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家屬送來的也敢這麼做?不怕人家糾纏不休嗎?」矮個保安不可思議的問。

高個保安冷笑了一聲。

「我看過了……你信不信我敢打包票,那個叫玲玲的女人根本沒瘋!」他哼了一聲。

「沒瘋?」矮個保安瞪著眼睛。

高個保安點點頭。

「一個沒有瘋的女人被自己的老公送到了精神病院……你猜猜到底是為了什麼?」他反問。

矮個保安想了想。

「不知道,難道她老公想把她變成瘋子?」他疑惑的問。

「哼哼……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後來我發現……她老公根本就是想殺死她!我懷疑那個護士長收了人家的錢,她帶了很多的男人進入玲玲的病房,那段時間……我幾乎天天都能聽到玲玲的慘叫!」高個保安吐了口氣。

他的臉色陰沉,彷彿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般。 矮個保安明顯沒想到在自己的身邊居然會有這麼瘋狂的一幕,他好一會沒說話。

「難道玲玲不會報警嗎?難道她一個好人沒遇到?」他看著高個保安。

高個保安沉默了很久。

他一支煙吸完了,馬上又點了一支,一直到這一支也吸完了……

「有一天……我去了!那個護士長收了我二百!當時我還好奇,怎麼這麼便宜了?我聽說以前都是八百五百這樣子的,等我去見到了玲玲,我才發現她的那裡根本就不能伺候男人了!爛了……」他慢慢的說道。

矮個保安一眼不眨的看著高個保安。

「我站在床前,那個牛一樣強壯的女人告訴我,我可以慢慢玩,我有兩個小時的時間!怎麼樣都行……玲玲目光獃滯的看著我,我看到她的眼裡都是恐懼與絕望!」高個保安手又拿起了煙盒。

矮個保安給他將煙點燃,這一次高個保安吸的很慢。

「我沒上過她你信不信?因為我實在下不去手……可能,可能我是她那段時間裡遇到的唯一一個算是有點好心的人吧。」他看著自己的同事。

「然後呢?玲玲怎麼樣了?」矮個保安詢問。

「她主動來伺候我,我拒絕了!但是她不聽跪在了我面前……其實我當時也害怕了,這個女人被那麼多男人弄過,會不會有病了也說不定,但是當時我也是蒙了,等我想拒絕都晚了。」高個保安緩緩的說道。

他看著那三隻香,突然站起身,又拜了一下。

「她求我……求我殺死她!我哪敢殺人……我就拒絕了,她又求我給她帶一件紅色的衣服!我同意了……再後來,我就離開了。」高個保安重新坐了下來。

「你送衣服給她了?」矮個保安驚訝的問。

高個保安點點頭。

「其實我知道玲玲的意思,據說女人如果穿著紅衣服帶著怨念自殺!她會變成怨鬼前來找害他的人……但是我還是幫了她,我拿了一件紅色的衣服,再次去了後院,這一次那個護士長只要了一百!」他自嘲一樣的笑了笑。

矮個保安的臉色也不太好看,這樣的事無論如何都會影響到自己的心情。

「玲玲更慘了,她的身上都是傷……到處都是淤青!我將紅衣服給了她……她掙扎的站起來想要伺候我,我拒絕了,我告訴她……死了以後不要來找我!去找害她的人……」高個保安嘆了口氣。

「後來呢?」矮個保安急忙問。

「第二天……玲玲就死了,她的屍體還是我幫忙抬出來的,我看到她穿著我給她的紅衣服……我也看到了那個送她來的男人,這個男人的身邊還跟著一個和玲玲一樣漂亮的女人!他們將玲玲的屍體委託精神病院處理了。」高個保安又吸了一口煙。

矮個保安聽的也算是驚心動魄,他也跟著長長的吐了口氣。

「你是不是想多了,剛剛那一團煙霧你也能想象成這個玲玲?」他自嘲一般的開導道。

「你不知道,玲玲有一個和別的女人很大的區別,她是扎著兩個羊角辮的!那個護士長為了讓她更受歡迎,就一直給她扎著羊角辮,到死她都是扎著羊角辮!」高個保安回答。

矮個保安愣了一下,剛剛煙霧的形象,的確非常像是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女人。

「玲玲多大年紀?」她問。

「我估計二十左右?也可能十**……」高個保安皺眉說道。

矮個保安點了點頭,他的臉上居然也出現了釋然的神色。

「你不洗洗澡換換褲子?」他看著高個保安。

「等等!我緩緩心情……你先去吧。」高個保安搖搖頭。

矮個保安離開了。

「玲玲……雖然我也算是玷污了你的人,但是你知道……當時我是拒絕的,你不要找我了,我就是一個小保安,一個月拿著三千的工資,害你的人不是我!」高個保安好像看到了什麼,他喃喃低語。

他依稀出現了幻覺,一個面容姣好扎著羊角辮的姑娘站在自己的面前,老實說……羊角辮這種東西出現在成年人的身上看起來有點幼稚,但是這個姑娘看起來只是單純的可愛。

高個保安不難想象玲玲在精神病院裡面呆的三個月裡面遭受了什麼樣的折磨,她想變成厲鬼索命也是在情理之中……

樂天三人在前面的這棟樓裡面轉了一圈。

「你說的一百多人的精神病人呢?」樂天看著蘇紫萱。

「我也不知道啊……為什麼會這麼少人?」蘇紫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男精神病人的數量還不到三十!

