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那麼久呢?」任羽思抱著小蒼狼,眉頭緊鎖,柔狼看著自己丈夫的樣子,狼眸里也滿是擔憂之色。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傍晚,血狼將手從猛狼頭上伸了回來,緩緩睜開眼睛,笑看著其它冰火奇狼,只說了一句:「終於成功了。」

這時,任羽思馬上向血狼走來,怔怔的看著他,關心道:「狼哥,你現在是不是很累?」

「確實很累。」血狼做了個深呼吸,扭頭看著其他狼王,道:「我已經找到方法了,下一個,誰來?」

沒人回答血狼,但柔狼慢慢的向他走了過來,柔狼扭頭和猛狼對視一眼,沒人知道他們跟對方說了什麼,也許他們什麼都沒說。

走到血狼面前,柔狼對血狼點了點狼頭,並沒有對他傳訊,血狼也點了點頭,隨後,又抽出一絲靈魂之種,用同樣的方法,將手按在柔狼的頭上。

雖然血狼有了前車之鑒,但也花了一個多時辰才將靈魂之種植入柔狼的靈魂中。

總共有十八位狼王,血狼現在已經收了兩位,冥冥之中,他感覺自己腦海中多出了一些信息,可是這些信息很模糊,他並不知道是什麼,但他知道,這些信息總會有清晰可見的一天。


接下來,血狼連續將靈魂之種植入了八位狼王的靈魂中,此時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已經快累趴下了。眾位狼王看出了這一點,都叫他去休息,他也確實頂不住了,只好和任羽思走進帳篷。

血狼的靈魂力已經耗光,他現在需要好好休息,而不是坐下來修鍊,因為他沒有精力去修鍊。一進入帳篷,血狼就躺到床上,閉上眼睛。

「狼哥,你慢慢睡吧!」任羽思坐到床邊,溫柔的看著他,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這個男人是她的驕傲。

任羽思昨晚一直在看著血狼,也是一宿沒睡,她爬到血狼胸前,幸福的閉上了眼睛。

…………

雪風呼嘯,斗轉星移。

血狼和任羽思從早上睡到第二天早上,自然醒過來。

「思思,我們睡多久了?」血狼有些著急的問任羽思,因為他們在這裡並不安全。

任羽思揉了揉眼睛:「我也是剛醒來。」

血狼馬上放出神念,發現所有的冰火奇狼去在雪地上睡覺,他也就放心了。 走出帳篷,血狼和任羽思紛紛伸了個懶腰,感覺神清氣爽,他們很久沒睡那麼好的覺了。

看見血狼和任羽思走出帳篷,猛狼和其他狼王走了過來。

「我們睡多久了?」血狼笑問猛狼,猛狼回答道:「你們睡了整整一天,從昨天早上一直睡到今天早上。」

「一天還不算久,我還以為我們睡了兩三天呢!昨天實在是太累了。」血狼微微一笑,問道:「在我們睡著時,沒什麼事情發生吧!」

「沒有,一切正常。」猛狼回答血狼:「暗黑神教的人應該不會攻擊我們,否則,我們也低擋不住。」

「好了,你們該幹嘛幹嘛去吧!」血狼淡淡一笑,仰望著天空,長舒一口氣。

「主人,我們還有八位兄弟……」猛狼話說一半,顯然是在提醒血狼。

「我知道了。」血狼輕輕頷首:「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聽完血狼的話,馬上有一個狼王走向血狼,他們應該是事先說好了。

…………

天爵城以南的海面上,呂風和蕭衡水,還有金豹和丁筱萱四人開著快艇,他們的航向是東北方,每個人的都輕鬆的笑著。

「蕭大哥,你說我們老大為何不攻打天爵城?」呂風將快艇開到蕭衡水旁邊,笑著問他。

蕭衡水緩緩搖頭,回道:「你問我,我問誰去?老大那人雖然有時候不夠果斷,但他還是挺靠譜的,我想,這麼大的事,他應該有自己的打算。而且,我們海族有那麼多的長老,他們都不管,我們就別瞎操心了。」

「也不知道狼哥現在在哪,他說他的朋友在天爵城的東北方向,好像還說了,里離天爵城有一百多公里,這也太讓人震驚了。」呂風正色道:「那麼遠的距離,他朋友的叫聲居然能傳過來。」

「你小子怎麼那麼多廢話!」蕭衡水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你沒聽見血狼的長嘯聲也能傳很遠嗎?」

「你們兩個,別廢話了,速度點,路還很遠呢!」金豹載著丁筱萱,在海上開著快艇,非常瀟洒,呂風和蕭衡水都有些眼紅。

…………

中午,雪花停止,烏雲已散,一絲並不溫暖的陽光照射在一片樹林里,四個年輕人在雪地上艱難前行,四人就是蕭衡水他們。

「以這樣速度走過去,要何年何月才能找到狼哥他們呢?」呂風有些不耐煩了,其實他可以化成半獸人,然後奔跑,時速足有200公里,可是金豹和丁筱萱不行,他們既不能像蕭衡水一樣飛行,也不能像呂風一樣奔跑。

