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留到這最後的果然都是強者啊。」

「快看,那傢伙一心二用。」有人指著榮天成的地方說道。

只見著榮天成的兩手齊齊的震動,之後一隻左手一直都在控制著丹火,但是右手在捏訣控制的時候,那上方的草藥也都是井然有序的進入鼎中。

「嗡嗡!」

妖精的夥伴 藍金鼎上,彷彿是有著一層藍金色的光芒在閃爍一般,與這天際中的瑰麗顏色,相互的映襯,說不出的美麗和動人。

「這種可怕的控制力,就算是一般的四品丹藥師都比不了吧?」

而這個時候,還有兩個沒有動,那就是凌天賜和司空金隅,他們兩人都彷彿是入定了一般,周身的氣勢,都彷彿是已經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那兩個傢伙不會是怕了吧?」

「噓,這種境界很奇妙,並不是一般的丹藥師能夠遇到的。看來那個司空金隅不簡單啊。」

「我真是越來越好奇了,這凌天賜究竟是誰生的怪胎。修武一途驚人也就算了,這煉丹一途也這麼變態?」

「鬼知道了,誰不定,別人就是萬中無一的先靈脈。」

「好吧,這麼想來,似乎也只有這種解釋。」

然而,就在這所有人都猜測和議論的時候,這凌天賜和司空金隅兩人,那眼眸突然睜眼,在這奇妙的夜空中,就像是兩盞天燈一般。

凌天賜和司空金隅兩者同時站起來,動作幾乎都是一致,然後就直接的用自己強大的火焰開始加持鼎爐。

要知道他們兩人可是冥想時間最長的,現如今卻是見到這兩人的動作簡直就像是翻飛一般。一旁的西門子、西門雪、黃藝馨和榮天成都是流露出詫異之色。

「起。」凌天賜的一手控制著丹火的強弱,另外的一隻手卻是如閃電般的彈出去,然後這周圍好幾種材料就直接的被一團火焰所包裹著。

「嘶……這傢伙。」那高台上的老傢伙們都不淡定了,想不到凌天賜會來這麼一手。

「我的天,快看那個司空金隅。」

眾人的視線從這凌天賜無比絢麗的一幕,又轉移到了司空金隅的那一邊來。

丹火在黑柃鼎下燃燒,而這司空金隅就像剛才的凌天賜一般,竟然是短時間的彈射出三道火焰。而這三道火焰都掌控到了妙到毫顛的地步了。

一邊控制著丹火,煉製著這鼎爐中的草藥,一邊用右手捏訣,熔煉三種草藥。這已經極為接近一心三用的地步了。

「這次真的算是賭對了。」那三位白髮老者都是激動的拉著自己的鬍子說道,絲毫不覺得痛。

兩邊的動作,可謂是行雲流水,只是一瞬間就已經趕上了這前面的幾人,而到了此時此刻,黃藝馨終於是支撐不住,第一爐草藥就這樣的炸毀了。

她嘆息一聲,但是表情輕鬆,這樣的結果對於她來說已經很滿意了,就連那些裁判組的人,都對她流露出很是贊同的微笑。

對於黃藝馨的率先出局,可以說,沒有出乎任何的意料之外。現在只剩下五人了。

西門子和西門雪不愧為先動手的人,現在依舊是領先這凌天賜他們三人。但是現在所有人都緊張的幾乎是要窒息了。

因為現在他們都才看到,這真正的操控技術是怎麼一回事。這無比絢爛的手法,絕對是他們聞所未聞的。

凌天賜絲毫沒有緊張,甚至是他現在都感覺到不到這另外四個人的波動。這種狀態頗為的奇妙,他再次的進入,也是有些不可思議。

但是,這西門子幾人似乎並沒有進入這種狀態,因為他們現在都還感知著其餘的人的動作以及進態。

「練。」凌天賜不急不緩,反正靈控感知足夠強大,現在還不是展現一心三用的時候。而且這五十多種草藥的煉製,一旦是其中一個步驟搞混了,那麼這第一爐差不多就泡湯了。

