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嗎?」在不斷的戰慄之中,葉天卻徹底接近了這暗紅『色』的荷葉,在這個時候葉天的視野之中也只剩下這一片荷葉了,這暗紅『色』的『色』彩令得葉天的心情都微微都打壓了一些,一股股發自內心的恐懼要撼動葉天的氣機,這令得葉天頗為不舒服。

「這就是,恐怖火蓮的荷葉?」葉天降臨在了暗紅『色』的荷葉之上,頓時是感覺得到了一股無盡的恐懼感,這一股恐懼感並非是什麼面對強敵,面對死亡,面對孤獨的恐懼感,而是一種單純的恐懼感,沒辦法描述的恐懼感,但是卻比起那些由於外事而產生的恐懼更可怕。

「轟!」暗金『色』的光芒爆發,葉天身上的戰意不斷爆發,與這一股恐懼對抗,這一股碰撞已經形成了空間裂縫,可以看得見空間裂縫之中傳播出來的一道道余『波』,在這裡一般的天神強者都有可能被撕裂。

「給我鎮!」恐懼之力使得葉天不斷顫抖,但是葉天在這個時候卻是猛然怒喝,一股偉力在這恐怖火蓮荷葉之上爆發,一時間這可怕的力量就傳播開來,在荷葉的表層形成了小小的衝擊『波』,看上去簡直就好像是要夷平這裡一般。

在這個時候葉天才平靜下來,戰意與恐懼之力的碰撞已經到了一種平衡的狀態,在這樣子的情況下葉天可以全心全意的觀察這荷葉了。

荷葉呈現著一種暗紅『色』,比起之前那一片葉片的暗紅『色』,這荷葉的暗紅『色』無疑深邃了許多,而且這荷葉的暗紅『色』也不僅僅是那一種單純的暗紅『色』而光滑無比了,這荷葉上有著許多的顆粒,看上去小小的彷彿是沙粒一般,但是葉天可以用神眼看得出來這些顆粒的表面是無數可怕的鋸齒,裂縫,鋒刃,一旦接觸到就會造成傷害。而這荷葉上還有著一個個紋路,這一種紋路的確是大自然鬼斧神工造成的,葉天也難以理解其中的韻味。但是葉天隱隱約約感覺這一些紋路結合起來,那就是「恐懼」。

就好像葉天的『混』沌火紋乃至於其他『混』沌文一樣,這一種紋路結合起來有著一種意義,恐怖火蓮的荷葉上的符文,意義就是「恐懼」,使得來到這裡的來訪者感覺得到恐懼的恐怖火蓮的威名也是因此得來的。

「恐懼符文,看樣子有研究的意義。」葉天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笑容,在神聖宇宙之中有著許多強大的傳承,以葉天的身份哪怕是比起炎隼更強大的聖者傳承都可以得到,那其中比起這恐懼符文厲害了不知道有多少,但是葉天去學習的卻不多。因為神聖宇宙的前輩高人都知道囫圇吞棗的行不通的,他們鼓勵世界級天才去探險,探險得到的諸多傳承才是世界級天才最大的底牌。

葉天不擅長恐懼之道,但是借鑒一番磨礪自己的戰意卻也是很不錯的事情,葉天之所以被認為有與瘋魔一戰的資格,戰意是至關重要的。

這個時候葉天之前收取的葉片卻是枯萎了,看樣子失去了恐怖火蓮本體的支持這葉片是不能夠存在的,而這荷葉上卻有著一股股更為強大的威壓,還有一大群的火焰小魚,火焰飛鳥這些神火在這裡飛行,葉天沉『吟』一聲,卻是想要做出和之前一樣的事情。

「切下來看看吧。」炎戰刀被葉天握在手中,葉天凝視著這暗紅『色』的荷葉,荷葉上的一粒粒充滿了危險的顆粒,還有這令人戰慄的恐懼符文,都是葉天想要研究的。單單是這顆粒的物理形態就很有意思,假如以此對於炎戰刀改進一番的話說不定可以稍稍增加一些炎戰刀的威能。在神界,神總是會不斷的汲取各種『精』華與自己的能力結合,神器也是會不斷熔煉,不斷變化,越來越強的。

「嘶!」說做就做,葉天的炎戰刀直接劈了下去,這一劈的力量看上去不是很大,但是卻『激』起了無數火芒漣漪,空間隱隱約約也震『盪』起來,這一刀的速度難以想象,葉天自己幾乎都只能夠看得見殘影,這一刀終於接觸到了這恐怖火蓮的荷葉的時候,恐怖火蓮的荷葉上頓時是被勢如破竹的斬開了一大片的深痕。

這痕迹,長度有著足足四萬辰,深度也足足有著三百辰,這樣子的一刀威力不可謂不大,要知道這可是恐怖火蓮的荷葉,再怎麼說基本的防禦能力還是有的。

「這種效率?」葉天皺了皺眉,因為他看見了這恐怖火蓮的荷葉開始了迅速的修復,無數的烈焰不斷的填補進入了其中,葉天的斬擊並沒有多大的效果,想要將這恐怖火蓮的荷葉斬下來,難度是很大的。

或許葉天應該考慮僅僅是切去恐怖火蓮荷葉的一小部分,而不是圖謀整片荷葉。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卻猛然響起,這令得葉天渾身顫慄!

