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什麼?」靳景行冷臉冷聲道,「他就是我的一個勤務兵。」

靳仰止薄唇微勾,「是嗎?那我不打擾你休息了,晚安。」

本來想多透露兩句,不過既然他說只是勤務兵,那自己就沒必要多說了。

靳景行餘光看到房門關了,低垂的長睫掠起,目光再次落在手機上明暗不定。

顧簡,顧家……

事情好像在逐漸偏離自己的掌控,就連仰止都看出來了嗎?

忍不住抬手捏了捏眉心,嘆了一口氣,整個人倒在床上,又一次的整夜無眠。

————

顧老的八十大壽就在顧家別墅舉辦的,顧家的子女,支系都過來祝賀顧老爺子,也想在老爺子面前露個臉,畢竟老爺子雖然退下了,但是在京城的地位還是很高的。

顧簡為了不讓顧老起疑,特意戴了一頂齊耳的假髮,整了個空氣劉海,化妝,穿著顧城給她買的最新一季的高定禮服,陪在顧老的身邊。

幾個兒子,兒媳婦再忙都趕回來了,孫子老二顧瀟森,老三顧城,老四顧知意,都回來了,唯獨長孫顧嚴是踩著壽宴開始的時間點回來。

顧嚴的父親臉拉的老長,責備道:「這混賬小子,每次都要一家人等,真是太不像話了。」

顧老知道顧嚴繁忙,所以也沒有多做苛責,雖然已經是八十歲的高齡,精神抖擻,眼睛炯炯有神,「顧嚴現在是顧將了,工作忙是正常的,你這個做父親也要多諒解。」

顧嚴的父親點頭應和,「爸您說的沒錯,不過今天是您的壽辰,他應該早點回來。」

「沒事。」顧老寬容道,「回來也是陪我這個老頭子無聊,他忙就是了,再說我有乖小五陪。」

說著扭頭看身邊乖巧的孫女,眼神里滿滿的寵愛。

顧簡摟住他的手臂,賣乖道:「就是,有我在家,大哥回來也爭不了寵。」

一家人都被她給逗笑了,顧二的母親直誇讚顧簡最孝順,昨晚就趕回來陪爺爺。

顧家與其他豪門名門不同,顧老雖然三個兒子,卻從小都被教育的正直善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從不會有什麼勾心鬥角,就連娶的幾個兒媳婦那也是書香門第,個個知書達理,妯娌之間相處的也非常和睦,對於顧簡這個唯一的女孩,更是疼愛有加。

傭人通報顧嚴回來了,顧嚴走進來的時候身邊除了有他的夫人,還有一個熟悉的身影。

坐在顧老身邊的顧簡看到那一抹身影時,腦子轟的一聲后,只剩下蒼茫的一片空白!

整個人都懵了!!

——靳景行!!

大哥怎麼把他給帶來了?

顧簡緊張的心都要從嗓子眼蹦出來了,掌心滲出細細密密的熱汗。

立刻低下頭,不敢去直視靳景行,生怕被他認出來。

顧嚴帶著靳景行走到顧老和顧簡的面前,介紹道:「爺爺,這位是靳景行,我們一起談完事,我就邀請他來參加您的壽宴了。」

顧老銳利的眼神落在靳景行的身上打量。

靳景行面不改色,不卑不吭道,「顧老好,臨時過來打擾了,倉促間也沒準備壽禮,聽顧嚴兄說您喜歡喝茶就帶了一點茶葉。」

他手裡的拎著的茶葉包裝,從外觀上看就知道價格不便宜。

雖然說是顧嚴臨時邀請他過來,不過他也沒敢隨意,特意打電話給葉微藍,詢問她有沒有什麼好東西送給老人家。

鬼市那邊現在可都是葉微藍罩著,那裡面的東西樁樁件件可都是上了年紀的心頭寶。

葉微藍特意讓五爺去尋的上等茶葉,不比特供的茶葉差。

顧老掃了一眼,滿意的點頭,「不錯,不錯,有心了。」

頓了一下,扭頭道:「小五,幫爺爺收下吧。」

一直低著頭努力想要降低存在感的顧簡突然被點名,一瞬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後背都僵住了,手腳冰涼,無法動彈。

「小五?」顧老又叫了一聲。

顧簡知道自己不能再裝死下去了,硬著頭皮起身,步伐沉重的上前……

「景行,我給你介紹一下……」顧嚴看到她走過來,輕聲開口。

顧簡呼吸頓時一滯,抬起的雙手都在顫抖……

卧槽!大哥究竟想做什麼?

