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硯兒,有時候太聰明了,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就算真的很聰明,那也還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的好!」

神秘男人因為被拆穿,此刻只感覺到濃濃的不爽,便乾脆沒有再說什麼恩情之類的話了,反而是受不了左十硯的挑釁,乾脆發脾氣。

「伯父,您在說什麼?我不懂!」

左十硯輕笑了笑,強行露出一副溫文爾雅的樣子來。

而此刻,左十硯的心裡,卻已經忍不住要崩潰了!隱隱的怒火,在心裡燃燒。

可他在努力的隱忍著,只是因為,這個男人,他從始至終都是尊敬的,哪怕他為了李芷馨,縷縷的站在他的對立面。

既然伯父叫他裝傻,那他就乾脆裝傻吧!

「伯父,我之前聽您提到李芷馨,我知道您很關心她,所以特意問問她的情況,看看有沒有什麼是我需要幫忙的呢!」

「我現在一提到李芷馨,您就心情不好,是有什麼煩惱嗎?」

左十硯臉上掛著一抹淺淺的笑容,裝作不懂的模樣……

而其實,左十硯比任何人都清楚,伯父生氣的原因,只是因為面子上拉不下臉的結果罷了!

「呵呵……」

「硯兒,你倒是學的很快啊!」

神秘男人依舊是不爽,雖然左十硯在給他台階下,可他卻始終明白,左十硯這是在刻意的嘲諷他。

但是,既然左十硯已經把話說得這麼好聽了,他又還怎麼能打他的臉?

此刻看了左十硯一眼:

「她的情況很不好!」

「我找了很多名醫給她看,但沒有一個醫生是有本事能讓她站起來的。」

「所以,硯兒……她的腿,我就只能拜託你了!」

神秘男人說到這裡的時候,不是求人的語氣,反而更像是一種感慨,像是很恨左十硯的無能為力,卻又只能拜託於他的優秀能力!

左十硯的醫術,真的是非常的好的了,只不過,貪婪的人卻總想要更多,以至於沒辦法使其滿意!

「哦!情況這樣糟糕嗎?」

左十硯像是瞭然一般,此刻,也沒有再和神秘男人多說廢話了,只是道:

「我知道伯父很關心她,這麼多年來,您對我的付出,我自然是看見的,那我肯定要盡全力的醫治好她,也算是讓伯父安心……」

「我找個時間看看她,只要我能有的醫術,會全心全意的用在她的身上,讓她最大程度上的身體健康。」

這算是左十硯能給的,最好的承諾了。

也是他在很不爽伯父的偏愛的情況下,最大的包容了……

「好!好!」

「硯兒,伯父果然沒有看錯人!」

「硯兒是最有孝心的孩子了!」

神秘男人激動的點點頭,此刻,他再沏一杯茶,端到左十硯的面前。

「硯兒,再喝一杯!」

而,他端茶的那副姿態,也充滿了感激之色。

神豪從開局簽到二十億開始 左十硯從來沒有體會過他如此的態度,此刻有些嚇了一跳,剛剛伯父還各種不爽的『刺』他,現在卻因為他答應醫治李芷馨,他就這麼的高興嗎?

心裡不難受是假的,但是既然伯父這麼高興,左十硯也不好說什麼。

他端起那杯茶一飲而盡。

「謝謝伯父!」

「唉~我們伯侄之間,不用這麼客氣的!」

神秘男人也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此刻高興的喝了下去……

左十硯看著神秘男人,心裡總是有各種想法,卻始終面色平穩。

「李芷馨的病例表呢?先給我看看吧!」

而神秘男人似乎早就準備好了,此刻打開茶几的抽屜,就拿出一份文件給了左十硯看。

左十硯翻開,大致的遊覽著,臉上全是認真。

神秘男人看了他一眼,便趕緊道:

「硯兒啊,你什麼時候有空?要不然現在就和我去醫院一趟吧!」

「這份病例表雖然很詳細,但總是需要你親自看看人的情況的。」

神秘男人對於李芷馨的關心可謂是熱切至極,左十硯這邊才剛答應下來,他就迫不及待的希望左十硯去醫院看看李芷馨了。

他也不想想,其實左十硯心裡是各種不爽的!

可,左十硯無奈的笑了笑之後道:

「伯父,我明天有時間。」

「而且病人的身體素質,最好是早上的時候看,因為那個時間點效果最好。」

「明天我親自去看她吧,您看怎麼樣?」

所謂的早上看病最好,其實不過是左十硯胡扯的,因為他在心裡不爽的情況下,實在是不願意現在就跑去醫院看那個晦氣的女人了。

「也行!那我明天讓人安排好。」

神秘男人同意了。

畢竟這是左十硯說得算,尤其是看病效果這種東西,當然是越清楚越好,神秘男人又哪裡有不同意的意思呢?

「好,那就這樣決定了!」

「伯父,我告辭了!」

左十硯和神秘男人大致的商量得差不多,他拿著那份病例表之後,最終離開了。

下了電梯,左十硯坐進車裡。

他抬頭看了一眼那套神秘男人住的公寓,此刻總有種長長的無奈感覺。

說來,他和伯父的關係應該是最親的了,畢竟這麼多年來,只有伯父會一直在他身邊,也一直督促著他。

可是為什麼……

他現在總有一種,想擺脫伯父的念想呢!

