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看她那著裝風格就知道不是咱們熾炎大陸的玩家。」火眼的一個小弟道。

火眼會長呸了一聲,道:「又是其他大陸的垃圾,看不慣咱們熾炎大陸一路領先就一個個跳出來賣弄了嗎。」

白髮少女叉著水蛇腰,淡笑一聲:「呵呵~~六大板塊什麼時候輪到熾炎大陸領先了?問過咱們碧波大陸沒~?」

「原來是碧波大陸的垃圾,你們也囂張不了多久了!」火眼會長噴火道。

白髮少女搖搖頭:「你們先解決了眼前的危難在繼續吹吧,傻瓜..」

對話說不上兩句,被解放出來的天魔已經揮舞著爪牙朝著火眼和飛躍他們兩批人沖了上去。

此時飛躍公會剩4個人,火眼則是剩3個,面臨大敵,他們都沒有了再打下去的意思,飛躍霸主首先道:「這隻BOSS是我們的了!大夥,打遊走戰!」

「是!」

這話一出,飛躍公會的四個人頓時配合了起來,玩起了互相吸引仇恨的那套戰術,居然也打得有模有樣。

「BOSS不能丟了,先爆了BOSS,再爆那臭娘們!」火眼會長也很快加入到BOSS戰之中,他們都為了BOSS的戰利品,放棄了暫時的鬥爭,畢竟現在內亂的話,下場只會是都成為BOSS腳下的亡魂,只有先集體爆了BOSS,搶完了戰利品再互相算帳,才不會吃虧。

這筆帳誰都會算。

白髮少女依舊寒著臉蛋就那麼望著他們打BOSS,她也不出手,甚至一動不動的站著,那頭如同初雪般的秀髮輕輕飄蕩在空氣之中,顯得清麗至極。

蒼小穹和醉藍藍剛來到石像後面,就看到BOSS發威的一幕,接著只看見火眼的人和某個女玩家罵了一輪,然後飛躍和火眼的人就一起打起了BOSS戰,這一切實在是太詭異了。

而且那女玩家的聲音,對於蒼小穹而言似乎有點熟悉,於是他透過石像看了一眼,這一眼,卻讓他愣在了那。

那是…軒轅凜凜?

她怎麼會在這兒。

她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對此蒼小穹百思不得其解。

「大哥…大哥?」醉藍藍看到蒼小穹在發獃,連忙搖了幾下。

蒼小穹這才回過神來:「恩?怎麼了。」

「大哥你怎麼了,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醉藍藍疑惑道。

蒼小穹很快理清了頭緒,先看了一眼BOSS,只見在飛躍和火眼的配合之下,BOSS的血條已經下降到了70%的位置,這赫然是只不算太強的BOSS,但其實也很強了,估計是三星BOSS。

「有便宜不佔非好漢,他們都不是什麼好公會,等他們打得差不多了,咱們就可以出手幫忙打,最後分一杯羹!」蒼小穹理所當然道。

醉藍藍倒是臉蛋微微一紅:「額…大哥,這好像是搶BOSS耶,貌似不太好。」

「額,那好吧,那就等他們都走掉之後,咱們做自己該做的……」

「啊?那我們只能放棄這隻BOSS了嗎。」

「不是你說的搶BOSS不好嘛。」

「可是…可是…能不能和他們商量一下,一起打,然後平均分配戰利品?」

「你覺得他們有可能那麼順理成章嗎。」蒼小穹無語,這丫頭太天真了。

醉藍藍嘟長了小嘴,最後憋出了一句:「也是…他們都不是什麼好人,都是壞蛋,果然還是大哥有見地,那咱們還是用搶的吧!」

「……別說得好像我很壞的感覺嘛。」

「嘻嘻。」

閑扯了一會,幾分鐘之後,這隻BOSS的血已經過半了,蒼小穹看在眼裡,同時他也在不停的留意著軒轅凜凜,只見她依然沒有絲毫動作,說了一句:「三星BOSS一般都有一個全屏攻擊技能,我們最好在BOSS施放過後再出去。」

