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確實,快,大家快來看看。那一個賣,好一個驚才絕艷的美少女。」何彩彩老妖婆也不甘落後,那玄級上品的新生趙大同修為煉體八層境,來自月石鎮最大家族的趙家,何彩彩卻是恰好以前見過一面。

就在這時候,隊伍的前方突然出一陣驚叫,一陣遠比出現玄階更為震撼的驚叫,四周的人聽到聲音,紛紛舉目觀望,頓時,驚叫聲在全場爆,很多人甚至跑出自己的隊伍要過來圍觀,看著前方衝天的光芒!

紫光!耀眼而絢麗的紫色光芒!

地階上品!

探靈陣的光芒中,一個面容絕美的冷艷女孩,眼中帶著不含一絲感情的冰冷目光,對於紫光的出現彷彿沒有引起她的半絲驚訝。

張王敏心臟狠狠的跳了一下,「那是,野蠻人隊伍里的人!」

「原來是小仙師姐,難怪會是紫光!」

「沒錯,小仙師姐,她要不是地階,才是怪事呢。」

元華鎮來的考生們很快就平靜下來,因為他們都知道林小仙的身份,對於她的地階資質,都覺得是情理之中。只有那些外來的人,特別是見到林小仙的絕美容顏,更加激動興奮,久久不能平息。

考核依舊繼續,林書豪煉體七層境,資質也達到了玄級上品!老怪物們運用了強大的神識,時刻關注著考核殿所發生的一切。像這般專心連續關注三屆新生大考,集體出現,參於干涉書院大考,可不是一種正常的行為。

「沒想到啊,今年的考生們資質這麼好啊,竟然出了一個玄級的一個地級的,那女孩子我定下來了,誰跟我搶徒弟,姑奶奶饒不了他!」老妖婆何彩彩大聲宣告。

不好,趕緊中止考核!推算了半天的李鐵拐發現了情況有些不對勁。 「老鐵拐,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嫌命長了,我剛剛準備收一個好徒弟,你怎麼叫終止考核了!」何彩彩不依不饒。

「師妹你休要胡攪蠻纏,我自有我的道理,立即通知下去,所有今天尚未參加考核的煉體六層境以上的學生,全部暫停考核,定為外院記名弟子,考核時間推遲到明年九月進行,現在所有符合條件的學生來行政殿3樓會議大廳集合。」執掌書院大權千年的首席導師老鉄拐當機立斷下了決斷命令。

「不行,我得趕快採取措施,馬上派人把林藥師老鬼找過來,跟他商量商量這件事情到底該怎麼辦,這事處理不好,書院的萬年大計將會毀於一旦!」一想起那傳言,李鐵拐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緊張興奮不安。

很快那些未參加考核而成為了外院計名弟子的考生們,被考核大殿的老師們帶到了三樓會議大廳,這些學生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輝煌,這麼漂亮有氣勢的會議大廳。緊張興奮之中又帶著忐忑不安,他們不知道接下來等待他們的將會是什麼樣的命運。

就得這時一名老者扶著鐵拐出現了,老傢伙神氣十足裝模作樣地走上了講台。

「同學們,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是我獨秀書院的一員啦,祝賀你們!我是你們的首席導師李江斌,江湖人戲稱的老鬼李鐵拐就是我。」老傢伙以自認為幽默的口氣說道。有些同學不禁笑了起來,氣氛稍稍有些緩解。

緊接著老傢伙清了清嗓子繼續開口說道,「同學們,你們今天考核之所以取消,是因為書院的這屆正式學員已經招滿了。這是因為你們運氣不好。當然你們還有機會,明年的九月份,可以與下屆新學生一起參加大考,所有今天尚未參加考核的煉體六層境以上的學生,定為外院記名弟子。」

停頓了一下,掃了一眼這些涉世未深迷茫不安的小鮮肉們,老傢伙露出了老狐狸的尾巴,繼續忽悠:「不過你們放心,每人多交納5萬銀幣的學費后成為VIP學生,你們將享受與外院正式弟子一樣的代遇。當然不會讓你們吃虧了,為了補償你們,三個月之後,書院導師們將從你們之中挑選10名優秀學員收為弟子,進入內院學習,你們好好爭取吧,祝你們好運!現在你們可以去辦理註冊繳費。」