「你別著急,我們加快速度,小跑起來,跑到天黑就差不多能找到他們了。」蕭衡水微微一笑,然後在雪地上跑了起來。

金豹露出一臉憨笑,拉著丁筱萱跟了上去,嘿嘿說道:「真不好意思,拖累你們了。」


蕭衡水和呂風只是撇了金豹一眼,並沒有跟他廢話。

冬季的天色總是黑得很快………

傍晚時分,血狼已經將靈魂之種植入了剩下的八個狼王的靈魂里,現在他也快累的不行了,不過沒有上一次那麼累,他還可以頂得住。

「主人,您累了就去休息吧!」猛狼非常感激的對血狼說道:「我們的詛咒已經全部消除,現在,我們需要努力修鍊,以便儘早崛起。」

「那行,你們去修鍊吧!」血狼淡淡一笑,又道:「你們以後別叫我主人了,我聽著很彆扭,你們叫我血狼就好,雖然你們是我的手下,但我從來沒有將你們當做手下,在我眼裡,你們就是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聽了血狼的話,各位狼王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看著眾狼王的樣子,血狼嚴肅的說道:「我是和你們說認真的,你們真不用叫我主人,如果你們堅持,那我只能命令你們,命令你們叫我血狼。」

「好吧!」猛狼並不矯情,而且還非常爽快,他點了點狼頭,又道:「有你這樣的好主人,我們很滿足了。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不管你認不認,我就叫你血狼兄。」

這時,柔狼扭頭看著猛狼,道:「猛哥,你這樣叫不好吧!」

「他這樣很好?」血狼笑看著柔狼,又道:「我就喜歡爽快之人,很顯然,猛狼大哥就是這樣的人。」

「可是,我們要是稱兄道弟,那就亂了套了。」柔狼傳訊給血狼:「你要知道,一個集體,必須要有規矩,這樣才能走得更遠,爬得更高。」

「我明白你的意思。」血狼笑了笑,對柔狼回道:「我實話和你們說吧!我現在雖然做了你們的主人,但,總有一天我會將這份關係解除,因為我追求的是自身實力和自由。」

眾狼王沉默,血狼又道:「就這麼說定了,你們以後叫我血狼,或者血狼兄都行,如果你們覺得自己叫不出口,那就叫我老大好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叫你老大。」說罷,猛狼對其它狼王說道:「還不快叫老大?」

「老大!」十八位狼王同時對血狼傳訊,隨後長嘯起來,聲音不知傳到了何方。

…………

「有狼叫聲,狼哥他們肯定就在前方不遠處,我們快一點!」呂風現在已經化成了半獸人,金豹和丁筱萱跟在後面,累得夠嗆。

金豹的修為比丁筱萱的修為高,他略顯輕鬆,丁筱萱卻非常吃力,不過她有神力護體,也只是累一點而已。

「小風,你著什麼急呢?」蕭衡水跑到呂風身邊,給他使了個眼神,嚴肅道:「別跑了,血狼他們就在前方不遠處。」

「額……」呂風非常聰明,哪還看不出蕭衡水的意思,他馬上退出半獸人狀態,一步步走了起來。

金豹和丁筱萱喘著粗氣跟上來,呂風扭頭看向他們,道:「豹哥,小萱,我剛才一時心急,沒注意你們很累,實在對不住。」

「別婆婆媽媽的。」金豹正色道:「區區小事,不足掛齒,我們壓根就沒跟你計較。」

這時,蕭衡水突然停了下來,馬上將呂風他們擋在身後。

「吼!」兩匹巨狼從遠方朝他們衝來,正是冰火奇狼,而且他們還是猛狼和柔狼。

「哇!」呂風睜大了眼睛,驚訝道:「好大的狼啊!差不多有狼哥那麼帥了,莫非,它們就是狼哥口中的朋友?」

「不用懷疑,它們肯定是血狼的朋友。」蕭衡水淡淡的笑著。

「讓我來出手,和他們較量一番。」呂風臉上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蕭衡水立即叮囑道:「它們是友非敵,你下手別太重。」

「蕭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也許我並不是它們的對手。」說罷,呂風瞬間化成半獸人,唰的一聲沖了出去,在雪地上留下一道殘影。

猛狼和柔狼見呂風襲來,他們也伸出了鋒利的狼爪。

「叮叮噹噹……」

呂風和猛狼還有柔狼瞬間撞在一起,呂風飛退,猛狼和柔狼也退出很遠。

「你們的戰鬥力不行啊!」呂風冷笑著:「我剛才的攻擊,並沒使出全力,否則,你們也許會受傷。」

猛狼並沒有理會呂風的狂言,他直接傳訊給呂風,問:「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好人。」呂風笑道:「沒想到,你們是開啟了靈智的妖獸,不錯嘛!」

