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毒不食子。」

聽著謝辭一句一句的話,元長歡唇角揚起笑意,越聽越高興。

「你知道就好,所以不能不要他們,必須要。」

元長歡將謝辭的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語調堅定而果決,「謝辭,他們肯定跟渺渺一樣堅強,而且更乖。」

「你瞧瞧自從我懷孕開始,就沒有孕吐,除了小腹太大,導致小腿腫脹之外,沒有任何其他的不妥,這說明他們心疼我這個娘親,到時候生產之時,他們定然也會順順利利的出來。」

謝辭定定的看著元長歡,聽到她清亮的聲音,最後輕撫一下她的手背,低笑到,「好,我相信你。」

「不對,是相信他們。」

謝辭剛想要說相信他們的時候。

掌心陡然被踢了一下。

這是他第一次感覺到他們的動靜,抬眸驚喜的看向元長歡,「娘子,他們……」

元長歡早就習慣了胎動,但是每次動的時候,都是趁著謝辭不在的時候,元長歡有時候都以為他們不待見謝辭這個親爹呢。

倒是沒想到,這個時候才跟他打招呼。

而且是三下。

元長歡眼眸帶笑,「他們三個跟爹爹打招呼呢,真的好乖啊,寶寶們。」

「踢你,你會疼嗎?」

謝辭沉靜下來,問道、

他最擔心的還是元長歡,擔心她好不好。

元長歡習慣了謝辭以自己為先,微微搖頭,雖然會有點疼,但是相較於感受到他們的存在,這點根本算不了什麼。

「不疼,一定都不疼,他們跟我打招呼呢,怎麼會踢疼了我。」元長歡一臉真誠的回道,想要讓謝辭知道孩子們真的很乖。

謝辭生性寡淡,她不願意未來看到謝辭跟孩子們關係也疏離,因此,要在這個時候,給孩子們刷存在感。

刷好感。

試圖讓他們先建立友好的父子父女關係。

聽到元長歡的話,謝辭唇角勾起一個弧度,「如果他們敢踢疼了,等他們出來,就讓渺渺教訓他們。」

「怎麼還讓渺渺教訓。」元長歡忍不住笑出聲。

渺渺任務豈不是很艱巨,若是她沒有猜錯的話,自家兒子是想要在弟弟妹妹面前樹立一個特別好哥哥的形象。

怎麼可能去教訓他們。

想想就覺得謝辭想太多。

不可能的事情。

見自家娘子不相信自己的話,謝辭在她耳邊低聲道,「都說嚴父慈母,或者嚴母慈父,可為夫就想要跟娘子在一起,那麼他們的教育問題,就交給渺渺這個哥哥吧。」

總歸渺渺這娃兒特別早熟,帶三個孩子長大,應該沒什麼問題。

等孩子們出聲,渺渺也要六歲了。

不知為何,元長歡竟然覺得謝辭這個主意很好。

三個孩子,若是他們養的話,一定很累,若自家兒子來分擔一下……

元長歡瞬間也將心思打到了自家兒子身上。

「可是,渺渺還是個孩子……」 謝辭搖頭,「渺渺天生自帶靈力,無論是心智,還是功夫,都更甚於十歲孩童。」

「而且有靈力加持,他成長的速度極快。」

他也不是虐待兒子的父親,自然是知曉自家兒子可以,才要將這三個小麻煩丟給兒子。

沒錯,在謝辭心裡,這三個小東西,都是阻礙他與娘子相親相愛的小混蛋。

還沒出生,就欺負他們娘親,甚至阻擋他與娘親抱抱。

等生出來,果斷丟給兒子。

想到到時候會有兒子幫自己分擔,元長歡也略略鬆口氣,「有親人的照料會更好。」

「而且他們兄弟兄妹要是關係因此而變得很好,也不錯。」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嗯。」

於是乎。

夫妻兩個在沒有商量謝元渺的情況下,直接將娃兒決定丟給他照顧。

沒錯,謝元渺後來就是在伺候娃子的過程中長大了。

一直到弱冠之年,才鬆口氣。

當然,這是未來的事情。

現在謝元渺正與自家表哥蹲在牆頭,看著外面人來人往,特別嚴肅的嘆息一聲。

旁邊元承寧看著謝元渺,奇怪道,「喵喵,你怎麼突然嘆氣啊?」

「是不是有什麼煩心的事情,可以跟表哥說說。」

元承寧如今也要八歲了,自然更是懂事了,是個小小少年了。

脫離了孩童的長相,皮相也出來了,像極了元長歡。

面容精緻的跟女孩似的。

只是蹙著眉頭,像是個小老頭。

也未能弱化他精緻的容顏。

長大后,絕對有一個禍害少女心的風流相。

然而,現在只是個為弟弟發愁的好表哥。

謝元渺蹲在地上,又深深的嘆息一聲,「寧寧哥哥,我很快就要有三個弟弟或者妹妹了。」

「那很好啊,你怕不能照顧他們嗎,我可以幫你的,他們也是我的弟弟妹妹。」元承寧很是主動道。

誰知,謝元渺看了眼自家表哥,又是深深嘆息,「寧哥哥,你不懂。」

無辜的撓頭,元承寧不知道自家表弟到底什麼意思,但依舊穩重道,「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說,說出來,咱們才能想法子解決是不是?」

頗有大哥哥的風範。

聽元承寧這麼一說,謝元渺也覺得是這樣,於是乎,便點點頭,「好,那我告訴你,如果是三個弟弟妹妹,那我不知道該喜歡哪一個。」

「萬一我只喜歡妹妹,弟弟們吃醋怎麼辦?」

「萬一三個都是弟弟怎麼辦?」

「哎,好煩哦。」

小小年紀,頗為惆悵。

迎著落日,餘暉斜斜的照耀在他身上,越發顯得這小小的身影寂寥。

元承寧從牆頭站起來,看著謝元渺那個落寞的小身影,特別正經的想到,「如果你不喜歡弟弟,那我去喜歡不就行了。」

「不是不喜歡弟弟。」謝元渺否定道,「我就是……」更想要軟綿綿的妹妹而已。

元承寧卻開口道,「可是,我覺得弟弟也很好啊,如果都是弟弟,那你們家就有四個男子漢了,可以更好的保護姑姑啊。」

「如果都是妹妹,那你以後要一個人保護三個妹妹,還要保護姑姑,都沒人給你分擔,所以你看,有弟弟也不錯啊。」 聽元承寧這麼一說,嗯???

