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你有點良心,不過你想從本姑娘嘴巴里套話,死了這條心吧,本姑娘是不會出賣夫人的。」

丫丫撲哧撲哧的煽動翅膀,雄赳赳氣昂昂的道。

「那你也不要將我真實修為告訴娘親,好不好丫丫……」

楚晨眼珠子一轉,哀求的說道。

「可以,那你必須答應本姑娘,以後得到什麼妖獸的內丹,必須給本姑娘服用。」

丫丫煽動著翅膀,鳥喙里流出了口水。

對於它來說,保護楚晨的安全是責任,真實的修為這消息並不重要,若能換去妖丹,無疑是非常划算的。

「好,一言為定。」

楚晨打了個響指,掃視著地面六具屍體,他舔了下舌頭,開始收刮戰利品了。

這五個黑衣人顯然來自大勢力,修為僅僅在肉身兩重境,但攜帶的東西可真的是非常寶貴。

除了少數一品的療傷丹藥外,最為珍貴的是這六人手上的兵器,品級就不低於兩星靈器。

其中最後一個趕到,修為最高,也最倒霉的那個黑衣人,手上的靈器竟然達到了七條器紋的地步。

須知!

各種兵器也是有九星之分的。

一星凡器,兩星靈器,三星玄器,四星寶器,五星王器,六星皇器,七星道器,八星聖器,九星仙器……

同在一品級的兵器,威力要劃分強弱,就得靠器紋了。

打個比喻來說,楚晨手上的黃極劍品級在三星玄器的範疇,而器紋只有一條,若遇到兩紋的玄器,那威力自然是不如對方的。

如今一下子掠奪到六把兵器,而且還有七條器紋的靈器,簡直是發了一筆橫財。

「小傢伙,這些兵器不要送人了,拿去熔煉到黃極劍內,足以讓黃極劍的器紋增加好幾條。」

九十八號龍神道:「這玄器之所以帶『玄』那是兵器本身有一種妙用,名為大小如意,黃極劍若添加幾條器紋,便可大可小,妙用無窮了。」

「什麼可大可小?」

楚晨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這說話。

「只要心念一動,兵器化作門板寬長,也能濃縮到繡花針渺小,這便是玄器的妙用。」

九十八號龍神似乎心情不錯,講起了一些經歷:「這世界可遠遠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這器道的深奧也是讓你無法想象,若兵器達到四星寶器的範疇,就會出現器靈,從而化作各種形態,躲避人類,五星王器更是了不得,自稱一片天地,可吞噬武者氣血修鍊……」

「什麼?兵器還吃人?九十八號龍神,小輩冒昧的問一句,你們龍族百條龍神都以能量的形勢盤繞在撼天柱上苟延殘喘,那你們平生收集的寶貝在何處?

楚晨傻眼了,砸砸嘴,期待的道。

龍族出了名的喜歡收集寶物,不說仙器,就隨意賜予楚晨一件五星的王器,他就能在劍芒宗橫著走了。

「嘿嘿,你這是在套本龍神的話?」

九十八號龍神嘿嘿一笑,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們一百條龍神平生所有的寶物全部都放在了撼天柱內,你想全部擁有也簡單,只要將精神力修鍊到九十九級,將一號龍神的龍氣吸納感覺,那這根撼天柱就是你的了。」

「那還是算了吧!」

楚晨撇撇嘴,精神力想修鍊何等的困難,哪怕有大夢神遊經輔助,給他幾百年時間也絕對做不到。

「你也別不開心,等你精神力達到三級,見到九十七號龍神,若哄得他一開心,說不準就會賜予你某種厲害的寶物。」

九十八號龍神道:「眼下不給你,那是因為你太弱小了,得到這些魁寶,無法發揮威力的同時,更為心起懈怠,甚至還會帶來殺身之禍。」

楚晨無語的搖搖頭,繼續在一具帶頭的黑衣人身上摸索,忽然眼睛一亮,從那具屍體的腰間找到了一塊通體瑩潤的玉佩。

這塊玉佩巴掌大小,隨著楚晨手掌變動,竟然散發著一股扭曲的空間之感。

「這是傳信玉佩對吧?」

凝視著眼前這塊玉佩,楚晨眉心一動,將精神力滲入進去。

之前之所以對黑衣人痛下殺手,那是因為楚晨很明白,從這幾個黑衣人嘴裡是問不出什麼的。

如今得到傳訊玉佩,似乎又一點機會,通過傳信玉佩和幕後黑手聯繫,以此套出對方的身份來。

「暗號!」

隨著玉佩閃爍著澎湃的空間光華,一道低沉如鋼絲網摩擦的詭異聲音從玉佩內傳達出來。

「暗號?」

楚晨下意識抬起手掌摁在玉佩上,眼珠子亂轉。

玉佩里響起的聲音顯然是這群獵殺自己的黑衣人頭目。

不過這交流也得先對暗號實在為難住楚晨了!

