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來世再見了!」雲淺說完這一句話,將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溫熱的鮮血順著慢慢的浸濕衣衫,她遙望著遠處,儘管還是漆黑一片,卻彷彿能看到李肅騎在高頭大馬上,朝她伸出手,輕聲的喚了句:「淺淺,跟我走!」 我捂著胸口,完全沉浸在雲淺落的悲傷中,我看見她死後陰風不停的刮,天地間黑茫茫一片,天空電閃雷鳴,很快下起了大雨,雲淺落的屍體在荒野中如同一件被人丟棄的物品,再也無人問津。

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忽然有人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恍惚的看了他一眼,很快認出了這個人。

希寶,鳳沉希。

雨水沖刷著他的容顏,使得他平白的填了幾分戾氣。

「姐姐,想起來了嗎?你對我做了什麼?」鳳沉希把玩著手裡的刀,臉上雖然還在笑,眼底一片冰冷,似乎還夾雜著幾分苦澀。

我想起來了,雲淺落早知會有這麼一天,為了李肅,親手殺了鳳沉希,鳳沉希的屍體幻化成的九尾花能夠凝聚李肅的魂魄,助他修鍊。

「姐姐,你千算萬算漏算了一點,我的靈魂也附著在那朵九尾花上,李肅受了千年的供奉我也是,他出來的那一刻我也出來了!」鳳沉希的聲音淡淡的沒有任何溫度,我想他應該是恨毒了雲淺落,恨毒了我。

我朝他笑了下。

「你笑什麼?」鳳沉希沉著眼睛問。

「誰說我不知道你附著在九尾花上!」

鳳沉希一愣,隨即冷冷的說:「不可能!」

我沒說話,是不是已經無所謂了,我的記憶有些混亂,根本分不清我到底是雲淺落還是凌安,也不知道我在哪裡,還有那些陰兵究竟要怎樣。

鳳沉希卻不打算放過我,他陰鷙的看著我:「姐姐,就算是那又怎樣,你終究為了李肅欺騙了我,背叛了我,還親手殺了我!」

「你想怎麼樣?殺了我?」

鳳沉希搖頭:「你死了,難消我心頭恨,我不要你死,也不要李肅死,我要你們痛苦的活著,就像我那一千年那樣痛苦的活著!」

我不說話,看著鳳沉希,算了,終究也是我對不起他。

「姐姐,我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鳳沉希說。

我看著他,鳳沉希的面上儘是瘋狂。

「姐姐,知道你死了會怎樣嗎?」

鳳沉希見我不說話,笑道:「那我告訴你當年那些陰兵的怨氣是怎麼消的好不好?」

「我不想聽…」

鳳沉希沒管我繼續說道:「陰兵們人數太多,地府根本容納不下,他們沒有辦法投胎又不能入土為安,怨氣經久不散,他們給你下了一下詛咒,知道是什麼嗎?」

鳳沉希走了幾步,看著茫茫的夜色,悠悠的說:「他們詛咒你生生世世為奴為娼,終身活不過二十歲!」

鳳沉希的聲音混著風聲雨聲鑽進我的耳朵,我腦子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他的那句話:「他們詛咒你生生世世為奴為娼,終身活不過二十歲!」

我愣在原地,今天的任何打擊都比不上這個的衝擊大,我周身的感官已經麻木,抬起頭看了鳳沉希一眼。

鳳沉希不解氣的看了看我,伸手抓起我衣服的領子說:「姐姐,你不是一直好奇那些能聞到你身上味道的男人們是怎麼回事?現在是不是懂了?他們或許都是前世的客人呢!」

「我不信…」我看著鳳沉希,淚水模糊了雙眼,已經看不清他的樣子。

「你是騙我的,我如今已經24歲…」我還沒說完鳳沉希鬆開手,冷笑:「那你要謝謝李肅了,陰兵的詛咒可是他提的,只不過幾十年前他出世後知道了真相,就後悔了,可是世上沒有後悔葯,於是李肅用他千年的道行,換了你一世安康!」

我低著頭,冰冷的雨混著寒風吹在身上,我卻一點都感覺不到,眼淚和雨水混在一起滴落在身邊的土地中。

「不…不會…那個詛咒不是真的,不是李肅…我不信…我不信…」

我瘋了一樣大喊大叫,情緒完全失控崩潰…

鳳沉希看著我,眼睛里流露出他自己都不知知道的情緒。

「姐姐,我現在送你回去!」

「不要…我不要回去…」我瘋了似的大喊,鳳沉希一把抓住我的胳膊,他的力氣很大,我根本掙脫不開。

「放開我,我不要回去,讓我死…」

我拚命的掙脫,剩下的一隻手不斷的捶打鳳沉希,亂踢亂喊。

「姐姐,想清楚了,如果現在死了,下一世李肅可就救不了你了!」鳳沉希涼薄的聲音聽得我心裡發寒,我再也不想動了,任憑鳳沉希拖著我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鳳沉希突然停下來,回頭看著我。

「姐姐,你果然從來沒在乎過我!」

說完他伸手一推,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忽然意識都在下沉,彷彿掉進了無盡的深淵,然後我看到了鳳沉希和雲淺落還有李肅,好多畫面一直充斥著腦海,我甚至看到了我和商璟煜。

我想抓住他,可是他的臉慢慢的變成了李肅,我的手僵在空中。

「不…不…」



景鈺和小鍾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大氣不出的看著我被鳳沉希拖走,水鏡此時慢慢的搖晃起來,卻再也沒有看見商璟煜。

「怎麼辦?怎麼才能進去!」小鐘有點著急了,雲淺落那件事暫且不提,這個鳳沉希是要幹什麼?

