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他真的這麼做了……」風雪舞嬌容有些憤怒的說道。

「你們看,天妖族長……」這時,鬼靈族族長立刻發現剛剛被龍傲斬殺的天妖族長,以及就站在天妖族長屍體前的龍傲。

其他三位族長看去,更是神色一驚,急忙飛了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天妖族長他為什麼會死了?是誰殺了他?」鬼靈族族長立刻對龍傲問道。

「還能有誰,就是那個赤玄王,這赤玄王真是毒辣,不僅殺了族長,而且還將族長的靈魄吸了個乾淨。」龍傲目光一陰,但馬上憤憤不平的說道,但分明就是栽贓給白洛奇。

幾位靈族族長一聽,更是臉色冷沉,沒想到白洛奇會如此心狠手辣! 「不過,這也是他的報應,誰讓他如此野心勃勃,竟然想私吞靈神之源……」風雪舞冷嗔道。

「鳳族長,現在可不是說這種風涼話的時候,那個赤玄王連天妖族長都敢下手,那肯定也不會放過我們的。」巨裔族族長神色凝重道。

「沒錯,這個赤玄王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如今更是得到了靈神之源,他肯定會利用靈神之源來對付我們靈族。」鬼靈族族長接著說道。

風雪舞聽著,也是嬌容冷簇。

「各位族長,稍安勿躁,這赤玄王雖然得到靈神之源,但他這次引動了靈神之源的力量,短時間內,應該不可能再使用靈神之源的力量,所以,暫時不必擔憂他會對靈族會輕舉妄動,不過,如今看來這赤玄王似乎早已經蓄謀已久,假意接近我們靈族,甚至與鳳族和木靈族攀上交情,這一切都是他為了他的卑鄙目的,他就是個陰險小人。不過,鳳族長你們也不好放在心上,這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就是利用了鳳族長你們的弱點才會得逞的。」龍傲一臉鎮定,言詞激烈的聲討道。

「現在說這麼多已經沒用了,最重要的是奪回靈神之源……」鬼靈族族長怒聲道。

「其實,要奪回靈神之源並不能難,這赤玄王雖說是個卑鄙小人,但在某方面卻還是重情重義的,而且,還是個孝子。所以,如果我們只要對聖龍國出手的話,這赤玄王必然不會坐視不理!」龍傲立刻提出道。

「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幾大靈族直接對付聖龍國?這恐怕不妥吧,是不是有點太仗勢欺人了。」風雪舞立刻提出異議道。

「都這個時候了,還有什麼不妥的,就算把聖龍國攪得天翻地覆,也要逼那個赤玄王出來……」鬼靈族族長恨恨道。

「如果各位族長相信我的話,此事就交給我全權負責,我一定會為靈族奪回靈神之源,不過,我也希望幾位族長能夠給我足夠的支持,這天妖族長一死,這天妖族以及所掌控的靈族勢力也必然成為一盤散沙,如果幾位族長能助我一臂之力,我保證會讓天妖族以後為幾大高等靈族效力,日後也絕不再做出任何逾越之事。」龍傲神色誠懇地看著風雪舞等四位族長道。

風雪舞等四位族長相互看了一眼,此次對付災雷魔虎獸不成,反而還造成如此巨大的死傷,除了天妖族外,鳳族等四個高等靈族的損失也是不小,所以,對他們各族多少都會有所影響,如果這時群龍無首的天妖族再趁機鬧出什麼事情的話,那必然會造成更大的麻煩。既然龍傲願意替他們解決難題,他們也是何樂而不為!

