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那小子實力不高,跑得挺快!」顧琰嘀咕著道。

「他的實力可是比我們三個都高的!」墨九狸輕聲的說道。 不想再讓二個孩子在家守着電視和電腦過一天,因此,起牀之後,簡單地吃完飯,我便帶着兒女騎自行車去sghprk去玩。我帶着兒子昊騎一輛車,女兒萌自己騎一輛車。平時,去公園都是老公開着車子去,我出門基本上也都是開車。騎自行車的機會難得,享受運動的感覺。兒子也在車後座上快樂地大笑,萌騎車飛快。其實,生活真地可以簡單又快樂。

sghprk位於p市揚州路西側,南臨長江路,北依興國路,總佔地4000餘畝。園內綠化面積近3000畝,栽有各類經濟果樹數十種。區內建有隴欣閣、新**大門、玉帶橋、亭臺、親水平臺、曲廊、遊樂場、垂釣中心等多處景觀及服務設施。公園的四個大門及亭臺廊閣,整體風格以新**爲主,造型古樸渾厚,體現了漢代建築的雄渾典雅之美,以闋爲造型的北大門高米,被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劉慶柱所長稱爲天下第一闕。公園正中間的高達78米的隴欣閣,酷似漢代帝王頒佈政令、接受朝覲和祭祀天地、祖先的皇家建築,雄偉壯觀,令人歎爲觀止。遊人不禁生髮感慨: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皆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景區自2006年5月開業以來,遊人漸增,年均接待30多萬遊客。目前,景區日臻完善,sghprk逐漸成爲當地百姓及國內外遊客休閒娛樂、放鬆身心、康體養生、科普體驗的好去處。

北大門主體建築高米,兩側各設4個29米高的圖騰柱,門前是形若玉帶,線條流暢的金水橋,兩邊擺放兩尊東漢辟邪複製品,氣勢威嚴,既凸顯漢文化特色,又令人肅然起敬。

休閒垂釣區

垂釣區魚塘面積200餘畝,放養了鯽魚、草魚、鯉魚、刺魚、鰱魚、鱅魚等近10餘種,近二十萬尾。區內環境優美,遊客既可選擇垂釣臺觀景獨釣,又可參加釣魚比賽,然後可於性情木屋內進行餐飲小聚。

娛樂場佔地約4000平方米,利用現代聲、光、電等技術藝術化展現娛樂氛圍。主要設施有摩天輪、過山車、海盜船、碰碰車、蹦極、旋轉木馬、";洞天福地";等多種遊藝設備及湖面遊樂項目。

水上游樂區遊樂區分爲南區、中區、北區三個部分,遊覽設施有仿古大船、高速快艇、人工小船等,遊客乘船盡享水禽棲息、野趣橫生的水上美景,別有一番樂趣。

東大門兩側各有四個闕,左右各繪一幅p市歷史圖卷。左邊是p市出土的標誌性文物影像,有戰國編鐘,有新石器時代的彩陶鉢及彩陶花朵紋盆等;右邊描繪的是p市歷史上奚仲造車和鄒忌進諫的典故傳說。

百果園佔地面積約300餘畝,爲水杉公園的輔景區。按品種集中分片種植造景,內有桃園、杏林、梨園、枇杷園、石榴園、板栗園、櫻桃園等共計25種果樹13000多株。秋收時節,色彩斑斕,果香林豔,採摘品嚐,美不勝收。

銀杏園,是30萬畝p市國家級銀杏博覽園的微縮景觀。該園佔地70畝,栽植銀杏1500餘株,品種有佛手、馬玲等,還有葉子銀杏、黃葉銀杏等珍稀品種。深秋時節,金葉翻飛,果實累累,風動白果雨,雁鳴金沙灘。

翠蓋廊依水而建,長168米,寬4米,造型古樸,曲徑通幽,不僅可以防雨、遮陽、小憩,還可以從不同角度憑欄欣賞綠波瀲灩、葉翠花嬌的勝景。遊客行走其中,觀景視域不斷變化,廊引人隨,步移景異。

玉蘭圃佔地2.6畝,共計有木蘭科木蘭屬植物1800餘株。玉蘭圃植物按品種分區種植,有白玉蘭區、紅玉蘭區、紫玉蘭區、二喬玉蘭區、黃玉蘭區、毛木蘭區、廣玉蘭區。玉蘭大都先花後葉,望春而放故名望春花。玉蘭自古就是一種品性高潔的名貴花木,早春三月開放,花形俏麗,幽香四溢。

