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你怎麼樣了?堅持住啊!」李凡看著臉色蒼白的李大康,心裏面滿滿的自責。

他按照奈良的命令把那個藥劑打入體內后,原本被封印的暗神便被放了出來,而李凡的靈魂直接被擠到了一個小角落裡。

若不是李凡意志力堅強,他便已經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剛剛李大康所做的一切他都看在眼裡,尤其是當李大康替他抗下九道天雷的時候,李凡感覺自己的靈魂都燃燒起來了。

他拼了命的想要奪回自己身體的控制權,可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李大康替自己抗下所有的傷害。

「我沒事,我就是有些累了,想歇一會兒。」李大康看著恢復正常的李凡,十分欣慰的笑了一下,說完這番話后他便頭一歪昏死了過去。

李凡抱著他的身體又內疚又心疼,若不是因為他,李大康壓根就不用解除封印,也不用替自己抗下天雷。

也是因為他,才害的自己身邊的人一次又一次陷入危險當中。

而每一次當他們面臨危難的時候,李凡在一旁只能無能為力看著。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落下了兩道金光。兩個穿著金色衣袍,渾身發光的人從天而降,落在了李凡跟李大康跟前。

「是他嗎?」其中一個留著及腰長發的男人看著李凡懷裡的李大康,面無表情的看著另一個頭戴冠帽的男人問道。

「嗯,是他。」頭戴冠帽的男人翻了翻手中的一本冊子,然後又看了李大康幾眼,點頭答道。

李凡聽著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心裡生出無盡的恐慌。死死地將李大康抱住,一臉戒備的看著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你們要幹什麼?」

李凡的直覺告訴他自己,眼前的這兩個人是要帶李大康走的。

聽見李凡的話后,長發男子淡淡的撇了他一眼,態度十分的高傲和不屑。並沒有回答李凡的問題,而是繼續扭頭看著冠帽男問道。

「這個人剛剛也渡劫了,是不是要一起帶走?」

冠帽男盯著李凡看了幾秒鐘,然後又在那本冊子上翻了一通,最終搖了搖頭。

「這個人的情況十分特殊,而且他體內還有那傢伙存在,暫時先不用帶他走了。」

「哦。」聽了冠帽男的回答后,長發男子面無表情的應了一聲,然後便彎腰想要將李凡懷裡的李大康帶走。

李凡看他朝自己伸過手來,圈著李大康的手臂又縮緊了幾分。

「你別過來!休想帶走我爸爸!」

長發男子見李凡反抗,一對好看的柳葉眉微微皺了皺。然後李凡也沒有看清楚他的動作,只感覺自己臉上似乎有一片羽毛刷過,再然後他便渾身無力的癱倒在了地上。

把李凡弄倒以後,長發男子像變魔術一樣,竟然直接把昏迷的李大康漂浮在了半空中,隨後緩緩的那兩道光柱走去。

「別走!不要走!」看著離自己越來越遠的李大康,李凡聲音嘶啞的哀求道。

「他原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我們已經多給了他十幾年的時間,是時候要帶他走了。」

走在後面的冠帽男聽見李凡的話後腳步頓了頓,然後頭也不回的留下了這樣幾句話。

「不!」儘管心中十分的不甘,可李凡卻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兩個人把李大康帶走,看著自己的父親消失在了光柱里。

李大康他們走後沒多久,李凡便發現自己恢復了行動能力。他瞬間從地上爬了起來,追著天空中那幾乎快要消失的光柱飛去。

但這一切都是徒勞,李大康已經沒辦法再回到這個世界上來了。

「老大?!你怎麼樣了?李叔呢?他怎麼沒跟你在一起?」

拉斐爾把秦雨菲他們送去醫院以後,便又馬不停蹄的往回趕。但是他趕到現場的時候,戰鬥已經結束了。

李凡十分頹廢的跪倒在一片狼藉中,而李大康卻不見蹤影。

「拉斐爾,你殺了我吧!殺了我所有事情就都結束了!殺了我吧!」

聽見拉斐爾的聲音后,李凡突然情緒十分激動的抓著他的胳膊吼道。

他的話下了拉菲爾一大跳,心中頓時生出一股不祥的感覺。「老大,你在說什麼胡話!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快告訴我啊!」

李凡這樣的情況讓拉菲爾心中十分的不安,暗暗猜測,難不成在剛剛的那場戰鬥中,李大康輸了?

