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泳腿呢分為四個動作,收,翻,蹬,夾。收的的時候,慢慢收小腿……,翻的時候……,蹬……,夾……。……,等你把這個四個動作做熟練了之後,你就可以收翻蹬夾一起的做,這樣就是一個完整的蛙泳腿。」沈飛說完,然後按著蛙泳腿的順序,然後完整的給楚洛洛做了一個蛙泳腿的正確姿勢。

楚洛洛站在一旁,淺笑盈盈的看著沈飛:「沈教練,你看我這樣做對不對。」

楚洛洛轉身,首先趴在水面漂浮了起來,只見他收腿,翻腿,雙腿蹬夾一用力,整個人就像一個離弦之箭一般便從水面射了出去。

「卧槽!」沈飛忍不住保粗口了,看著一個蹬腿整個人就竄了出去的楚洛洛,沈飛驚得下巴都要掉了。

「這……??這有點太過分了吧!」楚洛洛的僅一個蹬夾腿,身體就朝前面游出了四五米遠,這蹬水的效率也太強了吧?

要知道,沈飛身為教練,雖然不是那種特別專業的,但這麼也算是一個準專業的,他的一次蹬腿最多也就三四米的樣子,這楚洛洛才第一次學蹬腿,然後就游這麼好!這假的吧! 看着這圓鼓鼓的肉團慢慢的從房裏爬了出來,童言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這肉團就像是從人身上切下的肉瘤似的,但是沒有皮,看上去血淋淋的,而且體積足有一個健身球那麼大。這樣的東西,他從未見過,最重要的是,這玩意兒身上的魔氣之強,竟然不下於他見過的幾頭厲害魔獸。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呢?他真的有些不懂了。

不過他倒也沒有太過在意這個,阿修羅道也是個世界,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在這裏同樣適用。與其糾結這個,倒不如儘快打探到神威被關押的地方在哪兒。

收回目光,他直接將這女魔人抱了起來走向假山。爲了不讓女魔人端着的酒菜摔落在地,他的腳步很輕也很穩。

不過一會兒工夫,兩人就擠在了假山的裂縫之中。

“我現在鬆開你,你能做到不亂喊嗎?如果不能,那我只能殺了你。是生是死,你自己選擇!”

女魔人一聽,趕忙點了點頭。

童言見此,這才鬆開了她的嘴巴。

“現在我問,你來回答我。只要你把我想知道的答案告訴我,你就安全了。可以嗎?”

女魔人看了看童言,終於開口道:“你問吧,至少我知道,一定告訴你。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童言沒有繼續板着臉,而是微微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不是壞人,所以,只要你配合,我絕不會傷害你。好了,我開始問了。你知道獵獸團的團長神威嗎?他現在被關押在哪兒?”

女魔人聽此,先是一愣,接着反問道:“你……你想救他嗎?”

童言沒有否認,直接答道:“首先我必須知道他在哪兒,至於能不能救出他,我現在也沒有十足的把握。”

“神威團長是我的恩人,我阿爸阿媽當年上山採摘果子,遇到了魔獸。要不是神威團長及時趕到,他們恐怕已經命喪魔獸之口了。所以,如果你真是想救神威團長的話,我不僅可以告訴你他在哪兒,我還能幫你。”

這倒是個意外發現,看來神威這個獵獸團團長在天魔城還是有不少的擁護者和感恩者的。

“實不相瞞,我之所以來這裏,就是爲了營救他。你或許還不知道,魔獸大軍攻城了,並且在城內見人就殺。如果再不抵抗,天魔城必定生靈塗炭,屍橫遍野。能挽狂瀾於既倒的人只有神威團長,可沒想到,這該死的城主竟然被他給關起來了。非但不讓他領兵迎戰魔獸,還讓獵獸團的將士守在城主府外,替他當擋箭牌。姑娘,如果你的父母還在城中,他們現在恐怕正面臨着生命危險。所以無論如何,你都一定要幫我救出神威團長。只有這樣,城內的百姓纔會有救。把你知道的情況告訴我吧,救人如救火,我不能在這裏停留太久的。”

女魔人聽童言講到天魔城被魔獸攻入,城內百姓危在旦夕,擔憂之色立刻浮現在臉上。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他們會把神威團長給關起來。神威團長現在被關在後院的水籠裏,不僅由十幾個衛兵負責看守,還有兩頭成年的肉魔坐鎮。想救出神威團長,就必須想辦法解決掉那十幾個衛兵和兩頭肉魔,可如果發出聲響,勢必又會引來其他衛兵。所以,救出神威團長實在很難。但我可以幫你對付那兩頭肉魔,至於那些衛兵,就得靠你自己了。”

童言聽此,微微皺眉道:“肉魔?什麼是肉魔?”