「你就按你想的去做吧,我們四族會給你適當的支持,不過,如果我們發現你有任何不軌之圖,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現在天妖族雖說勢力強大,但是,如果我們四族聯手,你們天妖族必然也是吃不完兜著走,你明白了嗎?」鬼靈族族長應諾的點了點頭,隨後又警告道。

「我明白。那我先走一步了。」龍傲拱手說完,便先御空而去。

而四位高等靈族的族長則留下了處理善後事宜。

數天之後。

萬靈冢那塊聳入高空的冰碑之下,一道邪氣凌然的身影站立在那裡,仰望蒼空。

「幸好,你及時找回了聖面甲,激發了斗邪誅神的最後形態,繼承了邪神王的力量。不然,你的靈魂恐怕就要被靈神之源的力量完全燃燒殆盡。其實,我早應該提醒你的……」龍形魂獸說道。

「難道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使用超負荷的力量會使得靈魂受到損害嗎?」白洛奇神情神情冷邪,雙目微簇道。

「沒錯。」龍形魂獸坦然的應道。

「那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白洛奇不禁怒喝一聲,威勢十足道。

「因為你本不屬這個世界,就算不超負荷的使用力量,你的靈魂遲早都會消失的。這天地法則,皆有因果,你來到這個世界的使命,就是改變這個世界的命運。而完成這個使命之後,你也自然就會消失,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龍形魂獸說出了真相道。

「既然如此,你更應該早點告訴我。」白洛奇聽完龍形魂獸的解釋,但還是還是顯得十分生氣。

「我之所以沒有告訴你,是因為我擔心你會逃避你的應該背負的使命,但後來,我發現我錯了,其實,自從你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這個世界就已經因你而改變,而如今你所做的一切,也對這個世界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現在連靈族都開始畏懼你的存在,相信不久之後,你就能完成邪神王的遺願!」龍形魂獸感嘆的,帶著幾分期望說道。

「說來說去,你也只不過想讓我替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應該也就是所謂的邪神王的遺願。這邪神王的遺願究竟是什麼?」白洛奇目光一簇的問道。

「主人臨終前的遺願,就是不想讓這個世界走向窮途末路,最後,毀滅消跡,他之所以把我留在這個世界上,就是為了維持這個世界的平衡,只可惜,原本被邪神王寄予厚望的靈族卻又重蹈覆轍,在不斷的紛爭之中,讓這個世界走向毀滅之路。於是,我就以聖面甲的力量召來了那位聖龍國巫女,讓她助我一臂之力,但還是沒能阻止靈族的墮落,最後,她大限將到之時,便以聖面甲為線索,希望有後人能夠找到萬靈冢,並且,繼承她的遺志,也就是繼續幫助我,阻止靈族毀滅這個世界。但沒想到,我等來的人卻是你!」龍形魂獸像是有些激動般的說道。

「聽起來,當初你見到我的時候,似乎很意外。」白洛奇聽著,不禁問道。

「何止是意外,雖說那時我並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我之所以會把通神玉交給你,並且,附到通神玉之中的原因,其實,全是因為你就是邪神王的轉世……」龍形魂獸語出驚人道。 「邪神王的轉世?」白洛奇聽著,也是相當驚訝。

「確切的說,應該是你的靈魂所附身在這個身上的人,也就是原來的龍玄皇子。他是邪神王的轉世,他之所以是一個廢人,也是跟這有關,不過,因為你的靈魂附身之後,他體內所潛藏的邪王血脈也得以激活,所以,才能在後來融合了邪神王在臨終前,以自己的力量煉化出的斗邪神誅。這就是所謂的因果!」龍形魂獸解釋道。

「如果我就是邪神王的轉世,那我在神之天廟中所看到的十二座人像中的,那個和長得我一模一樣的人像,也就是邪神王了?難怪那個邪神王的老情人,一見到我,就喊我『邪君』,把我當成了邪神王,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白洛奇一聽,似乎也將不少思緒連在了一起。

「這邪神王本來是從來不以真面目示人的,見過他的樣子的,就有幾人,其中包括冰后,還有你不久前所見到的那個聖之神官。」龍形魂獸接著便道。

「這麼說,聖之神官也知道我是邪神王的轉世了?」白洛奇眉宇冷挑道。

「應該是如此。」龍形魂獸應道。

「既然你都說了這麼多了,那你是不是該把萬靈之死背後所隱藏的秘密,還有那十二位人像的真正身份告訴我了,他們和那曾經存在的強大種族究竟有什麼關係?」白洛奇直白的問道。

