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說得沒錯,小白這個名字我真的很喜歡。」 面對小白的委屈,林岳似乎根本就沒有看到。

當然,看到了林岳也不會管,在林岳這裡,小白是沒有人權的。

當小白證明了林岳的『清白』后,林岳也不再猶豫,直接向著旁邊的卧室中走去。

一邊走,林岳還一邊向觀眾們做介紹。

「直播間前的各位觀眾們,現在我所在的地方是蠻古大陸的遺迹中。」

「這裡的遺迹,其實就跟大家印象中的遺迹一樣,有著大量的財寶,現在的我就是財寶的發掘者。」

「我現在所在的遺迹,叫滄月宗分部遺迹,像這樣的滄月宗分部遺迹有很多個,而滄月宗是兩萬年前的一個大宗門,在我現在所在的蠻古大陸東部能排在前二十,宗門內的強者層出不窮,我們現在所在的遺迹也只是滄月宗當初的一個分部而已。」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遺迹中的寶物就少了,即使是分部,這個滄月宗遺迹中的財寶對我這個小菜鳥來說,還是數不勝數!」

剛才林岳為了儘快獲得系統,可沒有收取院子里的寶物,後來對於系統的好奇,也讓他忘記了這件事。

現在系統這件事已經解決了,林岳自然開始完成自己剛剛還沒有開始的事情。

而聽到林岳的介紹,直播間那些老書蟲們很快就發表了自己的想法。

「哎,照我看來,主播這是要開啟裝逼打臉,隨地拾寶的模式了!」

「樓上高見,以一般的走勢,主播這肯定是要獲得各種珍貴物品,吊打前來遺迹的各種天才。」

「我和道友們所見略同,現在坐等主播裝逼打臉。」

……

一邊跟觀眾們做各種介紹,林岳一邊熟手地搜尋著房間里的寶物。

可惜,這院子和之前的兩個院子一樣,只有一張青玉寒床而已。

好在,林岳得了超級直播系統,因此並沒有什麼不開心。

只是,當林岳在觀眾們眼中收走數米長短的青玉寒床時,直播間內依舊升起了一絲不小的波瀾。

「哇,主播剛剛那是空間戒指嗎?好厲害啊,現在就有了空間戒指這種高級東西,儘管我剛剛已經高看主播了,沒想到他居然厲害成這樣!」

「兄弟,我和你一樣,按理說空間戒指不是要在修鍊世界中實力比較強的時候,才會擁有的嗎?怎麼主播現在就擁有了?」

「難道說主播現在在蠻古大陸也算強者了?不然怎麼會擁有這樣高級的東西,只能用這個理由來解釋了。」

「估計是這樣了,剛剛主播一開始可就展現了強大的實力,現在擁有空間戒指也沒有什麼的啊!

而且現在主播可是主角,若是沒有空間戒指,那才是掉身份吧!」

「樓上的,我有必要糾正一下,主播之前的行為,估計是讓系統出手的。」

……

對於觀眾們的這些猜測,林岳也給出了適當的解釋。

「額,我在這裡跟大家解釋一下吧!」

「空間戒指,這種東西蠻古大陸很多人都擁有,大家不要把它想得太高級了。」

「另外,我現在是元神境二層後期修為,在蠻古大陸也只能算是很普通的一個修為。」

「在蠻古大陸,修為的境界可以分為:聚氣境,凝氣境,化海境,金丹境,元神境,歸一境,聖域境和神明境,等級的高低是從低到高來說。」

「而每個境界分為九層,每層又分為前期、中期和後期三種,修為到了化海境,修者就可以翱翔於天空之上。」

而在林岳說完后,直播間的這些觀眾們又開始熱鬧了起來。

「哇,沒想到主播現在這麼強,這還是剛得到系統,以後有了系統的幫助,那主播將來不是要飛上天的節奏?

主播,現在求抱大腿。帶我裝逼帶我飛。」

「主播還真是謙遜,修鍊這種東西,基本上修為越高的修者就越少,以主播現在的這種修為,完全可以算是蠻古大陸的中上層次。」

「樓上說得有理,按照以往的劇情,主播的這種修為,在一些小地方完全可以稱王稱霸,化作一方老祖,開宗立派都不是不可能!」

「照主播的話說,修鍊的第三個境界化海境就能憑空飛行,那麼看來,主播現在是處於一個高武世界啊!

這種世界里牛人層出不窮,我們這下有眼福了,可以看到主播吊打各種天才。」

……

在和觀眾們發出各種彈幕的時候,林岳已經和小白一起走出了這個院子。

這些院子的陣法都有一個特性,往往就是從外面進來需要打開陣法,而從裡面出來,根本不用做什麼,只要直接走出來就可以了!