而到了這個時候,任何一點差錯,就會導致這個煉製失敗。

「砰!」

出乎意料的是,這次最先爆炸的竟然是那個榮天成,他算是這五人中,不上也不下的一個,所以,他的第一爐失敗,顯然是有些出乎意外。

不過,這第一爐失敗,他還有一次機會,而是在調整了一番之後,再次的開始煉製。

而不過是半刻鐘的時間,這西門子的也炸了,儘管大傢伙都有準備,但是心中還是不免一陣惋惜。

「真是想不到,這才開始沒有多久,兩人就炸了一爐。」

其餘的人的都是十分贊同的點點,帶著幾分期待的看下去。

「砰!」

鼎爐再次的炸開,這次竟然不是那最開始的西門雪,而是凌天賜,都已經是差不多要開始融合這些草藥了,居然炸了。

「這……」姜峰等人都很著急,想不到凌天賜會炸爐這麼早。

「我的天,凌天賜居然率先炸爐了,這不可思議啊。」

「是啊,居然是他先炸爐了。」

顯然有很多的人都無發相信,這一直來都是處於穩贏狀態的凌天賜會失手。

凌天賜則是淡然一笑,他並沒有太多的擔心,這第一爐他已經很小心了,但是的確是有一處沒有控制好,炸了也不稀奇,但是他終於是明白了這其中的至關重要的一點。

所以,當這恢復之後,再次的開始煉製,一點都不影響他的心情。

不過,這次老天似乎是在他們開玩笑,這凌天賜的第一爐毀了才沒有一分鐘,這西門子的鼎爐中,也是一陣輕微的響動,頓時就將所有凝神屏氣的人都嚇了一跳。

對此,西門子只是微微的皺眉,並且還是準備這第二爐的煉製,畢竟這種東西煉製,第一爐是絕對無法煉製成功的。

「天哪,這西門子也失敗了。現在似乎就只有這西門雪和司空金隅了吧?」那些來自各方的會長人物,都忍不住激動。

「是啊,這兩人真是天才啊,就是不知道能夠堅持多久。」

「若是他們一次性通過,最好,不然,他們接下來煉製第二爐的時間,可就是大打折扣了。」

就在這眾人還在議論紛紛的時候,這西門雪的鼎爐中,居然也是不合時宜的響動了一下。頓時這些剛才還誇獎西門雪的人,臉上頓時就流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

就連四品、五品丹藥師都有些力竭的丹藥,他們這些三品丹藥師要是一次性煉製,那絕對就是整個大陸上的妖孽人物了。

這些老者究竟是什麼目的,那就只有他們自己才清楚了,也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這所謂的比賽,究竟是怎麼去評判。

「砰!」

終於,這最後一個人的鼎爐也是炸了一下,不用懷疑,這司空金隅是這次在第一爐煉製中,走的過程最遠的一個。 而這接下來的第二爐就是手底下見真章的時候了,只見那西門子和西門雪十分颯爽的一抖衣袖,頓時這衣袖竟然像是有人自動他們裁剪了一般。

那手臂流露出來,竟然是讓無數的女性都為之黯然失色,這丹藥師的肌膚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想比的。常年在丹藥的香氣中呆著,身體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

這兩人的手法幾乎都是一致的,但是,卻頗為的有經驗。

「一心兩用?」這兩人居然在三品的時候就已經運用的如此透徹了?

隨著兩人手法的展示,這第二爐的煉製顯然是比這第一爐的煉製,要快的多,很多人都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