「不過一片荷葉而已,我便送你罷了。」 ?第一千十三章:宇宙戰場之主的伎倆

「你——」在這一個聲音響起的時候,葉天身上的暗金『色』火焰就自然的瘋狂燃燒起來了,可以看得見暗金『色』的星光也在這個時候閃耀起來,彷彿是要垂落十萬星天降臨,在這個時候葉天的戰意飆升到了最高點,看上去葉天彷彿是無敵之神,可以斬殺一切。

「你果然還醒著。」隨即,葉天忽地平復了心情,眼中暗金『色』的神光閃耀,平靜地開口道。

「的確啊,我還醒著,星炎神也應該早有猜測了才對。」這聲音再一度傳入了葉天的耳中,葉天很清楚這是誰的聲音。

「這不是你的本意吧?做到這一步會有人對你補償的吧?我說得可對?」葉天開口,錚錚有聲,哪怕這個時候面對著如此存在,卻並沒有絲毫無懼。

「的確,一枚本命蓮子對我而言至關重要,怎麼能隨便丟棄呢?只不過宇宙戰場之主已經對我做出了許諾,他的賠償正是我渴望的,所以我才會不惜受個重創,放棄本命蓮子,讓你們來爭奪啊。」這聲音帶著一股令人戰慄的氣息,這是一種令人恐懼的氣息,這其中有著一種極為玄奧的『波』動不斷的噴發,為此葉天都是感覺頭皮發麻。

「這些,都是宇宙戰場之主的布置?」葉天看著這恐怖火蓮的荷葉,又看見了更多的暗紅『色』。在這裡有著無數的荷葉,恐怖火蓮的荷葉鋪天蓋地,只怕最起碼也有著數萬的數目。這麼多的荷葉都釋放著令人恐懼的氣息,還有著暗紅『色』的火焰瘋狂燃燒,足夠席捲一切。

「當然,要不然還有誰會這麼做?不過這也應該算你情我願,怪不得誰。」恐怖火蓮的聲音再一度傳入了葉天的耳中,似乎是有一些懶洋洋的樣子,完全聽不出絲毫的虛弱,恰恰相反,這聲音依舊帶著可怕的恐怖意境,這是一尊領悟了恐懼法則的可怕存在,說不定是整個聖山上最可怕的生靈。

「宇宙戰場之主,這一下子可真是下了血本啊。那古碧悅,也來這裡了吧?」葉天冷冷地說著。

「我怎麼能夠透『露』她們的消息呢?這可完全不公平,你只能夠自己猜測。不過宇宙戰場之主的確下了血本,這聖山之上可不是只有這大元赤炎池啊。」恐怖火蓮的聲音依舊是懶洋洋的,對於葉天這一個世界級天才並不是很敬重,而對於宇宙戰場之主評論一樣的口氣顯得更加放肆了,要知道那可是整個宇宙戰場的主宰,地位相當於神聖宇宙的神皇,這恐怖火蓮居然會對宇宙戰場之主如此無禮,也足夠膽大了。

葉天深吸一口氣,這一下子,葉天明白了。

這宇宙戰場之主,的確是不惜血本了,讓這恐怖火蓮在這大元赤炎池之中,引得神聖宇宙妖之宇宙的強者來爭奪這蓮子,這一下子,必然會有著互相爭鬥,會有著傷亡。雖然雙方都很清楚最該對付的敵人是宇宙戰場陣營,但是神與妖也本來就是大敵,最後都是要一決勝負的,因此雙方也都想著給對方多一點創傷,這就正中宇宙戰場之主的下懷。

宇宙戰場之主的目的,就是希望六大宇宙先鬥起來,損失更多的有生力量,這樣子宇宙戰場陣營勝利的機會就越大。在這聖山上只怕已經有著很多機遇出現,將引起人族,鬼族,魔族,妖族,獸族的爭奪,自然也會引起一陣陣的腥風血雨,六大宇宙的爭鬥對於宇宙戰場陣營而言就是最好的鼓勵,它們真的相當想要勝利了。

雖然六大宇宙許多人也可以猜得出來這宇宙戰場之主的目的,但是這就是陽謀,這些機遇的確是實實在在的,足夠許多人去爭奪,畢竟來到這聖山不能夠僅僅是為了一件聖物吧?假如最後得不到聖物也沒有得到什麼其他機遇,豈不是打死打活空手而歸?六大宇宙的一些強者是不會願意的,以魔族尤甚。宇宙戰場之主也是想要給出一點甜頭,削弱六大宇宙強者對於聖物的渴望——有了溫飽之後,一些人就不會太追求富裕了。

