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髓靈石,天哪,那是能夠讓凡人飛升的石頭,怎麼會?」宋端武都要咬舌頭了,一枚神髓靈石,那裡面蘊含欠條靈髓脈,那是天地神石,擁有無比巨大的靈氣。

這樣的靈石,只在傳說當中,真要有凡人有功法得到一塊神髓靈石,從築基期能夠一直修鍊成飛升期,根本無需擔心靈氣。

「我的,不,我們的,楊柏,我們一定要得到這個石頭。」宋端武興奮的,就想趕緊進入都城去。

「你會飛?還是我現在能飛?我們可是最後進來的,而且這塊石頭能夠凌空,一定跟這個都城是一體的,他們無法得到,難道我們能夠得到?」

楊柏卻已經冷靜,畢竟楊柏修鍊依託龍氣,想要吸收靈氣也是依靠龍紋令轉化,而且楊柏體內有龍元果,就算沒有靈石也無所謂。

「你說的對,冷靜,我的冷靜點。」宋端武滿臉漲紅,剛才的確激動了,可是換成那些元嬰期老祖降臨,估計都能夠瘋了,那是能夠飛升的靈石。

「這就是都城,三千年前真正的歷史?」楊柏已經來到一座破碎的大門所在,整個城牆都是斑駁的,上面出現無數的痕迹,那些才是楊柏所震驚的。

城牆之上這些痕迹,都是戰爭所留,而轟塌城門的,卻是一個巨大的拳頭之印記,而且城牆之上,還殘留一個個斷裂的青銅兵刃,這些統統都是法器。

「當初武王真的進來這裡了,這是怎麼從山海大陣脫離,直接進入這個城門的?」宋端武看的目瞪口呆,那巨大拳頭的印記之上,殘留的氣息,只是看了一眼,宋端武的境界都要退後一樣,極度的暴虐。

「是神吧!」楊柏揉了揉眉心所在,當來到城門的時候眉心的神格就在異動,楊柏能夠時刻感受到,這裡殘留的一絲氣息,那是來自神格,這裡有神的參與,難道以前所看的封神榜,真的存在?

「神靈?這不光是商周的戰鬥,難道這裡還是神靈的戰場,當初的神靈,都覆滅在這場戰鬥?」

宋端武抬著頭,看著城牆之上,斷裂的那些法器,還有那恐怖的痕迹,這麼大的城池,到底遭受了什麼。

「我不知道,或許只有進入才能夠知道,不過進入這裡,一定要小心。」楊柏看著破碎的大門,城池當中有靈石的照耀,能夠看到一些東西。

透過城門,楊柏所看到的只有廢墟,那破碎的石屋,斷裂的兵刃,灑落在城池當中。 聽到白以智冠冕堂皇的說出那些話,周雙卿徹底瞪大了眼睛。

雖然說昨天晚上白以智就已經當眾否認過他們男女朋友的關係,但是周雙卿實在想不到,在學校里,白以智居然還能如此不要臉的睜著眼睛說瞎話。

周雙卿氣到聲音都顫抖的不行,「白以智,你怎麼能這樣胡說八道呢!我們明明就是男女朋友的關係,我為什麼沒資格問你和沈清晏勾搭的事?」

白以智在聽到周雙卿這些話之後,冷哼一聲語氣不善的開口。

「你少在這裡自作多情了,我可從來沒承認過你是我的女朋友!我早就告訴過你了,我不喜歡你,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你就別糾纏我了成嗎?」

「這樣對我死纏爛打有意思嗎?還有,我警告你,你再在外面亂說,污衊我,我就打電話報警告你騷擾!」

周圍的同學們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對於沈清晏、白以智和周雙卿三個人之間到底有什麼樣的情感糾葛,原本眾人都是迷迷糊糊的。

