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您一定要三思啊!現在您的一句話,可就是幾十個眾臣的命啊!」

「如果沒有這些眾臣,那大唐以後該怎麼辦,誰來出謀劃策啊!」

長孫皇后緊緊的跟在李世民的身後,抓住李世民的衣服角喊道。

「寡人需要這些人嗎?你沒有看到他們都做了什麼,讓寡人割地,讓寡人言和投降。」

「這難道就是這些朝堂上的大臣,應該說出的話?應該做出的決定?」

李世民盯著面前長孫皇后,言語之間全部都加重了語氣。

長孫皇后聽見李世民的話,快速的站起身子,然後拾起地上之前躺下士兵的長劍,放置在自己的脖子上。

「住手……」

李世民看到長孫皇后的動作,滿臉驚恐的喊道,一邊喊著一邊朝著長孫皇后的位置跑去。

「皇上,你別過來,臣妾現在就問你一句話,到底放不放無忌。」

長孫皇後手中的長劍,已經慢慢的陷入肌膚,狠狠的瞪著遠處的李世民詢問道。

「這……寡人也很為難啊!如果這一次繞過無忌,那之後寡人還是很難做。」

「無忌現在一直在試著架空寡人的權利,這已經是違背了大唐的律法,我只能這樣做,才能讓其餘的人明白。」

李世民面容糾結,放平了自己的聲音解釋道。

李恪注視著面前的場景,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這種場景,在李恪的大腦之中上演過無數次,這一次竟然真的實現了。

自古紅顏多薄命,可不就是因為喜歡用自己的性命,作為自己手中最後的籌碼,用來威脅面前的人。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御花園裏,林木搖晃,似有陣陣絲竹之音傳來,雖沒有往日的生機勃勃,但卻別有一番風情。

小桂子倉皇而至,楚帝冷冽的訓斥聲響起,只聽其低沉的聲音響起。

「皇上,北海島上傳來的緊急戰報!」

「北海島?」

楚帝心裏咯噔一下,不祥的預感瞬間襲來,他腦海中閃過土肥鳩帶領北魏大軍捲土重來的想法。

「姬老,朕有政務要處理,姬老先回摘星山莊休息,朕改日再前往。」

「皇上當以國事為重,老朽這就告辭!」

姬老在一名小太監的帶領下離開御花園,楚帝沒有絲毫停留,拂袖快速朝着御書房走去。

「小桂子,傳令召中書令幾位大人,白起,岳飛,冉閔,霍去病,趙雲,呂布六將前來。」

宮廷長廊中小桂子和楚帝分道揚鑣,快速差人前往諸位大人府中傳召,一個時辰后,眾人齊聚在御書房內,此時楚帝看着面前北海島傳來的戰報,目眥欲裂,憤怒的咆哮聲響起。

「曹孟德,等著受死吧!」

好好的年節因為一份北海傳來的戰報,弄得喜悅之氣消失殆盡,御書房內氣息異常緊張。

「皇上,北海諸城淪陷,諸位將軍退守在櫻川城中,依靠天塹阻擋土肥鳩和北魏大軍,敵軍圍城,周將軍怕是堅持不了多久!」

跪地斥候顫抖之聲響起,楚帝下令讓他退下,周瑜傳來的戰報中,關於戰況寫的非常清楚,眼下他需要和眾卿商榷破敵之法,斥候萬里迢迢歸來,楚帝揮手讓他退下休息。

「土肥鳩和北魏帝國勾結,率大軍返回北海島,眼下周將軍他們情況危急,眾卿有何良策可以破敵?」

楚帝出言詢問,張良,郭嘉等人不曾前往扶桑之地,對於扶桑的情況並不清楚,唯有諸葛亮一人熟知情況。

「皇上,櫻川城有天塹屏障,加上周將軍的智謀,土肥鳩和北魏大軍想要破城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微臣以為可調遣九州島和金銀島上大軍前往北海島,另外臣以為要想化解北海之危,就要從根源着手,以臣愚見,可攻打北魏帝國。」

諸葛亮出列,羽扇輕搖,鏗鏘之聲響起,楚帝聞聲不語,嘴角噙著古怪的笑意。

「公瑾在戰報中提到,北魏將領帶兵二十萬眾,曹操志在必得,朕就在北海島上讓他絕望。」

「白起,往昔東吳一行,赤壁之下北魏大軍葬身火海二十萬,朕已向孫堅表明聯合伐魏之心,你帶領羅世信和幾名神機衛前往東吳,告訴孫堅朕在北海斬殺北魏二十萬強兵,現在是他攻打北魏最佳的時機,至於如何選擇朕相信孫策和孫權二人會幫孫堅做出選擇。」