水杉林水杉是第四紀冰川運動遺留下來的孑遺植物,素有活化石之稱,在p市具有很大影響力和地域特色,並形成了天下水杉第一路的美景。水杉和銀杏一起被評爲p市的市樹。

生態密林以圍園和設點的形式佈置,佔地200畝,一是環園、環水佈置;二是在西南區成片種植。環園樹木主要品種是高幹女貞、水杉、棕櫚等10餘種植物;環水主要品種是垂柳、迎春、黃金帶、桃樹等;設點佈置樹種有烏桕、楓揚、桂花、桑、柳、槐、榆等160餘種。其內草長鶯飛,成了動物的樂園,也成了遊人放飛心情、迴歸自然的家園。

杏梅園春風吹來花似雪,杏梅林中聞笛聲。粉紅色、乳白色、深紅色的杏梅花十分鮮豔,讓人流連忘返。

柿子園柿樹原產我國,南自廣東,北至華北北部均有栽培,樹幹直立,樹冠龐大,柿果成熟於九、十月間。柿和事諧音,觀賞美景,心情舒暢,事事(柿柿)如意。

梨園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梨園佔地5畝,內植梨樹300餘株,其中樹齡40年以上老梨樹有100餘株,這些老梨樹枝幹虯曲,老氣橫秋,依舊年年花開不斷,碩果累累。

古井紀念亭唐朝薛仁貴徵東時,曾屯兵馬於這裏,爲供兵馬飲水,薛仁貴親自帶領部下一個下午挖鑿了七十二眼井。薛仁貴部隊撤離時,爲了將來返回時再用,就命令部隊用薄石板把七十二眼井全部蓋上。現古井已枯,僅存十餘眼,這裏就是其中的一眼。

隴欣閣建於2008年,位於公園中心位置,佔地面積80畝,建築面積2.7萬平方米,高118米,主體11層,層中有層,共計16層。它將再現漢代帝王頒佈政令,接受朝覲和祭祀天地諸神以及祖先的最高等級的皇家禮制建築,也是p市地標性建築,內部有p市民俗、人文、歷史、文化、科普等布展。登頂可俯瞰整個公園和新城區全貌,令人歎爲觀止。

我們騎車一路歡聲笑語,20餘分鐘便到了西大門,西大門,高18米,寬36米,充分彰顯了p市昔日的輝煌,詩意田園的城市風格和p市悠久的歷史文化。

我們娘仨在桃花源和枇杷園稍作停留,拍照留影。桃花源,佔地10餘畝,種植各種桃樹3000株,有食用品種50多個,觀賞品種20多個,造景也有意識地點化出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的桃花源筆意。每年桃花三月,桃花源裏花千樹,雲蒸霞蔚,蔚爲壯觀。枇杷園佔地3畝,栽有枇杷600株。枇杷是南方樹種,是p市唯一可以室外栽植的常綠果樹,其葉具有化痰止咳的奇效,每年冬花夏果,風情別具。

每個景點看完一遍,孩子們便高聲嚷着要去遊樂場,在前往遊樂場的小路上,看見一對中年夫妻在賣菩提果,我們便停下來,買了一個菩提果,說是產自尼泊爾的金剛菩提果。

菩提樹原產印度,因此通稱印度菩提樹,別名覺悟樹、智慧樹。相傳梁武帝天監元年,印度僧人智藥三藏從西竺引種菩提樹於廣州光孝寺壇前。

菩提果(學名:spindus),本草綱目稱爲木患子,四川稱油患子,海南島稱苦患樹,臺灣又名黃目子,亦被稱爲油羅樹、洗手果、肥皂果樹。菩提果與荔枝跟龍眼同屬無患子科,其他地方名:搓目子、假龍眼、鬼見愁等等。相傳以菩提樹的木材製成的木棒可以驅魔殺鬼。而拉丁學名spindus是sopindicus的縮寫,意思是印度的肥皂,因爲它那厚肉質狀的果皮含有皁素,只要用水搓揉便會產生泡沫,可用於清洗,是古代的主要清潔劑之一。約有13種,分佈於亞洲、美洲和大洋洲。

美國very曾經制作了一部名爲《靈脩少年》.