到了訓導大殿,李元偉了解到了一些學院的情況,這屆學生分為四個班級學習,來自元華鎮的學員共有九人,錢家多考取了一個女生。李元偉進了8702班,李元虎進了8701班。林家的兩人則進了8703班。回到了自己的洞府,李元偉發現這洞府還真的不錯,因此決定馬上進入閉關,學校大考的一切,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李元偉需要好好整理下思路。另外玉鳳丫頭也得接過來,她修為不夠,這次不能參加報名,好在書院規定每一個學員可以帶兩名隨從。

李元偉閉關的同時亦時刻不忘參悟縹緲神訣戰技篇,尤其是整個經卷的第一卷,李元偉已經完全參透,接下來李元偉將正式開始修鍊。

「想不到這縹緲神訣戰技篇的第一層就讓人如此難以抉擇,竟然需要濃縮元氣……如果我真的修鍊此術,我的修為恐怕會跌落許多。」李元偉再次喃喃自語,其腦海之中則想起縹緲神訣戰技篇的經文要義。

縹緲神訣戰技篇一共分為三層,其中第一層乃是濃縮元氣之法,如果修鍊此法,體內元氣將被濃縮倍許,到時法力渾厚充盈,同階修士將無人能敵。

若是單看其益處,此法無疑大有可取之處,不過修鍊此法之初卻要面臨諸多困境,而所有困境的起因就在於元氣濃縮必然會導致修鍊之人的修為下降,甚至有些人修為跌落之後就再難復原,雖然其戰力可能不減,但是壽元肯定會短上許多;若是因此錯失突破的大好時機,就更加得不償失了。

另外,縹緲神訣戰技篇對修鍊者的體質亦有要求,李元偉思索許久,卻不得其解,最終只能猜測多屬性元氣更具堅韌特性,所以濃縮的可能性更高。

第二層乃是開啟全身竅穴,此法說起來簡單至極,就是以全身元氣衝擊體內的各個竅穴,從而達到全身元氣渾然天成,貫穿一體的目的。

人體周身共有312個正穴以及48個經外奇穴,其中小半竅穴天生已開,其餘竅穴則全部需要依靠此法衝擊。

若是普通竅穴,想要將其沖開並非難事,可是有些經外奇穴卻根本形同死穴,想要衝開它們簡直比登天還難,李元偉暗暗猜測,這恐怕就是縹緲神訣戰技篇修鍊難的根本原因之一。

第三層較之前兩層相比,卻是更加玄奧難懂,李元偉一時之間竟然束手無策。

轉眼就是十天光景,此時李元偉終於徐徐的睜開雙眼,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想不到短短十天時間,我就將這第一層徹底修鍊完畢了,這比我原本預想的時間足足少了七成,難道這才是真陽之體體質修鍊此術的真正優勢所在……」李元偉沉吟自語。

恰好十天時間,李元偉竟然將縹緲神訣戰技篇第一層徹底修完,此時他可以感應到自己體內元氣已經不足原本的一半,不過如今李元偉體內的每一分元氣都凝實厚重,如果不顧消耗的與人爭鬥,以李元偉當下狀態,恐怕要比從前更勝幾分。

「可是這倒是與我之前的計劃有些不同,本以為至少需要一個月方能修完這第一層,到時我亦可以將第二層領悟完畢,可是依照如今情況來看,那第二層自己修為達不到,依舊需要等到兩年之後才能修鍊了。不過如此一來,倒是給了我繼續提升修為的時間,兩年之後,我修鍊第二層時亦會容易幾分吧。」李元偉再次自語,而後就起身向著洞府外走去了。 第017章心相印意相通

話説這邊,李元偉他們在忙著整理自己的洞府,收拾心情,等待著一個月後書院的正式開學。新生們大多數拿著精鐵牌去勤務殿領取了修鍊資源,新生註冊時那精鐵牌一卡通上自動發放了100積分值,第二個月開始每個月發放50積分值。學院內流通都是直接以學院積分值來計算的。