「子龍,奉先,你二人前往兵部傳令,頒發朕的詔令,楚國各城各郡出兵三萬前往永江城集結。」

「岳飛,冉閔聽令,封你二人為兵馬大元帥,統領三軍將士,現在你們前往戶部領取大軍所需物資,帶兵率先趕往永江城。」

楚帝身影騰起,起身走下高台,手中出現兩枚虎符,交給岳飛和冉閔,側目看了眼一旁霍去病。

「去病,朕封你為三軍先鋒將軍,和岳將軍,冉將軍一起統領三軍,切記一定要剋制你的脾氣,決不能意氣用事,壞了朕的大計。」

「末將明白!」

「孔明,子房,奉孝你們三人隨軍一起前往永江城,交戰北魏敵兵還要仰仗你們三人智謀取勝!」

「皇上放心,我等絕不會讓北魏敵兵和土肥鳩狂鐵軍團活着離開北海島。」

沙場戰事往往是牽一髮而動全身,北海島上楚軍兵力薄弱,面對強兵突襲讓他們有些猝不及防,小山城兩萬兵甲全軍覆沒,櫻花城中扶桑暴民暴亂,裏應外合助土肥鳩奪下城池。

無奈之下周瑜只能放棄平安城,帶兵連夜前往櫻川城,而入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將城裏所有百姓全部屠殺,因為他們不想重蹈覆轍。

天塹防禦,萬夫難攻,周瑜下令閉城不出,死守櫻川。六城之戰楚軍損失慘重,鎮守北海的十萬楚軍現在只剩下不到四萬,根本無法和北魏大軍正面交鋒,如果沒有櫻川城天塹的防禦,他們早已成為北魏大軍兵刃下亡魂。

櫻川城上空縈繞着濃郁的血腥之氣,如果不是嚴冬天氣的原因,怕是城中氣味早就傳遍整座北海島。

此時。

周瑜,黃忠,龐德,王彥章四將負手而立,衣袂在凜冽的寒風中飄決,他們視線注視着城外。

北魏大軍在曹仁,陳慶之,曹洪幾人的部署下,他們將臨海可以停船的幾個城池全部控制,而其他城池皆沒有兵力部署,留給扶桑百姓自生自滅。

土肥鳩攜強兵而來,揚言是為了救百姓於水火中,各城楚軍撤走的撤走,殺的殺,死的死,他們重獲新生,紛紛稱土肥鳩為扶桑王。

而北魏十萬大軍集結在東京城裏,連日來他們多次向櫻川城發起攻擊,可並沒有攻入城中,反之損兵折將慘重。

曹仁下令大軍返回東京城駐守,幾位將領想破頭顱都想不到,當日楚軍是用什麼辦法進入櫻川城。

「慶之,你是我們幾位中最足智多謀之人,接連幾天的嘗試,難道真的沒有辦法攻入櫻川城?」

曹仁側目打量著陳慶之,急促的詢問聲響起,他心中擔心如果長時間攻不下櫻川城,一旦楚國援軍到來,那北海島上的情況會立刻逆轉,到時對他們非常不利。

「櫻川城兩側峰巒奇兀,延袤千里,萬木稠密,直入雲擎,強攻不可取,唯有在兩側山峰上做文章。」

「百丈巨峰,我們有不是蒼鷹,如何可以從山峰之巔,進入城池內?」

曹仁聽到陳慶之的話,無奈的聲音響起,說者無意,但卻讓陳慶之靈機一動,喃喃自語道。

「蒼鷹!」

「對,就是蒼鷹,如果我軍都是蒼鷹的話,便可進入櫻川城內!」

「陳將軍莫不是想着讓眾士兵從巨峰之巔飛下去,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如何才能做到,稍有不慎,那可是屍骨無存!」

「諸位將軍可知,扶桑帝國非常盛行一種東西,它的名字叫紙鳶,我們可以藉助此物進入櫻川城。」 藉著夜色的遮掩,唐欣悅有幾分看不到對方的面,小心翼翼地詢問道:「你是誰?」