「恩恩。」醉藍藍乖巧點頭。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赫然可見BOSS的血氣逐漸在下降,到目前為止已經下降到了30%左右的位置了,在中途蒼小穹還潛行上前去看了看BOSS的資料。

【天魔薩斯】(三星BOSS)(七惡魔之一天魔)

等級:40

攻擊:630-700

防禦:220

生命:80000

技能:腐蝕,濺射血液腐蝕目標。

技能:死亡浪潮,發出衝擊波攻擊群體敵人。

技能:黑暗直視,利用目光遠距離攻擊一個目標,有35%的幾率爆擊。

技能:寄生體召喚,召喚出寄生體協助戰鬥。

技能:天魔亂舞,散發所有黑暗力量,進行一頓暗屬性瘋狂亂舞攻擊,摧毀一切。

介紹:遠古七大惡魔之一,稱號天魔,因不明原因力量被封印,后寄生體為它收集到了部分力量而復活,目前只能發揮出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

…… 天魔薩斯的屬性果然強大,跟之前的巨魔差不多,甚至還要厲害一些。

但,巨魔究竟是過去式的BOSS了,在火眼和飛躍兩批人馬的合理夾擊之下,它的血氣避免不了的殘了。

就在這時,忽然!軒轅凜凜曼妙的身姿一動,那一頭如雪般的長發在空氣中飄逸開來,說時遲那時快,她已經投身到了戰鬥之中。

「操,那娘們過來了。」

「怎麼辦,老大?」幾個火眼公會的成員著急道。

「居然想打戰利品的主意?沒門!」火眼公會的會長怒罵一句,接著在隊伍頻道里說:「先不管她,老子就不信她還敢主動攻擊我們,沒了我們,這裡誰也拿不下BOSS!等BOSS死的一瞬間,你們去攔住所有人,哪怕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我負責收割戰利品!」

林雪落的美好生活 「好的!」

「老大英明!」

飛躍那邊的幾個人也留意到那個白髮少女投身加入到了BOSS戰中,而且她的攻擊方式很獨特,居然是劍搭弦上發射出去,每一記攻擊居然都能打出來破千點傷害!

一個三連射,居然爆出來3000點以上的傷害,這女人太恐怖了!

「切,真是出門不幸。」飛躍巔峰是個刺客,他已經後退了幾步,進入了潛行。

飛躍英魂通過隊伍頻道里道:「先集中打BOSS,飛躍巔峰你負責潛行盯著那女人,她敢有什麼異動,立即幹掉她。」

「OK。」飛躍巔峰應答一聲。

至於蒼小穹這邊,醉藍藍看到那個白髮大姐姐加入了戰鬥,BOSS的血氣也馬上見底了,不禁著急的說:「大哥…我們…還不出去嗎?」

蒼小穹看著BOSS的血氣越來越少,但全屏大招就是沒放出來,難道來不及放就要先死了嗎。

「走,咱們也過去。」

意識到等不及了,蒼小穹也抽身走了出去。

結果BOSS似乎選好了時機似的,忽然雙手朝天,雙腳著地,一頓強烈的黑暗波動從它身上散發開來,並且伴隨著一條系統提示。

「叮~!」

系統提示:「天魔薩斯準備使用天魔亂舞,請玩家們注意。」

……

「操,牧師快給我奶滿血!」飛躍霸主大喝一聲。

火眼會長一咬牙:「你…你們繼續頂著,拚死它!我先退出去躲躲,放心,戰利品少不了你們的!」

軒轅凜凜冰寒的臉蛋一凜,倒是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繼續張弓不停的射出劍。

蒼小穹一把拉住了醉藍藍,道:「你在這石像後面躲躲,這裡應該沒有問題,我出去,等BOSS大招完了,你再出來攻擊,如果萬一我死了…你記得多搶點戰利品,把我的一份也搶上啊!」

「啊,大哥!」醉藍藍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她的大哥已經進入了潛行,像支箭般沖了出去。

BOSS的血氣越來越少,到現在已經剩下一絲血了,然而它的大招似乎也隨時都會降臨。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瞬間!