「等你集合了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之後,你自然能從通神玉中所藏的記憶之中,明白所有的一切。」龍形魂獸似乎還並不打算把所有的謎團和秘密告訴白洛奇。

「為什麼一定要集合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白洛奇忍不住問道。

「因為想要融合完整的靈神之源,這通神玉是關鍵所在。而通神玉現在還處於封禁狀態,必須由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才能解開。」龍形魂獸說道。

「這麼說,我非要集合九隻守護神獸的精血了?」白洛奇神色冷凝道。

「如果你還想要從九隻荒靈災獸的危害下拯救這個世界的話,集合完整的靈神之源是必然的,雖說,你用九件靈物聚合而成的一半的靈神之源重傷了那隻災雷魔虎獸,並且,將他邪封了起來,不過,過不了多久,這災雷魔虎獸又有恢復如初,到時,你就困不住它了。能夠將九隻荒靈災獸重新封印起來的,唯有完整的靈神之源。」龍形魂獸說道。

「如果不想呢?這世界毀滅與我何干,現在我擁有了一半的靈神之源,這個世界已經沒人是我的敵手,我又何必自找苦吃呢!」白洛奇突然邪笑道,看上就像個十惡不赦的壞人。

「如果你不想的話,就不會在剛剛繼承邪神王的力量之後,就直接引動了靈神之源的力量,重傷了災雷魔虎獸,救了那些靈族一命。雖說,靈族也是死傷慘重,但他們並不明白,你的所作所為其實在救他們,這少一隻荒靈災獸的危害,也不知道能夠拯救多少人類和靈族的性命。另外,你之所以故意殺了那麼多靈族,恐怕也是想讓所有靈族都聯合起來一同對付你,不再為了一些自私的利益而相互紛爭,你想要將一切的罪責都背負在身上,不過,這並不容易,這靈族的貪婪是無止境的!」龍形魂獸像是看穿了白洛奇的心思一般,說道。

「你只說對了一半,我之所以這麼做,除了讓所有靈族因為同仇敵愾的真正聯合起來,還有就是讓人類不再受到靈族的束縛,這次的重創足以讓幾大高等靈族元氣大傷,接下來,我將用我的方式,我拯救這個世界,雖說,不一定是邪神王想要看到的結果。」白洛奇邪冷一笑,將陰暗的一面畢露無遺。

「這隨你吧,不過,你要記住,你的任何決定都會影響著這個世界的命運。」龍形魂獸說完就隨之消失了。

此刻,白洛奇放眼環視萬靈冢,看著那冰晶之下所呈現出的一道道靈族遺體,那冷酷無情的臉龐上,露出幾分深思之色,其實,他一直很好奇,到底,當年這萬靈之死的背後究竟還隱藏著什麼樣的秘密,而這究竟和邪神王又有什麼關係,不過,他有種感覺這真相絕對是令人意想不到的。

不過,隨著謎團一個接著一個的解開,真相一步步的接近,而白洛奇所要擔負的,已經不僅僅是對付危害蒼生的荒靈災獸,還有整個世界的命運!

不過,眼下白洛奇最擔心的,卻是龍不像。

隨後,白洛奇直接打開空靈界,進入其中,但見龍不像一身還未完全癒合的傷勢,趴在一處角落,這龍麟和龍冰都陪在身旁。

數日前,龍不像為了給白洛奇爭取釋放斗邪神誅最後形態,掌控靈神之源的力量的時間,硬生生的用自己的肉軀擋下了天妖族長的全力一擊而,也多虧了龍不像,白洛奇才能在關鍵時候,得以釋放最強大的力量,並且,掌控了靈神之源。

可是,龍不像在承受了這一擊后,就出現了大問題。雖說龍不像擁有堪比守護神獸般的強大資質,但龍不像體內有著極為致命的基因缺陷,這個缺陷會讓龍不像隨時可能死掉,而自從前一段時間開始,龍不像身上就經常不定期發生抽搐、劇痛等癥狀,明顯是體內的基因缺陷正在惡化,這次的受傷也讓情況變得更加嚴重。