景鈺抿著嘴唇,看了看搖晃的不穩定的水鏡說:「要塌了!」

「啊?」小鐘沒反應過來,愣了一下,才著急道:「那我姐和凌奶奶怎麼辦?她們還沒出來呢!」

景鈺搖頭:「鳳沉希會把安安帶出來,至於凌奶奶他們…出不來了!」

景鈺臉色也陰沉的可怕,自以為見慣了生離死別的他還是第一次這麼茫然。

他不能說雲淺落李肅還有鳳沉希三個人到底誰對誰錯,彷彿都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那個詛咒,因愛生恨真的就那麼可怕嗎?能讓李肅詛咒雲淺落,鳳沉希報復雲淺落!

那麼雲淺落既然那麼愛李肅,她又為何殺了李肅和鳳沉希又把他們供奉起來,讓他們成仙?

景鈺想不通。

「景鈺,快想想辦法!」小鍾看著畫面搖晃越來越不穩定的水鏡著急的說。

這個景鈺這個時候居然還在走神?小鍾覺得他怎麼就一點都不靠譜。

景鈺想了一下,看了看小鍾。

「我們先出去!」

「啊?」

「出去!」 第390章是誰做的

馬蹄山又下了一場暴雨,暴雨後,山上出現了大面積的塌方,泥石流,馬蹄凹下去的那塊地勢被整個淹沒。

暴雨一直下了三天三夜,張家村人心惶惶,好在自上次鬼蚊子之後,政府就派了人來,第二天的時候,就將村民全部撤走,到第三天的傍晚,一股巨大的泥石流從山上傾瀉而下,張家村被完全的掩埋覆蓋了。

直到第四天,太陽才出來,空氣中還殘存著暴雨後的水汽,地上全是深深淺淺的水窪。

小鍾在張家村外十幾里的無息鎮等消息,鎮上的招待所很破舊,桌上放著一台大屁股電視,因為年久,屏幕泛著綠,電視上播放著這次洪水泥石流的新聞,不只是張家村,馬蹄山附近的其他幾個村子都被淹了,只不過他們沒有張家村那麼幸運,不少人被洪水捲走,還有的埋在了泥石流下,只露出一條向外呼救的僵硬手臂。

小鍾越看越煩,那天他和景鈺眼看著水鏡要爆炸,景鈺拉著他就往外跑,他們才出門,裡面就傳來一聲巨響,他們也是出來才知道,馬蹄山已經下了一天一夜的暴雨了,而且這暴雨根本沒有停的趨勢,兩個人一路狂奔才勉強躲過了那場洪水。

小鍾剛剛拿出泡麵正準備吃,外面進來一個人,二話不說拿起泡麵就吃。

等吃完了,景鈺打了個嗝,擦了擦嘴才說:「小鍾,我下次要老壇酸菜味的!」

小鍾「…」

這是給你泡的嗎?

小鍾也沒發脾氣而是問:「找到我姐了嗎?」

「沒有,不過我找到商璟煜了!」景鈺說。

「不早說,他在哪?」小鍾已經站了起來。

「著什麼急…」景鈺話還沒說完就被小鍾拉著出了門。

到了馬蹄山,就看見商璟煜已經找來了人,開始了大規模地毯式的搜索,只可惜連日來的暴雨好多地方都淹沒了根本沒有辦法找。

山腳下搭起了很多的帳篷,不少人進進出出,雖然不明白老闆這是做什麼,可是心裡都覺得,這樣的天氣別說女人就是超人也不好活,可是拿人錢財自然不好多說。

劉管家接到電話就來了,看到商璟煜,他猶豫了上前叫了一聲:「少爺!」

商璟煜沒說話,只是看著馬蹄山的方向,想起了那時候的情景,他被惡鬼迷惑了,起先他的思緒混亂一會兒是李肅一會兒是自己,然後他雖然還有自己的意識,可是身體卻不由自己控制,也就是說他商璟煜的意識還保留著,可是身體卻由李肅的記憶支配了。

然後他看見了凌安,她好像也變成了雲淺落,兩個人喝了酒,說了情蠱的事情,李肅牽著雲淺落進了火海。

進去的那一刻,雲淺落忽然刺了李肅一刀跑了。

商璟煜能感受到那時候的心痛,他感覺到了背叛。

然後他被大火吞噬,醒來時已經是好多天後了,他被景鈺從泥潭裡拽出來,心如死灰!