靳景行順著顧嚴的目光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孩,齊耳的短髮,穿著漂亮的裙子,低著頭像是很內向害羞的樣子。

「這是我們顧家的掌上明珠——顧小五。」

隨著顧嚴的聲音落地,顧簡懸空的心也緩緩落地,她多怕大哥說出顧簡兩個字啊。

靳景行將茶葉遞到顧簡的手中,禮貌又生疏的說了一句謝謝,眸光就看向別處,像是在尋找什麼。

顧家二夫人,顧城的母親打趣道,「我們家小五今天是怎麼了?平日里可沒這麼嬌羞呀。」

剛準備回到座位上的顧簡頭皮再次發麻,心頭哀嚎:二伯母,求你別說了,再說我就真的要掉馬甲了!!

顧城看到顧簡的緊張,起身就摟住了她的肩膀,擋住靳景行的視線,鳳眸不屑的掃了一眼靳景行,接母親的話,「媽,今天可是爺爺的壽辰,小五敢皮么?不怕三叔拿鞭子抽她啊。」

顧簡的父親笑,「我哪敢!這小皮猴有爸撐腰,我可不敢動她。」

顧老輕哼,寵溺的語氣道:「小五就是我的命根子,你們誰都別想欺負她。」

顧家的人都笑作一團,你一句我一句的調侃。

撒旦殘情:豪門抵債品 靳景行倒沒聽他們說什麼,眸光不動聲色的在整個大廳,心裡很是不解……

那孩子不是說要參加爺爺的壽宴嗎?

怎麼沒看到他人。

靳景行怎麼會想到,他特意過來想看到的少年,此刻正穿著精美的小禮物站在他的跟前,忐忑不安,心慌意亂。

賓客都到齊了,壽宴正式開始。

顧老是非常傳統的人,所以壽宴都是按照他的喜好,採用中餐的形式。

顧簡因為受顧老疼愛,被拉到主桌,坐在顧老的身邊,而靳景行是顧嚴邀請的貴賓,也被邀請到主桌,坐在顧嚴的身邊,剛好是在顧簡的斜對面,只要稍微抬頭就能看到他。

顧簡在心裡把顧嚴罵的狗血淋頭,乖巧的坐在顧老的身邊,頭都不敢抬。

顧父坐在她的另外一邊,見她和平常不太一樣,關心道:「閨女,怎麼了?」

顧簡扭頭看向他,搖頭,「爸,我沒事……」

「那就多吃點啊,瞧你瘦的。」顧父一邊心疼,一邊給她夾菜,嘴上忍不住埋怨,「這個顧嚴真是的,把你弄隊里磨鍊什麼,好好的女孩子家吃那種苦。」

「爸,是我自己想去鍛煉的,不關大哥的事。」雖然顧嚴把靳景行弄來了,嚇的她小心臟都要停了,她還是很講義氣的沒讓大哥背鍋。

顧父知道他們兄妹感情好,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催促她多吃點,別太瘦了,看著心疼。

顧簡點頭,眼神偷偷的看向斜對面。

靳景行跟顧嚴低聲說話,眼神根本就沒往她這邊瞟過一次。

顧簡心裡悲喜交集,不知滋味。

靳景行眸光掃了其他幾個桌子,坐的都是顧家的旁支的人,依然沒看到那孩子的身影。

終究沒忍住詢問身邊的顧嚴。

顧嚴瞥了一眼對面的顧簡,聲音平靜道:「那孩子昨晚喝多了,又吃壞肚子,一整天都在房間休息,回頭傭人會把晚餐送到她房間的。」

靳景行聽完他的解釋,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畢竟自己是客人,不能主動說去房間看他的話,一來唐突,二來他和顧簡的關係也不合適。

既然是顧老的壽宴,自然是每個人都要給壽星敬酒,說敬酒詞。

按照輩分,先是長子,然後下面是長孫等等……

靳景行是坐在主桌,所以比旁支要先敬酒,這邊剛敬完坐下,顧嚴就開口,「小五,就你沒有給爺爺敬酒了。」

顧簡右眼皮跳了跳,心頭吐槽:大哥,你今天是跟我過不去了是嗎?

她端起面前的紅酒,起身道:「爺爺,小五在這裡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當然,每一年生日小五都會陪你一起過。」

顧老笑著點頭,「好好好,快坐下,我的小五最乖,最有孝心了。」

顧家小四忍不住吃味道:「爺爺最疼小五,小五就算是一句話不說,爺爺都會高興的合不攏嘴。」

顧老掃了他一眼,「我就是疼小五不疼你,怎麼著吧!」

顧知意:「……」爺爺,你真是一點面子都不給我啊!

