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等……等,神……焰!」

「嗯?」陸風停下手,問道:「如果你有那種黑色火焰的話,我或許可以考慮放過你。」

「咳,咳,我有,肯定有!」溫達連忙回答,生怕陸風又突然變臉。

「不過神焰我身上也沒有了,要去神焰池取才行。」溫達說道,「神焰池就在樹林的最深處,我的家中。」

陸風點點頭,看了一眼累得都睡著的四個隊友,說道:「指路吧!」

「先到樹林。」

陸風點點頭,向樹林走去。

……

「現在一直往前走,去到上次我們交手的那處房屋處。」溫達等到陸風來到了樹林接著說道。

陸風沒有遲疑,立刻出發,途中,陸風感覺自己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於是停下來問道:「你有什麼辦法將我腿上的尖刺弄出來?」

「……」溫達沉默。

陸風見狀直接又將溫達只剩下一半的身體扯斷。

「啊~~~你該死!」溫達痛苦地怒聲說道,陸風聞言,面無表情,毫不猶豫地將手中溫達的一半身體捏成渣。

溫達又是一聲慘叫,卻不敢再流露出任何的不滿,有些虛弱地哀聲求說:「辦法,我有辦法。」

「說!」

「直接用神焰牽引就行了,那尖刺長期被神焰浸泡,只要有神焰的牽引就會主動被吸引到神焰處。」

陸風聞言,直接一言不發地開始趕路,同時也想著溫達的話。

現在那神焰只要接觸到陸風就會被吸收成硬幣值,完全不受陸風的控制,所以對於溫達說的辦法,陸風心中有點無奈。

一路無話,天色漸漸地變亮,太陽重新升起,新的一天再次到來。

陸風現在才趕到溫達說的地方,再一次來到這裡,陸風按照溫達的說法,從那房間的洞口處出到樹林,然後來到上次假齊博格消失的大樹處。

「這裡有一個小傳送方陣,可以直接到達我的家。」溫達再次說道,「你的手按在那片樹葉的圖案上,小傳送方陣就會開啟。」

陸風點點頭,卻是離開那顆大樹十幾米,然後撿起一塊石頭,朝著溫達所說的那片葉子圖案砸去。

那片葉子頓時發出微光,那處的空間開始波動,接著就沒了反應,一切又恢復平靜。

確定沒什麼危險之後,陸風才走過去按了一下葉子圖案,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只不過這次陸風感覺到身上傳來一陣吸力,接著四周的空間開始旋轉,越來越快,快到眼睛看著周圍只能看到一條條的線條。

那一條條的線條毫無規律,但又給人一種異樣的美感,陸風看著周圍,發現此時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整個人被一層透明的光圈包裹。

只是過了幾秒鐘,周圍開始慢慢地變得清晰起來,但已經不是在大樹旁邊了。

又過了十幾秒,陸風感覺到自己可以動了,周圍也沒了異樣。

「這就是你的老巢?」陸風環顧四周,發現這裡是一個山洞內,自己腳下刻著一個繁雜的圖形,只是看一眼陸風就感覺到一股眩暈感。

連忙收回目光,陸風打量著四周說道:「然後呢?」

「往左邊那條通道一直走,見到三叉路口就往右邊走,一直走就到了。」溫達答道。

陸風點點頭,不再停留,向左邊的通道走去,花了幾分鐘,陸風出現在一個龐大的山洞內。

一根根的尖石倒立在上面,下面有著燃燒著火焰的小池子。

見到這裡的狀況,陸風頓時大喜,連忙向小池子走去。

這時溫達說道:「神焰給你了,你可以放過我了吧!我保證不會找你麻煩,一切都是那個女人的事。」

陸風聞言,不喜不怒地說道:「等我確認這些是不是神焰再不遲。」

「你要怎麼確認這些是不是神焰?」溫達奇怪問道,他霸佔了這地下山洞四年,只知道這些神焰可以提升實力和其他的一些用途,卻不知道怎麼分辨這些是不是神焰。

陸風沒有理會溫達,走到小池子邊,看著小池子中不斷燃燒的小池子,伸出了一隻手。

一直過了十幾秒,一聲「噗」的細響,陸風的手被黑色的火焰覆蓋了,但也只是一瞬間,那黑色的火焰便消失了。

陸風看向自己的面板,此時面板上的硬幣值已經有4.6點了,有這麼多還是吸收了溫達的那招火焰尖刺得到的。

又過了十幾秒,又一聲細微的「噗」的一聲,陸風看著面板,硬幣值上升了0.1,到了4.7。

「十二秒增加一次,一次增加0.1。」陸風看著小池子中的火焰,估摸著全部吸收小池子中的火焰只要兩個小時左右就可以了,那一共可以得到60點左右的硬幣值。

「這一次的任務,值了!」陸風得出答案,心中狂喜。 「喂,該放開我了吧?」陸風狂喜間,溫達又問道。

陸風聞言,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放過溫達,這人是自己的任務目標,也是另一隊任務隊伍的目標,就這樣放過了肯定不行。