鬼知道是什麼暗號呀!

「暗號?你是不是九號?速速說話!」

因為長時間沒有得到回應,玉佩那邊的聲音顯得急躁起來。

「五口手品木人爾女馬……」

楚晨隨口罵了一句,轉而將玉佩給捏碎了。

既然無法通過傳信玉佩得知對方的身份,他也懶得擱下狠話,說什麼有本事來殺我之類的愚蠢之言。

因為以他如今的修為,根本沒有資格。

……

「統領,是不是九隊長來報喜訊了?」

與此同時,在百獸谷核心地帶的亂葬崗上,一排黑衣人中,其中一個問道。

「不對,聲音顯得稚嫩年輕,難道是楚晨?」

那個帶頭的黑衣頭領眉頭緊皺,喃喃的道。

「怎麼可能?哪怕九隊長一行六人殺不了楚晨,最起碼也得全身而退吧?如今傳訊玉佩落在楚晨手上,豈不是說小九他們全部遭遇到了不測?」

山坡之上,一群黑衣殺手面露震驚,嚷嚷開來。

「通通安靜下!」

一個身份頗高的中年大漢斷喝,又問:「統領大人,若確定是楚晨開啟了傳訊玉佩,那他方才和你說了什麼?」

「這小子說五口手品木人爾女馬……」

黑衣統領眉頭緊鎖,道:「誰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五加口為『吾』,手品木為『操』人爾為『你』女馬為『媽』……」

一個黑衣青年下意識的介面,恍然大悟的道:「統領,這小崽子再罵你,說要操你媽呢!」

「小兔崽子,當真是活膩了!」

黑衣瞳孔面色瞬間扭曲,冷冷的道:「所有人聽著,這段時間不要找楚晨麻煩,等本統領布下天羅地網,給他致命一擊!」 將傳訊玉牌捏碎之後,因為怕黑衣人殺手組織狗急跳牆的圍絞自己,楚晨打算回家了。

這次外出歷練足足花費了十天,其中多有波折,可收穫也是挺巨大的。

除了意外得到六把靈器外,他的修為也達到了肉身一重境九段,巨力錘鍊到十五匹烈馬的範疇。

只要等靈海里的靈氣飽和,就能突破到肉身兩重境了。

至於天道契合度,肉身一重境的天馬渡河他已經完全領悟出來,下一次紫虎嘯月必須得等他修鍊到肉身兩重境九段巔峰,還早的很,不用擔憂。

劍芒宗本就處在百獸谷邊緣山脈,這一來一回花費了楚晨一天的時間。

此時已經是黃昏。

疾步飛奔中,遠遠的看到了劍芒宗宗門的建築輪廓,楚晨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抵達黃峰的時候,門下弟子都在廣場修鍊,楚晨遠遠的就聽到了練拳的吐納聲。

他並沒有打擾,轉道饒過,回到了山巔黃極殿。

丫丫則是直接飛去禪房,去給凌瀟瀟報平安了。

進入黃極大殿,得知楚晨歸來的消息,幻香忙不得地的跑來服侍。

簡單的梳洗一方,楚晨便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這些日子來,風餐露宿,加上被黑衣人追殺,他其實也挺疲憊的,必須好好休息恢復下。

「晨兒,起來了沒有……」

就在楚晨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大殿外響起了一道婦人關切的聲。

楚晨這才一個鯉魚打滾從床榻上爬起,發現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吱吖!

