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你不藉助自己家族的力量。能夠在魚龍混雜的中域立足,我們無限山暗中幫了你不少小忙。不過直到你黑毯城入禍之後,我就很少干涉你的命運軌跡。第一個原因,你那時已經成長起來,我只是想要『看電影』,又不是保姆,你的命運自然要由你主宰。而且那時開始,你的命運畫卷變得越來越精彩。我沒理由再浪費精力,而是專心欣賞才對。第二嘛。你那時候已經得到了最原始的『劫界』雛形,某種程度上講,其實已經擁有和我並肩的資格。一個超脫了『世界之脈體系』的劫界之主,想要干涉他的命運,是非常困難的。」

「你果然知道『暴食網路』的事情!」

西撒突然鬆了口氣,自己最大的秘密都被人看穿。他也就釋然了,沒必要則遮遮掩掩掩飾什麼。再說,對方也沒有壞心的意思,貌似一直在幫助自己。再再說,就算自己想反抗。這裡是可是無限山啊!天知道這個上古紀就組建了共濟會的『蠶絲娘』,究竟存在了多久?又累積多麼可怕的力量?再再再說,在知道西撒一切底牌的情況下,還敢把西撒請進卧室,這昭示著絕對的自信。因此,西撒理智的選擇了裝孫子,而非試探性小幅度技術性作死。

「我當初發現你弄出那個『食之巢』的時候,也是非常意外的。不過,我當時就替你封閉了『第七劫』雛形誕生時的波動,否則一旦被天譴主脈檢測到,你就要倒大霉了。」蠶絲娘說道。

「類似的事物很多嗎?」西撒好奇道。

蠶絲娘坐正身體,給自己的寵物貓倒了一杯酒後,回道:「只能說不少。要知道在第一紀元,錫蘭的力量體系紛雜,可謂百花齊放。不過經歷三個紀元的變遷,世界之脈體系最終勝者為王,成為了這個星球的力量體系主流,還能殘喘的只剩下超級體系,只剩血海、天界山等。這些根源,統一被天譴教會被列為『禁忌』,而更多的,則湮沒於歷史中。」

「不過在過去的日子裡,那些試圖研究『禁忌力量』能力者們,經常會搞出一些意外,喚醒某種沉睡的『根源』,接著引發『第七劫』的雛形,並很快被教會抹除掉;但也有成功的例子。比如說你的老師,他成功繼承了『脊鰭古蛇』的力量根源,但卻走上了肉搏的不歸路。」

「而你,無疑是最幸運的一個,藉助破碎的『血海無概念間隙』,建造了屬於自己的『暴食網路』,一個標準的『雛形劫界』,並且脫離了『血海』與『地獄』的窠臼,不受這兩者的控制;甚至在融合『虛病毒』后,進化到了連我也看不明白的地步,非常有潛力!」

「此外,剛剛在東域上演恐怖襲擊中,魔女也藉助『瓶中瞳』的力量,以及『東域主脈網路』,創造了無形無質的詭秘『欲界』;而你的女僕,在繼承天界山第七統領的位置后,也得到了類似的『病毒虛界』。這些都是『第七劫的雛形』,聽起來潛力無窮,但只是類似入害的『能力種子』,想要生長成領域、神性領域、神域、神國,需要海量的資源與機遇才行。」

聽完蠶絲娘的說法,西撒沉默許久,在腦中整理剛才收穫的信息,接著問道:「為什麼要告訴我這麼多?你一直幫我,究竟為了什麼?」

「我說這麼多,只是想表明我的立場,讓你明白我沒有危害你的打算。至於你說我一直在幫你?我倒不這麼認為,你知道我是怎樣的存在嗎?你知道我在追求什麼嗎?」

聽到對方的問題,西撒被噎住了,他還真弄不明白對方的想法與追求,雙方的差距有些大,存在念頭也不同,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自然不能夠很好的相互理解。(未完待續。) 「我喜歡未知命運帶來的那種期待感,我喜歡觀看每一位強者的命運軌跡,我喜歡看一道道『命絲』彼此間的碰撞的畫面,我想要的很多很多……而你,就是我所看中的表演者之一,我幾次幫你,只是避免劇情向著我不喜歡的方向發展。如今的你,已經超脫出了控制,我很欣慰,所以你只要遵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蠶絲娘蒼白的臉頰微微泛紅,眼中露出興奮的神色。