這就是宇宙戰場的伎倆,光明正大的陽謀,但是就宇宙戰場的形勢而言也是理所當然的對策。

「縱然他這般又如何?勝利者,終究不會是他。」葉天冷然。

「哈哈,好!不愧是星炎神,有氣魄。咱們初次見面,說不定以後還有什麼『交』流的機會,這荷葉就當作見面禮吧。上面的恐懼符文我會讓其保留,供星炎神參詳。」恐怖火蓮一笑,葉天所站的荷葉頓時是斷裂,接著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進入了葉天的時空之中。足足數宇長度的荷葉,就這麼斷裂了,有一種令人震驚的感覺。

「那我就先多謝了。只是你有什麼目標?你不是想要擊入宇宙戰場陣營的吧?」葉天微微拱手表示對於恐怖火蓮的感謝,卻又是問除了這一個問題。

六大宇宙之中有著強者加入了宇宙戰場陣營,而宇宙戰場原住民之中也有著加入六大宇宙陣營的,這不足為奇,從這恐怖火蓮對於宇宙戰場之主的語氣上判斷,葉天就知道這恐怖火蓮只怕是想要加入六大宇宙的,要不然何須對葉天示好?

「這個我沒有想好,待到宇宙戰場之主將賠償送到,我會藉此閉關修鍊突破自身,那個時候我會參考一下情況,在神聖宇宙與妖之宇宙之間選擇一個加入。所以,我們或許為敵,或許為友。但是就現在而言,我很樂意與星炎神結『交』一番的。」恐怖火蓮笑道,絲毫不在意對葉天說著假如妖之宇宙。

神聖宇宙,妖之宇宙,現如今最發達最強大的兩個宇宙,宇宙戰場的原住民也都是一般選擇這兩個宇宙加入,恐怖火蓮這麼說一點也不奇怪。

「那麼,我倒是希望有並肩作戰的機會了。」葉天心知道哪怕是勸服這恐怖火蓮加入宇宙戰場陣營也沒有作用,關鍵看未來它自己的判斷,因此也不多說,化作了一道暗金『色』的流光消失不見了。

現在還要前往池底,與丁無窮他們會合。現在知道了宇宙戰場之主的目的,葉天也判斷得出來那古碧悅多半的來了,並且也帶著足夠對抗丁無窮這一邊強者的『精』銳力量,這宇宙戰場之主的伎倆還真的會得逞,不知道會死多少人。

在其他的地方,只怕還有著許多類似的情況出現,至少短時間之內也會有許多消息傳來,無論是神聖宇宙還是妖之宇宙,哪怕是得到了那寶物,也不能夠算是最大的贏家。

……

「這裡沒有。」一道烏黑『色』的光芒橫掃一切,將一大片赤紅『色』的火焰翻卷了一個底朝天。身穿藍『色』戰甲的男子神識一掃,便是開口。

「去東方。」丁無窮當機立斷,統率一大群的強者繼續朝著正東方掠去,烏黑『色』的光芒不斷的橫掃著這池底,『裸』『露』出來了一些黑暗『色』彩的神石,看上去格調與火紅『色』的烈焰格格不入,但是這卻也是火元素的神石,並且火力異常的『精』純,這裡當作一個礦場也是很好的。只是現在丁無窮可沒興趣開拓礦產,關鍵是想要找到這恐怖火蓮的蓮子。

烏黑『色』的光芒不斷的對池底進行探測,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聯手催動鈴鐺的力量只怕是要將這大元赤炎池的池底掀個底朝天了,但是還是沒有找到那珍貴的恐怖火蓮蓮子。卻有一些這大元赤炎池池底的生命體被驚動,其中有一些存在也有著天獸層次的實力,總數也有著數千之多。然而哪怕是聯合起來也遠遠無法對抗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的聯手,因此全部慌慌張張的退逃了。

「都推移三千宇了,還是沒有。」一名白面的天神強者顯得有一些焦躁,烏黑『色』的光芒不斷橫掃各種東西,但是僅僅是找到了一些大元赤炎池很常見的神源或者是一些天材地寶,雖然也有一些珍貴的,但是比起恐怖火蓮的蓮子完全是不足為題的。

「大伙兒無需焦躁,大元赤炎池很是寬廣,我們全部搜索一遍足夠找到那恐怖火蓮的蓮子了。」丁無窮身穿甲胄看著前方,對著這一大批的天神強者說著。

「的確……」朱遁水也說著,他作為一名天才說話很有分量,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朱遁水,丁無窮,這一支隊伍的兩大領袖瞳孔都是猛然一縮。

「陣法集結,開啟防禦!」丁無窮大喝一聲,那烏黑『色』的鈴鐺在這個時候化作了無比巨大的虛影,彷彿是大鐘一般的將一萬二千天神強者罩在其中,而丁無窮身上的神力也瘋狂傾瀉而出,湧入了在這裡的諸多天神強者的體內。在這個時候無數的神光也因此一齊齊的閃耀起來,遠遠望去可以看得見一萬二千的神光光柱,都帶著強烈的神聖氣息與威壓,這是一萬二千天神強者的聯合陣法威能!