小鮮肉們領到了積分值,俱都興奮異常,吆三喝五,逛起了學院市場。嚯,好東西還真不少。那是血筎草,30積分一株,那是蘊神果,50積分一顆。一看價格,都傻眼了,多少買一株吧,可別讓那些有錢的學姐們看笑話。

無聊一個月後,書院將正式上課。實際上,那天新生大考中斷後,書院的幾個老傢伙這段時間可是沒有心思閑下來,他們召開了一系列緊急會議。

想到了那天機老人的預言,心中始終不安。再聯想到十個月前那流星好巧不巧地出現在獨秀山中。天機老人向來神機妙算,所言不虛。「流星墜,神玉現;風雲起,天地變。」天機老人可是耐不過仙界使者一再威脅,損耗了500年陽壽才預言出來的。

那李鐵拐反覆推算,還是一頭霧水。最後一錘定音,暫時按兵不動,讓這些小崽子們鬧一鬧,三個月後再做決定。

李元偉出了洞府,碰到錢懷多錢懷寧兄弟,倆兄弟在學院市場,一人買了一顆蘊神果,正打算各自回洞府使用蘊神果修鍊神識。寒暄之下,得知其他人都在卯足勁修鍊,爭取三個月之後,好好表現,讓書院老怪們慧眼識千里馬,進入內院可是足足有10個名額,這可是天上的大餡餅啊。

李元偉擔心玉鳳小丫頭,花了10個積分坐書院傳送陣到達月石鎮,傳送陳設在月石鎮外月石鎮錢莊分號,元華鎮這次留在月石鎮等消息的人住在一起,月石鎮「天下第一家客棧」。每天下午他們都派人來天安城錢家開辦在月石鎮錢莊分號打探消息。

在這一路走過去,行不到十里地,他就見到了三四處正在拚死搏殺的戰鬥,這些人都是在月石鎮起了衝突,然後來到外面山林解決紛爭。沿路走過,地上甚至還有不少散發餘熱的屍體。



李元偉看的暗暗咋舌,秉持著出門在外,閑事莫管的原則,悄悄的掠走。行不到多遠,後面突然傳來一陣追殺喊打的動靜,好些道衣袂獵獵的聲響從後方傳來。

李元偉眉頭一皺,扭頭望去。正見到一個穿著白色長裙的少女朝這邊飛奔而來,少女此刻漂亮的大眼睛中滿是驚慌失措。在她身後,六七道黑衣人身影正緊追不捨,那些人臉上滿是怒意和殺氣,個個佩刀帶劍,窮凶極惡。

「小丫頭別跑,你給老子站住!」一聲怒喝從那邊傳來。

眨眼間,少女便衝到了李元偉面前。「少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李元偉眉頭一皺,神色冷下來,還不等他有什麼反應,這群人沖了上來。

「不好,那小蹄子還有人接應!快快,一個也別放過,男的殺,女的抓!」剛才喊話的人刀疤臉面色大變。右手一抖一支袖劍射向李元偉。左手抓向李玉鳳。這刀疤臉實力極強,達到了煉體七層境。袖劍一下子射在李元偉的左臂上。

此時李玉鳳突然噴出一口鮮血,李元偉想上前相扶卻跌倒在地。李元偉駭然失色,無論如何催動,都無法用出半分力氣,顯然那袖箭上有鬼!

徹底失去行動能力的兩個人,順著陡峭的山崖不斷翻滾跌落,那夜風呼嘯在耳邊,讓人心生絕望。

沒想到自己會是這樣的死去,而且有一個小丫頭這樣的天之驕女共存亡。這或許是無數天才當中,最古怪的一種隕落方式了吧!