他安定在第一棵菩提樹下,爲佛的照片供奉了10種水果。然後,大概30個村民看到巴登多傑開始打坐禪修,他們留下了1000多盧比來供佛。當天晚上12點,一些惡作劇的人來打擾巴登多傑,而且偷走了供奉品。他們因爲錢而吵架,最後在前面的村莊互相舉報。他們承認過錯,希望巴登多傑原諒。

因此,巴登多傑離開第一個禪修地於2005年5月24日向北方走去。那時候,他給他的二哥6個菩提葉子告訴他把葉子放在油裏面。他說只要家人保護好葉子,一切都會平安。他離開時他的親人大哭。村民們對他的去向十分關心。午後,放牛人看到他在新的地方了。村民派人把他的親人招來讓他回家。但是巴登多傑拒絕了,並且去了東邊一個菩提樹下。

巴登多傑告訴他的家人他必須不惜代價繼續禪修。他在禪修地畫了一個界限。村民和他的家人建了一個柵欄。越來越多的人羣來到這裏,所以巴登多傑命令建立一個棚屋,周圍用塑料封住,他在裏面呆了15天。之後巴登多傑說:我已經儲存了力量,我現在可以在樹外打坐了。

那時村裏有嚴重的旱災。巴登多傑告訴他們,向蛇神祈禱,5天之後開始下雨了。在禪修第75天,他告訴他的哥哥叫他gurubuddhgyni.他繼續禪修。從那天之後,他被叫做gurubuddhgyni(向佛的大智慧覺悟者致敬)。

在2005年8月18日,巴登多傑把自己的喇嘛朋友們召集到一起。他們問他沒有水的情況下怎麼活下來的。巴登多傑回覆說,兩個蛇神在兩側保護他。那天,巴登多傑還換了衣服,穿了一種叫做ngg的白色衣服。

2005年11月6日,蛇神授予巴登多傑一個儀式,那可能會幫助他到達佛或者菩薩的境界。然後蛇神咬了巴登多傑,巴登多傑的身體中了毒。巴登多傑在禪修中流了2升多的汗水。之後他克服了毒素。巴登多傑的追隨者相信從那天起,他有能力能處於樹、石頭、土地的環境中,並且不怕劇毒,以及能夠理解其他生物的語言。

2005年11月8日,巴登·多傑告訴人們他並沒有佛的能力。他告訴大家不要叫他佛陀。

2005年11月11日,一束明亮的光照在巴登多傑的頭上。他的追隨者高興的大哭,然後更加狂熱。給我安靜,很快國家也會在平和中巴登多傑說道。在2005年12月10日所說,大衆越來越多,然後他們詠唱,還建立了一個市場。人羣被隔離在50米之外。所有眼見者都說巴登班傑從來不吃、不喝,也不動搖打坐姿勢而放鬆自己。他只是安穩的坐在菩提樹下禪定。觀衆們繼續增加。

在10個月的禪修之後,巴登多傑於2006年3月11日消失。他沒有留下任何解釋,有人認爲他被綁架了。他的追隨者卻理智地相信他進入了深林尋找安靜禪修之地。

在排除惡作劇的情況下,警察開始尋找他。懷疑洗錢,管理者凍結了當地管理羣衆委員會的銀行賬戶。賬戶裏有大概$7950元。然而,警察並沒有找到任何洗錢的證據。

在3月19日,一羣巴登多傑的追隨者在距原禪修地大概3千米西南方向找到了他。他們交談了30分鐘,當問起離開原禪修地的原因時,巴登多傑說:那裏不安靜,他會在6年內回來,大概在2011或者2012年。他給父母留下口信,告訴他們不要擔心。

2006年3月11號拉姆失蹤後,12月25日巴哈地區村民又發現了巴登多傑,並且聚集在這個新的禪修地。他帶了一把劍,用於在叢林裏護身,提醒記者們即使佛陀也要保護自己。然後,承認在失蹤期間的某一次休息時吃了一些森林裏的植物。

他重申了他6年的使命,然後說他同意人們來觀察他,只要他們保持一定距離,而且不要打擾他。當一個報道者指出,有朝拜者爲他捐錢時,他要求不要亂用捐款,而且不要用於商業用途。

巴登·多傑傳達的信息是:拯救世界唯一的途徑就是靈脩。

有個和平訊息,要帶給這個世界。殺生、暴力、貪婪、憤怒和誘惑,已使人類陷入絕境。可怕的風暴已降臨人世,並且正邁向毀滅之途。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就是行正道。[只有一條路拯救世界,就是行正法之道當人們不走修行的正道時,這險惡的世界必遭破壞。因此,應該過着靈性的生活,並把此訊息告知他人。

