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爸爸,開始不了了,小逆不能讓爸爸直接晉級了。」

「為啥?總不能讓我跟別人一樣按部就班的修鍊吧?」

「爸爸好聰明,修鍊的事情,小逆只能輔助,起不到決定性的作用了。」

一個小男孩的形象在方回的腦海中顯化,那是方逆,只見他在方回的腦海中翻騰,同時說道:「這個宇宙的最高等級的本源信息,就是規則,所以說其實小逆也是屬於規則層次的,只不過是最特殊的氣運規則。」

「所以呢?」

「所以爸爸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幫助你掌握獨一無二的氣運規則,修鍊的事情爸爸只能靠自己了。」

「我……好好,自己修鍊就自己修鍊。」

方回坐起來,屏蔽掉方逆,隨後回憶起《通則錄》中的字句。

待他確定自己的理解沒有錯誤之後,便按照上面的順序一點點的修鍊起來。

修鍊時間過得總是飛快的,在太陽剛剛落山的時候,一直靜坐不動的方回終於起了變化。

他的身體竟然散發出微光,將整個屋子都照亮了。

如果能透過方回的衣服,看到他的身體,就能看見,一道道不規則形狀的銘紋出現在他的身體各個地方,將原本的肌膚掩蓋。

就連他的臉上腳掌上都有,甚至頭皮都不能避免。

密密麻麻的銘紋使方回看起來有些猙獰。

隨後這些銘紋全部朝著方回的心臟位置聚集,最後凝聚成了一個金光閃閃的字元——混!

在混字成型之後,方回身上的異狀漸漸消失,方回也蘇醒了過來。

他將自己的衣服扒開,看到那個『混』正好印在心臟正中央的位置。

「原來凝聚規則符文這麼的容易,哈哈哈。那麼現在我就是入道境初期的修者了。」

方回大笑起來,猛然從地上彈起來,一躍有一米來高。

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時時刻刻壓在身上的重力彷彿消失了,連呼吸都變得順暢起來。

擁有了入道境的修為,才能在大世界中長久的生活下去。

方回很是滿意,只是隨後他的眉頭便是皺了起來。

「我掌握的規則銘紋乃是我的體質自然形成,這虛空中竟然沒有我可以汲取的力量。難道要我像前世煉體的武者那樣,不斷打熬自己,才能晉陞?」

這份苦,方回不是不能吃,只是這樣子一來,修鍊的速度就太慢了。

「算了,不想了,明天去問問掌門他們,也許他們有別的辦法。」

雖然很快就將《通則錄》修鍊有成,但是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大千世界的修鍊功法,集中注意力這麼久,方回也是有些累了,他回到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方回按照約定早起來到廣場,發現花項余和花紫嫣兩人已經在等他了。

「哈哈哈,方回,《通則錄》怎麼樣,好理解嗎?」

遠遠地,花項余就對著方回打招呼,笑著說道:「看你的樣子可能是遇到了難題,不過不要灰心,對於我們剛剛修鍊的人來說,《通則錄》確實是晦澀難懂,不過有了我的講解,你就能掌握,甚至達到……」

花項余的聲音陡然消失,他十分的震驚:「這,這是修者的氣息,方回你晉陞入道境初期了?」

是不是修者,還是很容易判斷的,方回身上的氣息明顯和昨天不一樣了,分明是修鍊有成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

這才多長時間,一天而已。

一天時間能用來幹嘛?