這不可能啊!李大康怎麼可能會輸呢!

「走了,他們把我爸帶走了……都是因為我,如果不是我的話,我爸也不用解開封印,平安也不會因為我受牽連。拉斐爾,你讓我死吧,我死了這一切就都結束了。」

李凡現在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帶走李大康的畫面,他原本以為自己的實力已經夠強悍了,可是在那兩個人面前卻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這樣的巨大打擊再加上原本就滿腔的愧疚之情,徹底摧垮了李凡的意志力。他此時滿腦子都想著去死,覺得是自己拖累了大家。

拉斐爾雖然不明白李凡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至少他說的是李大康被帶走了,而不是其他的噩耗。

只要人還在,那就還有希望。

「老大,李叔他只是被帶走了而已,沒事的,我們可以去把他找回來啊!你振作一點,現在李叔不在了,你就是我們的主心骨。如果連你都垮了,那我們就真的完了!」

拉斐爾抓著李凡的肩膀,大聲的對他喊道。

可是此時的李凡已經自動把外界的聲音給屏蔽掉了,可以說現在的他完全喪失了思考的能力,情緒已經徹底崩潰。

「回不來了,那些人太強了,我們打不過他們的。拉斐爾,我爸他回不來了。這一切都是我的錯,都怪我……」

李凡兩眼無神的看著拉菲爾,兩道清淚從他的眼角滑落,拉斐爾看著他這幅樣子是又心疼又氣憤。

這不是他認識的李凡,也不是他所崇拜的老大。

他認識的李凡永遠都是意氣風發的,從不言敗的,怎麼可能會說出這種自暴自棄的話呢?

「李凡!你他媽給我振作一點!李叔他救你回來,不是為了讓你尋短見的!如果你這樣死了,那李叔做的這一切就都白費了!」

「苗姨她需要你,兩個大嫂需要你,小少爺需要你!你這個樣子,怎麼對得起李叔和犧牲了的兄弟們?!」

為了讓李凡清醒過來,拉斐爾咬了咬牙,抬手一巴掌善在了他的臉上。

挨拉菲爾這一巴掌后,李凡的眼神閃了閃,雖然還沒有完全恢復神智,卻也不在跟剛剛一樣發狂了。

「老大!你不能垮掉啊!我們大家都需要你!你想想苗姨,李叔被帶走了,苗姨是最痛苦最難過的人,如果她再失去你這個兒子,你讓她怎麼活?」

「還有兩個大嫂,她們已經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你難道忍心把她們丟下嗎?小少爺他還這麼小,你要是不在了,他怎麼辦?」

見李凡有所反應,拉斐爾趕緊趁熱打鐵,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話。不斷的拿苗翠,秦雨菲她們來刺激著李凡。

果不其然,在聽到他的這一番話后,李凡的眼神總算恢復了清明。

李凡眨了眨眼睛,將淚水擦乾,看著拉斐爾扯出一抹堅強又苦澀的笑容。

「拉斐爾,謝謝你。我已經沒事了,我不會再說這樣的蠢話了。我爸他還沒死呢,他只不過是去了另一個界面的世界而已,總有一天我會把他帶回來的!」

李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在拉斐爾的攙扶下從地上站了起來,眼神是從未有過的堅定。 「對!老大你就該這樣想!咱們肯定能把李叔給帶回來的!」

見李凡重新振作了起來,拉菲爾懸著的心這才放下。這李凡要是真有個什麼三長兩短,那可真的就要天下大亂了。

「雨菲她們呢?怎麼樣了?查出奈良給平安體內注射的是什麼東西了嗎?」

找回理智的李凡頭一個想到的便是秦雨菲跟楊瓊他們,抓著拉菲爾的手眉頭緊皺的問道。

可是拉菲爾將秦雨菲他們送到醫院后,扭頭便趕了回來,他也不知道醫院那邊現在具體是什麼情況。

「老大,放心吧,小少爺福大命大,他肯定不會有事的。」

現在這個樣子,拉菲爾只能往好處想了。

「該死的!可惜那畜生死了,否則我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想到自己兒子遭受的那些苦難,李凡恨得牙直痒痒。看著地上已經成為一具乾屍的奈良,眼睛直冒火光。抬腳對著他用力的補上了幾腳,然後才覺得消了點氣。