果然又一個病號!西撒心中哀嘆一聲。

不過比起那種控制欲強,把統治世界作為畢生愛好的強迫症患型大boss來說,這種什麼都不管,就喜歡躲在幕後瞎湊熱鬧的混沌中立類型,反而更好打交道一些。

「當然,我在你身上投入這麼多,也是有自己私心的。」蠶絲娘直言不諱,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再不久之後,你將會見到地獄的意志,到時候,我需要你幫我帶一句話。你告訴它,我希望能和它聯手,成為同盟,一同編織錫蘭未來的命運。如果它不樂意,那麼大家就是敵人,我會親手挫敗它的野心。最後嘛,你能走到今天,全靠自己的奮鬥,但我也出了不少力,我希望你未來能夠記住這些,不要和我作對,破壞我的計劃。」

「……」西撒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你看到我要去地獄了?」

「本來沒有,但我安排你去一趟。你早晚都會去那裡的,只有在那裡,才能得到想要的一切答案。我前所未有的期待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會做出怎樣的選擇?」蠶絲娘笑嘻嘻的說道。

「難道我是主角?命運之子?世界之子?」西撒突然興奮的yy起來,不然無限山之主『無限耗油蠶絲娘』不可能這麼重視自己。

「你是個屁的命運之子。這個世界比你重要的角色太多太多了,你只不過我手中最有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你這樣直言不諱真的沒問題?」西撒臉色尷尬的問道,任誰被說成棋子,都會打心底產生抵觸的。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個世界不會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變,所以無論我說不說。都改變不了你是個棋子的實事。」蠶絲娘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露出困惑的神色,「從卡蜜拉開始,你和無限山的糾纏就越來越緊密,你的兩個共鳴體,兩次避開死局,都是我動的手腳,無論你樂意與否,你都和『無限山』糾纏在一起。當然。你和地獄那邊的聯繫更加緊密,你天生就是地獄意志的棋子,所以你的作用很微妙,很少有你這種能夠維繫多方面的奇怪角色,我才會如此期待你的表現。」

「好吧,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只要無視掉今天這段談話,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哪怕沒有麻煩,你也會安排麻煩找上門來。是不是?」

「聰明!不過我已經不打算管你了,我只要靜靜的做個睡美人。安靜的看著就行了。你作死做的太多,用另一個宇宙的說法,就是業力纏身,會有麻煩自動上門的。好了,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我可以有選擇的回答。」

「我的經歷。都在你的安排之中?」麗塔突然問道。

她原本只是普通的女孩子,經過嚴苛的訓練與改造,最終成為了原罪騎士團的團長,但也走到了極限,最終戰死沙場。原本短暫的一生。就應該這樣完結了,然而奇妙的事情,從她被西撒買下那一刻,再次發生改變。

「你們這家人的情況真的是超級詭異啊,其中好幾個都來頭不小,這也是我欣賞西撒的地方,你們這群『破格者』湊在一起,充滿了未知,令人慾罷不能!實話實說,只有鋼女僕麗塔的命運軌跡,被我動過手腳,但也僅僅是推波助瀾而已,並沒有操控那麼嚴重。」

「如果沒有我,西撒會在熱洲挖到一具超級木乃伊,並不會製造第二共鳴體,而你,會被中域的無頭騎士『阿爾托莉亞』買走,成為她的副官,最終第二次在『神格之戰』中,再度戰死。再往後的軌跡,我就無法確定了。不過但這個結局,實在太平淡了,你還有更加輝煌的路可以走。」

「伊蒂絲是無數年來,我最滿意的女僕長之一。她一步步從凡人成長到『神女僕』,全靠自己努力,譜寫出一篇令人激動的命運卷張。她的命運軌跡我沒有插手半點,只是全程在旁欣賞,最終,她選擇加入無限山,成為了我的女僕,這是她自己的選擇。而我,也答應滿足她一個願望,於是她舉辦了后四屆『女僕爭霸』,希望篩選出值得一戰的對手。」

「接下來你們應該明白了,我發動無限山的力量,編織每一位參賽者的命運,篩選出最有潛力的種子,讓她們接觸不同的考驗,給她們一次又一次機會,最終親手製造了四顆超出我控制的作品。」蠶絲娘歪頭回憶道。

「其他四代女僕,你都無法控制?」西撒關心道。

「她們如今的成長,全都超出了我的掌控範圍。能夠引導『天女僕』與『鋼女僕』在天界山見一面,打造出一位『病毒領主』,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蠶絲娘嘆氣道,「你知道親手扼殺一位『機械主脈』應該誕生的領主,那是多麼誇張的反噬嗎?」

西撒聽到這裡,額頭冒出一陣冷汗。麗塔和天女僕雖然在很努力的篡權,但如此順利的背後,也有著『蠶絲娘』的庇佑。無聲無息間,就這樣隨隨便便扼殺掉一位本該是天界山七領主的存在,這尼瑪是何等境界?!