加起來整個精神病院的人數也不足五十人!

而且沒有護理人員值班。

雖然說這裡的醫護人員已經在不斷地減少中,大部分的醫生和護士現在都在參加新的培訓,準備在那家新的精神病院啟動之後去那裡上班的,但是這麼少的精神病人也的確不符合正常情況。

男精神病人這邊的狀況都差許多了,這些傢伙一個個蓬頭垢面,看起來根本沒人在護理他們一樣,不過樂天也發現了,這些男精神病人好像都有很強的攻擊性。

樂天稍微發出一些聲音,這些人就會沖向鐵柵欄。

不過倒是有一個好消息,樂天終於找到了院長室。

「咔嚓!」

院長室的門被打開了,樂天閃身溜了進去。

「這傢伙要做什麼?」趙敏奇怪的問蘇紫萱。

反正周圍也沒人,這傢伙為什麼要鬼鬼祟祟的?

「這傢伙現在已經把自己當成賊了。」蘇紫萱無語的說道。

趙敏莫名其妙。

「這裡面的東西就先不要錄了!」蘇紫萱提醒道。

趙敏點點頭,她收起了微型攝像機。

院長室還挺大的,裡面擺滿了許多的書籍,樂天用手機手電筒仔細地看了看,這和白展的辦公室其實區別不大。

四處找了一圈,樂天也沒有發現任何封印長釘的跡象。

難道那些好東西不在這裡,而是在院長的家裡?

如果要去院長的家裡找……那無疑又要麻煩許多!不過樂天估計這個精神病院的院長如果是個聰明人,就不會將這些東西放在家裡,因為一旦自己有什麼東西被人抓住把柄,家是最不安全的地方。 阿木估計是被騙錢兩個字氣到了,把一百塊錢扔給我說,等他幫我解決了鬼蠱再收錢!

我一聽,樂了。

如果他解決不了,我也正好不用掏錢白白損失了。但如果他能解決,那更是皆大歡喜。怎麼想都是筆劃算的買賣,於是我忙不迭的答應了。

阿木好像還沒消氣,語氣直衝衝的跟我說,之所以用活人養鬼蠱,就是因爲想讓惡鬼吸取陽氣,煉成之後惡鬼不僅可以佔據活人身子,更是不怕普通道士的屬陽法器。

阿木看我還是不相信的表情,生氣的說,人看不到電,但能否認電存在嗎?神鬼也一樣!

我敷衍的認同着他,心裏還是無法接受這種設定。

什麼惡鬼,陽氣,道士,法器的,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好嗎,二十一世紀,我們要相信科學。我勉強能把身上的蟲子跟蠱術聯繫在一起,但這惡鬼我真的接受無能。這時,我忽然想起那天在電梯裏的事,還有小巷裏……

我不由得打了個冷戰,這些好像都沒法用科學解釋……

不管那些了,先解決了身上的蠱再說。

我打定主意,然後問阿木怎麼解這個蠱。

阿木臉色好一點了,從地上的包裏拿出兩個小酒杯一樣的東西給我,只不過酒杯的開口略小,上面還有一個蓋。我試着拿開那個蓋,但是杯蓋就像長在杯身上一樣,不論我怎麼使勁都揪不開。

阿木打掉我正在揪杯蓋的手,沒好氣地說,這是艮山杯,裏邊養着蠍蠱,帶在身邊可以暫緩條形蟲的行動。

我連忙哦哦哦的把兩個艮山杯小心的放進包裏。

這時阿木說,今夜十一點他來接我,帶我去找他師父,或許他師父能救我。

我點點頭,跟他約好了十一點在小區門口見。

晚上的時候,玲玲下班回家後,聽了我說了阿木的事哈哈大笑,說大半夜的讓我小心,別被xxoo了。我心裏泛起嘀咕,跟她說我也覺得阿木不太靠譜。玲玲卻說,她覺得阿木挺靠譜的,能把事情說個七七八八。

我瞪了她一眼,剛纔她還說別被阿木那啥了,現在又說阿木靠譜。

玲玲大大咧咧往我身邊一坐,重重拍我的肩膀說,防人之心不可無嘛。而且小晴剛出了事,她不希望我再有意外。說着,她從茶几上拿了把水果刀放進我手裏,堅定地衝我點點頭說,去吧,皮卡丘!