然而此刻白以智的話,卻讓他們一瞬間興奮起來,不禁都低聲竊竊私語起來。

「沒搞錯吧!周雙卿喜歡白以智學長?還糾纏人家啊。」

「簡直太嚇人了這種女人,糾纏不休也就算了,現在是直接幻想已經成為人家的女朋友了,這難道還不是騷擾嗎?」

「人家都說了不喜歡她,而且白以智學長和清晏好像相互喜歡確定關係了哎,你居然還跑來找事,真的噁心人!」

「清晏才可憐呢,人家安安分分和喜歡的人談個戀愛招誰惹誰了,居然還被周雙卿給打了!」

「周雙卿這小胖妞還真敢想,也不看看自己那身材,她哪裡比得上清晏了?我要是白以智學長,也一定會選擇清晏不會選擇她的。」

白以智這招惡人先告狀確實很有效果。

一直以來,他從來沒有在身邊人面前承認過周雙卿是他女朋友,而且兩人約會也從來不在校園裡,所以他現在一口咬定沒有和周雙卿談過戀愛,周圍的大家都會相信他,認為是周雙卿一廂情願,對他胡攪蠻纏。

周雙卿始終不敢相信,那個和自己在一起三年,自己喜歡的愛慕了四年的男人,居然是這樣一個人,此刻看著他,就像看著一個陌生人一般,甚至眼神里全是厭惡。

沈清晏突然從白以智的懷裡掙扎著站了起來。

她的腳受傷了,但是仍然忍著疼痛走到周雙卿面前,抓住周雙卿的雙手,一副楚楚可憐,後悔不已的模樣。

「雙卿,真的對不起,是我的錯,全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喜歡白以智學長的,而且還瞞著你和他在一起了,你就原諒我吧,好不好,只要你願意原諒我,讓我做什麼都行!」

沈清晏這番話說的看似十分誠摯,然而周雙卿看到她那副假裝柔弱的樣子就來氣,馬上就又爆發了。

「沈清晏!你就別裝了成嗎?別人不知道我和白以智的關係,你還不清楚嗎?」

周雙卿此刻真的快要被沈清晏給氣瘋了。

其他不知道情況的人相信了白以智的誣衊她還能理解,可是沈清晏可是和她一個宿舍的啊!她每天給白以智打電話,發信息聊天,幫白以智做作業,打水打飯,沈清晏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她怎麼可能不知道白以智是自己的男朋友!

沈清晏聽到周雙卿的話,卻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般,眼淚馬上開始大顆大顆的往下掉,哭的十分惹人憐惜。

「雙卿,我知道你埋怨我,可是我求求你了,你原諒我吧……是我錯了……」沈清晏只是不住的向周雙卿道著歉,小臉上全是淚水,一旁的同學們也都看不下去了。

「周雙卿你鬧夠了沒有,明明是你自己幻想和學長戀愛,現在怎麼還有臉責怪清晏。」

「你別太過分了啊!清晏是脾氣好,可不代表你就能這樣欺負她!做人得要些臉!」

「這件事根本就不是白以智學長和清晏的錯,你憑什麼來人家面前罵罵咧咧?」

沈清晏平日里就是一副脾氣極好,柔柔弱弱的小女孩形象,所以班級里的人緣還是很不錯的。

而周雙卿因為胖了些,說話也直來直去的,因此也無意中得罪過不少人。

此刻她們兩人有所爭執的時候,自然而然大家都支持沈清晏。

周雙卿聽到周圍人的指責,氣的肝疼,剛想反駁幾句,然而沈清晏卻搶了先。

沈清晏蒼白著一張臉,眼淚一直不停往下掉,卻還是上前一步護住周雙卿,「你們別說了,這不是雙卿的錯,她只是太喜歡學長了而已,都是我的錯!我……」

沈清晏一副焦急的想要為周雙卿解釋的樣子,可還沒說幾句,突然眼睛一翻,身子一軟直接倒在了地板上,暈了過去。

「清晏!清晏!」

周圍的人們都趕忙圍了上來查看情況。

白以智更是衝上前去一把把沈清晏抱在懷裡,轉頭惡狠狠的瞪著周雙卿。

「周雙卿,你個賤人,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招惹清晏,我絕對和你沒完!」

說完他再也沒理會周雙卿,抱起沈清晏著急忙慌的走出了教室。

半個小時后。

校園醫務室。

躺在床上的沈清晏慢慢的睜開了眼睛。

一旁的白以智看到沈清晏醒過來了,立馬上前抓著她的手詢問,「清晏,你醒啦?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還有哪裡不舒服嗎?」