不要阻礙、生氣或懷疑我打坐的使命。我只告訴你們方法,但你們得自己去尋找。我想成爲什麼?或我想做什麼?未來就會知道。救人類,拯救所有衆生,爲世界帶來和平,是我的目標和使命。我在思索應如何將這混亂的世界,從情緒[的海洋中解脫,如何超脫憤怒與誘惑,且片刻不離正道。

[諸佛的修行和奉獻,都是要讓世界更好、更快樂這很重要,但很難了解何謂修行和奉獻。雖然這個簡單的道理很容易瞭解,但人類卻不瞭解它。但終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無常的世界。老朋友終將離去,家人也將化爲烏有,我們都得留下累積的財富和資產。若從小愛我的父母親、兄弟、親戚都不快樂,我很快樂又有何用?因此,爲救所有衆生,我必須要有佛心。[我必須開啓佛心所以,我走出地底洞穴,進入禪定。並遵循上帝[上天之道,以了悟正道與真知。所以,請勿打擾我修行。我的修行可讓自己的靈體超脫身體的存在。[我的修行可以讓自己超越身體、靈魂以及個體生命的存在在此情形下,會有七十二個迦梨女神,還有其他天神在場,將有打雷聲,和其他許多聲音。這時,男女天神們會進行神聖的儀式。所以,在我發送訊息前,請勿前來,也請向他人解釋這點。將靈性的知識和訊息,傳播到世界各地。告訴所有人,世界和平的訊息。尋求正道,就能擁有智慧。

庫丘蘇瑪的祈禱詞:

願萬物衆生和平,人類精神富足。問候各派信衆、聖人,所有宗教和組織。

三位一體的上帝指示我,拯救、提升人類和世間衆生。遵守諾言,救度娑婆世界,超脫七情六慾,讓世人不犯下罪惡。

我一心不亂地打坐,解救人類和所有生命。生願超脫世間悲苦,不過它們沒有人身,去尋求開悟解脫。他們也祈求上天,能快樂地生活於世間。人類的所做所爲,將會毀滅全體人類和生命。

以宗教的名義,卻行殺生、暴力、嗔恨嫉妒、分化之實。有一個上帝,上帝有形。所有人的靈魂都一樣,只是傳統習俗有異。時時奉行寬容、慈悲、非暴力、和平,這就是我想傳達給同胞和世人的訊息。人類真正的宗教,是不斷尋求真理;人唯有尋求真理,才能受益。

儘管修行法門衆多,人類社會卻被混亂、貪婪、情感、憤怒和嫉妒禁錮住,因此世界正逐漸毀滅。世人現在必須三思,人永遠不該忘記履行修行和社會的義務。

不可殺生,不可心存暴力、貪婪、嫉妒、執着,不該作惡。因慈悲憐憫而流淚,昭示世人得救之道。人往生後,很難轉世再來當人,人人都以爲,死後沒有輪迴轉世,有的!善良有德才能當人,前世行善積德,纔有當人的福報。

世間有三大勢力:第一股勢力是貪婪,第二是憤怒,第三是執着與嫉妒,這些支配着世界。願所有宗教傳統改變,信衆們要先找到真理;在內心涵養寬容、慈悲、非暴力、和平,必須以救世之道美化世界。我會繼續冥思打坐,專注於發展智慧,直到大徹大悟,證得無上正等正覺,救渡衆生。

謹向大覺悟合十安!

人類的暴力特質如果不改善,如何能躲過這次的地球危機,我們用吃素的方式來達到由外而內的改善,發展愛心,消除暴力的因子。然後必須馬上修行,找到內在愛的力量,完全放棄暴力。

小活佛短短開示爲何如此有力,因爲能量全在愛與和平。一般人也有能量,卻都用在暴力爭奪。每個人都有能力引導自己聚集愛與和平的能量,希望全人類真的都能改變耗散能量的生存方式,這樣才能自救。