這人死不能復生,說再多也沒用了。李凡發現了一通過後,趕緊跟著拉菲爾往醫院跑。

而此時醫院這邊情況卻並不樂觀,平安在來的路上就已經出現了一些不良的反應。原本雪白的皮膚變成了紫紅色,眼睛緊閉著,呼吸十分急促。

任憑楊瓊他們怎麼呼喚,小平安一點反應都沒有。到了醫院便直接送進了搶救室里,直到現在也沒個消息出來。

「雨菲姐,我好害怕啊!你說、平安他、他會不會……」

楊瓊無力的靠在秦雨菲的懷裡,聲音顫抖得厲害,後面的話她都不敢說出口,生怕自己會一語成鑒。

秦雨菲看著淚流滿面的楊瓊,心裡是同樣的焦急和無助。雖然小平安不是她的孩子,可不是親生卻勝似親生。要知道從楊瓊懷孕到生產,一直都是秦雨菲在陪護著。

她對平安的愛一點也不比楊瓊的少,如果平安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別說是楊瓊了,秦雨菲估計都沒有辦法接受。

「不許說這些胡話,平安他肯定不會有事的!我們的平安打娘胎里便經歷了風雨,這點小事他肯定能扛過去的!」

秦雨菲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搶救室的門口,整個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雨菲,小瓊!」就在此時,李凡跟拉菲爾也趕到了醫院。當李凡看到搶救室門口緊緊抱作一團的兩個女人時,慌忙跑過去將她們摟進了懷裡。

「李凡!」原本一直強忍著淚水的秦雨菲在見到李凡的那一瞬間,頓時淚如雨下,靠在他的肩膀上無聲的哭泣著。

天知道當李凡變成暗神之後她有多麼的害怕,可是她僅剩的理智告訴她要堅強,要冷靜,不能給李凡添麻煩。

「李凡哥!怎麼辦啊!寶寶他、他會不會有事啊?」楊瓊也彷彿瞬間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雙手緊緊的環住李凡的腰,滿臉驚恐的詢問道。

李凡看著她們兩個,心裡別提多心疼了,摟著秦雨菲跟楊瓊的手又緊了幾分。抬頭望了一眼搶救室,語氣堅定的說。

「放心,平安他肯定不會有事的!」

有了李凡的肯定回答后,兩個女人的情緒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又過了半個小時,一個穿著無菌服的護士突然從搶救室里走出來。這個護士神情有些焦慮,看著李凡他們幾個皺著眉頭說道。

「你們誰是病人的家屬?麻煩過來一下。」

聽見這個護士的話后,李凡他們趕緊手忙腳亂的跑了過去。

「我是我是,我是寶寶的媽媽。護士,我寶寶現在怎麼樣了?」

楊瓊第1個衝到了護士身邊,一把抓住護士的胳膊急切的詢問道。

「我是孩子的父親,護士,請問我家的孩子現在情況如何?」

李凡在一邊攙扶著楊瓊,生怕她走太快摔倒了。將她扶穩后,這才抬頭說道。

護士先是看了李凡跟楊瓊一眼,然後微微嘆了口氣,臉上帶著一絲歉意的說道。

「孩子的情況並不樂觀,目前出現了腎臟衰竭的現象。我們發現他體內有著近百種病毒,根本無從下手。所以你們還是做好最糟糕的打算。」

作為一個醫護人員,護士其實並不願意跟病人的家屬說這樣的話。他們肯定是希望送來這裡的每一個病人,都能夠平安無事。

可是這次的情況實在是太糟糕了,他在醫院裡呆了近20年的時間,從來沒有遇見過體內同時擁有上百種病毒的病人,而且還是這樣一個可愛的小寶寶。

真是天殺的,誰這麼狠心竟然對這麼小的孩子下手呢?