之前陪同白以智一起把沈清晏送來醫務室的同學們聽到聲響也都圍了過來,對著沈清晏一陣噓寒問暖,關心極了。

「清晏,你有不舒服要和我們說哦!要不要幫你把醫務室的老師找過來再幫你看看啊?」

「清晏,你要不先喝口水吧!」

聽著這些關心的話語,沈清晏的眼淚又開始流個不停。

她低著頭抽抽搭搭的哭著,「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可是這次全是我的錯,是我對不起雙卿!我不配讓大家這麼關心我!」

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竟是讓女生看了也不由得心生愛惜。 破碎的城門彷彿惡魔之口一樣,當楊柏領著宋端武慢慢走進來的時候,眼前出現無數的星輝,撲面而來的卻是一種魔幻的世界。

「這是三千年前的景象?」楊柏可以看到繁榮的城池,人來人往,身披麻衣和無數的戰士。而在這人群當中,不光是華國之人,還有騎著駱駝,甚至騎著巨象和巨狼之人。

「這是神都印記?」宋端武慢慢的朝著前方走去,想要融入這神秘之城,可是馬上的星輝流轉,眼前的一片卻是無盡的荒蕪。

「每一次進來商都的人,都會看到那樣的景象嗎?」宋端武並不知道,走進這裡,能夠看到商都原貌之人,也只由於楊柏。

楊柏擁有神格,或許另一個角度,楊柏就是人間最後一個神靈。只是楊柏很弱,境界太弱了,可是在這靈氣稀薄之地,楊柏現在的境界就堪比巔峰一樣。

「老宋,這裡的戰鬥太激烈了。」楊柏已經閉上眼睛,眉心在震動,這裡殘留神靈的氣息太過混亂,混亂的楊柏都要無法思考,反覆神格要被這個都城佔據。

「你沒事吧?」宋端武卻是一點反應沒有,只是偶爾看著上空的神髓靈石,當然想得到這樣的靈石,可是楊柏臉色越發的蒼白。

「穿過去,這裡都是廢墟,只有殘破的東西!」楊柏咬緊牙關,城門的四周爆發的戰鬥太恐怖,兩個軍隊的碰撞,在這一點燃了一切。

「走!」宋端武看著楊柏這個樣子,也是無比的擔心,趕緊朝著前方的街路而去。商都真的很寬敞,四周時刻矗立的石柱,上面雕刻著雲紋和靈紋。

通過街道,終於看到殘留的房屋,這裡的建築物重檐草頂,夯土台階。而這才是外城,這裡居住的只是奴隸和平民。

穿過這個街道,遠離城門,楊柏終於能夠恢復一些。楊柏看著四周,這裡的平民區太廣闊了,遠處還是商道。

「只有找到宮殿區,才能夠見到紂王的陵寢,而紂王是被滅殺的,所謂的陵寢就是紂王最後存在的宮殿。」

「前方那是什麼?」宋端武也朝著前方走去,四周的殘留的氣息越來越淡,整個街面之上只有兩人的身影,遠處一點聲音都沒有,彷彿這裡並沒有其他人進入。

「應該是手工作坊吧,我怎麼感覺有靈氣?」楊柏就是一愣,宋端武也反應過來,前方那黑色的石屋一排排,而在最後的一排,的確有靈氣的氣息。

「法器嗎?」宋端武也好奇起來,壓低身體猶如利劍一樣,朝著前方撲去。不過在走進石屋的時候,宋端武卻已經把靈威轟入石屋當中。

「沒有人,這裡是鑄銅坊?」這個石屋當中,殘留一排排青銅器,而在其中灑落一些青銅斧,而其中一個青銅斧散發的靈氣,超越現在所有的法器,簡直堪比靈器。