「你的這隻御靈獸似乎活不了多久了。那個時候,如果你把我召出去的話,或許,還能讓它多活上一段時日,但現在看來,恐怕連一個月都撐不住了。」這時,狴餮猶如鬼魅般出現在白洛奇身旁,看著龍不像,也是目光冷簇道,雖說他是個脾氣古怪的上古妖獸,但與龍不像也算是同類,多少也有些惺惺相惜。

「那時情況緊迫,我沒有時間和力量將你召出,不然,你以為我願意嗎?」白洛奇神色冷酷道,但眼神之中卻閃過一抹內疚。

「不過,你的這隻御靈者絕對是非常特別的存在,而它的存在也或許有著某種意義,但如何能夠找出這意義,就看你這主人的了。」狴餮有意無意般的提醒了一句。 「存在的意義嗎?」白洛奇目光輕簇,說起來,他選擇龍不像作為自己的那天開始,他就覺得自己的命運與龍不像已經完全聯繫在了一起。而這些年來,龍不像也是不離不棄地待在他身邊,是他最為信任的夥伴。如果說存在的意義的話,他覺得龍不像就是為他而存在的,就像是命中注定會成為他的御靈獸,陪著他歷經磨難與考驗。

可以說,與其說是主僕關係,還不如說是相濡以沫的兄弟,情誼似海闊,早已有著很深很深的羈絆,這絕對難以割捨的。所以,白洛奇也不可能會讓龍不像就這麼輕易的死去,他一定會找到讓龍不像繼續活下去的辦法。

不過,因為其他八隻荒靈災獸還在危害荒靈大陸,因此,白洛奇也沒有太多的時間,他必須按照龍形魂獸所說的,先集齊九滴守護神獸的精血,打開通神玉的封印,解開一切的謎團,並且,融合另一半的靈神之源,得到完整的靈神之源,這樣,他才能夠將八隻荒靈災獸重新封印。

如今,白洛奇手中已經擁有了木靈族、龍族、水迦族、雪族,鳳族這五族的守護神獸的精血,現在還剩下鬼靈族、巨裔族以及雷族,還有就是蝶神族的守護神獸的精血沒有收集。不過,這蝶神族的守護神獸是因為已經轉世重生,所以,沒有採集到精血,但也算是囊中之物,所以,就差三族的守護神獸的精血沒有收集到手。而雷族的守護神獸,姬無雙她們已經在尋找之中,也就是說,他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分別前往鬼靈族和巨裔族收集兩族的守護神獸的精血。

當然,白洛奇也明白鑒於他不久前,剛剛心狠手辣的殘殺了數以千計的靈族,所以,如果他現在前往兩族,恐怕也會遭遇到難以想象的「禮待」,但儘管如此,他還是決定前往。

幾乎同時,整個荒靈大陸以木靈族等幾大高等靈族為首的眾靈族,也聯合發出對白洛奇的通緝令,而罪名竟然危害荒靈大陸的和平,而且,眾靈族還將矛頭對準了聖龍國,要求聖龍國馬上交出白洛奇,否則,聖龍國也會被牽連其中。

這通緝令一出,馬上就引起軒然大波,而整個荒靈大陸的人類國家也是一片嘩然。要知道,如今白洛奇以赤玄王的名號已經在荒靈大陸享譽盛名,他在不少國家進行的人道主義援助,也是深入民心,這些國家的子民對他也是敬仰有佳,可這一夜之間,白洛奇突然就變成了危害荒靈大陸和平的,十惡不赦的通緝犯,這顯然令人難以接受。

尤其是聖龍國,更是難以理解白洛奇為何會被眾靈族聯合通緝,不僅是龍皇,甚至連西門霸天以及柳承這兩位聖龍國的兩大神將,得知此事後,第一時間就趕回了皇城,進宮面見龍皇。