這時,蕭衡水上前拉住了呂風,又給他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別惹毛了對面的兩隻巨狼,呂風挑挑眉,還是領意了。

「兩位朋友,我們是來找血狼的,我們是他的朋友,還請你們行個方便,帶我們去見他。」蕭衡水圓滑世故,他拍了拍呂風的肩,又道:「我這位兄弟性格易怒,如有冒犯,還請見諒。」

「你們說你們是我們老大的朋友?」猛狼傳訊給蕭衡水,道:「你有什麼證據嗎?沒有證據的話,就離開吧!否則,我們不會讓你們再往前走一步。」

猛狼雖然是用神念傳訊給蕭衡水,但蕭衡水卻能感受到他的語氣非常堅定,而且猛狼的目光非常決絕。

「想證明我們是血狼的朋友,這有些困難。」蕭衡水沉吟片刻,提議道:「這樣吧!你去幫我們通知一聲血狼,讓他出來見我們,到時候,你們就會相信我們了。」

「我們雖然是狼,是妖獸,但我們並不是什麼都不懂的蠢豬。」猛狼眼中的怒意更盛:「你們如果無法證明你們是老大的朋友,我們絕不會讓你們見他,明白嗎?」

「狼哥能有你們這樣忠誠的朋友,我很欣慰。」呂風站出來說話:「如果你們怕我們是敵人,那你們就帶我一個人去見狼哥,我的實力不強,你們總該放心了吧!」


「我不相信你。」猛狼扭頭看向丁筱萱,然後傳訊給蕭衡水:「我們要將她帶走,如果老大認識她,那麼,什麼都好說,否則,就只能魚死網破了。」

「不行。」蕭衡水堅決的搖頭。

「蕭大哥,你讓我去吧!」丁筱萱看著蕭衡水,露出了祈求的眼神。

「萱萱,別衝動。」金豹對丁筱萱道:「因為我們也不敢確定這兩匹狼是血狼的朋友。」 成然,猛狼聽到了金豹對丁筱萱說的話,他向前走了兩步,然後傳訊給蕭衡水,道:「你們既然不相信我們,那就離開吧!沒必要廢話。」

這時,蕭衡水笑了起來,失望的說道:「我們大老遠的跑過來找血狼,而他的朋友卻這樣對我們,真是讓人心寒啊!我們走也可以,麻煩你們告訴血狼,我們來過,而且是走來的,腳底都磨起泡了。」

「也許,你們真是老大的朋友,但你們很可疑,我們這麼對待你們也是無奈之舉,無可厚非。」柔狼上前傳訊給蕭衡水:「希望你們理解。」

「你們要你明白,只要我們想,你們現在已經死了。」這話是呂風說的,他說的是實話,因為蕭衡水是神力八段,確實可以擊殺猛狼和柔狼。所以,聽了呂風的話,猛狼和柔狼沉默起來。

「這樣吧!」柔狼傳訊給蕭衡水,道:「你們先等等,我回去跟老大說一聲,看他怎麼決定。」

「可以。」蕭衡水也不想為難猛狼和柔狼,其實,他有的是辦法證明自己是血狼的朋友,但他就是想看看眼前這兩匹狼對血狼有多忠誠。

「猛哥,你留下來吧!我去就行了。」柔狼對猛狼說完,轉身飛奔。

……………

「蕭大哥,你說狼哥會出來見我們嗎?」丁筱萱上前問蕭衡水。

「會的。」蕭衡水篤定的點了點頭,解釋道:「血狼這傢伙膽大包天,別說是我們,就算是暗黑之神要見他,他也敢來。」

「沒錯。」呂風笑道:「我和狼哥相處的時間雖然不久,但我了解他,他的膽子並不比我小,而且他有膽大的資本。」

四人在雪地上等了半盞茶的時間,突然看見血狼和任羽思帶著十幾匹巨狼走來,血狼和任羽思身邊的狼都是狼王。血狼是特意帶他們來的,想讓蕭衡水他們見識一下自己這些朋友的威風。

「蕭大哥,豹哥,小風,小萱,實在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血狼微笑著,並沒感到尷尬,因為他明白,蕭衡水等人並不會在乎這些小事。

看著血狼和任羽思走來,蕭衡水和呂風他們也笑了。

任羽思和丁筱萱對視一眼,一起跑到一旁,也沒人知道她們聊什麼。女孩子聊的話題,確實難以揣摩。

蕭衡水上前對血狼說道:「血狼,你小子行啊!我聽這些狼叫你老大,看來,他們已經被你征服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