「不!不要!」從聽到護士的話后,慘叫了一聲直接兩眼一翻暈倒在秦雨菲的懷裡。

要知道平安可是她懷胎10月,打了無數保胎針,吃了無數安胎藥才生下來的孩子啊!

原本以為從此以後平安便能夠平安無事順遂一生了,可誰知道現在又出了這樣的事情。

老天爺真是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要讓他的孩子小小年紀便遭這麼多的罪過!

李凡聽了這番話以後,但是覺得雙腿有些無力,那不是一盤的拉斐爾及時扶住了他,李凡怕是要跌坐在地上。

「不,這不可能。我還沒有好好的跟這個孩子相處過呢,他才一個多月啊!我還沒有聽見他喊我爸爸,我還沒有教他學會走路,他怎麼可能就這樣離開我呢?我絕對不允許!」

李大康的離開對李凡的打擊已經夠大了,現在又告訴他平安很可能也保不住,這讓他如何接受得了呢?

護士看著一臉痛苦的李凡他們,雖然很心痛,但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雖然搶救室里的孩子很可憐,可人各有天命,是生是死早就有了定數。見慣了無數生死的他,心裏面已經麻木了。

「這是病危通知書,麻煩你們誰簽一下。」護士將一張病危通知書遞到李凡跟前說道。

「不!我不簽!我的孩子他怎麼可能會死!你給我讓開!」

看著眼前「病危通知書」這幾個字體,李凡壓抑在心中的憤怒和悲痛瞬間爆發了。

一把將病危通知書搶了過來,發了瘋般的撕成了碎片,然後猛的推開這個護士,徑直的往搶救室里闖。

「唉!你這人怎麼這樣!我們正在搶救呢,你不能進去!」護士被李凡推得猛得一踉蹌,差點摔在地上。穩住身體后趕緊去攔李凡,不讓他進入到搶救室里。

但是作為普通人的他怎麼能攔得住李凡呢,只見李凡的手稍微用力的往後一甩,這個護士便猛的飛了出去,要不是後面的拉斐爾將他接住了,這個護士怕是會丟掉半條命。

「你是誰!人呢?趕緊給我把他轟出去!這裡可是搶救室!你這樣可是會給病人帶來危險的!」

搶救室里的醫生跟護士將李凡突然闖了進來,全都嚇了一跳。緊接著在教室裡面亂成了一鍋粥,那些護士全都撲到李凡的身上,想要將他推出去。

就在這時,那台檢測儀突然響起了警報聲,上面小平安的脈搏和心跳急劇下降。

「快!快進行搶救!」醫生見狀,也不管李凡了,轉身面對小平安開始進行急救。

李凡聽著那刺耳的機械聲音,心中慌得不行。兩條腿都在發抖,手心跟額頭全都布滿了汗水。

此時的醫生完全就是在跟時間賽跑,同時也是在跟死神搶人。

急救過程大約進行了10多分鐘,醫生跟護士全都急切的不行。可是小平安的脈搏和心跳卻沒有任何起色,最終隨著嘟的一聲長響,那兩條原本起伏不定的線突然變成了直線。

李凡雙眼一黑,直接癱倒在地上,腦子裡嗡嗡作響,一雙眼睛空洞的可怕。

滿頭大汗的醫生十分不甘心的看著病床上的小平安,眼底是滿滿的痛心和自責。

「主任,你看這……」站在主治醫生旁邊的副手看著已經沒有了心跳的小平安,猶豫的說道。

「宣布病人死亡時間。」主治醫生10分惋惜的嘆了口氣,抬頭看向了牆上的時鐘。

「下午三點十五分,病人李……」

「你們給老子滾開!不許你們碰他!我的孩子沒有死!他不會死的! 第一凰妃 滾開啊!」

就在副手準備宣布小平安死亡消息的時候,坐在地上的李凡突然發了瘋一樣將醫護人員給推開,衝到手術台旁邊,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小平安。

「這位家長,請你節哀。我知道失去這個孩子你很痛心,但你跟你的夫人都還年輕,想開一點。」

雖然主治醫生被李凡推的跌倒在地上,可是他卻沒有責怪李凡的意思,反倒走到李凡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