「糟!」朱遁水在這個時候感覺得到全身上下神力洶湧澎湃,一萬二千天神強者聯手爆發的威能更是難以揣度,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卻感覺到了不妙。

因為在前方,一道恐怖的魅影卻彷彿是要崩天裂地一般的襲來。明明是一道充滿了毀滅『性』的霸道攻擊,看上去卻是顯示出來了一種鬼魅神秘不可捕捉的氣息。感覺就好像這攻擊即是明又是暗,充滿了一種衝突的感覺。然而朱遁水這個時候感覺得到,這一道魅影帶著的攻擊力絕對是無比的強大!

「轟!」在這個時候,魅影已經抵達,接觸到了這烏黑『色』的鈴鐺,一時之間爆響響起,大元赤炎池池底頓時掀起無盡狂瀾,無數生物瘋狂逃竄,哪怕是一些神火也在這個時候震得粉碎。

「什麼!?」丁無窮面『色』大變,神體都顫抖了起來。

因為他看見了,那他最強大的神器烏黑『色』鈴鐺表面,那剛剛出現的一絲絲的裂縫,雖然微小,卻在不斷擴大的裂縫。

一件被大陣催動的法則神器,被破防了! ?第一千十四章:王『女』古碧悅

「轟!」大元赤炎池底部,一聲轟然巨響響起,在這個時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都一齊齊感覺到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摧枯拉朽的朝著自己的神體襲來。在這個時候無數的神血頓時是飛濺,諸多天神強者面『色』都是白了一分,一個個都心有餘悸,可怕的衝擊『波』卻並沒有停止,假如沒有大陣的話,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都沒有抵擋這強大攻擊的能力,只會被輕而易舉的碾壓成為齏粉。

「哈哈哈,丁無窮啊,你這烏龜殼也只有這點能耐了嗎?」一聲帶著高傲與囂張的大笑聲傳來,聽上去有一種莽漢的感覺,然而聲音卻異常的清脆,更是無比動人,彷彿是銀鈴,又猶如天籟之音。在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的注視之中,一名身穿著白『色』衣裙,美麗到了不可思議姿態的『女』子出現在了大元赤炎池的池底。她的身上有著一股股驚人的妖氣澎湃,雖然有著如此妖氣,這『女』子卻不顯得妖媚,而是無比神聖,這『女』子異常的美麗,尤其是那淡紅『色』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來的風采無比令人著『迷』。哪怕是朱遁水這海靈『門』的天才見到了都是一陣恍惚,雖然僅僅是萬分之一魂變之間不到,也足夠證明這『女』子的美麗。

隨著『女』子的出現,澎湃的妖氣開始在這大元赤炎池的池底,一個個妖族強者出現在了『女』子的身後,是足足八千之數的天妖強者,一個個身上都釋放著極為強大的氣息,這使得丁無窮面『色』難看——這天妖強者的實力都相當強大,只怕是『女』子最強大的『精』銳,個體實力比起丁無窮這裡強大得多,真打起來,這八千天妖實力比起一萬二千的天神強者還要厲害許多。

「古碧悅,你還是來了。」丁無窮開口,雖然這『女』子異常美麗,丁無窮眼中卻沒有什麼欣賞,有的是一種憎惡。

「是啊,我來了。丁無窮,你這個老頭子也太不堪一擊了,我還以為你放出這烏龜殼有什麼用出呢?想不到輕輕一碰,就碎了?看樣子,人老了,果然是不中用了。」古碧悅看著這丁無窮,言語平淡,但是帶著強烈的火『葯』味,令得一萬二千天神強者之中有著一千多名眼中有著怒光閃耀,丁無窮是他們很敬重的前輩,然而這一個妖族『女』子古碧悅卻如此侮辱於他,實在是令得這些天神強者憤怒的!

只是他們也清楚憤怒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這個時候也一言不發,說話只能夠看領袖的。

「若非是仗著你的身家,你斷然不能囂張成這樣。」丁無窮冷冷地說道,在這古碧悅的身前,有著一道扭曲的虛影在不斷跳動。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隻張牙舞爪的白『色』蜈蚣,但是這並非是蜈蚣,而是繩索,看上去柔軟無比,但是卻是可以輕易變化,之前就凝結成為了最堅硬的形態的繩索。繩索之上有著異常強大的氣息釋放出來,有著鋒芒與『陰』柔共存的感覺,這繩索比起烏黑鈴鐺可怕太多了。這令得天神強者心悸,這是一件聖器虛影!