我顫巍巍握着水果刀,把它放進隨身的包裏。

只等夜裏十一點,玲玲把我送出家。我一個人朝着小區口走去。

這時,我的卻響了起來。

我停下腳步接了電話,電話那邊傳來一個溫暖低沉的嗓音,他說,別過去。

莫名其妙啊,我有點摸不着頭腦,忽然想起那天在小巷裏的那兩個人,都說讓我別去對面,但其實他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想到這裏,我啪的掛了電話,說不定電話裏的那個人和小巷那些人是一夥的。

可掛了電話之後,我盯着屏幕裏的電話號碼,又覺得這個人的聲音似乎很耳熟……但不論我怎麼想,都想不起來在哪兒聽過。

我晃晃腦袋,沒有繼續想下去,而是到了小區口,上了阿木的車。 蘇紫萱四下看了看,她坐在了院長室的椅子上,椅子很舒服,趙敏一看,其實她也累了,現在已經是下半夜的一點多了,不知不覺三個人居然在精神病院裡面呆了近三個小時了。

趙敏將身體靠在一個角落的書柜上。

樂天還在興緻勃勃的找著東西,這間辦公室大是大,可是也就是一間辦公室而已,找來找去總無非是那些東西。

「你到底在找什麼?你告訴我們,我們也能幫忙啊。」趙敏看著樂天。

「三隻這樣的釘子。」樂天拿出封印長釘。

趙敏看了看,這是什麼玩意?

「你確定在這裡?」她問。

「不確定……這不是正在確定嗎?」樂天搖搖頭。

趙敏無語,她還是幫忙找了起來,蘇紫萱則是毫無興趣,她看著辦公桌的一些東西。

幾支筆,一些文件,一側的書下面還有一個汽車門遙控器。

趙敏不經意撞了一下其中一個書櫃,這個書櫃晃了一下,趙敏奇怪的看了看。

「樂天?」她喊道。

樂天走過來。

「你平時看不看電視?」趙敏問。

「很少看,不過也會看一點。」樂天搖搖頭。

「那你看到過電視裡面那些有錢人都會在書櫃的後面搞一個儲藏室,或者保險柜的橋段嗎?」趙敏問。

樂天一愣。

他伸手推了一下面前的書櫃,卻發現書櫃的晃動幅度明顯比正常的書櫃要大一些。

「我靠……難道後面有空間?」樂天驚訝的問。

趙敏試著往兩側推書櫃,可是書櫃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整體,根本推不動,樂天也推了幾下。

「不對!如果是用推的,不可能這麼重!」樂天皺眉。

趙敏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可是因為房間裡面又不能開燈,光靠手機電筒這點光亮,根本看不清。

「嘩啦……咔咔咔咔咔咔……」

書櫃突然發出一聲機械的聲音,然後慢慢的打開了。

樂天和趙敏嚇了一跳,兩個人扭頭看著坐在辦公桌後面的蘇紫萱,又看了看蘇紫萱手上的那個車鑰匙遙控器。

「卧槽……得來全不費工夫啊。」樂天服氣的對蘇紫萱豎了個大拇指。

蘇紫萱的運氣再次向樂天證明了……她是一個有福之人。

蘇紫萱自己也愣住了,她看了看手上的遙控。

「啪!」

樂天找到了密室的燈,這裡沒有窗戶,不怕燈光傳出去。

三個人都走了進去,蘇紫萱拿著鑰匙將密室重新關了起來。

「這是什麼地方?」

蘇紫萱疑惑的問。

裡面只是擺放了一些柜子,然後角落有一道奇怪的門,其餘的就什麼都沒有了,如果說這裡是一個藏寶室,那蘇紫萱第一個不信。

「你們聞到什麼味道了嗎?有種消毒藥水的味道。」趙敏嗅了嗅鼻子。

「這可不是消毒藥水的味道,這是福爾馬林液的味道。」蘇紫萱糾正道。

樂天蹲在一個柜子的面前,他仔細地看了看這些柜子,鐵絲再次出現了樂天的手中。

不過這些柜子上的鎖明顯要更高級一些,樂天打開這個柜子就足足花費了十多分鐘。

「啪!」

柜子開了。

樂天緩緩的拉開了柜子。

「這是……」蘇紫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柜子裡面居然是滿滿的錢,這個柜子有一人高,一米多寬,這全部裝滿錢……這得有上千萬吧!

「精神病院這麼賺錢了嗎?」趙敏驚訝的問。

「不知道,就算賺錢……也不是院長一個人的錢。」蘇紫萱搖搖頭

樂天伸出手,他看起來想碰錢,可是手伸出去一半又收了回來。

「嘿嘿……老婆,這些錢我們能不能拿一些啊?」他笑呵呵的看著蘇紫萱。

「這是人家的錢!你又不能證明這是什麼贓款……你拿了就是盜竊!不能拿……再說了,就算是贓款,這些錢也要上交!我們自己拿了算怎麼回事?」蘇紫萱直接拒絕。

「呃……」

樂天就知道會是這個結局。

趙敏看了看這些錢。

「我能不能拍下來?」她問。

「先等等。」樂天搖搖頭。

他又費了不小的功夫,將其他幾個箱子都開了,三個箱子的裡面都是錢,整整齊齊的滿滿的一箱子……

趙敏的心都在蹦蹦亂跳,這麼多錢就是躺著吃也夠了。

樂天卻蹲在最後一個箱子的面前,他驚喜的看著這個箱子里的東西。

三根造型古樸的長釘端端正正的擺在裡面。

「哈哈!你們果然在!」樂天高興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