不過當麗塔聽到自己已經超脫控制,對方已經無法在擺布自己后,終於振奮了一些。

「按照正常軌跡來看,第七領主應該是誰?」西撒硬著頭皮問道。

「哪有什麼正常的軌跡?只有發生后,才會留下軌跡,發生之前,充滿了未知。我只是強行更改了幾根命絲罷了。如果我不出手,第七領主應該是一個『輻射領主』,可以賦予現世機械物體生命,火種源的散播者。而『病毒虛界』,會被『23號』聯合其他六位大領主,當做『災厄之源』一同銷毀處理掉。跟隨你的鋼女僕,未來會在銀月得到另一次命運的轉機,成為第五代『月女僕』。」(未完待續。)

ps:今天回老家,網路好差啊! 白銀之輪章節856重複,第二章已修改。

章節856重複,第二章已修改。

章節856重複,第二章已修改。

「我喜歡未知命運帶來的那種期待感,我喜歡觀看每一位強者的命運軌跡,我喜歡看一道道『命絲』彼此間的碰撞的畫面,我想要的很多很多……而你,就是我所看中的表演者之一,我幾次幫你,只是避免劇情向著我不喜歡的方向發展。如今的你,已經超脫出了控制,我很欣慰,所以你只要遵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蠶絲娘蒼白的臉頰微微泛紅,眼中露出興奮的神色。

果然又一個病號!西撒心中哀嘆一聲。

不過比起那種控制欲強,把統治世界作為畢生愛好的強迫症患型大boss來說,這種什麼都不管,就喜歡躲在幕後瞎湊熱鬧的混沌中立類型,反而更好打交道一些。

「當然,我在你身上投入這麼多,也是有自己私心的。」蠶絲娘直言不諱,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再不久之後,你將會見到地獄的意志,到時候,我需要你幫我帶一句話。你告訴它,我希望能和它聯手,成為同盟,一同編織錫蘭未來的命運。如果它不樂意,那麼大家就是敵人,我會親手挫敗它的野心。最後嘛,你能走到今天,全靠自己的奮鬥,但我也出了不少力,我希望你未來能夠記住這些,不要和我作對,破壞我的計劃。」

「……」西撒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你看到我要去地獄了?」

「本來沒有,但我安排你去一趟。你早晚都會去那裡的,只有在那裡,才能得到想要的一切答案。我前所未有的期待你知道真相的那一刻,會做出怎樣的選擇?」蠶絲娘笑嘻嘻的說道。

「難道我是主角?命運之子?世界之子?」西撒突然興奮的yy起來,不然無限山之主『無限耗油蠶絲娘』不可能這麼重視自己。

「你是個屁的命運之子,這個世界比你重要的角色太多太多了,你只不過我手中最有用的一枚棋子而已!」

「你這樣直言不諱真的沒問題?」西撒臉色尷尬的問道,任誰被說成棋子,都會打心底產生抵觸的。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個世界不會以任何人的主觀意志為轉變,所以無論我說不說,都改變不了你是個棋子的實事。」蠶絲娘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露出困惑的神色,「從卡蜜拉開始,你和無限山的糾纏就越來越緊密,你的兩個共鳴體,兩次避開死局,都是我動的手腳,無論你樂意與否,你都和『無限山』糾纏在一起。當然,你和地獄那邊的聯繫更加緊密,你天生就是地獄意志的棋子,所以你的作用很微妙,很少有你這種能夠維繫多方面的奇怪角色,我才會如此期待你的表現。」

「好吧,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只要無視掉今天這段談話,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就行了。哪怕沒有麻煩,你也會安排麻煩找上門來,是不是?」

「聰明!不過我已經不打算管你了,我只要靜靜的做個睡美人,安靜的看著就行了。你作死做的太多,用另一個宇宙的說法,就是業力纏身,會有麻煩自動上門的。好了,你們還有什麼想問的,我可以有選擇的回答。」

「我的經歷,都在你的安排之中?」麗塔突然問道。

她原本只是普通的女孩子,經過嚴苛的訓練與改造,最終成為了原罪騎士團的團長,但也走到了極限,最終戰死沙場。原本短暫的一生,就應該這樣完結了,然而奇妙的事情,從她被西撒買下那一刻,再次發生改變。