女魔人回答道:“肉魔具體是什麼,我其實也不是很清楚。但我聽那些衛兵說過,城主大人有一件寶物,只要用魔獸的肉靠近那寶物,不要多久,魔獸的肉就會變成一個肉球,肉球是活物,給它餵養魔獸的屍體,它就會變得越來越大。直到它長出四肢,裂開大嘴,就算是成年了。到時候這肉魔就將聽命於城主大人,完全按照城主大人的心意行動。總之,這肉魔很厲害,就連四翼魔人都不是一頭肉魔的對手。”

聽女魔人這麼說,童言立刻想到了剛纔他所見到的那個肉球。難不成,那肉球就是所謂的肉魔嗎?或許它還沒有成年,所以並沒有長出四肢和大嘴。那它又是如何進食的呢?那個造就它們的寶物,又是什麼呢?會不會是他一心尋找的那塊神祕石頭呢?

想到這裏,童言突然問道:“姑娘,你可知道那城主的寶物究竟是什麼嗎?”

女魔人想了想道:“具體是什麼,我也不知道。但是城主一直都把它帶在身上,肯定是什麼少見的寶物吧!”

童言輕哦了一聲,然後又道:“那你說你可以對付那兩頭肉魔,你打算用什麼方法對付它們呢?”

女魔人嘿嘿一笑道:“那肉魔就喜歡吃,我只要給它們做點兒吃的,然後在食物裏做點兒手腳,保管它們睡上一整天!”

童言點了點頭,接着微微一笑道:“你真的只是一個城主府的下人嗎?一個普通下人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

女魔人淡淡笑道:“每個人都可能有不同的身份,但我現在的身份就只是一個女僕人。如果你對我表示懷疑,我也沒必要向你解釋太多。因爲信與不信,最後還是得完全取決你自己。”

童言聞此,點頭應道:“你說的沒錯兒,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去,你不想說,我自然也不會勉強。但是我相信你,因爲我覺得你是個好人。”

女魔人聽此,苦笑一聲道:“好人嗎?我也不知道自己還算不算一個好人,但我只想盡我所能的救出神威團長。就算是死,也在所不惜。”

童言隱隱覺得面前的女魔人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她對城主府如此瞭解,絕不可能是偶然聽人說說而已,搞不好,她一直都在暗中調查着城主府。

但她即使這樣做,與童言也並沒有什麼關係,只要她能幫童言救出神威,這就足夠了。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你先去對付那兩頭肉魔吧,我在這裏等你的消息。只要肉魔被放倒,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女魔人笑着點了點頭,隨即端着酒菜走出了假山。

童言看着她離開,沒有閒着,直接盤膝坐了下來。他一直都沒有機會恢復魔氣,若是等會兒要與這城主府的衛兵廝殺,充足的魔氣纔是能否救出神威的關鍵。

而就在他閉上雙眼開始修煉後的沒多大一會兒功夫,他之前所看到的那個肉球竟然出人意料的爬進了假山。更加駭人的是,這肉球一邊向着他慢慢逼近,一邊身體緩緩的向兩邊裂開。

仔細一瞧,天吶,那肉球裂開的縫隙之中竟有排排利齒,難不成,它是把童言當成了獵物嗎? 「沈教練,你看我學得對嗎?」楚洛洛笑看著沈飛。

沈飛感覺到尷尬無比,這還怎麼教啊!學員比教練游得還好:「額,那個,我來教你划手……」

沈飛自閉了!

站在泳池的角落中,看著在泳池裡暢遊起的楚洛洛,這也太打擊人了吧,從下來到現在,整個時間過去還不到十分鐘,楚洛洛就完全學會了游泳,而且從她的動作到速度,無一不是比自己這個才教會她的教練游得還好!這……,這也太沒天理了!