因爲去公園,買了一枚菩提果,便又結了一段佛緣。 第020章

「什麼?這怎麼可能?我剛才分明沒看出他……」顧琰的話說道這裡,嘎然而止。

是啊,他剛才分明沒有看出紅衣少年的實力!他怎麼忘記了,這裡不是凌天大陸了,這裡已經是浩天大陸,在這裡他們的實力,不過是墊底的……

他看不出對方的實力,不是因為對方年紀小沒有修鍊,而是因為對方的實力在他之上……

想到這裡,顧琰瞬間鬱悶了!剛才那個紅衣少年看著也就十一二歲的模樣,沒有想到實力比他還強,唔唔,他真是太悲催了!這樣他以後怎麼保護九狸啊!要是墨九狸被人欺負了,他豈不是要被那個男人給切成小塊,喂獸獸了嗎?顧琰越想越覺得自己的前途一片漆黑……

白虎感知到自家主人的想法,雖然不明白主人怎麼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不過大概知道主人,是因為擔心自己實力弱,沒有辦法在浩天大陸生存……

本來想要說什麼,卻發現他們跟著墨九狸,已經來到了一家名叫圖酒樓的門口,此刻小二剛剛開門營業……

就看到墨九狸三人走了過來,小二立即熱情的迎了上來道:「三位客官這麼早是住店啊,還是吃飯啊!我們店裡什麼都有……」

「住店,也吃飯!」墨九狸說道。

「好勒,客官裡面請!」小二非常熱情的將幾人帶了進去,因為是一大清早,整個酒樓大廳都沒有人。

墨九狸三人要了三個房間,然後在靠著窗邊的位置,選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點了幾個酒樓的招牌菜……

這家酒樓名為圖酒樓,是五圖城中數得上的酒樓,生意一直很紅火!不然也不會這麼早就開門營業……

等到飯菜都上來之後,墨九狸給顧琰使了個眼色,顧琰立即會意,拿出一塊玄石塞給小二打聽道:「小二,我們是路過五圖城的,最近這五圖城可有什麼有趣的事情,說來聽聽!」

「客官,那你們運氣真是不錯,要是平日我們這五圖城,一般人都是不樂意來的!嘿嘿,你們也知道,咱們這城主府太過跋扈了!不過,最近很多人都陸續來了五圖城,因為再過三天,就是神醫門十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了,五圖城也是神醫門每次招收弟子都來的地方!因此啊,最近不少人都來到了五圖城,準備參加三天後的神醫門招收弟子的選拔!」小二收了錢,心裡開心,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倒了出來。

聽到神醫門白虎的臉色就微微難看,墨九狸挑眉看了眼小二,隨意的問道:「這神醫門真的那麼好?這麼多人都想拜入門下?」

「客官,這個你算問對人了,別的我不知道,但是這神醫門上一次招收弟子時,其中有幾個長老就住在我們酒樓,所以我還真知道一些事情,據說……」小二又如同倒豆子似的,將他知道的事情,詳細的說了一遍,才拿著墨九狸給的玄石,高興了退了下去。 “喂,芳,什麼事呀?”助手芳一大早就打電話給我。

“夢靈,有個人現在在靈心家園,非要立刻見到你。”

“什麼樣的人?”

“他……他職業是屠夫。”芳有點遲疑地說道。

“噢,知道了,我馬上就過去。”我立馬穿好衣服,這幾天因爲放假,人變得有點懶散了,但一聽說有重要事情,我還是能夠立刻振奮起來的。

驅車十分鐘就趕到了靈心家園,一進門,便見到一中年男子皺着眉頭,嘴裏還叼着一根廉價煙,我心裏有絲不悅,便輕咳了一聲,那男子擡起頭來,確實是一張滿臉橫肉且有點兇殘的臉,但此刻他的兇殘似乎被煩惱所遮住了。

我擡手指了指禁菸的牌子,那中年男子似乎這才意識到在這個場所是不宜吸菸的,他立刻掐滅了煙,有點誠惶誠恐地問,“請問您就是夢老師嗎?”

我輕輕點了點頭,對他說,“請跟我到靈心室吧”。我擡手示意芳倒一杯水過來。

那男子跟着我進了靈心室。我做了個請他入座的手勢讓他先坐下,然後我也放鬆地坐下來。

“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的嗎?”

對我來說,所有的客戶都是一樣的,我不會去在意他是什麼身份,只要相信我,來找我,我都會盡心盡力去幫助。

我一邊問着,一邊察看着這位滿臉苦惱的男人。他頭頂上罩有一圈灰霧,厚重,粘稠,是狗的冤魂,沒錯。自從在天力的幫助下開了松果體之後,我輕易不用天眼,但今天這位來客比較特殊,不妨用一下吧。

“我姓朱,我是殺狗的,您聽說了吧?”