想了想,陸風直接走進神焰小池,盤坐在其中,說道:「等我吸收完神焰再說。」

「你……」溫達語塞,不敢怒不敢言,只能將這口氣憋在心中。

陸風剛坐下,神焰便爬滿了全身,這時大腿部的尖刺突然變化,從陸風大腿自動脫離,落在神焰小池中。

陸風撿起尖刺,發現這尖刺此時被神焰包裹著,摸起來竟是像金屬般冰冷。

想了想,陸風將尖刺插在身前的地下,正好他還差一把武器,這尖刺倒是可以作為武器使用。

陸風再次將目光看向面板,發現硬幣值的增加速度加快了,現在最多只要一個小時就能吸收完。

於是陸風靜靜地坐著吸收,也沒有理會溫達在手中微微的掙扎。

……

一個小時后,陸風盤坐在小池中,看著面板上的硬幣值過了幾分鐘都不再增加,終於確定自己已經將這裡的神焰全吸收完。

這時陸風的面板上硬幣值已經有64.7點,達到了前所沒有的地步,一旦將這些硬幣值用在合適的地方,那陸風的實力將會在短時間內達到一個新的層次。

滿意地從小池中站起來,手中的溫達此時掙扎了一下,陸風沒有理會。再次檢查了一遍這山洞,沒有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才死心。

剛打算返回,這時溫達開口說道:「我知道哪裡有好東西!」

陸風的腳步一頓,看向自己手中的溫達,然後說道:「你應該知道我是不可能輕易放過你的,你說出這個消息有什麼打算?」

「換一條生路!」溫達直接說道。

陸風沉默,心中閃過一道道念頭,隨即說道:「我不能保證!」

「沒關係,只要你答應就行。」

「好!」

「現在返回到三岔口那裡,朝中間的那條通道走去。」溫達說道。

陸風照做,回到三岔口直接往中間的通道走去,不久又發現了一個三岔口。

「右邊!」

陸風遲疑了一下,還是按照溫達所說的做,但不久后,眼前又出現了一個三岔口。

「中間!」

陸風聞言,沒有任何動作,眼睛看著手中的溫達。

「喂喂,我可沒有騙你,也沒有耍你,當初我也是找了很久才找到那個地方的。」溫達被陸風看著有些鬱悶地解析道。

「那你告訴我,那個地方有什麼好東西?」

陸風淡淡地說道,同時心中覺得不能對溫達的話有太多的信任,特別是溫達這種和自己還處於敵對關係的人。

「那裡的好東西很多,看你的戰鬥方式,你似乎是走修鍊這一條路的生靈,剛好那裡就有一本秘技。」

「可惜我身體的原因,並不能修鍊,要不然絕對不會便宜你。」

溫達說著嘆了一口氣。

陸風聽著卻是心中一動,現在他修鍊過外功和內功,唯獨沒有修鍊過秘技。若不是當時修鍊劍體用了太多的時間,陸風肯定也會嘗試修鍊秘技的。

不過秘技的數量很少,也造就了其價值的不菲,就是在陸澤城的大天地店鋪想要瀏覽秘技,都要交一筆巨大的信用點。

而陸風缺的就是信用點,雖然現在多了一條硬幣值的來路,但用信用點轉化為硬幣值依舊要持續下去,因為陸風不知道離開了這個世界還能不能找到這種黑色的火焰。

所以現在有一本秘技就在眼前,陸風當然心動了,若真能得到,那可省了一筆巨大的信用點,即是變相地省了一筆硬幣值。

「雖然不知道你存在什麼目的,但你說的東西確實打動了我,不過只要被我發覺一絲的不對勁,那我會立刻解決掉你。」

陸風沉聲說道,然後向中間的通道走去。

溫達聞言,連連說道:「好的,好的。」

然後兩人不再說話,陸風在之後又遇到了四個三岔口,都按照溫達說的走,終於,前方出現了耀眼的光芒。

陸風用手擋住眼睛,只露出一條細縫看著路,待得眼睛慢慢地適應了光芒之後,才打量著四周。

此時陸風站在一個山洞的洞口前,前面是一片斷崖,陸風朝著斷崖下看去,下面雲霧繚繞,深不可見底。

這裡似乎是一座高山的山頂,陸風也不知道走著走著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而且他在走著的時候從沒感覺到重力的增加,也就是說,陸風一直以為自己是在走平地,但實際上卻一直在往上走。