天魔薩斯雙手徒然長出了兩道足足兩米長的爪子!然後就是一頓瘋狂亂舞!

爪子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伴隨著強烈的黑暗波動,洗滌著現場所有玩家。

蒼小穹已經直接激活了鐵壁效果,開啟了疾速打擊,盡量湊近BOSS,這樣才會搶戰利品。

刷刷刷刷刷,無數道黑暗波動隨著天魔那兩米長的爪子橫飛出去,一波又一波,火眼那幾個成員除了會長以外,全都死在了這些浪波之中,每一道浪波在他們頭上都飛起破千的傷害數字,兩道浪波就能擊殺他們。

而飛躍公會這邊,飛躍霸主這個狂戰似乎加了很多體力,那血條看起來約莫有2500點以上,在後面的幾個牧師的奶血之下,一時半刻都倒不下去,但很快,他身後的同夥逐一死去,到最後,就剩下他最後一個站在那了,連之前潛行的飛躍巔峰也避免不了掛了。

天魔亂舞足足持續了數秒才開始消停下來,蒼小穹即使頂著鐵壁的60%減傷效果,依舊避免不了般殘了血,他肯著強力恢復葯,進入了刀劍模式,一擊又一擊的不停划落在BOSS身上。

如同你的吻,緘默我的脣 剛放過大招的BOSS似乎進入了虛弱期,暫時沒什麼舉動,它似乎也知道自己離死不遠了。

在混亂中,居然沒多少人留意到蒼小穹這個忽然殺出的人物,因為BOSS現在的血條已經絲得不能再絲,誰都盯著血條看,誰還有空管別的!

最後,蒼小穹憑藉著螺旋亂舞收掉了BOSS最後一擊,下一刻,這隻不可一世的天魔BOSS,毅然的倒塌下去。

「呀啊哈哈哈哈!戰利品都是勞資的啦!」飛躍霸主大呼大叫了起來,並且伸手就往BOSS倒下的地方撈,因為他離BOSS一直都是最接近的,當然,還有蒼小穹。

結果軒轅凜凜目光一閃,直接一招飛劍擊退將他射退了幾碼,還將他那本來的殘血打成了絲血。

「日!」飛躍霸主恨恨不已,這時另一個身影從石像里跑了出來,赫然是剛才脫離的火眼會長!

「歇去吧!」他一出來,直接一個劍氣外泄技能幹死了飛躍霸主,他是個劍士,劍氣外泄這個遠程技能赫然是個專門用來收人頭的技能,傷害不高,勝在速度快。

飛躍霸主氣得鼻孔冒煙,但無論他再氣,依舊避免不了筆直的倒了下去。

「恩?你這傻吊什麼時候冒出來的!」火眼會長終於發現了蒼小穹,但他沒多管,而是一個勁的朝戰利品沖了上去。

結果中途被軒轅凜凜要害射擊+三連射,一瞬間在他頭上跳起了一片傷害數字,居然瞬間要了他這個劍士95%以上的血!幾乎要了他的命,嚇得他當即站住不敢跑了。

軒轅凜凜根本不急著去搶戰利品,而是誰接近戰利品,她就射殺誰,當她看到還有一個憑空出現的男子站在戰利品旁的時候,她也直接抬起弓就射出了一箭。





「621」

傷害數字在蒼小穹頭上飛起,本來就殘血的蒼小穹避免不了倒下了。

當軒轅凜凜看清楚那個男子的面貌時,竟然閃過一瞬錯愕和難過,自己居然殺了他……

吱吱吱吱吱吱!