李元偉心中苦澀,有苦難言。終於,在劇烈的衝撞下李元偉昏死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痛徹心扉的感覺將李元偉從昏迷中驚醒,他張開嘴巴,卻發不出一絲聲音。鼻子里似乎嗅到了一股潮濕的味道,轉動眼珠才發現,自己跌落在了一處山谷之內。身下是深不見底的潭水。

竟然沒死?李元偉恍恍惚惚間,又疼的昏死過去。再次醒來,劇痛猶在,但卻已經能夠勉強轉動身軀。

原來二人下落時跌落在了潭水水面上。這算什麼?真夠倒霉的。李元偉苦笑,再看旁邊,一張美艷絕倫的容顏近在咫尺,小巧精緻的瓊鼻也幾乎貼住自己的鼻尖上,微弱的呼吸更是直接扑打在李元偉的臉上。

有那麼一剎那,李元偉迷失了自己,迷失在了那張俏臉當中。可猛然間,李玉鳳睜開了雙眼。

李元偉雖然膽大妄為,卻也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急忙閉上雙眼裝作昏迷。

「別裝了,我知道你醒著。」李元偉無奈,只得睜開雙眼。

「這次看你們怎麼死!」刀疤臉他們找了過來。

話音未落,只聽轟地一聲,一顆白色的珠子向他砸來。刀疤臉和他旁邊的兩人去見了閻王。其他的人眼看不妙,趕緊後退,猶豫著要不要再動手。

這時候,來錢莊打探消息的林家人聽到動靜陸續找過來查看發生了什麼事情。那些黑衣人死了首領,見大勢已去,趕緊跑了。

「少主,我以為我都要死了,嗚嗚!」丫頭一下子抱住少主,放聲大哭起來。李元偉沒經歷過這種場面,只能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

許久之後,李玉鳳才停止哭泣,而後緊張的摸著李元偉的臉,感受著李元偉臉上傳來的溫度。

大喜大悲,讓李玉鳳這個美麗女子有些失控,等到起徹底平靜下來,李元偉才有機會詢問剛才的白光:「那東西是你丟出去的?」

李玉鳳點了點頭,右手捧上來一顆殘破的白色的珠子。這可是管家福伯昨天來時特意交給玉鳳丫頭的一次性保命之物,珍貴之極。

「為了救我,讓你損失了這麼強大的寶貝。」

李元偉心中很感動,因為他見過背叛與出賣。

同門之間,為了利益可以犧牲最親密的夥伴,為了逃生可以放棄最信任的朋友。但李玉鳳為了救自己,居然毫不遲疑的丟出了一直捨不得使用的白色珠子。

沒有絲毫的遺憾,李玉鳳面色微紅,呢喃道:「我的命都是你給的,要不是你相救,我早就死於那隻鉄背猿爪下,我不會眼看著你死去。」

救命之恩?這個詞兒太厚重,以怨報德,恩將仇報,這些事倒是很常見。

李元偉沒有多說什麼,而是拍了拍李玉鳳的肩膀,道:「走吧,這裡不適合停留。」 第018章領取任務

李玉鳳攙扶著李元偉隨林家諸人一同回到了客棧,路上李元偉服用了從書院用積分值兌換來的靈藥,漸漸地恢復了一些氣力。這次因為緊張玉鳳丫頭受傷,一不小心吃了大虧,中了那刀疤臉袖中劍,那劍上塗抹了化功散,煉體境的武徒一旦碰上了是防不勝防,對於武師或者武尊來説,這化功散就起不到什麼作業了。

在客棧里,來自元華鎮的眾人一一過來見禮,這李家少主李元偉現在加入了書院,身份自然是高了諸人一籌,李元偉倒是跟往常一樣,沒什麼架子,向眾人一一打招呼。然後說到了這次大考的一些情況,林家林小仙林書豪,錢家錢懷多錢懷寧兄弟,以及他們的表妹錢蘇春五人被書院外院正式錄取。

孫家的不怨不悔兄弟以及李家的李元虎李元偉被錄取為記名弟子,其他的人都還在學院里修鍊。

「如果不放心的話,你們可以再等一等。這幾日修鍊成出關之後,他們肯定會來找你們的。」李元偉寬慰眾人。

閑聊時間不長,管家福伯回到了客棧,見到福伯李元偉非常高興。福伯以前一直是李元偉爺爺的書童,對李元偉一直很親切。這次福伯過來找到了一些老僕里銅兵的一些線索,玉鳳丫頭聽説后沉不住氣,一個人去錢家錢莊打探消息,結果被黑衣人綴上,險些遭難。