這是古碧悅仗著自己覺心妖王之『女』的身份祭出來的一件聖器虛影,事實上在聖器虛影之中算是弱的,但是哪怕是如此也有著莫大威能,要不然也不至於那麼容易將烏黑鈴鐺的錶殼擊出裂縫!

「這就是命,你們身為人族,自然沒辦法與我們偉大妖族相提並論。」古碧悅淡淡道,言語平淡卻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意味在其中。以八千的數量睥睨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而且顯得更為強勢太多,一名王『女』的確很難對付。單打獨鬥的話丁無窮也不是古碧悅的對手。

「你不要將話說到這一步了。」丁無窮眼中也有著怒『色』了,這古碧悅說自己是王『女』得天獨厚的話也不算什麼,但是這古碧悅卻是說人族不如妖族,這就不是個體的問題,而是種族的問題了,人族強者聽到了都會憤怒的,除非是那種投靠宇宙戰場陣營的叛徒。

「我便是說了,又怎麼樣?在我們妖之宇宙,這可是妖皇陛下示意要學習的必修課。」古碧悅仰起腦袋,以一種極為高傲的姿態睥睨著丁無窮,眼中充滿了不屑。妖之宇宙有著這一種政策,為了給妖之宇宙強者足夠鼓勵的政策,因此妖族認為自己是無敵的,哪怕是神族也無法與妖族相抗衡。這似乎是一種自我催眠,然而一個種族的催眠卻使得這一個種族以驚人的速度強大起來,成為世界的一霸。

「古碧悅,莫要囂張了!就算你這次帶來的『精』銳厲害些,我們也不會就這麼讓你得到蓮子。」朱遁水的眼中充滿了寒冷,他身上彷彿是有著無數的海『波』『盪』漾,美麗異常又帶著大自然的氣息。這朱遁水可是一點也不怕這王『女』,雖說覺心妖王大名足夠令得六大宇宙無數聖者戰慄,但是古碧悅終究只是覺心妖王之『女』,而不是覺心妖王本人!

對於這種憑藉先人餘蔭囂張的角『色』,朱遁水是沒有任何好感的。這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妖『女』,朱遁水不會有絲毫的憐香惜『玉』的意思。

「噗!」在這個時候,古碧悅卻是突然笑起來了,一張絕美的臉上彷彿是百『花』綻開一般,一時之間『迷』呆了幾百尊天妖強者。接著古碧悅的臉上有著更甚從前的高傲出現:「看樣子你們還是認不清楚形勢啊。這個時候可不是你們來阻撓我們,而是你們應該想著怎麼樣逃生才對吧?神聖宇宙的人類啊,你們已經不珍惜生命了么?」

古碧悅言語之中帶著傲然,她的意思就是雙方已經不足以分庭抗禮了,古碧悅這一邊可以碾壓丁無窮的陣營,並且還足夠殺敗一萬二千天神強者!

這一下子,丁無窮臉『色』異常難看了:「古碧悅,你以為有一件聖器虛影就可以碾壓我們嗎?雖然我們這裡的力量略遜一籌,但是,也足夠讓你見到死亡!」

「大輪烈焰掌!」在這個時候,丁無窮出手了,一張無比龐大的手掌燃燒著無盡烈焰瘋狂的朝著這古碧悅轟去,這巨大手掌完全就是火焰,卻在不斷的旋轉著,隱隱約約可以看得見中心有著一個類似於黑『洞』的火紅『色』球體,瘋狂的吸引這裡的無數神火進入其中,增強這一擊的威能,這是大輪烈焰掌,昔日一個足夠與仙族,佛族,天使族相提並論的大族——輪族遺留下來的戰技。這丁無窮有著輪族的遺血傳承,可以真正的發揮出這一擊的威能,而在這大元赤炎池的底部這一擊的威能無疑會增加許多,這可是火屬『性』的戰技。

丁無窮很相信這一擊的威力,他認為這足夠讓古碧悅吃點苦頭,雖然古碧悅的實力比起丁無窮強大,但是這一擊的威能也是丁無窮全力以赴的攻擊,再加上地利,古碧悅也需要耗費一番力量抵擋。

這一擊只是丁無窮自己的力量,對於整個大陣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古碧悅若是想要有臉的話就不能夠以大陣力量抵擋,而是自己抵禦。