楚洛洛的動作,無疑不是透露出一股專業的氣息,沈飛也不是沒有懷疑過這一點,可如果楚洛洛是專業的游泳運動員那就很矛盾了啊,之前楚洛洛落入雷澤湖可是差點溺死了,如果不是自己跳入水中將它救起來。如果她本來就是游泳運動員,那她怎麼還會溺水了?

這個疑惑一直纏繞在沈飛的心頭,久久揮之不去,沈飛打算等一會楚洛洛游回來之後好好的問一下,也不在乎什麼為啥學員還比教練游得好的事情了。

不過沒等到楚洛洛過來,另外一個人,卻是已經來到了沈飛的身邊,那就是還在泳池玩耍的夏之晴了。夏之晴好像有些生氣的樣子,她眼睛瞪著沈飛:「教練你不是說不遊了么?這麼又下水了?」

沈飛還想著腦海中的疑惑,所以並沒有將夏之晴的表情看在眼中:「我下來教我一個朋友游泳的!」

夏之晴撇著嘴看向水中悠閒遊動著的楚洛洛:「就是那個皮膚細嫩,身材嬌柔的女孩?」

沈飛想也沒有便回到道:「嗯!」

「她是你女朋友?」夏之晴的語氣不善。

「嗯?」沈飛總算好奇的回頭看著滿臉悶悶不樂的夏之晴,忽然大笑道:「你想啥呢?她就是我一個普通的朋友。」

「普通朋友?」夏之晴滿是不信的表情。

剛好這時,楚洛洛圍繞著泳池遊了一圈回來了:「一圈的練習我遊玩了。」楚洛洛對著沈飛說道。

一圈的練習本是沈飛完全不知道教什麼的時候而給楚洛洛出的練習項目,而且一般正常教學中讓學員自己練習一整圈的游泳的時候已經是在教學的後期,也就是學員已經掌握了整體的游泳的時候再會的項目。

所以當楚洛洛再次游回來的時候,夏之晴以為楚洛洛又是沈飛的另一個學員,於是夏之晴在沈飛還未說話的時候,主動的和楚洛洛搭上了話:「你也是小飛哥哥的學員么?」

「小飛哥哥?」楚洛洛調笑的目光看向了沈飛的方向。

「額……,算是吧,這麼啦,小姑娘有啥事嗎?」楚洛洛的語氣中透出一股高冷,生人勿進的寒氣。

面前這個女子這般對著自己說話,這讓夏之晴實為不爽,她心中暗道:「拽什麼拽啊!」

「我剛看了一下你游的動作,好像還不錯嘛,應該是學完了所有課程了,剛好我今天也才學完了所有課,那我們來比一下如何?」夏之晴開始向著楚洛洛下著戰書。

這倒是有趣了,自己居然被挑戰了,而且看著女孩對自己的敵意,顯然好像自己攪進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件之中,楚洛洛用著別有深意的目光對著沈飛看了起來。

夏之晴雖然經過了十節課的學習,並且她自身身體條件以及天賦也是極為不錯,所以十節課下來她的進步是十分的明顯的,基本上如果就以這一個游泳池的人來說,已經算是拔尖的了。不過,沈飛雖然就只看了楚洛洛遊了幾下,但是只要是個懂點游泳的人都能夠輕易的看出,如果光論技術,肯定是楚洛洛更為專業的。

原本沈飛以為,楚洛洛肯定不會接受這種小孩子玩鬧般的比賽,不過沒想到的,在夏之晴剛一說完,楚洛洛便答應了下來。

「好啊!」

這下好了,沈飛想阻止已經是晚了,不過好在這僅僅就是一場游泳比賽,也不會出現什麼大問題,所以沈飛便由得她們去了。

兩人規定了比賽的規則,就以游一百米為標準,誰先到底終點,誰就算贏了。泳池的長度為五十米,所以一百米的距離的話,就剛好是泳池的一圈,兩人來到了泳池邊隨著一聲令下,兩人便開始朝著前方遊了出去了。夏之晴與楚洛洛的游泳水平都算不錯的,不過很明顯楚洛洛的能力更強了一些,只見楚洛洛在一次出發之後連續的在水中打了兩下蝶泳腿,就出發的這一段距離,楚洛洛便將夏之晴甩在了身後。

