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這次周浩明倒地的聲音可比剛才滑板撞到桌面邊上的聲音大多了。

原來,周浩明因為心裏收到了擾亂,沒有把握好高度,跳躍的高度低了一些。

「看,那個沒有素質的人摔倒了。」

「他不會是還想在圓桌上滑過去吧?真的是太沒有素質了。」

「就是啊,幸好摔倒了,要不然連圓桌都被他弄髒了。」

「我還準備待會買些小吃在那邊吃的呢。」

「對,還好,還好。」

……

看到周浩明摔倒,沒有一個人露出一絲同情的樣子。

大家反而是在慶幸周浩明摔倒了不會弄髒了圓桌。

倒在地上的周浩明一邊忍受着因為倒地胳膊摩擦地上帶來的疼痛感。

一邊還不可避免的聽着周圍人對自己的指責。

用力地握緊了拳頭,周浩明覺得自己這輩子的面子在這一天,在這個華東市被丟得一絲都不剩了。

沒有起身,並不是說這一跤摔的有多疼。

而是周浩明根本就不想起來。

周浩明不想看到周圍那些人不屑的眼光。

「帥哥來了。」

有人小聲的說了一句,周浩明看到小秦的滑板在自己面前停了下來。

不用抬頭朝上看,周浩明也知道,滑板上的那個人是蘇穆。

「蘇穆,你真厲害。」

一道歡樂的女生,緊接着出現在周浩明眼前的是一雙女孩子的平底皮鞋。

周浩明知道,這是軒軒過來了。

只是軒軒所有的注意力都是蘇穆的,周浩明知道,即使自己受傷了也不會得到軒軒一點的關注。

「浩明,你沒事吧?」

和蔣欣軒一起走過來的還有z大籃球隊的隊員。

畢竟是一個籃球隊的,還是有人開口問了周浩明一聲。

只是也是很平常的一聲,沒有關切的語氣,也沒有人俯身拉周浩明一把。

就好像一切就應該這樣一樣。

周浩明知道大家本來對自己非要拉着蘇穆比試不滿了。

現在這個結局,可能是大家最希望看到的吧。

「蘇同學,這場比試你贏了。」

作為裁判,雖然輸贏已經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但是王一博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宣佈一下的。

點點頭,蘇穆當然知道是自己贏了。

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試。

甚至都不需要用到王一博手裏的手機來計時了。

懸殊這麼大,而且周浩明根本就沒有完成全過程,還需要計時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蘇同學,你滑板的技術實在是太好了,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滑板技術這麼好的人呢。」

作為除了周浩明以外,籃球隊里唯一的一個滑板愛好者。

小秦搶先表達了對蘇穆的欽佩之情。

「蘇同學,你打籃球打的也好,玩滑板又玩的這麼好,真是讓人羨慕啊。」

「可惜你不是我們z大的,以後也不一定有見面的機會了,要不然我一定要拜你為師。」

小秦一邊說着,一邊還真的覺得太可惜了,忍不住搖起來頭。

看着小秦的樣子,蘇穆只是覺得好笑。

難道拜師都是一方說了算的?

不需要經過本人的同意的?

蘇穆表示,自己根本就沒有收徒弟的想法,小秦真的是想太多了。

當然,蘇穆也不想和小秦掰這個理。

又不是小秦怎麼說就會怎麼做的。

蘇穆根本就不需要在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上浪費時間。

不過小秦有一點可是說錯了。

蘇穆現在不是z大的學生,可是兩個月之後就是了。

而且以後見面的機會還多著呢,怎麼可能會沒有見面的機會。

要是以後都不需要再見面了,蘇穆會答應周浩明這無聊的比試嗎?

蘇穆可是完全沖着周浩明的賭約去的。

蘇穆看了一眼還坐在地上的周浩明,貌似也沒有人想到要拉周浩明一把嘛。

不過,蘇穆當然也沒有那麼好心會提醒,周浩明願意坐在地上就坐在地上吧。

反正周浩明自己在比試之前已經說的清清楚楚的了。

比試中蘇穆和周浩明不管誰出了任何意外,都由自己負責。

蘇穆現在是連都不需要問一下周浩明的傷勢的。

根本就和蘇穆沒有任何關係不是?

蘇穆知道,周浩明特意在比試之前錄下那個視頻,就是為了防止蘇穆在比試中出什麼意外的。

周浩明的那個行為完全為了撇清和自己的任何關係的。

只是周浩明肯定不會想到,自己所有的小聰明都用到了自己身上。

比試滑板,周浩明輸給了蘇穆。

錄下視頻,結果發生意外的也是周浩明自己。

這算不算是天作孽尤可憐,自作孽不可活呢?

反正現在的蘇穆是不需要搭理周浩明的。

只是蘇穆發現周浩明太平靜了一些。

小秦的話可能也是給了周浩明一顆定心丸。

周浩明雖然在這場比試中輸了。

但是如果以後和蘇穆沒有再見面的機會了的話,那麼周浩明提出的所有賭約都不必兌現了。

周浩明的丟人行為也就只局限於華東市的步行街,以及籃球隊的幾個隊員知道了。

周浩明覺得這可能是對自己來說,影響最小的結局了。

起碼周浩明心裏清楚,自己的隊員應該不會把自己今天在華東市這麼丟人的事情在大學里到處去說的。

不管怎麼說,周浩明都是籃球隊的主力隊員。

而且這多多少少也是會影響到籃球隊的名聲的。

所以周浩明現在的心裏倒是沒有太大的波瀾。

反正已經輸了,周浩明想着軒軒面前扳回一局的美夢也被打破了。

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周浩明想着自己還是等蘇穆和軒軒離開之後自己再起來吧。

坐在地上的周浩明已經暗暗地動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和腿,沒有大問題,只是一些小擦傷而已。

對於經常打籃球的周浩明來說,這點小擦傷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事。

「我確實不是你們z大的。」

蘇穆難得的和小秦聊了起來。

蘇穆的一句肯定的話讓周浩明最後懸著的一根神經鬆了下來。

蘇穆自己都這麼說了,周浩明覺得自己是可以放一百個心了。

今天比試的賭約周浩明是真的不需要履行了。

蘇穆當然也是注意到了周浩明本來還有些緊繃的身體一下子放鬆了下去。

其實蘇穆的這句話就是說給周浩明聽的。

蘇穆從一開始就知道周浩明是篤定了自己不會和蘇穆以後有見面的機會才會提出那樣的條件的。

可惜,周浩明的千算萬算,最後都會變成一場空。

蘇穆就是想讓周浩明體會一下樂極生悲的感覺。

就算是周浩明浪費了蘇穆時間的一種懲罰吧。

「不過……」

故意頓了一下,蘇穆成功的看到了周浩明本來已經放鬆的身體就重新緊繃了起來。

「不過什麼?難道蘇同學你也在吳東市上學嗎?」

「那我們以後時不時還會有見面的機會?」

一直對於蘇穆的籃球技術念念不忘的王一博有些激動的搶先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