一個個天神強者看著這大輪烈焰掌,眼中也是神光閃耀。而古碧悅看著這朝著自己襲來的大輪烈焰掌,俏臉上也是逐漸有著一絲神『色』出現。

這一斯神『色』,可不是丁無窮以及一萬二千天神強者想要看到的恐懼或者是驚慌,而是一種不屑。

「丁無窮啊丁無窮,你好歹是個曾經與世界級天才結『交』的老頭子了,鬧了半天原來就這點伎倆?實在是讓人笑掉大牙了。」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帶著無比威勢的聲音卻猶如炸雷一般的響起。聲音之中有著儒雅,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然而一股股彷彿是雷霆一般令人戰慄的威壓才是聲音的主基調,聽到這聲音的時候,一萬二千的天神強者都是一顫,哪怕是丁無窮與朱遁水也是震懾住了。

「這是!?」朱遁水駭然,身上的海『波』瘋狂『盪』漾。

「有勞了。」古碧悅微微笑著,美麗得不可方物,看上去這一個王『女』也只有這樣子的笑容了。

「哈哈,殿下拜託了,豈能推辭?丁老頭,你就看好了。破滅雷光——一剎寂滅!」這聲音再一度的響了起來,其中似乎是多出來了一分興奮。但是神龍見首不見尾,這個時候依舊是無法判斷出來聲源,而在這個時候,一道空間裂縫猛然之間在那大輪烈焰掌之前打開,緊接著令人近乎是要神目碎裂的恐怖光華卻這麼閃耀起來。

「雷……」丁無窮微微戰慄,雙目失神,就這麼看著眼前那一道驚人的雷光,這一道雷光之中釋放出來的光芒令得這一位老前輩丁無窮都是要戰慄。哪怕是他曾經與那一位世界級天才的好友結『交』的時候,他的那一位好友也沒有在天神層次展現出來過如此強大的力量。

這是一道雷光,一道釋放著毀滅氣息的接近黑暗的可怕雷光,這雷光爆發的時候丁無窮就已經明白了情況了,這一道雷光爆發的力量強大的難以想象,諸多空間裂縫被撕裂,無數的神火在接觸到這雷光的時候就已經直接湮滅了,似乎是時間都不需要。而這一道雷光就彷彿是一條無敵雷龍一般,在這個時候狠狠地撞上了丁無窮施展出來的那大輪烈焰掌。

「嘶!」在這個時候,彷彿是撕破了一張窗戶紙一樣,這大輪烈焰掌卻是被摧枯拉朽的撕裂,可怕的黑暗雷光彷彿是破滅一切一般的朝著這丁無窮襲來,恐怖的力量似乎是可以吞噬一切。

在這個時候,丁無窮,朱遁水,乃至於一萬二千天神強者都是獃滯,這雷光的力量實在是過於可怕了,這丁無窮的大輪烈焰掌再怎麼說也有著地利,但是與這雷光接觸卻被摧枯拉朽的打倒,雷光的力量卻彷彿是沒有絲毫削弱似地。

而在這個時候,空間裂縫之中,一名青年也就這麼微笑的走出。

他一襲黑袍拖地,眼中有著無盡雷芒閃耀,看著這青年的時候,一萬二千天神強者都是感覺得到一股發自內心的戰慄。這是極為可怕的一尊妖族,雷電一道可以算是天妖極限!

「雷山主,舒煜兵……」丁無窮聲音發顫,看著這雷光的到來,說出了這一尊妖族的名號。

妖族世界級天才,雷山主舒煜兵,降臨! ?第一千十五章:對決舒煜兵

毀滅的雷光,瘋狂的顫動著,一個個天神都看著這一道雷光,帶著毀滅『性』『色』彩的這一道光芒。哪怕是一萬二千天神的統率丁無窮也感覺得到了深深的無力,有著地利優勢的大輪烈焰掌被這一道毀滅雷電直接粉碎,這使得丁無窮也很清楚對方的實力究竟是何等強大,單打獨鬥的話哪怕是丁無窮也完全沒有什麼還擊的能力!

因為對方並不是一般的強者,而是雷山主,世界級天才雷山主舒煜兵!

「死吧!」舒煜兵的眼中有著寒冷,在這個時候丁無窮的周身有著無數的神光環繞,正是整個天神大陣的力量開始了對於丁無窮的保護,但是哪怕是這樣子舒煜兵的殺意也沒有絲毫的減少,他依舊認為自己可以擊殺這丁無窮。雖然舒煜兵的力量不足以與一萬二千天神強者對抗,但是他有著自信心,這一萬二千之數的天神強者之中,他想要殺誰就殺誰!

這是無敵的姿態,以世界級天才的實力碾壓一般天神強者的絕對自負!

「殺!」那八千天妖的眼中也充滿了殺意,他們都已經振奮起來,看著這一個面如死灰但是眼中依舊有著堅毅的丁無窮,他們也感覺得到暢快,丁無窮對於他們而言無疑是一個棘手的敵人,但是在這個時候,可以將其抹殺!