“嗯。”我示意他繼續。

“我殺了30多年狗了,我從15歲起就開始殺狗。我腦子笨,讀不進去書,老師同學都嘲笑我,我初中沒畢業,就輟學了,爹孃也都說我不是學習的料,所以我說不想上學了,爹孃二話沒說就同意了,讓我跟一個殺狗的師傅學收狗,殺狗。這比上學有趣多了,還能養家餬口。”

“咚咚”二聲敲門聲,是芳。

“請繼續,朱師傅”,芳端了一杯水敲門進來,我示意他把水遞給朱師傅。芳出門之後,我便讓朱師傅繼續講他的事情。

“我一直殺狗,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天天也快樂得很,但最近二個星期以來,我的頭疼得厲害,只要去摸刀,頭就疼得不行,眼冒金星,也去醫院查過ct了,說沒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勁,有朋友介紹我到您這兒來看看,我就過來了。”

他喝了一口水,眼神充滿期待地看着我。

“你15歲開始殺狗,現在你45歲了,平均一天殺3條狗的話,你能算出有多少條狗命喪在你的手中嗎?”

當然了,你的前幾世也都是因爲狗而喪命的,但你的復仇也該了結了,不然的話,你今世的命還會喪在狗的冤魂身上,你來世再做屠夫,冤冤相報不得了哦。”

朱師傅睜大了眼睛,“夢老師,我真服了您了,我這夜夜做夢啊,都是狗的冤魂來找我索命啊,求求您給我指點吧,我該怎麼做,狗的冤魂纔會離開我啊。”

“請您閉上眼睛,告訴我您看見了什麼。”

“我看見一團團灰霧在我頭上繞來繞去。”

“再仔細看!”

“啊……”這個五大三粗的朱師傅竟然恐怖地尖聲大叫起來。

“放過我,放過我,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我這才讓他睜開眼睛,他驚魂未定,還處在極端害怕的氛圍之中。

“我看見數千只狗朝我撲過來,還有兩隻在咬我的手和臉,我怎麼也擺脫不掉,直到您讓我睜開眼睛。”朱師傅睜開眼睛就直愣愣地看自己的手。

“這些全都是被您所殺的狗的冤魂,假如您再不收手的話,你活不過這個星期。”

“就請夢老師您明示吧!”

“那好,第一,您要做的是從此刻起,你不得再殺一條狗,也不得吃狗肉,其它動物的肉也不得吃,改吃素。”

“第二,叫您的家人也都吃素。後代永世不得殺狗,或吃狗肉。”

“這兩條做到了,我們再來做一個儀式。”

“好,好,好,夢老師,我一定照做,那儀式怎麼做呢?”

“請您再閉上眼睛!”

“我不敢閉上眼睛了!”朱師傅恐怖地說。

“沒關係,這次狗不會再來咬您了,相信我!”

朱師傅這才閉上了眼睛。“告訴我,你看見了什麼?”

“還是灰霧”,朱師傅說。

“觀想一道光穿越灰霧!”

“看着光照在灰霧上面,慢慢融化灰霧,對着慢慢散去的灰霧說對不起,請他們好好離開,去投胎。一直說個不停,直到灰霧完全散去,光照到你身上爲止。”

大約過去了半個多鐘頭,朱師傅才緩緩地睜開眼睛,渾身的戾氣也已散去,臉上的兇殘也看不見了,他精疲力竭地對我說“夢老師,謝謝您,我看見灰霧散盡了,也看見光了。今後我一心向佛,再也不殺生了。謝謝您!”

送走朱師傅,我和芳一起清理了靈心室,畢竟,剛纔諸多冤魂齊聚這裏,還得再做一番清理,纔不會對下一個來訪者產生干擾。

我知道,朱師傅會把他的經歷講給他的朋友聽,一傳十,十傳百,可以讓很多屠夫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當然,他的事情也會傳給那些殺豬的,殺雞的,殺牛的屠夫那裏去的,不是嗎?再給大家講一個“神牛”的故事吧。

1941年,德軍入侵比利時,療養勝地威蘇里城被德軍佔領。駐軍司令克魯伯少校剛一上任就接到集團軍參謀長李斯特將軍的命令:到比利時榮譽軍人院,槍斃一頭名叫“騎士”的公牛。