「福伯,我有些事情要好好的問問你。」李元偉面帶微笑。

「少主請吧,我們去底樓的煉功室。」兩個人走出了二樓的房間,事關李家重大事情,隔牆有耳,李元偉不得不小心謹慎。

福伯談到了這次李家權利變更的一些情況,李元霸這次沒有來參加大考,接管了李家的管家一職,兼任李家護衛隊副隊長。推算不出九州大陸的未來方向,悲觀的李家老祖宗採取了收縮防禦的應對方法,派出了他的書童召開了李家緊急會議。

在會議上宣布了老祖的意見:第一,李元偉正式擔任李家少主。第二,李元霸不參加獨秀書院的大考,暫時接管李家管家一職。第三,李玉姣之父李鉄民擔任代族長,原代族長李銅華擔任李家護衛隊隊長。


這次李家會議與上次林家緊急會議明顯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權利在下移!李家重點培養李元偉李元霸李玉姣,林家重點培養林小仙林書豪!

福伯無官一身輕,也是打心眼裡喜歡這倆小傢伙,主動提出擔任李元偉隨從管家,好讓少主在書院專心學習。告別客棧中林本華等人,三人一起開啟書院傳送陣,回到了宜城獨秀書院。

丫頭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書院,一路上膩著少爺問東問西興奮莫名。回到洞府李元偉苦笑不已,這學院積分值也太不經花了,這個月才過去一半,積分值只剩下20分了!

正式開學還有十幾天的功夫,安排好玉鳳丫頭在洞府修鍊,一切日常事務交給福伯打理,李元偉決定去積分殿轉轉轉,看看能不能領取一些簡單的任務,賺些積分值,提升修為。

很快地李元偉看中了一個任務,去獨秀山山澗採摘妖獸守護的生元花以及藍莓花,獎勵積分生元花每株25積分,藍莓花每株40積分,最好能夠直接移栽。接了任務,李元偉很快地出發到達任務玉簡描述的所在地。

只聽前方山洞處有人打鬥的聲音傳出,咦,是林小仙。一群人正在圍攻林家人。只見林書豪一劍刺向一名為首的中年巨漢的咽喉,這一劍,幾乎是十死無生。

然而,一道青光大盛,一枚巴掌大小的玄龜甲突然自動護主,散發出強大靈壓,將林書豪的必殺一擊擋下。

玄龜甲是以秘法鍛造,可抵禦煉體九層境的全力一擊。李元偉抓住機會,也一個迷蹤拳砸向巨漢背部,李元偉雖然實力恢復了一些,但想要打破青玄龜甲,暫時還做不到。

「沒想到你這種煉體六層境的廢物居然敢偷襲我,找死!」

被李元偉偷襲,雖然有玄龜甲的保護,但中年巨漢還是嚇出了冷汗,此時見到李元偉,殺意浮現,手持大砍刀便攻伐而來。

中年巨漢所帶來的其餘四人,也都是煉體六層境的實力,四人圍攻,想要將李元偉擊殺在此。

「少爺,快跑啊,不要管我!」見得李元偉出現,雖然驚喜,但林小仙卻是擔心無比。

四人圍攻,李元偉怡然不懼,他已經是煉體境六層,再加上變態的速度以及強大的肉身,足以無懼同階圍攻。靈巧無比地躲閃著。

很快除了中年巨漢外,其餘四人都受了不小的傷,而李元偉沒有絲毫力竭徵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強!」

中年巨漢心驚萬分,要知道他可是家族的天才,修鍊的功法是地級中品的,就連手中的大砍刀,也是低級寶器的存在。

然而李元偉以一敵四不落下風,「縹緲迷蹤拳!」

橫掃之下,將其中兩人打飛,中年巨漢遭到林小仙林書豪的圍攻,形勢大變。

「就算你能以一敵四,今天也插翅難逃,小小年紀就有這等實力,你的身上定有秘密!」

中年巨漢恨及李元偉突然出現,壞了自己好事,低喝一聲,施展強大武技,避開林書豪,大砍刀力壓李元偉而來。

他知道,自己有玄龜甲,李元偉無法傷他,而自己可不只是四人,大哥他們早晚會過來,到時候這些人就是翁中之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