從另一個方向,一條粗壯的雷蛇橫掃而過,直接掃在軒轅凜凜身上,這一擊她是可以躲過的,但蒼小穹的死讓她心思有點混亂,遲疑了一會,就已經挨上了。

「1875」一個恐怖的傷害數字在她頭上飛起,她怎麼想都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一擊打空所有血氣,下一刻,伴隨著那一頭雪白的秀髮,倒了下去。

醉藍藍看到她的大哥被殺的瞬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過量集中+四級雷光束直接打在軒轅凜凜身上,當場秒殺了她。

火眼會長還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發現自己身邊的人都死光了,幸福來的太突然,他連忙就開始收割起了戰利品,可都沒等他來的及出手,一把匕首已經透過了他的後背,將他那絲血帶走。

「草…」帶著不甘的撕喊一句,他倒了下去,站在他屍體上的,赫然是蒼小穹。

剛才被軒轅凜凜射死的,只是替身罷了。

「你不得好死,你居然暗算勞資,日!」化成靈魂狀態的火眼會長都不願意回城,繼續在那漫罵著。

就在這時,驚人的一幕上演了,只見軒轅凜凜身邊帶著的是一隻長著蝴蝶翅膀的寵物,在主人死後,它化成光融入了她的屍體,隨即軒轅凜凜就在光華中帶著半管血重生,那一頭如雪般的長發在光芒中格外皎潔。

「靠,復活了,復活得好,趕緊射死這王八!」在地上已經是靈魂狀態的火眼會長看到白髮少女復活了,居然叫囂了起來,在他眼裡,都是這個臭小子壞了自己的好事,就算自己得不到戰利品,便宜了美女也比便宜這臭小子好。

可是復活后的軒轅凜凜只是站著不動,望著蒼小穹,蒼小穹也望著她,兩人就怎麼對視著。

醉藍藍想吟唱第二記魔法,被蒼小穹阻止了。

「哎?大…大哥?」醉藍藍非常不解。

軒轅凜凜一攏那如雪秀髮,目光如水:「沒想到是你…」

蒼小穹苦笑:「別來無恙?」

「你管不著…」

「……」

看著他們倆居然好像老朋友見面一樣對話起來,無論是火眼會長還是醉藍藍都看呆了,火眼會長自知再留下來也只是丟人現眼,最後直接回城去了。

「哼…為什麼會是你,為什麼…啊啊啊…」軒轅凜凜抓抓頭髮,那雪白的頭髮被她抓得有些凌亂。

蒼小穹無語道:「我正想說呢,其實這裡還是我們先來的。」

「才不是,姐姐我凌晨就來過了,否則以為我怎麼準備好一隻寄生體引出天魔的~?」

「你是凌晨幾點來的?」

「恩…大概3,4點吧。」

「哈哈,那不好意思!我昨晚1點不到就已經踏入這個薩斯古城了!」

軒轅凜凜鼓起臉蛋道:「為什麼每次我都能遇到你這個壞蛋壞我好事呢?」

蒼小穹非常無語:「這話該我說吧,每次都是你忽然跳出來跟我分享本該全都屬於我的東西…」

「那…那個。」正當他們倆鬥嘴之時,一個嬌嫩好聽的聲音插了進來。

兩人都當即轉頭望向她這個可人的小MM。 醉藍藍苦苦一笑,輕聲說著:「這位姐姐,和大哥是朋友吧?如果只是為了戰利品的話,何必傷了和氣呢,咱們平均分了怎麼樣?大不了我不要,都讓給你們~」

這話一出,無論是蒼小穹還是軒轅凜凜都無話可說。

尤其是軒轅凜凜,人家本來就兩個人,就算要開打也不見得打不過,這小妹妹卻說到自己不要,把東西讓給你們倆分的地步了,自己要是還執著的話,也未免有點太過了。

「唔…那好吧,看在小妹妹的份上,咱們攤分!」軒轅凜凜叉著小腰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