「寶貝,哈哈,楊柏,看來我們很幸運。」現在的修真界,太需要寶貝了,各個宗門的寶貝都是古代留下的,新的法器根本不可能鑄造成功,靈氣都沒有多少。

楊柏卻沒有動,看著宋端武抓住青銅斧,目光卻看著另一邊,此時在那一邊,也有兩個身影猛的出現在對面街路。

「放下,這裡是是我們看上的,你們交出來。」高瘦兩個中年人,都留著長發,雖然頭上弄著髮髻,身上卻穿著旅遊團的衣服,手中還拿著小旗。

黃色的小旗猛的旋轉一圈,一股狂風轟然降臨在鑄銅坊,殘破的青銅器開始撞在一起,無數的碎片朝著宋端武和楊柏飛了過去。

「夠霸道的!」楊柏沒有出手,而宋端武一掐劍訣,劍氣縱橫百米,整個石屋轟然都碎裂起來,手中的青銅斧爆發一道青芒,轟在地面,爆發出恐怖的音嘯。

「這麼強?」宋端武看著前方路面已經崩塌,商都一個普通的鑄銅坊,弄出一個青銅斧,就能夠擁有這樣的威力。

「古時的人都這麼強大嗎?」宋端武還忍不住看著青銅斧,連連咋舌。

「交出來,統統都交出來,無量天尊。」兩個人已經來到楊柏的對面,看著地上的深坑,尤其看著宋端武手中的青銅斧目光極度的貪婪。

「憑什麼?」楊柏在兩人的眼中或許就是普通人,這兩個人卻一直看著宋端武,畢竟宋端武剛才的爆發明顯是修真者。

「憑我們是茅山,告訴你們,這裡的寶貝,統統都是我們的,我乃茅山毛異,毛晨。」高個子的道士是茅山毛家兄弟,這兩個人可是老一輩的修真者,修鍊兩百年,還是中年模樣。

「茅山長老?」宋端武也知道這兩人,築基期大圓滿,擁有茅山神術,相當的強大。

「小子,看你剛才的劍氣,應該是武當山的。看在武當山的份上,交出青銅斧,這簡直就是這麼算了。」毛晨冷笑一聲,能夠進入殷墟,都有一定的底蘊,茅山之人對於陵寢也是很有研究的。

「呵呵,茅山長老,擅自攻擊炎黃組之人,你們夠可以的。」宋端武冷笑的看著這兩人,只要有楊柏在,宋端武根本不在乎。

「炎黃組的?」毛異和毛晨一樣,未想到在這裡遇到炎黃組。炎黃組在最近可是風頭無量,組長煌率領眾人,毀了異武道,這樣的事情可是震驚八山五道。

「原來是炎黃組的,那就抱歉了。」毛異目光突然森然起來,猛的朝著楊柏的方向走去。而毛晨晃動小旗詭異的笑著。

蜜愛成婚 「看來你們的命不好,你要知道這裡可是殷墟密藏,在任何的密藏當中,都是力量為尊。管你什麼炎黃組,這裡沒有法規,這麼也沒有規矩,這裡只有強弱。」

「強者擁有一切,強者生,弱者活!」毛異猙獰的看著楊柏,還未等說完這句話,楊柏一個耳光就抽了出去。

「啪!」毛異只是築基期大圓滿,修鍊茅山神術,靈氣還沒有激發,就被楊柏已經抽在地上。

「說的沒錯,不想死,把好東西都交出來,還有告訴我,你們到底怎麼進來的?」楊柏目光森然起來。

「怎麼回事?你不是普通人?」毛晨嚇了一跳,手中四方旗剛要震動,一把劍冷冷的放在毛晨的脖頸。

「我們副組長,你們也敢針對?活膩了?」宋端武冷酷的看著毛晨,兩人在一起,本來就不弱,宋端武才不在乎什麼茅山。在這裡秘藏,修真者往往都是你死我活。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誰?我是毛異,我們茅山毛氏,除了宗主,誰都不敢招惹我們?」毛異都要瘋了,這兩百年只有毛異鎮壓妖邪,從來沒有被人打過。