來到外面,之前被圍牆擋住的場景,一下子出現在觀眾們的視野。

特別是,那一句屍魔的屍體。

「咦,那裡有一具屍體,不知道是什麼動物的,看起來好噁心,好恐怖啊!」

「你說得是那個黑漆漆的東西吧,那確實是一具屍體,估計就是所為的妖獸屍體吧!」

「哎,你們說這屍體該不會是猿類的吧,看它的體型和猿類有些相似,就是多了幾雙手,以及兩個角而已。」

「切,我們在這裡說再多也沒有用,還不如讓主播給我們解釋一下呢!」

「主播求解釋一下!」

「主播求解釋一下+1」

「主播求解釋一下+10086」

……

對於觀眾們的要求,林岳也沒有推辭,隨即解釋道。

「大家眼中的屍體,是屍魔的屍體。」

「屍魔是由人類和妖獸的屍體,經過陣法的灌溉演變而成的。」

「以這個屍體的模樣來看,這屍魔是由人類屍體演變成的。」

聽到林岳寫完說,直播間的觀眾們頓時感到一陣噁心。

長久生活在安定世界中的他們,平時見到屍體的機會都少得可憐,更別說是像這種已經嚴重變形的屍體。

「主播,你這招可以的,成功把我嚇了一跳,冷汗都流了出來。」

「主播,我今晚的飯菜已經吐了出來,你可要好好補償我一下。」

「主播,這招恐怖襲擊確實厲害,我等現在已經身受重傷。」

「岳哥,從此你就是我的哥,看到這些東西還面不改色,老司機以後就靠你帶飛了!」

…… 從那個院子出來后,林岳很快就又找到了下一個目標。

而在前往新目標的路上,林岳給觀眾們介紹了很多東西,免得以後說的話觀眾們聽不懂。

比如說告訴他們靈器、陣法、丹藥的等級,或者他們講述這些東西的強大功能,同時也讓他們知道了這些東西對修者的重要性。

很快,林岳就走到一些新的院子前。

看著眼前這個院子,林岳臉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好了,各位觀眾們,我們來到新目標這裡了!」

「等下,我就會破解院子的陣法,然後進去把院子里的寶物收入囊中。」

聽到林岳這句話,直播間的觀眾們又熱鬧了起來。

經過那麼長的時間,大家終於可以見識到林岳的厲害,一個個都激動得不行。

這可是神秘的修者,和他們印象中的修仙人士一樣強大的存在。

「大家都閃開,我們的岳哥要開啟裝逼模式了!」

「現在我來給大家看一個教學視頻,視屏內容叫:看一個老司機如何破解陣法。」

「震驚震驚,少年破除陣法居然用這種方法!」

「裝逼如風,常伴吾身!」

……

在觀眾的期待的目光下,林岳開始用玄氣在院子陣法上,刻畫新的陣法符文,而且這些陣法符文還隱隱連成一個新的陣法。

這個新陣法自然是用來破解院子中陣法的,這是陣法師破解陣法常用的手段。

破解陣法其實是一個很無聊的工作,對於那些什麼不懂觀眾們來說,更是如此。

雖然林岳為了不讓他們太過無聊,除了直播林岳刻畫陣法符文的場面外,還把陣法裡面的一些變化,給觀眾們進行一一展示。

可短短的兩分鐘不到,那些觀眾們就受不了了。

「無聊發獃中→_→」

「無聊中~」

「發獃中~」

……

這讓還在破解陣法中的林岳,也有些無語。

好在,六分鐘不到的時間,林岳就把陣法院子中的陣法徹底破開了。

若不是這個院子的陣法和其他院子陣法不同,林岳破陣的速度還能更快。

把側臉對著觀眾們,林岳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微笑。

「好了,各位觀眾,現在陣法已經破開,是時候到我們讓我們進去撿寶貝了!」

而看到無聊的破陣時間終於過去,觀眾們也紛紛恢復了熱情。

「撿寶貝去了~」

「撿寶貝去~」

「撿寶貝~」

「撿寶~」

……

林岳並不知道,他這破開陣法,直接把區域的其他修者都給驚動了!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剛剛遺迹中的陣靈注意到這裡,特意把陣法做出了一些改變嗎?怎麼還有人破除了陣法。

這不可能啊?難道我們這個區域出現了一個高級陣法師?這下有意思了!」

「哎呀,好氣哦。本來我剛剛已經快要徹底破解陣法了,沒想到遺迹陣靈注意到這裡,讓陣法瞬間產生變化,以致我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

好在,陣法的變化不大,憑藉我之前留下的底子,還是有把握在一個小時內把陣法破除的。

可,可現在直接有人把陣法破除了,這不是打擊我嗎?我這次倒要看看這是何方神聖!」

「哦,沒想到有人陣法居然那麼厲害,改變后的陣法居然那麼快就破除了。

看來,我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這個人就是一個陣法高手。

若是我能得到這個人的幫助,那麼不止這些前面的院子,連後面那些院子的陣法我都可以破除。」

「哎,以力破陣的方法果然行不通,還是需要有個陣法大師來幫忙。

這個人破除陣法的速度那麼快,那麼他的陣法造詣必然不會低。以我的實力,在這個區域完全能排在前列,這樣得到他幫助的概率還是很大的!」

……

這些還在破解陣法的修者們,大多數都升起了同樣的想法,那就是想看看這個陣法高手是誰!

不約而同地,他們直接飛了起來,在那些沒有陣法覆蓋的院子尋找,看看哪個院子有人,找出那個陣法高手。

而對於這些修者的行動,林岳根本不知道。

此刻,他已經走進院子,在觀眾們的熱情指導下,開啟大搜查行動。

這一次,林岳搜尋的時間很長,在卧室大廳之間搜尋了很長時間,足足有半個小時。

把自己覺得有寶藏和觀眾們覺得有寶藏的地方都搜索了一遍,可惜都沒有找到任何的寶貝。

倒是林岳被觀眾們的各種奇葩想法,折磨得不輕。

像床底下的某塊板磚,像屋檐上某片瓦礫,像花瓶中的某些泥土石塊,這些都是觀眾們懷疑的對象。

而為了讓觀眾們看得爽,為了自己的直播大業,林岳只能把這些地方一一搜尋個遍。

等搜尋完這些地方,繞是以林岳強大的修為,都不由得感到一絲疲倦。

當然,這更多的是無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