哪怕是古碧悅也在這個時候『露』出了驚容,她又看了看舒煜兵,眼中多出了一些不一樣的『色』彩。舒煜兵僅僅是以雷山主這一個保命的名號聞名的,古碧悅也不知道舒煜兵居然是有著如此霸道的力量,要直殺大陣之中的丁無窮,想來也是,一尊世界級天才,再怎麼樣也不會淪落到只有自保的能力,任何一個世界級天才都霸道無敵,橫掃天地。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這裡,看著這一道迅速到了極致的雷光,這雷光的力量彷彿是可以撕裂一切,至少丁無窮無法抵擋!

「嗖!」也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令人戰慄的『色』彩突然之間在天際出現,這一道光彩極致的耀眼,比起這一道雷光更為可怕,在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變『色』了。

「雷山主,遠道而來還真是辛苦了,既然要戰,我就陪你一戰!」 娛樂圈之璀璨人生 一聲帶著無比強勢氣息的怒吼在這天地之間傳播出來,輕而易舉的將無數的神炎席捲起來,化作了一條條張牙舞爪,逆鱗倒豎的岩龍,朝著這舒煜兵襲來。這些炎龍在還沒有近得了舒煜兵身體的時候就被舒煜兵周身的雷電輕而易舉的撕裂了,但是舒煜兵的眼中卻出現了隱隱約約的悸動之『色』。

而就在這個時候,無盡的烈焰卻忽然化作了瘋狂的『波』濤,無數的神炎在這個時候彷彿是聽從著王的號令,凝聚成為了一個帶著無比古老氣息的神秘符文,就這麼在這毀滅雷光的前方浮現出來。這一道符文代表的是一股極端熾熱的氣息,哪怕是一個個天神強者天妖強者見到了這一個符文也都是一個個心頭髮顫,他們感覺得到自己渾身無比熾熱,彷彿是要直接焚滅一般。其中不乏擅長火焰一道的一流實力強者,但是依舊沒辦法抵禦!

「轟!!!!!!!!」火焰的符文與毀滅的雷光就此碰撞,無比驚人的大爆炸在這個時候爆發了出來。炎『浪』被一層層的掀起,化作了毀滅『性』的『波』瀾。一條條空間裂縫在這個時候被撕開,隱隱約約要化作空間的崩塌一般。時間流速同樣受到了強烈的干擾,無數的元素力量直接湮滅,在這裡,彷彿是毀滅的本源。

毀滅的雷光,火焰的符文,一齊齊的湮滅了,但是強大的力量卻依舊是釋放開來,『波』及到了一個個天神強者與天妖強者的身上。憑藉著大陣的力量,沒有多少天神天妖受重創,但是他們一個個心有餘悸,因為假如是憑藉自身力量抵擋這大爆炸的余『波』的話,他們都沒有那個把握。

舒煜兵的眼中無盡狂雷爆閃,這個時候一道道雷光彷彿是憤怒的怒龍一般『亂』舞,他就這麼看著耀眼的天際,身上無盡的可怕氣息爆發。

「星——炎——神!」舒煜兵一字一句,叫出了這一個名號。言語之中有著一種強烈的敵意,隱隱約約還含著一絲忌憚。

「轟!」瘋狂的烈焰席捲開來,那天際的暗金『色』流光卻已經抵達。在這個時候暗金『色』成為了一切的焦點,天神強者與天妖強者的目光都投『射』到了這一道暗金『色』的本源上,手持著暗金『色』戰刀的青年就這麼帶著不羈的笑容看著舒煜兵,身上無盡的神炎燃燒著,使得諸多在這裡的神炎爭相呼應。在這個時候他彷彿是成為了炎之主宰,無敵於天地。

「雷山主,上一次你跑了,這一次你不會還想要跑吧?」葉天就這麼看著舒煜兵,身上的暗金『色』火焰彷彿是最兇猛的凶獸一般,使得一個個天妖強者近乎是感到了窒息。哪怕是高傲的古碧悅面『色』也蒼白了一分,他們都感受到了眼前這一個星炎神的霸道,戰力無雙的星炎神的名號早已經在宇宙戰場遠揚,這一個名號遠遠比起雷山主的名號響亮。

「不必多說。」舒煜兵看著葉天,身上的無數電光閃爍著,每一縷電光之中都透『露』著一股極端可怕的氣息。在這個時候舒煜兵就正是著葉天,沒有半分想要逃離的意思。

「讓我見識見識星炎神的實力吧!」舒煜兵怒吼一聲,身穿的長長黑袍在這個時候猛然之間掀起,彷彿是化作了一條遮天蓋地的天幕一般,無數的狂雷順著這黑袍踴躍起來,十對塵埃翼也就在舒煜兵的背後張開,每一片翅翼都帶著一股恐怖得令人發顫的雷霆之威。在這個時候,萬雷洶湧,舒煜兵彷彿是雷電帝王,無人可擋。

伴隨著這樣子的怒吼,舒煜兵怒吼一聲,彷彿是凶獸一般的直接朝著葉天撲出,無數狂雷似乎是化作了一柄柄鋒銳的利劍,飛速的朝著葉天刺來。這一柄柄雷電利劍都蘊含著至高無上的雷霆威能,有著審判一切的力量,但是在舒煜兵的控制之下卻是這樣子的聽話,可想而知舒煜兵控雷之道難以想象!

