個難關都難說了。」朴院長哼道。

「沙始東發力,莫家相助。這對頭好像比前次那黑影還厲害啊。」朵雲笑道。

「讓唐春過不了今晚上,是所有學院的想法。」朴院長笑道。

凌晨一點半,天黑沉沉的,好像快下雨似的。

烏雲蓋月之下,一大堆黑影出現在了帝國學院駐地。

「干!」莫不理一聲變調了的冷哼聲響起,十幾個強者撲進了院子。

梆……

啊……

淡銀茫一閃,居然傳來女子的慘叫聲,好像還是千幻學院的莫紅掌院傳出來的。女人今天晚上一身黑衣。當然是便於掩飾。

整個人被旋轉著的亮色碟形殘片橫割過去。那殘片好像是在院牆上突然亮出來的,來得十分的突兀。莫紅根本就沒想到,儘管她全力防備著的。

但是,唐春生境初階實力跟她死境大圓滿實力相差太遠了。在一片血噴中。莫紅慘然倒下了。而且,身體是被橫割成了兩截。心臟肝肺飛濺得周遭幾十米都是一片血腥。

「姐……」莫不理一聲吼叫,往空中一拋。一個稱坨樣的東東頓時彈射出一片殺機。並且,在殺機中。 霸氣葉神

稱坨跟唐春的殘片狠狠撞在了一起,唐春噴出一口鮮血甩到了二里開外砸斷了幾顆大樹。不過。青煙一冒,等莫不理追過去時發現唐春居然不見了。

「家主,掌院不行了。」莫天悲慘的大叫著,而白院長正跟沙始東激戰成了一團。不過,奇怪的是帝國學院的駐地此刻好像空了,別的學子一個沒見到。

莫不理突然轉身撲了過去,不過,就在這時候。地下突然開裂。青色符光之中冒出一雙手掌拉住莫不理的雙腳往下一拽。莫不理再祭出稱坨法器,可是,瞬間就給拽入了地底下。

咔嚓一聲脆響,腿,飛走了一條。

又是咔嚓一聲,另一條也飛走了。莫不理慘叫著,整個人鑽進了稱坨兵器之中。唐春正想再來一拳洞穿這傢伙。突然發現,稱坨兵器中影光一閃,一個老傢伙冷笑著張口噴出一黃色東東射了過來。唐春感覺到了巨大的殺機,趕緊往側旁一閃哧溜著鑽走了。


不過,那黃色東東如影隨行。唐老大生氣了,豁然轉身。紅晶天王鼎呼嘯著往下一扣,此鼎突然發出巨大的吸力來。黃色東東好像也感覺到了鼎上的可怕威力,一個側滑想溜走。不過,晚啦,給紅晶天王鼎吸了進去。

頓時,稱坨上兵器上那老者的影光全身爆裂開去。

「小兒,敢傷我莫家族人,你死定了。我莫成東絕不會放過你的。」影光最後大叫了一聲,好像傳自遙遠的天際似的。


「莫成東,你丫滴現在在幾十萬里之外,莫家族人是不是,老子照樣子滅了。」唐春一聲大叫,大捧一捅,整個把莫不理洞穿挑上了空中。而那稱坨法器給唐春再一捧之下頓時碎成廢鐵散盡於空氣之中。

唐春地海神針再一橫掃,滿天星彩嚇得周遭盯著看熱鬧的各派以及各學院之人全都趕緊往後飛退。噼啦啦幾聲脆響,莫家來的十幾個傢伙給這驚天一捧之下全成了肉蓬之血。

而僥倖活得性命的二個莫家人那是飛快的滑走了,唐春揮舞著他的大捧,照準正跟白院長激戰的沙始東也來了一捧。

沙始東實力跟白院長差不多。白院長一看,蓮葉飛出一下子絆住了沙始東。結果,沙始東雖說側滑身子,但是,左側肩膀還是給唐春的大捧來了一下。頓時,鮮血飛濺,沙始東慘叫一聲,整個左肩膀都不見了。

啊……

沙始東全身突然青芒大振,此貨咆哮一聲。一隻高達十幾米的海狗在影光中閃現出來。它是兇殘的撲向了唐春。

罩……

白院長一聲大吼,加持過法力的青蓮之葉飛到空中罩住了沙始東。而唐春的大捧一個橫掃。在震天動地的慘叫聲中,沙始東下半截身子都給這一捧打成了肉渣。青光一閃。沙始東拖著血淋淋的殘軀化成一道青光往遠處而去。

白院長跟唐春正想追,不過,這時候,千幻學院的銅鼓心院長以及天河學院以及別的學院的五大院長都趕到了,貌似還很熱心的叫道:「是誰幹的?」

其實,五大院長故意的身子攔在了白院長面前。知道這五個老傢伙是故意過來攔人的,白院長憤怒的瞪了他們一眼,只好留下了追趕的腳步。

「這不是莫紅掌院嗎?」這時,有人驚訝的叫道。

「白院長,這到底怎麼回事?」看著地下成兩截的莫紅掌院,千幻學院銅鼓心院長憤怒的問道。

「這事我還想問你,你們學院的掌院怎麼跑到我們駐地來攻擊我們了?」白院長冷笑。

「啊,莫不理家主也在這裡。」又有人大叫著,眾人一看,莫不理雙眼往外凸出,整個身子被人洞穿后掛在一顆大樹的枝丫上晃來盪去的。而地下躺著一堆的莫家人。老傢伙是死不暝目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