按照花項余的進度,一天時間能將《通則錄》通讀一遍就不錯了。 對,只是通讀一遍,遠遠達不到領悟理解的程度。

《通則錄》作為大千世界唯一的一部通用功法,它的編撰可不僅僅是為了人族準備的。

大千世界,種族無數,這本書是可以通看的,這也意味著,它比一般的功法,比具有針對性的功法更加的難以理解。

對於初入修鍊界的菜鳥來說,《通則錄》形同天書。

換句話說,不可能有誰在沒有導師的情況下,自學《通則錄》。

但是方回……

花項余指著方回,半天說不出話,他是真被嚇到了。

「你你你……你來演示一下自己新得到的能力吧。」

花項余嘆息一聲,竟有些意興闌珊,實在是方回對他的打擊太大了,有些承受不了。

方回沒有說話,竟是當著花項余和花紫嫣的面,直接將上衣褪下,露出了他精壯規則,完美的上身。

「啊。」花紫嫣猝不及防,滿臉通紅,轉過身去。

花項余也是連忙喝到:「方回你要幹嘛?」

方回一臉無辜的說道:「不要說要看能力嗎?看這。」

方回指了指自己的心臟位置。

花項余仔細看去,發現上面竟然是一道字元,大感意外:「這是你領悟的規則銘紋,怎麼會是一道字元呢?按道理來說,應該是一些具有辨識度的紋路才對。」

方回也是附和道:「對啊,書上面不是說體質相關的規則銘紋都是和能力相輔相成的嗎?我的能力很簡單,防禦,那不應該是一個盾牌嗎?」

花紫嫣這時也轉過身來,硬著頭皮觀看方回的銘紋,隨後立刻轉過身去,說道:「方回你先將衣服穿上。」

方回沒有想到花紫嫣會這麼的害羞,他將衣服穿上后,花紫嫣才轉過身來猜測道:「一些有天賦的天才,他們的規則銘紋就很奇怪,所以方回你也不用在意,只要能力不弱就行。」

「嗯。」方回點點頭,又問道:「那掌門你們知道怎麼樣才能提高修鍊的速度嗎?我覺醒的體質相關的能力,如果按照《通則錄》來修鍊的話,進階太慢了。」

花紫嫣陷入沉思,說道:「體質類相關的話,要想提高修鍊速度,最好的方法就是找到相對應的修鍊功法,其他類的修者用《通則錄》還能將就,唯獨體質類的修者不行。」

花項余苦笑道:「可是我們道元宗缺少的就是修鍊功法,要不然現在也不會這麼落魄。」

「這樣子啊。」

方回雖然有些失望,但是也沒有絕望,因為他有方逆。

雖然方逆不能直接幫助他修鍊,但是在輔助功能上也是獨一無二的。

方回能這麼快將《通則錄》修鍊有成,就是因為方逆將《通則錄》解讀過一遍,幫助方回理解,方回才能做出這麼逆天的事情。

也許是察覺到方回的心思,方逆在方回的腦海中說道:「爸爸放心吧,我正在進一步解讀《通則錄》,也許可以從中創造出一套適合煉體的功法。」

方回露出微笑,在昨天他晉陞的同時,方逆就跟著再次進化了,相應的方逆的能力也再次提升,可以幫助方回進一步解讀《通則錄》了。

這樣子的話,就算道元宗沒有現成的功法,他最多耽誤一些時間,以後也會步入修鍊正軌。

「其實,我們道元宗的主殿中就有一套煉體傳承,只是千百年來無人能獲取,不過如果是方回的話,我覺得可以去試一試。」

突然花紫嫣看向方回,語氣堅定。

「紫嫣,難道你說的是『戰荒傳承』,不行,那太危險了,方回進去九死一生啊。」

「可是這也是我們唯一能獲得煉體功法的途徑了。」花紫嫣也有些無奈,她身為掌門,竟然連一套功法都拿不出來,太悲哀了。

花項余阻止道:「戰荒傳承,千百年來進去的天才也有上百人了,可是沒有一個人出來過。就連被譽為道元宗最天才的陽敏師兄,都沒能出來,我們怎麼能讓方回去冒險。」

「陽敏師兄……」

花紫嫣聽到這個名字,身體都輕微顫抖了一下,眼神瞬間黯淡了下去,她用手掩面,不讓方回他們看到她的臉,輕聲說道:「是我唐突了。」

可是這個時候,一直沉默的方回突然說道:「戰荒傳承,我去了。」

「方回,你根本不清楚那裡有多麼的危險,你進去會死的。」花項餘聲音變得冷冽,甚至嚴肅。

「你越是說有多危險,我越是想要進去看看。方回心意已決,長老就不要勸阻了。」

方回正視著花項余,但他的心裡卻對著方逆問道:「小逆,你確定裡面有你想要的東西?」

「是的爸爸,我代表大千世界唯一的氣運規則,任何和我相關的東西,只要被提及,都能被我感應到,戰荒傳承里有能使我進化的東西。」

方回心裡回應道:「既然你這麼肯定,那我就要進去裡面走一遭了。」

一晃數天過去,五天之後,方回和花紫嫣他們在第一次見面的大殿聚集。

花紫嫣聲音凝重,問道:「方回,我再次問你一遍,你真的要進去嗎?」

方回說道:「掌門,五天來,你這個問題你已經問過我無數遍了,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是的,我真的要進去。」