少校大惑不解,不知道將軍爲什麼會和一頭牛過不去,他向將軍的副官打聽此事,副官告訴他:將軍和這頭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將軍還是個少尉,在索頓河戰役中,比利時人爲了突破德軍的雷區,組織了六十頭公牛開道,將軍那晚正好值班,領頭的一隻公牛衝向了他,撞瞎了他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了地雷,被炸傷了一條腿。當時將軍和那牛都倒在了血泊中,面對面,眼對着眼,就在將軍撥槍要射殺這個畜牲時,一枚炮彈飛來,把將軍震暈了。將軍被送進了醫院,從此由一個英俊的小夥變成了可怕的獨眼龍,將軍恨透了這隻牛,後來他得到消息,這頭牛成了那次戰役中惟一倖存的牛,戰後被送進了威蘇里榮軍院。

少校明白了。他馬上帶人到了榮軍院,在這裏關押着四百名比利士榮譽軍人和負傷療養的戰士,克魯伯下令:凡是受傷的,都送到特別營處理,而健康的軍人,都送到勞動營看押,然後他命令把“騎士”帶來。

這是一頭黑色的老公牛,神態安閒,右後腿已經瘸了。克魯伯撥出了手槍。

“住手!”許多比利時軍人見狀都怒吼了起來。

一個瘦小的男子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徑直走到了克魯伯面前:“少校,我是比利時陸軍中士約瓦克,也是這頭牛的勤務兵,根據日內瓦公約,你不能殺這頭牛,你必須把它當做戰俘對待!”

克魯伯聽了一愣:“一頭牛?當做戰俘?笑話!”

約瓦克鄭重地拿出一張紙遞給了少校:“請你看一下吧,這是利奧波德國王給它的受勳命令。”

克魯伯接過一看,上面寫着“授於‘騎士’比利時王國陸軍上校軍銜,頒二級榮譽勳章,享受王國榮譽士兵待遇。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1917年12月11日。”

克魯伯傻眼了:這是一頭有軍藉的牛,而且軍銜比自己高!按照日內瓦協議,他無權槍斃它。他只好下令,把它關到戰俘營。

然後他給李斯特將軍打了電話,報告了這個意外的情況,李斯特告訴他:“那就在戰俘裏合法地處理它!我不相信一隻牛會在那裏什麼錯也不犯!”

沉重的奴役死亡的陷阱根據德軍的戰俘營管理規定,戰俘嚴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當場擊斃的。少校有了主意。第二天他就命令士兵把老牛和戰俘們帶到了木料廠,那裏有剛卸下的整整五車皮木頭,士兵們給老牛套上了牛車,讓它拉那些堆積如山的木頭。

少校在心裏已經盤算好了,對於這樣一隻養尊處優的軍牛來說,這種苦差事無疑是它無法忍受的,只要它稍一牴觸,士兵們就會用鞭子抽它,牛的脾氣是暴躁的,它會反抗,只要它一有過激的行爲,他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槍斃它!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老牛沒有反抗他的命令,而是拉起沉重的車子,默默地向前走去,一趟,兩趟,三趟……它的身上開始流汗,傷腿也開始一瘸一拐,可它搖搖晃晃地堅持着。

當它拉到第50車時,默默勞作着的戰俘們都看不下去了,他們開始騷動,約瓦克跑到少校面前,抗議道:“少校,這隻牛已經有26歲了,按照牛的壽命,它已經屬於一個老人,你忍心讓一個老軍人幹這麼重的活嗎?!這樣它會被累死的,你這是在犯罪!”

少校聽了,皺了皺眉,也覺得這樣做太過分了,他眼珠一轉,又有了主意,他接受了約瓦克的抗議:“是的,今天讓它幹得太多了,明天給它放一天的假,讓它自由活動一天吧!”