只要沒事,他壓根不願意和伯父多呆,聊聊家常之類的,更不可能!

從港島電影開始 尤其伯父不允許他見蔡茵雅之後,這種感覺更是明顯了。

他搖了搖有些頭疼的腦袋,安慰自己說不要想太多。

最終發動引擎,開車離去……

醫院。

李芷馨在醫院裡已經住了一段時間了。

這段時間裡,她每天頹廢得不行,眼眶上濃濃的黑眼圈,一張臉蒼白得沒有半點血色。

除了還有呼吸聲和心跳聲,跟死人沒什麼兩樣了,亦或者,現在的她真的是個活死人了!

畢竟人活著,都是有喜怒哀樂,有夢想,有鬥志的!

而此刻的李芷馨,沒有半點!

鍾銀宇此刻正坐在李芷馨的病床前面:

「芷馨,我買了下午茶,是你最喜歡的檸檬茶和蛋撻,你要不要吃一點?」

鍾銀宇可謂是對李芷馨關心到了極致的地步,他的神情上到處都是溫柔與細心,其實李芷馨能有這麼愛他的男人,是真的非常幸運了。

但,李芷馨連轉頭看鐘銀宇的意思都沒有,甚至沒有半點兒反應,連要不要吃她都不說。

鍾銀宇面對李芷馨的冷漠,他沒有辦點兒辦法。

此刻長長的嘆了口氣:

「芷馨,你能不能振作一點?」

「你還要這樣頹廢多久?!」

「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我們要一起去國外,過我們最簡單的二人世界,再也不要留在婉市這個充滿罪惡的地方了嗎?」

鍾銀宇語重心長的說了這一番話,難受的他,整張臉都寫滿了壓抑。

然而,他的這些話彷彿像是進入了黑洞一樣,有進無回,沒有得到李芷馨的半點兒回應。

她依舊是獃獃的坐在病床上,望著窗外的一切發獃。

鍾銀宇對此,更加煩惱了!

此刻氣惱又自責的他,狠狠的往自己的臉上扇了一巴掌。

「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是我沒有保護好我最愛的人,是我無能,是我沒用!」

這一巴掌的力道可不小,他那嫩白的臉上頃刻間紅腫了起來,一條血痕順著唇角流了下來。 鮮紅色的血液很是嗜血,透著詭異的味道。

興許是鍾銀宇這一巴掌打得很響亮,李芷馨那呆愣的神情終於有了一丁點的反應。

她轉過頭看向鍾銀宇,依舊是冰冷著臉:

「你幹什麼?」

李芷馨的話很冷淡,沒有一點兒溫度,甚至於她看著鍾銀宇唇角上的血痕,也是沒有半點兒心疼之色。

可,鍾銀宇哪裡敢要求那麼多?

此刻,他看見李芷馨有了反應,他已經高興得不得了……

「芷馨,你聽到我剛剛說的話了嗎?」

溫柔的男人雙眸中展露出來的全是期待的光芒,那渴望得到回應的目光,只要是個有點感情的人,就都會有所觸動。

但李芷馨卻只是斜開目光:

「沒聽見!」

就算是聽見了又怎麼樣?反正她也聽不進去,那麼,和沒聽見也沒有什麼區別。

而李芷馨那話語中依舊有怨恨的情緒。

顯然,鍾銀宇的好,在李芷馨這裡全部成了熱臉貼了冷屁股。

鍾銀宇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芷馨,你真的要振作起來!」

「你的腿一定能治好的,我正在全世界給你找最好的醫生,你一定能站起來的!」

鍾銀宇安慰道。

因為鍾銀宇知道,李芷馨之所以那麼墮落,全是因為她的腿。

她感覺她成了一個廢人,所有的夢想都不復存在。

那麼,告訴李芷馨說,她有希望能站起來,就等於是在給她希望。

「宇哥哥,你不用再安慰我了,也不用再說了。」

「這段時間以來,我每次看著你不斷的打電話,不斷的愁眉苦臉,我就知道事情到底有多糟糕。」

「我的腿再也治不好了……」

「我不可能站起來了,永遠不可能了!這輩子,我都將是一個廢人,連上廁所都不能獨立完成的廢人!」

李芷馨似乎瘋狂了,此刻,瘋了一般的說出這番話。

而,這話說出來之後,她整個人更是變得歇斯底里起來,豪華大哭的咆哮著:

「啊!!!」

「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如此不公的待我?」

「為什麼我那麼努力的付出,到最後卻給我這樣一個回報?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最美遇見 「我恨!我恨死了他他們每一個人,恨死了初曉曉,更恨死了葉墨寒!」

「都是因為他們,都是因為他們我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李芷馨邊痛罵便哭泣,大顆大顆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不斷的滾落著。

那眼淚滾落之後掉落到被子里,像是一朵花一樣瞬間綻放,同時,也濕了大片的被子。

鍾銀宇看不下去了,自己心愛的女孩哭得這樣的傷心,他的心彷彿是有上萬支針在扎一樣,扎得他老疼老疼。

「芷馨!」

「你不要這樣行不行?」

「你就不能把那些仇恨都給忘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