夏之晴剛一露出頭就看見楚洛洛游到了自己的前面,顯然他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現在是碰到硬茬了,於是夏之晴趕緊更加用力的游,同時不斷地朝著岸邊使著眼色。在夏之晴的眼色之下,只見原本還在岸邊觀看著兩人比賽的幾人忽然都進入到了水中……。

楚洛洛游到了泳池的中間,而夏之晴則已經被她甩了一個身位了,而這種距離還是在楚洛洛並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情況下……。不過正常游著的楚洛洛忽然開始皺起了眉頭來,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正常游泳的泳道,忽然出現了一男一女,他們似乎是一對情侶,現在正在泳池中嬉鬧,這本來在游泳館中是一個很常見的畫面,不過這兩人現在卻剛好擋楚洛洛游進的方向。楚洛洛不得不調整方向,準備朝這一對水中嬉鬧的情侶左邊繞過去。不過就在楚洛洛剛一調整出反向這兩人便移動到了左邊,封鎖住了楚洛洛的去路。楚洛洛無奈,只好放慢了速度,準備朝著兩人的右側繞過去。

然而,楚洛洛剛一做出反應,兩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便又回到了右側,再一次的封鎖了楚洛洛的去路。不得已,楚洛洛只好再次降低速度,不然馬上就要撞上這兩人了,而隨著楚洛洛的兩次降速,原本處於落後位置的夏之晴則找准了機會,一舉超過了被攔下來的楚洛洛,在超過出楚洛洛的時候,夏之晴還不忘得意的朝著楚洛洛笑了笑。

楚洛洛也笑了,面前這兩人,雖然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肯定的這兩人就是來阻礙自己游泳的,可是……,他們顯然低估了自己了,在水中,楚洛洛還不信這兩人能夠攔住自己。

說時遲那時快,楚洛洛忽然猛地開始加速起來了,看她的樣子似乎是準備朝著兩人的方向硬闖過去,兩人嚴陣以待,就差直接明擺著要攔下楚洛洛的樣子了。不過讓這兩人沒有想到的是,楚洛洛加速準備硬闖的勢頭只不過是一個幌子,是個假動作而已,就在楚洛洛即將接近兩人的時候,之間楚洛洛竟然在水中以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調轉了方向朝著兩人的的左側空防地帶,溜了過去。兩人雖然已經提前發現了楚洛洛的舉動,不過奈何水中阻力巨大,兩人在水中的動作極不靈活,所以雖然看見楚洛洛朝著兩人防守的空洞,鑽了過去,但是卻毫無辦法。不過,這畢竟是一百米的比賽,那麼,楚洛洛肯定還得游回來,到時候,肯定要將她攔下來! 繞過這兩人的楚洛洛很快的便追上了超過自己的夏之晴,看著她如此快就趕上自己,夏之晴不僅暗暗的責怪起了自己的兩個手下,都是這麼辦事的!這麼連這麼一個人都攔不下來!夏之晴游到了對岸,轉身開始往回走,轉過來的第一件事便是用這彷彿能夠殺死人的寒冷目光,死死的盯了他們一眼。

感覺到了夏之晴的目光,兩人又是為難又是懼怕,他們只是下定了注意,這次無論如何是一定要將那女孩給攔下來!

不過很可惜的是,在水中的楚洛洛實在是太靈活了,在這個泳池,就彷彿來到了她的領域,只要她想怎麼動就能怎麼動,所以這一次,在楚洛洛已經有了準備之下,兩人的攔截,相比較於上一次顯得更加的沒用。

輕易地越過了兩人的障礙,楚洛洛已經領先了夏之晴兩個身位了,眼看著還在不斷拉開的距離,夏之晴開始有些慌了,她開始胡亂的加快節奏,想通過這種變化來使自己提高速度,追上前邊的女孩。但是,夏之晴畢竟才剛學會游泳,如果只是一般的正常游顯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可是這種在她還沒有完全掌握游泳就開始胡亂的加快節奏,頻率,必然的!這一定是要出問題的。

果然,就在夏之晴,加快了節奏遊了四五下的時候,夏之晴感覺到了自己本身的節奏完全亂掉了,亂掉的節奏已經至使她連續的嗆了兩口水了,而更糟糕的時,這時她忽然意識到了自己的叫好像抽筋了!