「實力果然有所進步,只不過,在這大元赤炎池的底部你以為存在與我較量的可能?」葉天看著這氣勢洶洶的舒煜兵,輕微地搖了搖頭,隨即一步跨出,手中炎戰刀直接斬出!

「轟!!!!!!!」恐怖的刀芒在這個時候出現,這是一道猶如殘月一般的刀芒,帶著一股股極端熾熱的氣息。在這個時候大元赤炎池底部的無數烈焰之力都被刀芒吸引,彷彿是瘋狂的被收入了這一道最璀璨的刀芒之中。刀芒看上去是光,然而事實上是不斷燃燒著的火焰,就這麼咆哮著朝著舒煜兵的萬雷轟來!

古碧悅不由得『色』變,葉天這個時候爆發出來的氣勢卻比起舒煜兵都強大了太多,單單是看著這樣子的氣勢就可以判斷出來實力強弱了!

「轟!」烈焰刀芒在這個時候輕而易舉的將無數雷電撕裂,這些雷電化作的利劍面對刀芒沒有絲毫還擊之力,直接湮滅。舒煜兵塵埃翼再一度大張,無數的塵埃涌動,硬生生的將無盡的火芒抵擋在外。而舒煜兵整個人卻也直接爆飛出去,已經抵擋不住這一刀蘊含著的強大衝擊力。一道道蘊含著雷芒的妖血痕迹滲透出來,這些妖血之中都蘊含著那至高無上的氣息,看著都會使得天神顫抖。

葉天就這麼看著倒飛出去的舒煜兵,炎戰刀的光芒愈發閃耀。

勝負,是早已經註定的。舒煜兵的實力比起之前有著進步,然而葉天也不是只會原地踏步的人,自然也會進步。葉天本來就比起舒煜兵強大了不少,再加上這裡是大元赤炎池的底部,葉天有著巨大的地利優勢,若是不贏舒煜兵的話葉天的星炎神也不用做了。

「再接我一刀!」葉天眼中神光暴閃,卻直接再一度化作了暗金『色』的流光,流光猶如一條吞噬一切的天龍,直接朝著舒煜兵憤怒撲去。大元赤炎池底部的天地都被撕開了一道巨大的裂口,這實在是難以想象!

「哈哈!」舒煜兵卻大笑起來,無盡雷芒使得舒煜兵穩定住了自己的形體,在這個時候舒煜兵直視葉天,身上的雷光依舊閃耀著。他眼中沒有絲毫的畏懼,有的僅僅是戰意。

「破滅雷光——三念化劫!」舒煜兵的眼中有著極為可怕的光芒閃耀起來。無數的雷電在這個時候又化作了那破滅的形態,這麼多的雷電化作了一道湮滅一切的可怕黑雷,這黑雷不斷爆發出來驚人的毀滅『性』力量,在這個時候令人感覺到了一股天地之威的氣息。舒煜兵抬手,這一道黑暗雷霆就瘋狂的朝著葉天轟擊而來,這氣勢之強大遠遠超過之前!

破滅雷光,舒煜兵自創的最強戰技,雖然並沒有達到逆天戰技的級別卻也已經足夠可怕,這破滅雷光——三念化劫就是現在舒煜兵破滅雷光的巔峰,一個世界級天才自創出來的最強大戰技威能會有多麼強大?看看葉天的十萬星天落神塵就可以知道了。

葉天就這麼看著這一道黑暗雷電,無盡的神炎卻在葉天的周身環繞起來,葉天嘴角微微翹起。

「有意思。這就是你最強的攻擊了嗎?」葉天就這麼看著毀滅的雷光,身上的氣息並沒有絲毫的畏懼,一股比起舒煜兵更為強烈的戰意蔓延在這大元赤炎池的底部。葉天的眼眸之中乃是無盡神炎,整個大元赤炎池彷彿都是葉天的一條星河,無盡的烈焰光輝從葉天的眼眸之中閃耀起來,遮蓋住了毀滅的雷光。

「我也讓你看看我火行最強的攻擊!大焱乾坤斬!」葉天手持炎戰刀,無盡的神炎受召喚而來,無數的暗金『色』神龍開始了咆哮,這些比起葉天的刀來都不算什麼。在這個時候,炎戰刀釋放著一股最為強大的烈焰,這是可以焚滅一切的終極烈焰,在這個時候顯現!

「斬!」一聲怒吼,最強的一刀頓時是撕裂了時空,就這麼降臨而下,直劈雷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