還是景鈺說了後來的真相。

雲淺落殺了他,殺了鳳沉希,將他們的魂魄困在人皮古畫中,雲淺落想讓他們變成鬼仙…

景鈺還告訴他鳳沉希說的陰兵詛咒的事情,詛咒的事情商璟煜一直都知道,是凌鬼婆在某一天回來后告訴他的。

可那件事卻不是李肅做的,李肅已經被困在古畫中又怎麼能主導陰兵的意識,讓他們下詛咒害雲淺落,這是不可能的。

商璟煜就明白了,鳳沉希在說慌,為的就是讓凌安或者說雲淺落痛苦…

那麼,那個詛咒難道是鳳沉希的提議嗎?

「少爺,這樣的環境也許凌小姐已經…」

劉管家不想說出來,可是他覺得這樣的環境下人根本不能活。

商璟煜不信,鳳沉希廢了那麼大的勁,可不是為了殺了凌安這麼簡單,他一定不會讓她就知這麼死了。

「繼續找!」商璟煜沒有多餘的廢話。

小鍾和景鈺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商璟煜找來的人都窩在帳篷里休息,還有幾個在空地上打牌,以及一些喝酒的人。

小鍾看著商璟煜,想起那個詛咒的事情,想都沒想就去揍商璟煜,可惜被商璟煜躲開了,他冷冷的看了小鍾一眼:「你做什麼?」

「你還問我?那個詛咒是是怎麼回事?」小鍾才不管誰對誰錯,他就是個幫親不幫理的人。

「不是我!」商璟煜丟下三個字就走了,留給小鍾一個高冷的背影。

景鈺拍拍他的肩膀,把商璟煜說的話跟他說了。

「你說那隻死狐狸說謊?」小鍾顯然有點吃驚。

景鈺點頭。

「那為什麼不是商璟煜在說謊?」

「他當時被你姐封印在古畫了怎麼控制陰兵?」景鈺看白痴一樣看著他說。

「既然不是他那是誰?」

景鈺一怔!這個恐怕只有鳳沉希知道了。

隊伍在山裡找了半個月,差不多把馬蹄山翻個了還沒有找到。

景鈺幾天前就走了,帶之前被鬼蚊子咬傷的小濤去找他乾爹去了。

劉管家正不知道怎麼勸商璟煜的時候,商璟煜下了命令,第二天回申城。

小鐘沒覺得意外,他也看出了些門道,他姐還沒有被找到,根本就是被那隻男狐狸精帶走了,狡猾的男狐狸處心積慮做了這麼多是不會讓人這麼輕易死的。

小鍾覺得如今只有回申城慢慢的等了,或許男狐狸精會自己找上門來。

因為招的人都是附近的村民,就地解散后,商璟煜劉管家小鍾還有幾個商家的人回到了申城。

小鍾起先還覺得商璟煜有點冷血,對於凌安姐的事情並沒表現出什麼,要是他的話他肯定要大哭一場的。

可是這麼多天他發現了些不對勁,商璟煜太冷靜了,就跟這件事從來沒發生過一樣。

回到申城,小鍾回特殊部門找了老邢,把事情說了一遍,拜託老邢一起幫忙找人。很多天過去了依舊毫無音信。

商璟煜這邊回到申城后,他把能用的關係都用了,是一無所獲。

劉管家看著他的狀態頗為擔心,卻也不知道怎麼勸解才好。

就在這時候,集團發生了一件大事… 第391章撞了我不許跑

商璟煜幾個月沒來,集團內部人心不穩,消停了許久的董事會又開始蠢蠢欲動。

以董明為首的幾個股東,聯合其他董事,想要扳倒商璟煜。

商璟煜卻表現的毫不關心,任由這些人在商璟煜不在的時候,自行推舉董明做了董事長。

劉管家把消息報告出來的時候,商璟煜已經把自己關在屋子裡一天一夜了,劉管家看得出來商璟煜看起來沒有什麼,但是他的狀態很不對,這樣子就跟當年老爺走後,他被商文天養了兩年後的樣子。

他的心又加了一把鎖。

劉管家嘆了口氣,如今只能希望凌安能平安了,否則說也不知道商璟煜會做出什麼來。

「少爺!」劉管家見他把門打開,總算是暫時鬆了一口氣。

「董明他…」

「我知道了!」商璟煜徑直往出走,劉管家以為他要去集團,匆忙跟了上去。

商璟煜看了他一眼也沒有說什麼。

張遠在醫院躺了幾個月早就活蹦亂跳全好了,自動當了司機。

「總裁,去哪?」張遠神經綳得緊緊的,生怕說錯話。

「念念!」商璟煜淡淡的吐了兩個字就不在說話,轉頭看窗外的風景了。

張遠還不知道新念念的地點,還是開著劉管家的指點。

到了念念,商璟煜看著門口新作的牌匾,一句話也不說。

「少爺,我有鑰匙,要不要進去看看!」劉管家小心的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