而聖龍國的皇族內部,也是質疑聲一片,因為這白洛奇被眾靈族聯合通緝,這聖龍國無疑一下子就成為了眾矢之的,眾靈族又要求聖龍國交出白洛奇,否則,就會對聖龍國採取必要的壓制措施,所以,這皇族自然也是坐立不安。

可是,這白洛奇究竟人在何處,並沒有人知道,這聖龍國收到通緝令后,龍皇早就第一時間派人趕往赤玄城,結果,白洛奇並不在赤玄城,行蹤不明。

此刻,逸龍殿內,氣氛也是一片凝重。

「不行,我一定要去把龍玄找回來,這裡面肯定有什麼誤會,這龍玄怎麼可能會變成通緝犯呢?肯定是那些靈族栽贓陷害,不然,為什麼連慕神將現在都音訊全無……」站在西門霸天身邊的西門雪,顯然有些坐不住了,不禁嬌聲嚷道。得知白洛奇出事後,她也第一時間趕回了赤玄城,但沒找到白洛奇,後來又趕回皇城,還是沒見到白洛奇,而且,慕乙女也沒有回來,所以,她也懷疑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問題。

「雪兒,這裡可不是你胡鬧的地方!」西門霸天雙目冷凝的對西門雪說道。

西門雪一聽,這才小嘴撅起,不甘願地閉上了嘴。

「龍皇,我弄清事情的來龍去脈,還是要儘快找回赤玄王以及慕神將,這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他們才最清楚。不過,我絕對相信赤玄王的為人,他不可能會是那些靈族所說的那樣……」坐在一側的柳承,馬上對坐在龍位上的龍皇說道。

「我當然也相信玄兒,可是,這通緝令可是所有靈族聯合發出的,如果不是真出了什大事的話,絕對不可能鬧到這種地步。」龍皇也是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人,可是,他也是第一次見過眾靈族會為了一個人類,而發出聯合通緝,而恰恰此人,就是他的兒子,也是當今聖龍國不可或缺的頂樑柱之一。所以,他也明白這事情的嚴重性。

但讓龍皇最頭疼的是,如今皇族內部已經鬧得不可開交,很多皇族覺得必須儘快交出白洛奇,以此平息靈族之怒,否則,聖龍國肯定會因此而惹上大麻煩,甚至連幾位皇族長老也都頗有微詞,所以,如果這次不能解決好的話,那聖龍國恐怕也會因此而出現內訌,尤其還是在他現在身體已經無力主政的情況下。

「龍玄到底出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連慕神將也都沒有回來?」抱著龍念世的雲萱,也是坐立不安,從昨晚都現在就沒有合過眼,一直擔心不已。

「難道我做的那個夢是真的?」龍雪妍也是紅唇緊抿起,其實,早在之前,她就已經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但沒想到現在真的成真了。

「我已經派出西門家族的大批弟子,尋找赤玄王和慕神將的下落,現在也只有等了。」西門霸天深嘆一聲,雖說還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眼下的形勢來看,這聖龍國顯然因為白洛奇被通緝而陷入了極大的困境之中。

就在殿內眾人,憂心忡忡的時候,殿外突然走進了一道嬌影,馬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慕神將……」柳承第一個叫道。

這出現的,正是已經找了白洛奇幾天幾夜,卻始終沒有找到白洛奇的慕乙女。

此刻的慕乙女看上去落寞寡歡,就像是被男人拋棄的女人,嬌容黯然,無精打采,原本的那種高高在上的絕色姿態,蕩然無存,顯得十分疲憊以及心力交瘁。

殿內眾人一見到慕乙女出現,也都禁不住起身,迅速朝慕乙女圍了上去,七嘴八舌地問了起來。

「都安靜一下,讓慕神將坐下再說。」這龍皇雖然也有些坐不住,但還是十分沉穩的對眾人示意道。

眾人才各回各位,但目光卻一刻也沒有離開慕乙女。

但見慕乙女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大殿前端,對著龍皇直接單膝跪地,一副負荊請罪的架勢,低頭拱手道:「乙女沒能保護好赤玄王,還請龍皇降罪!」