兩人比賽的區域位於深水區,而此時楚洛洛失去了前進的動力,水池的深度也不足以令她踩到低換氣休息。再加上之前為了加快節奏而胡亂的划水,完全打亂了自身的節奏。夏之晴畢竟還算是才會有游泳的新手,遇到這種突發的情況,完全的慌亂了手腳,起起沉沉之下,楚洛洛又連續的喝了兩口水了。

「不好!」沈飛雖然一直在岸上但是卻一直關注了水中兩人比賽的情況,眼看著楚洛洛馬上已經要游到終點而夏之晴還在泳池中間的時候,沒想到這時夏之晴卻會突然出現意外。

「救……,救命!」夏之晴溺水了,開始呼喊救命。

沈飛已經來不及多想了,一個跳水出發,一下子就扎進了泳池,然後迅速的朝著楚洛洛落水的方向遊了過去。當時沈飛的頭從水面上露出來的時候,他竟然發現在自己的前面居然也有一個身影在快速的遊動,而且還在不斷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畢竟救人要緊,沈飛也來不急多想而是迅速的朝著夏之晴發位置游過去了。

但是當沈飛到達夏之晴落水的位置時,沈飛這才發現夏之晴已經不再原地了,當他四下尋找是才發現,夏之晴已經被人給救到了岸邊,而那救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已經快游到終點的楚洛洛。

沈飛心中驚訝不已,要知道剛才自己準備去就楚洛洛的時候,可是先跳水出發的,而這時,楚洛洛從剛遊了一圈即將達到終點,她如果這個時候出發,還得加上一個轉身的動作,那速度肯定是要慢自己很多的,可是現在她竟然出現在了自己的前面,搶先一步將夏之晴救到了岸邊,沈飛已經可以斷定了,這傢伙絕對是會游泳的!而且還比自己游得好得多!

心中的疑惑固然還有很多,不過現在首要的問題還是看看夏之晴有沒有什麼事,好在夏之晴溺水也僅僅只是喝了幾口水而已,除了被嚇得不輕身體倒也沒有任何的大礙,見到沈飛過來了,夏之晴趕緊撲過去,將沈飛抱在懷中大聲哭訴道:「嗚嗚……,小飛哥哥,剛才嚇死我了,嗚嗚……,我還以為我要死了!」夏之晴這哭得梨花帶雨,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朝沈飛身上蹭,看這樣子似乎確實是被嚇得不輕啊。

看著夏之晴充滿了小女孩可愛憐憫的小摸樣,沈飛又感到好笑,又感到心疼。與夏之晴相處的這一段時間裡,兩人的關係已經十分的密切了,每次看見夏之晴的時候,夏之晴總會給自己一種妹妹般的親切感,而沈飛呢,也總是忍不住的會從心底心生寵愛。

沈飛不斷地撫摸著夏之晴濕漉漉的小腦袋溫言安慰道:「沒事啦,沒事啦!」

楚洛洛站在一邊,冷漠的看著面前這一幕,她的心中挺不是滋味的,既有自責,也有一種別樣的情緒,輕聲的說了一句:「我去洗澡換衣服了。」然後便消失在了游泳池。

沈飛今天是上的早班,所以下班的時間,是在晚上的六點鐘。四五月的天,再過一會天空也就要漸漸黑了,當沈飛在大廳打卡下班,準備回家的時候,忽然他看見在一邊的休息區上楚洛洛竟然還坐在那裡玩手機。

原本還以為楚洛洛已經遊玩回家了,沒想到竟然還在這個健身房裡的,沈飛朝著楚洛洛的方向走了過去:「誒,你怎麼還沒回家呢?」

聽到沈飛的聲音,楚洛洛抬起頭來看了他一眼,然後他將自己的手機收好,然後放進了背包中,淡淡的說道:「走吧,現在回去。」

!!??