第二天少校讓人把老牛帶到了放風區,示意士兵把營區的木門打開,讓它自由活動。外面,就是一片廣闊而自由的草地,但是在通往草地的路上,卻密佈着地雷,少校的意思很清楚:青草對牛的誘惑是致命的,它只要向那片草地奔去,就會犯了逃跑的營規,而它的下場也是合情合理的:被地雷炸得粉身碎骨。

果然,老牛被營外的青草所吸引,它慢吞吞地向營地外走去,走向那片雷區。可當它走到營區外那條立有骷髏標誌的白線時,它卻止步不前了,它在那兒猶豫了片刻後,轉過身子,神態安閒地回到了營區。

少校呆了,他沒想到這隻牛居然懂得什麼是警戒線!震驚之餘,他讓人把約瓦克找來,向他詢問老牛的歷史,約瓦克的回答讓他更加吃驚:索頓河戰役後,受傷的老牛被德軍俘虜,在德軍的集中營裏被役使了三個月,三個月後,德國戰敗,這頭牛重新回到了比利時人的手中,受到了國王的策封。

少校聽了唏噓不已:這居然是它第二次進德軍的集中營了!他對老牛不禁肅然起敬,感覺這隻牛在自己眼裏已經不再是隻牲畜,而是個真正的老兵了!

他決定給老牛正常的戰俘待遇,人類的戰爭,不應該成爲它被虐殺的理由。

一個月過去了,老牛依然安靜地活着,這讓李斯特將軍十分震怒,他把少校叫到司令部,對他一頓臭罵。少校辯解到:“將軍閣下,我和我的士兵都是有榮譽感的軍人,大家實在無法對一個有戰功的動物下手,它每天都溫順平和,像個慈祥的老人,我們找不出殺死它的理由!”

李斯特將軍憤怒了,他的獨眼冒着火:“那好!既然這是一個特殊的戰俘,那就需要有一個特殊的守衛來看管它!我已經給它找了一位!”說完他一揮手,副官牽過了一隻黑色的德國牧羊犬:“這是我的護衛犬,名叫野狼,它也是一條軍犬,我已經簽發了命令,授予它陸軍少校軍銜,從明天起,這條狗負責看管那隻蠢牛,不管它對那牛做什麼,你們都不要干涉,動物的事情,就交給動物去解決!”

少校沒有辦法,只好把野狼帶回了集中營。他命令把老牛和野狼關在了一起,野狼一見老牛,就猛撲了過去,對它又撕又咬,老牛簇不及防,被野狼咬住了後腿,它又跑又跳,想要擺脫野狼的追咬,可是野狼異常兇狠,死咬着老牛不放,血從老牛的後腿中流出,老牛開始憤怒,它瞪大了眼睛,發出了低沉的吼叫,突然,它猛地向旁邊的鐵絲網撞去,鋒利的鐵絲扎進了它的身體,也扎進了野狼的身體,野狼痛得嗷嗷直叫,鬆開了嘴,老牛又乘勢猛撞了它一下,它滾倒在地,痛苦地哀鳴着,老牛慢慢地走了過去,擡起了前蹄,準備給它致命的一擊。

少校慌了,將軍的愛犬要是死了,他無法交待!他正要去救,讓他吃驚的一幕出現了,只見老牛盯着野狼看一看,慢慢地放下了前蹄,然後喘息着走到一邊臥了下來,艱難地舔着自己的傷口,眼神卻依然平靜。

野狼也從地上爬起來,躲到離老牛很遠的地方,怯怯地看着老牛,再不敢靠近,初來時那種兇惡的表情蕩然無存。

約瓦克和一些戰俘聞訊趕來,他們一見遍體鱗傷的老牛,都憤怒了,紛紛責問少校:“難道你們德國軍人連一隻牛都不能放過嗎?如果你們再這樣對待它,我們就全體絕食抗議!”

少校也火了:“這是李斯特將軍的命令!野狼也是帝國的少校!由他來看管騎士是合乎情理的!你們再敢就這件事說三道四,我就不客氣了!這裏是俘虜營,不是自由廣場!”戰俘們無語了。他們注視着老牛,都在爲它擔心。

第二天清晨,當大家心情沉重地來看望老牛時,都喜出望外地睜大了眼睛:只見野狼和老牛依偎在一起,安靜地睡着。從它們身上絲毫都看不出,它們曾經是經過殊死搏鬥的敵人。更讓他們驚訝的是,從那時起,這一牛一狗竟然成了形影不離的好朋友,不管老牛到哪兒,野狼都很友愛地跟在它身後,遇到有誰喝斥老牛,它就會呲起牙齒衝誰狂吠,戰爭在兩隻動物間儼然已經結束了。

接到報告的李斯特將軍不能相信,自己一手訓練的野狼居然會和敵人成爲朋友!他馬上趕到集中營一看究竟。當他親眼看到老牛和野狼和睦相處時,不禁怒火中燒,他下令把野狼捉住,用懲罰叛徒的方式在廣場把它當衆吊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