對方沉寂了好一會兒,才悠遊開口道:「我叫卡婭,是過來幫你的。」

唐欣悅瞬間蹙眉,自己並不記得有認識過卡婭這人,為什麼她要來幫自己。

不過轉念又想,既然她沒什麼敵意,那不如就聽聽下準備怎樣幫忙好了。

「是嘛,那你說說看,準備怎麼來幫我呢?」

卡婭輕語說道:「靠近來,我說給你聽。」

唐欣悅聽到這話一下警覺了起來,後退半步道:「你,你有話直說就好了,我能聽到。」

卡婭反問道:「怎麼?難道你不想救姜汪出來了嗎?那我可就走了。」

唐欣悅聽見是救姜汪的,忙出聲挽留,「等等,我靠近你說。」

儘管面前這人,她不認識甚至連真面都沒見到,但現在的她孤身一人,也不出什麼好的方法把姜汪救出。

若是用炸藥的話很有可能會把圓屋弄塌了,誤傷到更多人。

她懷着忐忑地走上前,聽卡婭說,告知了如何把門打開的方式。

唐欣悅聽完后,很是震驚,質疑道:「你是怎麼知道如何把門打開的?」

卡婭輕搖頭,「我是如何知道把門打開的,這個重要嗎?你只要聽我說的去做就可以,至於能不能把人救出得看你的能力了。」

唐欣悅皺眉思索,對方身份是誰都不清楚,可要是想騙自己好似也完成沒必要……

她遲疑地問道:「我,我還是想知道,你為什麼對那間圓屋了解得如此清楚?」

由於說的都太細緻,不得不讓她有所顧慮,不敢貿然輕信了。

卡婭嘆息道:「怎麼回事,你們人真是古怪,好意幫你救人還要被質疑!不過我也不會告知你為什麼的,總之我話已經傳到,要怎麼做是你的事了。」

唐欣悅見對方想離開,連忙伸手要去攔,結果卻落空了?

而後就是周圍頓然陷入了黑暗中,而她轉身也看到任何光亮,急得回頭四處狂奔。

她在黑暗中跑着跑着,猛地腳下踩空,驚喊了一聲。

伴隨着身體的下墜感,等唐欣悅再睜開眼睛時,入眼都是一片火光亮。

她迷糊地定了定神,看了下四周,困惑嘆了口氣。

自己怎麼會到床上來的?又是如何回到屋裏頭的?

對於這樣的情形下,她感到很是迷惑,而且腦袋上的疼感又是如此真實!

唐欣悅起身下床,打開門對着守門者問道:「兩位大哥,能不能問下,我剛才是怎麼回到屋裏的啊?」

男子扭頭看了她一眼,如實的說道:「你是被我們帶回屋裏的啊,少主說了不能再讓你去氣他了。」

唐欣悅聽后更是不解了,疑惑追問道:「不,那我回來之後呢,不是又出去了一趟嗎?我記得當時說的是……吃撐了想走走呀?」

負責守門的兩人同時搖頭,異口同聲地回道:「沒有,回來后你就沒再出去了。」

唐欣悅聞言感覺特別的奇怪,明明記得有出門碰見了人的,怎麼他們會說沒有啊?

難不成是她剛才睡着,做了個古怪的夢嗎?

她眉頭緊蹙,手摸了摸還在疼的腦門,轉身回了屋內坐好。

躺在床上的她開始回想着,之前「碰見」的那人,也不知說的是真是假了。

不過她連裏頭的各個隱藏機關都說了出來,倒是也不怎麼像假的。

不過還是對這不露真容的人,而且真假存在的人說的話很是質疑的。

唐欣悅開頭還是想着,要去偷來炸藥把門炸開的,不過苦於沒有機會。

像這類殺傷巨大的武器,「林霄」這人派了幾十號人去看守,自己連靠近偷瞄的機會都不給。

在經過接下來,連着3天的遲疑思索后,唐欣悅最終決定去試一試,若是真的能把那個門打開,倒也不錯。

這天早上,她去找來了「林霄」,以通行證為條件要求他派人跟自己一起攻佔圓屋。

而「林霄」一直都心繫通行證的,自然而然就應下了。

他看着眼前緊閉不開的艙門,沉聲道:「你真知道怎麼把這門打開嗎?可別說要用炸藥炸開啊。」

唐欣悅輕巧地開口:「放心,我不用你的炸藥,要是把門打開了,讓他們做好大戰的準備就好。」

她按著卡婭的直視,走到了離門邊旁的對口處,用手摸著沿壁感觸其中的不同。

在約半米處,摸到凸起的小方塊,手向下按去。

『嗶―艙門正在打開』

說的什麼,沒人能明白,只是憑藉着門被緩緩打開而推測出來的。

唐欣悅聽到這超智能的聲響,驚覺發現自己原先碰見的人竟然是真實啊。

「林霄」聽見這稀里糊塗的指示聲不由警覺了起來,其他人也都紛紛擋到他身前護住,擔心會再蹦出幾個人身虎頭者來。

艙門被緩緩打開來,一條若長的通道就此展現了出來。

唐欣悅伸手示意道:「門自己打開了,快請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