那西門子和西門雪兩兄弟,不愧為有著名鼎的人,這一刻的手法,全然不是那之前所能夠相比的。

絢爛的青色,在這夜晚,顯得十分的美麗。那懸浮在鼎爐上方的一團團藥液,在這夜晚的寒流中,始終都保持著一定的恆溫。

榮天成的眼神中,居然是有著藍金色的光暈在跳躍著,那一刻,他渾身迸發出無比絢爛的藍金色光芒。

只見他的手臂震動,頓時就給人一種極為震撼的一幕。那明明是只有兩隻手的人,此刻就給展現的是第三隻手,而且這煉丹的速度,絕對是之前的幾倍。

「這……散葉千金手?」那一個個都是吃驚的站起來,無比驚恐的看著榮天成的展示。

長台上的老者門,一個個也都是大驚失色,眼神中帶著濃濃的驚喜之色的看著榮天成。這一次的比賽,他們覺得是在是太有意義了。

一下子見到了這麼多強大之人的後輩,而且看著模樣,似乎都還是有著很深的造詣,也就是說,只要這些小傢伙不出現意外,那麼以後一定是名動大陸的人物。

「想不到啊,他的弟子居然也將他的絕學學到了。」

「是啊,這可是了不得的技能。看來這最後的結果,還真的是懸啊。」

當然,目前這西門子、西門雪以及榮天成都展示了極為可怕的手段和天賦,他們這些其餘的人都在期待著,這剩下的兩人,是不是也有著震驚的手段使用出來。

但是,他們兩人似乎是要註定讓大家都是失望了。因為現在凌天賜依舊是用最為平常的手法,來一次性的煉製這些草藥。

而這司空金隅也是只有動用了一次一心二用的這種情況強大天賦技能,之後,就和凌天賜一樣,手段平平,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出彩。

可以說,這司空金隅本來就是最後一個開始煉製第二爐的,現在又如此之慢,若是不出意外,他就是最後一名。

倒是凌天賜,現在已經被這其餘的三人反超了,所以,他算是倒數第二名了。但是對此凌天賜卻是毫不在意,甚至是沒有往心裡去。

五十多種藥材,要全部煉製出來,並不是需要很高的天賦,只要是一般的二品丹藥師都能夠煉製。但是關鍵就在於後面的融合步驟,一步走錯,基本上是沒有戲了。

所以,凌天賜在一邊煉製的時候,一邊在詳細的整理這最後的步驟,那怕是一個小地方有問題,他都是需要再次的推敲。如此一來,這前面本來就沒有壓力,他又有著足夠的時間來驗算後面。

五十多種藥材全部熔煉完成,這西門子、西門雪以及榮天成他們都已經開始了關鍵的融合步驟。這已經是融合了一多半。

而現在凌天賜才剛開始融合,至於這司空金隅都還在熔煉最後的幾株藥草。這樣的差距,幾乎是已經註定了最後的結局。

姜峰等人的手都緊握在一起,他們不得不擔心,畢竟凌天賜的年紀太小了,做到這一步也不容易了,接下來他能夠達到哪一步,可以都說是奇迹了。

然而,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這最後結果的出來,融合是關鍵的一步,而融合之後就是塑丹。

這個天香金玲丹可不是那麼好煉製的,否則這種丹藥也不會是如此之少見了。

「咦?」然而,就在這眾人都已經開始將這轉移到司空金隅的身上的時候,這傢伙突然是變化了。

不算是太明顯的黑金色的光芒,瞬間爆發,那煊赫的氣勢驟然一變,他的眼神中彷彿都有著兩道黑金色的光芒在跳躍著。那神情從未有過的專註。

「終於是到了這一步了。」他喃喃自語,沒有注意到任何人,心中全無雜念。

「轟——」

彷彿間,這一股強橫的氣勢瞬間的席捲而來,宛如潮水一般,使得這西門子三人都是一震,不可思議的看了過來。

那兩手之間,耀眼的黑金色漩渦懸浮在他的頭頂之上。然後一隻手下垂,開始極力的控制丹火的輸出。而這右手則是控制著鼎爐。

但是這黑金色的漩渦中,彷彿也是有著鼎爐一樣的效果一般,那周圍的藥液居然也開始匯聚過來,開始了極為可怕的融合之路。

「懸列融訣!」

這些老頭子一個個吹鬍子瞪眼睛的看著那司空金隅的手法,不由得大為震動。

那些不知道的人,頓時一個個脾氣不好,開始咒罵。

每一次別人都動用一下技能,你都要吃驚一下,偏偏又不解釋,這算個毛?有本事你還解釋一般這些技能有多麼厲害啊?