兩人的家的小區完全是挨著的,所以回家的話自然是同一條路線。本來沈飛還以為這楚洛洛是打算等自己一起回家,然後坐她的車一起回去的,這樣畢竟也省下了自己等公交車和擠公交車的麻煩,不過當沈飛黑著一張臉,望著身邊呼嘯而過的一輛輛汽車,以及吹拂起的一陣陣涼風,她不禁在心中暗自嘀咕:「這傢伙是有毛病吧,打算走路回家?」

沈飛的家和自己上班的地方,兩者之間的距離,雖然說不上遠,但肯定也說不上近!如果走路回去的話,至少也得走上一個小時,有著閑工夫,沈飛還不如趕緊回家玩上兩把遊戲呢……,沈飛無語透頂。

兩人一路上無話,跟隨著楚洛洛走了一段時間之後,沈飛總算是忍不住內心的疑問對著楚洛洛好奇的問題:「楚洛洛,你是把車停哪了么?」

楚洛洛頭也不回,依然默默的走著,輕聲的說道:「我沒開車。」

沈飛崩潰:「那我們還真打算走回去?」

楚洛洛停下來腳步,轉過身來,微笑的看著沈飛:「你陪我走走,好么?」

沈飛閉嘴了,因為雖然楚洛洛是面帶著一臉的笑容,可是沈飛還是輕易地就感受到了,楚洛洛的心情低落。也罷,看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反正自己這麼早回去也是沒事幹,漫步回家也沒關係的。 童言此刻緊閉雙眼,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發現這正向自己靠近的肉球。 肉球張開大嘴距離他越來越近,那鋒利的牙齒仿若能將人攔腰咬斷似的。

兩米、一米、半米,肉球終於猛地一口咬向了童言的腦袋。

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童言的全身突然紅光一放,接着肉球剛剛靠近,便被紅光直接撞退了兩米開外。

肉球雖然沒有臉和眼睛,但似乎也覺察到了什麼,只見它閉上嘴巴,轉身就要爬離此地。不過很可惜,它還沒有爬出半米遠,一隻無形之手便將它牢牢的抓在其中,就這麼硬生生的拖了回去。

幾分鐘後,童言這才睜開了雙眼,臉上也隨之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再看那潛入這裏的肉球,好傢伙,已經完全變成了灰炭。

童言嘴角微微翹起,接着開口笑道:“真沒想到,就這麼一個小東西,竟然有這麼強的魔氣。若是能多吸收幾個,說不定我的修爲能夠再有突破。不過這樣已經很好了,消耗的魔氣全部恢復,足夠我救出神威了。現在就看那位姑娘的了,希望她能順利的放倒那兩個肉魔,這樣一來,搭救神威也能容易一些。”

他就這樣在這假山的縫隙裏繼續耐心的等候着,終於他等來了那位好心的姑娘。

時光請不要帶走他 剛剛走到這裏,那女魔人便迫不及待的說道:“英雄,那兩個肉魔已經被我用摻入迷藥的肉給迷倒了。你看看是不是現在就去搭救神威團長?”

童言一聽,立刻開口應道:“好,事不宜遲,我這就去。”

女魔人聽此,猶豫了一下道:“用不用我跟你一起?”

童言搖頭笑道:“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我還要對付那十幾個衛兵,你跟着我太冒險了。還是我自己去,相對安全一些。”

“可是……”看着女魔人慾言又止的樣子,童言當即不解的道:“怎麼了?你想說什麼?”

“我……我想離開這裏,你能帶我走嗎?”

童言聽此,點頭笑道:“當然可以,不過你現在最好留在這兒。等我救了神威,再來這裏帶你離開。好嗎?”

女魔人聞此,趕忙點頭應道:“好,那我等你!”

童言向她笑了笑,沒再多說什麼,直接離開此地,直向着城主府的後院趕去。

想進入後院,要麼翻牆過去,要麼就從那條通往後院的長廊通過。

城主府內戒備森嚴,走長廊未免有些冒險,所以童言決定翻牆。前院和後院之間的牆並沒有外牆那麼高,只要輕輕一躍,就能跳過去。

按理說,前院和後院之間的內牆,應該不會被設置機關,相對應該安全的多。事實的確如此,等童言翻過了牆,也沒有覺察到哪裏不對。

不過這一到後院,他卻一下子有些吃驚。這後院實在太大了,足足趕上兩個前院的面積了。

不僅如此,一個紫銅色的大殿就坐落在這後院之中。在大殿的兩側,還設有稍小一些的偏殿,但都是紫銅色,像極了人間的宮殿,只不過沒有皇宮那麼高大罷了。可就算如此,能在這城主府內見到這樣的建築物,還是讓人有些稍顯震驚的。