「啪,啪,啪!」楊柏根本不廢話,本來霍海的死,楊柏心情就不好,遇到這個破築基期的,楊柏龍力激發,一拳拳抽了下去。

就三拳,當場就把毛異給打傻,什麼茅山長老,滿臉都是血,趴在地上已經哀嚎起來。

「三個數,不回答我問題,老宋,殺了!」楊柏真的太冷酷了,一句話,嚇得毛異和毛晨一哆嗦。

「我說,問什麼都行,修鍊不容易,別殺我們。」毛異也是瘋了,尤其剛才隱約聽到什麼炎黃組副組長,難道是那個殺魔楊柏。

「廢什麼話,讓你們說就說,到底有多少人進來了?」宋端武也是瞪起眼睛,劍氣點在毛晨丹田所在,只要毛晨敢說假話,就直接廢掉。

「除了我們,我們看到正一道,還有峨眉山的人進來了。」毛異趕緊說話,宋端武就是一愣,峨眉山也來人了。

「你們都知道什麼?」楊柏冷哼一聲,而毛異趕緊把知道的所有事情,統統都告訴楊柏。

「什麼?你們一開始就知道這裡是殷墟?那個紋路是周朝聖紋,武王伐紂,最後留下神秘的力量?」

楊柏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頂級的宗門當中,的確有可怕的傳承,只是那個魔紋,居然是周朝的聖紋。

「難道周朝的背後,有魔的支持?可是當時的魔應該已經被真龍所滅,只是魔念殘存,到底怎麼回事?」

楊柏心思電轉,而此時的宋端武卻是把青銅斧推了推,冷冷的看著兩人,再次說道:「你們怎麼怎麼知道入口在婦好墓當中?」

這絕對是關鍵,楊柏也忍不住看向兩人,而此時的毛異和毛晨互相看了看,還是趕緊說道:「是裴文中,是他們傳出來的,為了防止崑崙獨佔,不然我們無法發現入口。」

「裴文中怎麼知道的?他也沒有鐵雲藏龜。」宋端武也看向楊柏,而此時的茅山兩人卻瞳孔一縮,直接說道。

「有人提前進來了,這裡有神秘符文,一直給我們指路。不光我們,從最後一個青銅山而過,傳送是不同的城池門,只有找到進入紂王宮殿,才能夠最終得到聖紋的力量。」

楊柏終於明白為什麼沒有看到尚萬里,原來是隨機傳送,這麼大的城池當中,進入幾個人,這上哪能夠遇到。

就在兩人還要詢問什麼,就聽到遠處的天空突然出現神虹,一道道靈能之威出現在西北之地,虛空落下一道道峨眉刺。

「峨眉的人跟什麼戰鬥了?」宋端武猛的就要過去,而此時的毛晨猛的一口氣噴在四方旗當中。

「四方逆轉!」翻天覆地,四周的街路猛的翻轉過去,楊柏跟宋端武直接就進入地面當中,渾身都被土地擠住。 楊柏跟宋端武都陷入地面,地底當中彷彿蘊含神秘力量,讓兩人的身軀都被泥土給壓實。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 「混蛋玩意,你居然敢傷我?」毛異最是凶,剛才被楊柏揍的滿臉都腫了,而旁邊的毛晨也是怒目而視,陰森無比的揮動四方旗。

「還敢威脅我們,四方封印!」這兩人都在知道楊柏的可怕,不過楊柏現在都壓在地底,只要能夠封印楊柏,就能夠徹底滅殺。

一道神芒出現,天地出現一根根戰旗,這些戰旗轟然朝著楊柏的四周而去,當場就消失在泥土當中,這些戰旗是封印楊柏丹田的所在。

隨著這些戰旗封印在楊柏的丹田,毛家兄弟兩人終於更加張狂起來,一個金丹期被封印了,炎黃組的最年輕的高手被擊殺。

「小子,看到沒有,這就是經驗,這就是隱忍。在你們問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在準備,不到最後,誰能夠想到結局。」

毛異俯視著楊柏,沖著楊柏勾了勾手,一道青芒匯聚,毛異凝聚一個手掌,想要朝著楊柏的臉蛋拍去。

「我就說別問那麼多,直接出手殺了就是。」可是楊柏一點都不著急,甚至沖著旁邊的宋端武瞪眼。

「跟我有什麼關係,是你先問的。峨眉有難,我要過去救。」宋端武卻著急起來,遠處的神虹已經消散,卻傳來一聲聲轟鳴聲。

「峨眉都是女的嗎?」楊柏彷彿沒有看到毛異,而是眨巴一下眼睛,沒有想到宋端武都被峨眉趕下山了,還惦記峨眉之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