可以說,現在的看客們都對這幾個評委是半點好感都沒有,畢竟七老八十了,還這麼不淡定。

當然,他們若是知道這其中的手法寓意著什麼,那麼他們也就不會這麼的淡定了,畢竟這種事情太過於恐怖了一點。

這西門子和西門雪自然是震驚的不知道說些什麼,他們兩人雖然是極為的不凡,但是和這榮天成以及司空金隅來比較,那似乎就差的有些遠了。

現在他們的唯一心思就是放在了這凌天賜的身上,希望這傢伙沒有什麼恐怖的傳承出現。

似乎上天並不是怎麼照顧這兩位兄弟,凌天賜看到這司空金隅也是在瞬間開始反超了,心中也是無奈的一次苦笑了,不知道這次暴露之後,蘇老會不會責怪自己?

最後,還是無奈的搖頭,算了吧,他們就算是知道了蘇老,也不會將自己怎麼樣。

「起。」凌天賜就給出了答案,可謂是,他的手法更為的奇特,甚至是這次直觀的給出一種極為震撼的感覺。

那左手竟然是已經鬆開了,沒有控制丹火的輸出,而這丹火卻是依舊噴射出來。維持著一種十分玄妙的狀態,使之不會出現波動。

而他的雙手,就像是千手觀音一般,不斷的揮動,一道道玄目的光華,攝入了鼎爐之中。

「我的媽,這特么的是怎麼做到啊?」

「天哪,這傢伙居然是不用手來操控。」

「這就是靈空感知的強大嗎?丹火是什麼控制的?兩手在操控,這鼎爐中又在煉製。」

「我的天,這是怪物啊,這怎麼有這麼強大的靈控感知?」

「一……心三用?」一個個白鬍子老頭在也坐不住了,都站起了身來,愣愣的注視著那凌天賜的身影。

「小小年紀,怎麼可能是有著一心三用的天賦?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啊。」

「就連一般的五品丹藥師,似乎都還只是觸摸到那個門檻啊。這小子現在就已經達到四品了,怎麼可能。」

幾乎是所有的丹藥師都不淡定了,一心三用,五品丹藥師,已具備開啟了資格了,但是真的領悟,卻是要到六品丹藥師的境界才有可能。

如今,這凌天賜一心三用,控制丹火,可謂是分毫不差;煉製鼎爐中的草藥,絲毫的不誤。另外這雙手之上的融合,也是絲毫不差。

這一心三用對於靈控感知也是一項極為強大的考驗,最起碼現在所有人的心都揪緊了。這種事情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啊。

強烈的心神衝擊,使得著西門子和西門雪心神震動,他們知道這一關,他們是過不去了。兩聲響動,這鼎爐中炸開的藥液,意味著他們兩人正式的失敗了。

接下來,這裡就只是剩下了三位了,榮天成、司空金隅和凌天賜了。

但是,總體上的感覺而言,這凌天賜帶給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多了,雖然是落在了最後,但是大傢伙都知道,只要是有了一心三用,在最後的關鍵時候,這個無疑是勝出最大的一方。

但,縱然是如此,這榮天成和司空金隅都沒有絲毫的動心,依舊是在融合著丹藥的煉製。

只不過,大傢伙現在的都驚呆了,這凌天賜的手法比起他們兩人來,顯得更加的迷幻。而且這強大的靈控感知,使得他們這些老一輩的都不得不汗顏。

他們都在猜測,這凌天賜究竟是誰教導出來的弟子,怎麼有這樣恐怖的天賜?如此驚人的手法,足以和當今這大陸上,譽為最年輕的丹藥師相匹敵了。

畢竟在這般年紀達到了如此驚人的程度,這絕對是罕見的。也不知道這兩人到時候碰撞,會有怎樣的火花爆發出來。

「嗖嗖。」

這一團團的藥液幾乎是在瞬間就被凌天賜控制起來,最後全部投入到了這鼎爐之中,血魔鼎的強大,凌天賜是根本不需要擔心,因為這血魔鼎實在是太詭異了。

現在他才發現,原來當自己的靈控感知足夠強大之後,這丫的居然還會吸收一部分過去,而當每次煉丹的時候,這傢伙就會多一份控制,難怪每次的成丹率都高出不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