「好吧,那,你萬事小心。戰荒傳承一旦開始,便不能停止,除非你死亡,你真的要去?」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雖然花紫嫣一遍又一遍的啰嗦,但是方回知道這是在關心他,心中一陣感動。

「放心吧掌門,我不會有事的,那你現在就開啟傳承吧。」

「嗯。」花紫嫣來到大殿的堂首位置,將那裡的椅子搬開。

沒有椅子的遮擋,方回清楚的看到,地面上,在椅子的位置處,有一個月亮的印記。

花紫嫣解釋道:「這是月華印記,在正中午的時候,它可以吸收日華力量。兩者合二為一,再以我道元宗獨特的秘法輔助,便能開啟傳承之門。」 正在這時,剛剛好是中午時刻,一道陽光通過大殿屋頂的縫隙處照射進來,和月華印記重合。

嗡。

兩者融合的剎那,一道耀眼的光芒亮起,讓得方回半眯起了眼睛。

「日月輪空,天地翻轉,傳承之門,開!」

花紫嫣嬌喝一聲,連忙捏起印訣,將一道力量打入日月光華之中。

隨後在方回他們的前面,便是開啟了一扇石門。

在石門的背後,灰濛濛的霧氣遮擋了視線,什麼都看不清楚。

想必這就是戰荒傳承的入口了。

方回對著花紫嫣點了點頭,就要進去,花紫嫣突然喊住方回說道:「方回,你將這塊玉佩帶著,關鍵時刻,可以幫你抵擋一次致命攻擊。」

花紫嫣將一塊雕著龍鳳的玉佩遞給了方回。

方回沒有矯情,接了過來,他還能從玉佩上聞到一股清幽的香味。

「謝謝掌門了,如果沒有用到的話,我再還給你。」

光華消失了,隨之消失的,還有方回的身影。

大殿中變得平靜,花紫嫣望著空蕩蕩的大殿,自言自語道:「希望這不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唉。」

戰荒傳承秘境中。

四周灰茫茫的,方回極目遠眺,也只能勉強看清周圍500米的景色。

感受到身上的壓力陡然變重,方回察覺到這裡已經不再是中央大世界了。

方回的混沌黑洞體質,天地禁忌,擁有不可思議的威能,其中的一點,便是對周圍的環境感應極為敏感。

方回沒有任何的依據,但是方回就是知道這裡已經不是中央大世界了。

一個功法傳承而已,竟然會被放到一個單獨的空間之中,這種手筆,真的不簡單。

和方回想象中的不同,他來到這裡之後,沒有任何的提示,也沒有所謂的試煉。

這裡有的,就是一堆堆的枯骨,和一成不變的廢墟景色。

「爸爸,往西走。」

好在方回有著方逆,要不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幹嘛了。

方回憑著感覺,一路向西,只是路上不停的被方逆吐槽。

「爸爸,你走錯了,這裡是南,要往西走。」

「爸爸,你好笨哦,怎麼又往北了。」

「爸爸,你老是打圈圈幹嘛,往西走呀。」

「爸爸是笨蛋,就是走不對方向。」

……

不是方回不想走正確,而是戰荒傳承秘境,就好像是一幅幅一模一樣的畫,景色完全一致,你都分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在走。

而且方回確定他一直在走直路,從來不曾拐彎過。

只不過這裡被神秘的力量影響,改變的不是方回,而是這裡的環境。

好在這裡的壓迫里雖然驚人,但是對於方回來說,還不算什麼困難。

「哎呀,還是小逆來幫助爸爸吧。」

方逆說著,便是在方回的腦海中,顯化出來一幅地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