「慕神將,你這是做什麼,有話起來再說,不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原因並不在你,你還是先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來聽聽,至少先讓我們知道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龍皇急忙擺手示意道。

慕乙女聽著,這才起身,之後,便環視了眾人一眼,隨後,便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聽完之後的眾人,也是各個神色震驚,唏噓不已,沒想到,這事情居然完全超乎了他們能夠想象的範圍,更無法想象,白洛奇會突然墮落成魔,六親不認,而且,還掌控了強大的靈神之源,並且對靈族大開殺戒,使得靈族死傷慘重,而這也就是為什麼白洛奇會被眾靈族聯合通緝的真正原因。

「這麼說來,龍玄真的殺了很多靈族?」龍雪妍聽著,也是嬌容愕然,早知道如此,她之前就應該阻止龍玄找回龍族聖物。

「慕神將,你剛才說玄兒戴上了龍族聖物?」這時,龍皇似乎極為在意道。

慕乙女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其實,關於龍族聖物還隱藏這一個秘密,可我沒想到玄兒會戴上龍族聖物,所以,沒有把這個秘密告訴玄兒。這是我的過失,早知如此,我就應該告訴玄兒的……」龍皇此刻悔意森森道。

殿內眾人一聽,紛紛詫異地看向龍皇。

「當初,龍族聖物被送入聖龍國后,雖說是由聖龍國巫女保管,但實際上,是由第一代龍皇所持有,並且,藉助龍族聖物的力量,在戰場所向睥睨,令人敵國聞風喪膽,也正是因此,我聖龍國才能成為荒靈大陸的第一大國。可是,在第一代龍皇為聖龍國打下大片疆土,擴張國域之後,慢慢就變成了一個嗜血成性的暴君,在戰場上殘殺無辜百姓,再之後,就瘋了,最後,自殺而亡。」龍皇說出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殿內眾人一聽,也是面面相窺,神色震驚。

「但那時,誰也沒有發覺這是因為龍族聖物的原因,所以,這龍族聖物也就因此被繼續傳承給了第二代龍皇。而第二代龍皇持有著龍族聖物,一樣威震天下,讓聖龍國成為了荒靈大陸最強大的國家,但後來,第二代龍皇莫名其妙的就突然暴病而亡。之後的第三代和第四代龍皇,也同樣創下了很多豐功偉績,但結果卻也都死了非常蹊蹺。直到第五代龍皇,也是我聖龍國最強的一位龍皇,得到了龍族聖物之後沒多久,就下令命人將龍族聖物封存起來。並且,交由聖龍國巫女來保管,而且,不準再讓任何後代龍皇再持有龍族聖物,至於原因,第五代龍皇並沒有說明,直到在第五代龍皇臨終前,才說出了龍族聖物雖說十分強大,但也是一件非常邪惡之物,可以蠱惑人心,讓人徹底迷失。所以,他也告誡後代龍皇,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再將龍族聖物戴上。」龍皇接著又道。

「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可是在巫女記錄上為何沒有相關的記載?」龍雪妍一聽,不禁激動的問道。

「因為此事事關重大,而且,一旦被其他靈族知道龍族聖物實際上是非常邪惡的存在,那必然會對聖龍國造成不利的影響,而且,甚至連龍族都不知道這個秘密……」龍皇解釋道。

「龍皇,你的意思是說,龍玄之所以會突然變成了另一個人,也許是龍族聖物的原因?」慕乙女緊接著問道。

「我雖然不敢肯定,但有這個可能。不過,也許跟那個靈神之源有關……總之,肯定是有什麼原因,否則,玄兒絕不可能做出如此泯滅人性,將荒靈大陸陷於危機之中的事情。」龍皇十分肯定的說道。

「看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找到赤玄王,問清楚原因……」西門霸天沉聲問道。

「我已經找了幾天了,但龍玄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不知道究竟去了哪裡!」慕乙女搖了搖頭。