顧簡喝了一口紅酒就坐下了,旁支的人也陸續走過來祝賀老爺子。

本來沒靳景行什麼事,結果顧城端起酒杯,鳳眸似笑非笑的看向他,「靳中將,久仰大名,我敬你一杯,先干為敬!」

靳景行劍眉微蹙,還沒想明白他的「久仰大名」從何和說起,只見顧城的酒杯已經空了。

在場所有女性的杯子不是紅酒就是果汁,而男士統一都是高濃度的白酒。

顧城這喝法……顯然是來者不善。 顧城已經全乾了,靳景行不喝或者只喝一點都不合適,必須全乾,這是酒桌上的規矩。

靳景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顧城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笑,給二哥四弟遞了個眼神。

顧家二少顧瀟笙意會,端起酒杯對靳景行道:「歡迎靳中將來顧家做客,既然是大哥的朋友,那以後要常來。」

話畢,一飲而盡。

靳景行反應再遲鈍也看得出來這顧城對自己有偏見,連帶著顧家其他的兄弟也是在刻意刁難自己。

只是礙於酒桌上的規矩,他不得不又喝下一整杯白酒。

這酒杯剛放下,顧家四少顧知意也端起酒杯,「大哥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來,這杯敬朋友!」

雖然顧知意是搞藝術的,但是氣質一點也不溫雅,倒與顧城品性相投,都是外放愛玩鬧的主。

靳景行也沒多說什麼,端起剛被倒滿的酒杯,再次飲盡。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老爺子那邊,沒有人留意他們這邊的情況,可顧簡的注意力全程都在靳景行的身上。

看到他被二哥三哥四哥灌酒,心急如焚,忍不住抬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顧城。

顧城假裝沒看到拿起酒瓶倒酒。

顧簡又瞪向顧瀟笙,眼神警告:二哥,你們別太過份了。

顧瀟笙是搞學術的,身上自帶文人的氣息,滿滿的書生卷氣,只不過……

他們兄弟四個人,向來是少數服從多數,眼下老三老四都站在同一戰線,他自然不能站在他們的對立面,更何況……

人是大哥帶來的,大哥沒表態,顯然是默許老三老四這樣做的。

所以他對顧簡愛莫能助的笑了笑。

顧簡要崩潰了,哀求的眼神又看向了顧嚴……

顧嚴像是沒看見,任由顧城他們三個輪流灌靳景行酒。

靳景行心頭也清楚,沒有顧嚴的默許,他們不敢這樣做,所以只能一杯又一杯的認罰般喝下肚。

顧簡看到他喝的眼睛都紅了,直接急了,手裡一直捏著的筷子「啪」的一下子拍在了桌子上。

所有人都被她這一舉動給嚇一跳,連喝酒的靳景行也忍不住終於看向這位顧家的掌上明珠。

小姑娘一整晚都默不作聲,低眉順眼的,以為是內向,沒想到脾氣還挺大的。

「怎麼了?」顧簡在他面前拍筷子,顧老也絲毫不生氣,反而關切的問:「誰惹小五生氣了?」

顧簡反應過來,看到靳景行正在看向自己這邊,連忙撇過頭不跟他有正面的對視。

「爺爺,沒事……我就是有點事想問問三哥!」顧簡眼神如刀子一般xiuxiu的射向顧城。

「什麼事啊?」顧老問。

「沒什麼大事。」顧簡面對爺爺露出乖巧的笑容,「爺爺,您先吃著,我跟三哥出去下,很快就回來。」

顧老見她不肯說,也就不問了,隨孩子們去。

「三哥,出來。」顧簡扔下一句話,頭也不回的走向後院。

顧城跟顧嚴對視一眼后,喝完酒杯里的酒,放下酒杯準備起身。

顧城的母親不放心的叮囑道:「你別欺負小五!」

雖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什麼事,可看小五那樣,顯然是被自己的兒子給惹急眼了。

老爺子一向最疼小五,要真把小五欺負狠了,跟老爺子告狀,城兒可是要吃鞭子的。

顧城輕笑,「放心吧,媽!小五可是爺爺的心頭肉,我哪敢。」

三夫人點頭,示意他去吧。

顧嚴給靳景行倒酒,聲音沉靜,「我家這個小五打小被寵壞了,別見怪。」

靳景行搖頭,「不會,女孩子都會嬌寵一些,我妹妹……」

聲音頓住,想到無憂,心頭湧上了無限的悵然若失。

無憂在世的時候,他這個做大哥的也沒怎麼關心過她,想來實在慚愧和遺憾。

顧嚴聽說過靳家的一些事,也知道靳家四小姐死於一場婚禮上的爆炸,拍了拍他的肩膀,「都過去了,你要不嫌棄,認我家小五當個乾妹妹也行。」

「顧嚴兄又說笑了。」顧家的明珠,豈是他能高攀的!

只是喝了太多酒,頭有點暈,靳景行壓低聲音道:「抱歉,我想去一下洗手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