所謂的城主,其實跟古時候的諸侯有些相像。雄霸一方,不受管制,自己的府邸無論建成什麼樣,也不會有人怪罪的。

童言盯着這些金碧輝煌的殿宇看了看,這才收回目光尋找關押神威的地方。

那女魔人說的很清楚,神威被關押在水裏的籠子中。既然如此,那一定要到有水的地方找。

這一番找尋之後,他終於看到了一個小湖。這小湖位於後院內的觀景樹之中,周圍是一大片紅色的樹木,以及穿插其中的鮮花紅草。

因爲距離稍遠,所以他只能看個大概。除了這個小湖之外,這後院裏似乎並沒有其他有水的地方了。

不再遲疑,他立刻悄無聲息的向着小湖走去。

有這些高大的樹木作掩護,就算有衛兵在此巡邏,想發現他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幾分鐘後,他便十分順利的靠近了小湖。

然而讓他有些疑惑的是,這小湖的周圍並沒有衛兵把守啊?至於那女魔人所說的肉魔,也根本不見蹤影。

“難道不是這兒?那會在哪兒呢?”

他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就要離開,打算再去其他地方找找看。

可沒想到的是,他這邊剛剛轉身,那平靜的湖面之上竟突然生出層層漣漪,又過了一會兒工夫,湖水整個的沸騰起來,就像是燒開了似的。

那“嘩嘩”的響聲讓童言不自覺的回身去看,緊接着,他竟看到了一個身着紫色長袍的妖異男子從湖水之中慢慢的現出身來。

“不對,這不是人,而是魔獸。又一個化爲人形的魔獸?是這城主養的,還是跟我一樣,也是悄悄潛進來的呢?”

魔獸所變的人和真正的魔人還有很大的不同的,而在童言的眼中,最直觀的區別就是他們身上所攜帶的氣流是不同的。他殺過魔獸,也見過不少魔獸,魔獸的氣流都是紅色發紫,與妖氣的顏色有些接近,但要更深一些,而且呈現波紋狀,而魔人的就不同了,魔人所帶的氣流是鮮紅色,而且是呈現外射狀。

當然,這樣的區別旁人是看不到的。童言的眼睛是萬鬼之厄的,所以能瞧清楚這些。

妖異男子從水中“鑽出來”之後,立刻四下瞧了瞧。

遺愛 他的這一舉動讓童言冷笑不已,如果真是城主府內所養的魔獸,這傢伙又何必如此小心呢?如此看來,他應該跟自己一樣,也是偷偷摸摸的潛進來的。

一個魔獸膽大包天的潛入戒備森嚴的城主府,會是爲了什麼呢?童言很自然的想到了溫蒂所說的那塊石頭,搞不好這魔獸就是衝着那石頭來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他沒有直接現身,而是決定尾隨着這魔獸,看看能不能找到關於那石頭的一點兒線索。

搭救神威當然重要,可尋找石頭也同樣重要。

神威現在應該是安全的,城主如果真的想要他的命,絕不會等到現在。倘若童言能通過這魔獸,從而尋到那塊神祕的石頭,也就無需神威出面,便可以化解天魔城之危了。

但讓他有些無奈的是,還未等他的如意算盤打起來,那魔獸所變的妖異男子便已經發現了他,並且不可思議的瞬間出現在他的面前!

難道這魔獸也會移形換位之術?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在街邊的人行道上,天色已經漸暗,路邊的路燈也發出昏黃的亮光,不過這亮光似乎有些多餘,因為現在天色還未完全黑,所以在沈飛的眼中這燈光亮著似乎就是在浪費能源。

「喂,你是喜歡那樣的女生么?」一直默默走在前頭的楚洛洛忽然朝著沈飛搭話了。

因為背對著沈飛,所以沈飛並不能看出楚洛洛到底是一個這麼樣的表情。

「那樣的女生?什麼樣的?」楚洛洛無厘頭的一句話,讓沈飛有點懵。

「就是剛才你的那個學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