謝元渺還真覺得自己被說服了,粉雕玉琢的小臉上出現了深思之色。

而後起身,特別一本正色的拍了拍謝元渺的肩膀,「表哥不愧是表哥,你說的太對了!」

真是令他茅廁頓開。

元承寧無奈的給他糾正,「是茅塞頓開。」

「不是茅廁頓開,喵喵,你最近是不是又逃學了,這是新課程的。」

一聽這話,謝元渺有些心虛。

「也沒有逃學,就是早點提前回去看娘親。」謝元渺躍下牆頭,「啊呀,不跟寧哥哥說了,喵喵要去照顧娘親了,寧哥哥明日見。」

說著,便從牆頭消失了身影。

依舊站在牆頭上的元承寧無奈一笑。

哎,弟弟還是小孩子心性,到時候怎麼照顧小弟弟小妹妹。

不行,等到姑姑生產之後,他要去幫忙才行。

做了決定的元承寧也翻身而下。

將近幾尺的高牆,元承寧輕而易舉的落地無聲。

牆對面是行止軒。

而另外一面是榮遠候府的桃花林。

之前是謝辭與元長歡相見的簡單,而現在是元承寧與謝元渺見得輕鬆。

自從知道了這裡他們就不用繞路從門口進入之後,元承寧與謝元渺每次都在這裡約見。

快要成為他們的神秘基地了。

而元長歡與謝辭,元長卿與風錦月雖然知道他們的小秘密,卻也沒有阻攔他們見面。

畢竟是自小一起長大的兄弟,怎麼能被他們這些大人阻攔見面呢。

兄弟關係越好,他們就越是喜聞樂見。

這邊,謝元渺回去之後,便見自家爹爹正握著自家娘親的手,一起放在弟弟妹妹身上。

謝元渺連忙撲過來,「爹爹,娘親!」

「看你熱的,去哪兒玩了?」元長歡拿出帕子遞給謝辭,「給他擦擦。」

謝辭順手將帕子遞給自家兒子,「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對不對,渺渺?」

早就習慣了自家爹爹的套路,渺渺完全沒有生氣,反而自然的接過,「剛才跟寧寧哥哥聊天了。」

「聊天,你們兩個小傢伙有什麼可聊的?」元長歡聽到他們學著大人那種談事的口吻聊天,想想就覺得好笑。

被自家娘親嘲笑了???

謝元渺很是不服,一本正色的看向元長歡,「娘親你先別笑,我跟寧寧哥哥聊得可是很嚴肅的話題。」

元長歡真的很想知道,兩個小傢伙能聊出什麼嚴肅話題。

於是輕咳一聲,笑道,「好,那你跟娘親說說,你們說了什麼?」

謝元渺此時已經擦乾了汗水,其實也沒有多少汗,就是額角潮濕了一點。

看著娘親的肚子,謝元渺坐上床榻,「渺渺在想,萬一裡面沒有妹妹怎麼辦。」

「然後寧寧哥哥跟我說,如果都是弟弟才好,這樣我們家裡就有四個男子漢保護娘親了。」謝元渺抬眸看向元長歡,「娘親需要我們保護。」

「胡說八道。」謝辭將自家兒子拎起來,沉聲道,「誰說是四個保護你娘親,分明是五個,還有爹爹呢。」 看著父子兩個對視,元長歡抿唇笑,「你那麼認真做什麼,看把渺渺都嚇懵了。」

誰知道,渺渺沒有懵。

而是特別振奮道,「對啊,還有爹爹啊,如果是三個妹妹,那麼我就可以跟爹爹一起保護娘親跟妹妹們了。」

「那我就不用擔心保護不過來了!」

「還是爹爹聰明。」

說著,就那麼就著謝辭拎起他的這個姿勢,一把抱住謝辭的脖子,很是興奮的蹭了蹭。

現在換成元長歡懵逼了,怎麼自家兒子不按常理出牌,應該是這樣的嗎???

這不對吧。

兒子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難道不該是父子兩個為了這個事情打一架嗎?

謝辭有毒!

元長歡頗為震驚的看著謝辭,他真是變態起來,連兒子都欺負。

看著元長歡這副模樣,謝辭摸了摸自家兒子的頭,唇角染上笑意,「自然,等你長大了,比爹爹還聰明。」

「渺渺努力跟爹爹學習!」

謝元渺捏緊小拳頭,一本正經道。

看著自家兒子被他爹忽悠成這樣,元長歡覺得自己簡直沒臉看。

捂住了自己的臉,「你們兩個夠了!」

尤其是謝辭!

「娘親,你累了嗎?」渺渺一臉擔心的看著元長歡,想要給她揉腿。

這段時間,他經常看爹爹給娘親揉腿,也學會了。

軟軟的小手放到元長歡的腿上,小心翼翼的揉著,看得元長歡心中感動不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