穿戴完畢后,大殿的門被推開,只見在丫丫的陪同下,凌瀟瀟美艷的臉頰帶著一絲甜甜的笑容,慢悠悠的走了過來。

「娘,您找孩兒有什麼事?」

楚晨眉頭微微一沉,母親這笑眯眯帶著狡詐的笑容,絕對沒有什麼好事。

「寒素大清早的回來了,人剛剛抵達劍芒宗,如今在武技閣內,娘要讓你去拉攏她,讓地峰和黃峰聯盟,你可給為娘聽好了,為達到這目的,你必須得不惜一切代價做到,哪怕犧牲色相。」

凌瀟瀟深怕楚晨跑走,一把揪住他的領口,孜孜不倦說道。

「娘,你應該很清楚,昨晚孩兒在百獸谷的碧波潭和寒素髮生了誤會,她正喊打喊殺的要蹂躪孩兒呢?你此刻卻讓孩兒主動送上門去?」

既然當天五個黑衣人能活著回來,顯然寒素知道了真相,此刻若去見她,無疑是羊入虎口呀!

「不去也得去,你應該很清楚如今我們黃峰面臨的困境。」

凌瀟瀟俏目眨了下,意味深長的說道:「我們母子在接下來的日子裡,能不能安然無恙的活下來,全部得靠地峰的支持,孰輕孰重,你能分清楚的對吧?」

「孩兒去還不行么,快些放開孩兒。」

楚晨劇烈的掙扎,想掙脫凌瀟瀟的禁錮,可修為相差太多,幾番努力都無果,只能無奈的放棄了。

「嗯,終於懂事了。」

凌瀟瀟這才露出滿意之色,道:「對了,這幾天你不在峰脈了,出了一件大事,天峰的傲孤冷回來了。」

「傲孤冷?那個頭髮銀白,見人腦袋就拽的跟撥浪鼓似得羊癲瘋患者?」

談及正事,楚晨也是面色鄭重起來。

此人乃天峰青年一輩最厲害的妖孽,長得一頭銀髮,自命不凡,曾經有弟子多看了他的銀髮幾眼,就被傲孤冷打斷了四肢,算得上是一個狠厲的角色。

不過也確是有狂傲的資本,在三年前,傲孤冷的修為就達到了肉身一重境九段,如今到底有多強,連楚晨也不清楚。

「傲孤冷在這節骨眼回來,顯然是秦冥安排的,目的就是在九天後的真傳殿考核上阻擊你,你得留給心眼!」

凌瀟瀟正色道:「時間不早了,你快些去武技閣吧,勾搭寒素,俘虜她的芳心,為娘在禪房等你好消息!」

「人家的母親都指望望子成龍,而你就喜歡讓孩兒去吃軟飯抱大腿,天下怎麼會有這樣的娘?」

楚晨撇撇嘴,嘀咕了幾句,忍著憋屈轉身離去。

其實他很清楚,自己的母親隱藏的很深,若她能將自身的修為全部釋放出來,最起碼不遜色秦冥,如此的話,在宗門內也有了一定的話語權。

同樣!

黃峰背負的壓力也會大減。

至於拉攏地峰,的確有這個必要,但也沒必要將自己當成綿羊送上門給寒素蹂躪呀!

不過父母之命大於天,如今楚晨也只有裝裝樣子,去武技閣溜達一方交差了。

武技閣位於劍芒宗連綿不斷的群峰中央處,離黃峰倒也不遠。

沿著山路徒步而行,大致幾炷香時間,前方視線霍然一寬,出現在眼皮子下的是一座巍峨的宮殿,這便是武技閣了。

按照常理來說,一大清早來武技閣挑選合適武技修鍊的峰脈弟子定然不多。

可讓人意外的是,眼下台階下至少匯聚著上百個來自不同峰脈的弟子,他們正堵在門口,對著藏宮閣入口大門指指點點,言行里多有驚訝。

楚晨這才恍然過來。

武技閣也不是天天對外開放的,一個月開放三次,每次開放三天,今日正好是第二次開放的日子。

「咦,這不是黃峰的峰主楚晨么?」

「果然是他呀,聽聞十天前他大鬧玄峰,彰顯出了肉身一重境八段,九匹烈馬的凶威,殺了不少玄峰的弟子,連峰主余霸道和秦冥都奈何不得他呢!」

「哼,還不是服用了百年地孕靈液帶來的增幅,隨著靈液的功效不斷的減弱,他還不是得淪為廢物?」

「嘿嘿,再蹦躂又能幾天快活?兩個多月後,真傳弟子爭奪少宗主大戰上演,等秦海潮拔得頭籌,黃峰連苟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