「龍玄一定會回來的,他不會拋下我和念世的。」柳雲萱美眸劇烈的晃動,但還是十分堅定道。

「可是,現在荒靈大陸的所有靈族都在通緝他,他恐怕不會輕易現身,而且,如果他回到聖龍國的話,對我聖龍國未必是好事,如果他為聖龍國著想的話,就一定不會回到聖龍國來。」柳承理智的分析道。

眾人聽著,也不禁相視了一眼,因為柳承說的沒錯,白洛奇之所以突然消失,或許就是不想讓聖龍國牽連其中。

「但就算他不回來,我們聖龍國如今也已經是四面受敵,過不了多久,恐怕就被其他靈族藉機找麻煩。」西門霸天說道。

「再派多點人,無論如何也要先找到玄兒。」龍皇立刻下令道,可是,就在他剛說完話,突然,猛地倒抽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捂著胸口,大口喘氣,臉色變得極為慘白,身軀顫抖。

而殿內眾人見狀,馬上就圍了上去。

「龍皇……」

「快請御醫來!」

……

一時間,殿內立刻亂成一團。

而龍皇的這次病倒,也讓聖龍國徹底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 與此同時,皇城東南側的一座廢棄的大宅內,只見灰塵積滿的客廳之中,正面對面站著兩道身影。

「大祭司,我讓你辦的事情都辦好了嗎?」身著暗色赤袍,頭和身體都被完全罩住的身影,對面前滿頭白髮,看上去十分蒼老的另一道身影說道。

「稟告大皇子,都已經安排好了。」蒼老身影神色恭敬的說道。

而這赤袍身影不是別人,正是不日前,剛剛殺了天妖族長,並且在幾大高等靈族的支持下,已經繼任天妖族長之位的龍傲。

當然,龍傲繼承天妖族長之位,自然也受到了眾天妖族眾長老以及一些靈宗的強烈反對,不過,這反對聲很快的就停歇了下來,因為其中有三位堅決反對的天妖族長老,一夜之間銷聲匿跡,不知去向,這原因自然可想而知,最後,這反對聲也就慢慢消失了。

此時,站在龍傲面前的蒼老身影,正是已經失蹤已久的大祭司。

話說龍傲在巫女殿大敗,被吸走魂魄后,大祭司見勢不妙,立刻逃之夭夭,事後,為了保得一命,就想去投靠西門霸天,並且,還把龍傲所做過的事情,一一告知了西門霸天,本想是博得西門霸天的信任,但沒想到,西門霸天卻命人將他囚禁了起來。直到幾個月前才將他放出,還讓他遠離皇城,不得再踏入皇城一步。

這大祭司自然極不甘願,所以,就一直潛藏在皇城,想要伺機重振旗鼓,可是以他一人之力,加上又是一個罪人,所以,也是極為窮困潦倒,直到龍傲找到了他,才讓他重新看到了希望。

「這龍皇現在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差,相信撐不了多久了,不過,為了讓龍皇走的更早一點,我已經讓我以前在宮城裡的心腹,暗中在龍皇的御膳中加了一些死枯草,這死枯草可以讓龍皇體內血液的循環速度速度越來越慢,加上龍皇的身體情況,不出十天半個月,龍皇必將一命歸西。」大祭司十分陰險的說道。

「很好,那我讓你聯繫的以前我所培植的那些勢力呢?」龍傲接著說道。

「我也都已經安排好了。只要大皇子王者歸來,登高一呼,保證他們也會一呼百應。雖說,這赤玄王在聖龍國如今已經是深得人心,萬民敬仰,可是,不少皇族一直對龍皇冊封赤玄王之子為龍皇繼承人抱有不滿,而且,他們也都擔心若是真讓赤玄王之子繼承了龍皇之位。赤玄王肯定權傾朝野,而以赤玄王素來的作風,這皇族說不定還會遭到清洗,因此,只要我們稍加利用,到時,大皇子要重新登上龍皇之位,並不是難事!」大祭司神采飛揚的說道,因為對他來說,只要龍傲重登龍皇之位,那他必然也能夠重振旗鼓,而且,更上一層。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