陸風回頭看著山洞,心中有一絲沉重,也有疑惑。

收回目光,陸風問道:「東西在哪?」

「看山洞旁邊的石壁上,那裡有一片花朵形狀的圖案,用力按下去。」溫達說道。

陸風終究沒有再遲疑,走到石壁那裡的圖案前,用力地按下去,頓時地面傳來一陣震動。

一座石台緩緩從地下升起,出現在陸風身後,石台上面擺著三樣東西。

一塊玉石,一個淺棕色的圓球,一截血紅色的蔓藤。

陸風走過去,突然地面再次震動,而且震動得越來越激烈,遠方的天空像墨汁般黑了下來,向著山洞這裡快速地蔓延。

一種心悸的感覺充斥著陸風的身心,陸風一步跨出,出現在石台旁邊抓著三樣東西就往山洞中跑去。

突然抓著溫達的手傳來一陣刺痛,接著手一麻,便沒了知覺。

溫達的身體纏住陸風的手,然後身體又猛地變長,捲住陸風另一隻手上的淺棕色圓球,用力一扯。

這一切只是發生在一瞬間,陸風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溫達陰了一把,想要對付手上的溫達又不能,因為這時山洞上方開始落下細小的灰塵,顯然是要崩塌了。

那淺棕色的圓球被溫達死死地纏住,繩子般的身體一圈一圈地包裹著圓球,下一刻,圓球直接從陸風手上掙扎開來,落到地上。

「桀桀桀,本魔王怎會輕易地死去,小子,下一次見面我們再好好算一筆賬,當然,你如果能夠逃離這裡。」

溫達的聲音從圓球中傳來,一隻獨眼出現在圓球的表面,注視著停下來了的陸風。

陸風聞言,看著震動得更加激烈的山洞,咬了咬牙終究沒有在這裡和溫達廢話,朝著原路快速返回。

溫達就這樣看著陸風離去,待得看不見陸風的身影才朝著旁邊的洞壁跳去,當溫達的身體接觸到洞壁的時候,整個身體都融了進去。

「真是沒眼光的傻小子!桀桀!」 陸風拚命地奔跑著,身體搖搖晃晃,山洞上方細小的石子不斷地落下。

沒了大腿上的尖刺,陸風的速度雖然沒有回到頂峰,但也差不到哪裡去,很快就回到了最初的第一個三岔口處。

「轟!」

一聲崩塌的聲音從後面的山洞傳來,陸風深吸一口氣,緩解了一下身體的疲憊,繼續原路返回。

身後不斷有崩塌的聲音傳來,轟隆隆的如同洪荒猛獸,陸風前方的通道上也有著大塊大塊的碎石落下。

見此,陸風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那種墨汁般的黑色快速地蔓延而來。

「劍體!」陸風不再遲疑,咬著牙開啟劍體,身體猛地一震,腳下重重地一踏。

一塊人大的碎石從通道上落下,陸風直接不管不顧,一頭撞過去,將碎石撞得四分五裂。

每一次踏地,陸風的速度就加快一分,無論多大的碎石都是直接撞過去,很快就來到了那處傳送的山洞。

一進入這處山洞,陸風便明顯感覺到地面的震動小了很多,山洞的上方也只是有些指頭大的碎石掉落而且,和通道中的情況真是一個天一個地。

沒有理會那麼多,陸風站在那處繁雜的圖案上面,一時間茫然不知怎樣傳送回去。

「對了,圖案!」陸風想了傳送過來時的情景,心中一動,開始在山洞內找起圖案來。

山洞內的震動越來越激烈了,差不多趕上先前通道的情況,陸風也越來越急,額頭冒出了緊張的汗水。

找遍了整個山洞陸風都沒能夠找到圖案,心中不由得更加焦急。

「圖案,圖案在哪?難道不是圖案來觸發?」陸風喃喃自語,汗水浸濕了眉毛,往眼睛處滲透。陸風隨手抹了一把汗,甩了甩。

目光突然瞥見地面,那繁雜的線條,那看一眼就會眩暈的……圖案!

「就是這個!」陸風大喜,顧不得腦中的眩暈感,瞪大眼睛死死地看著地面的巨大圖案,但那眩暈感來的太激烈了,不一會就如同潮水般侵襲而來。

陸風視線中的世界開始慢慢地旋轉,整個世界好像要崩塌了般,在這最後一瞬間,陸風看到了那眼熟的圖案——葉子圖案。

閉上眼睛,陸風一步跨出,心中計算著距離,一腳穩穩地踩在那巨大繁雜圖案的正中間,那裡正是葉子圖案的所在地。

轟隆隆的聲音從耳邊傳來,陸風不知道結果是不是如同自己想的那樣,他也是臨時猜測葉子圖案就是開啟傳送的鑰匙。

而現在陸風的眼睛暫時看不見東西了,那種眩暈感徘徊在腦中,還要一點時間才能消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