「你們這家人的情況真的是超級詭異啊,其中好幾個都來頭不小,這也是我欣賞西撒的地方,你們這群『破格者』湊在一起,充滿了未知,令人慾罷不能!實話實說,只有鋼女僕麗塔的命運軌跡,被我動過手腳,但也僅僅是推波助瀾而已,並沒有操控那麼嚴重。」

「如果沒有我,西撒會在熱洲挖到一具超級木乃伊,並不會製造第二共鳴體,而你,會被中域的無頭騎士『阿爾托莉亞』買走,成為她的副官,最終第二次在『神格之戰』中,再度戰死。再往後的軌跡,我就無法確定了。不過但這個結局,實在太平淡了,你還有更加輝煌的路可以走。」

「伊蒂絲是無數年來,我最滿意的女僕長之一。她一步步從凡人成長到『神女僕』,全靠自己努力,譜寫出一篇令人激動的命運卷張。她的命運軌跡我沒有插手半點,只是全程在旁欣賞,最終,她選擇加入無限山,成為了我的女僕,這是她自己的選擇。而我,也答應滿足她一個願望,於是她舉辦了后四屆『女僕爭霸』,希望篩選出值得一戰的對手。」

「接下來你們應該明白了,我發動無限山的力量,編織每一位參賽者的命運,篩選出最有潛力的種子,讓她們接觸不同的考驗,給她們一次又一次機會,最終親手製造了四顆超出我控制的作品。」蠶絲娘歪頭回憶道。

「其他四代女僕,你都無法控制?」西撒關心道。

「她們如今的成長,全都超出了我的掌控範圍。能夠引導『天女僕』與『鋼女僕』在天界山見一面,打造出一位『病毒領主』,已經是我的極限了。」蠶絲娘嘆氣道,「你知道親手扼殺一位『機械主脈』應該誕生的領主,那是多麼誇張的反噬嗎?」

西撒聽到這裡,額頭冒出一陣冷汗。麗塔和天女僕雖然在很努力的篡權,但如此順利的背後,也有著『蠶絲娘』的庇佑。無聲無息間,就這樣隨隨便便扼殺掉一位本該是天界山七領主的存在,這尼瑪是何等境界?!

不過當麗塔聽到自己已經超脫控制,對方已經無法在擺布自己后,終於振奮了一些。

「按照正常軌跡來看,第七領主應該是誰?」西撒硬著頭皮問道。

「哪有什麼正常的軌跡?只有發生后,才會留下軌跡,發生之前,充滿了未知。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 我只是強行更改了幾根命絲罷了。如果我不出手,第七領主應該是一個『輻射領主』,可以賦予現世機械物體生命,火種源的散播者。而『病毒虛界』,會被『23號』聯合其他六位大領主,當做『災厄之源』一同銷毀處理掉。跟隨你的鋼女僕,未來會在銀月得到另一次命運的轉機,成為第五代『月女僕』。」章節856重複,第二章已修改。 看到西撒一家人愉快的在外天空真空環境下,放風箏般『放小田螺』,喵星人在心中瘋狂吐糟起來。

有這麼坑爹的主人嗎?竟然在不做何防護措施,只綁了一根爛麻繩的情況下,將自家寵物投向宇宙深處,真是太tm刺激了!要是那根爛繩子吃不住力氣,中途斷掉,那樂子就大了!小田螺會直接飄到宇宙深處去,再也回不來了……

在無限山巔折騰了兩個小時,西撒一家看完了螺旋眼、閃耀之光等太空奇景,並藉助飛天神器『小田螺』摘取了幾顆天外隕鐵后,終於帶著『紀念品』心滿意足的返回了半山腰的『天神小鎮』,準備居住在自己的別墅中,遊覽一番無限山的風景,再離開。

第二日,西撒聯繫上了本地的『共濟會』高層幹部,一番賄|賂后,很輕易的召集了大量來自天南地北的『死亡系雜魚次神』。

接著,渣撒一番威逼利誘,又扯著沙羅曼、博格大公、雷帝等人的虎皮,拉著莫須有的大旗,輕易便唬住了這幫沒見過世面又怕死的渣渣,連蒙帶騙的逼迫這幫沒什麼見識、也沒什麼本事的垃圾代理死神,簽下了看似不平等,實則超級不平的賣身契,為自己的『大死神共榮圈』計劃做了鋪墊。

西撒的『死亡共榮圈』,實則是『終極神脈網路』的削減版,雷奧『雷之魔網』的強化版。雷奧如今掌握的『魔網』,只能覆蓋整片東域,他倒是想染指其他主脈的『雷系神脈』,但卻受到其他主脈災神的集體敵視與警惕。

西撒的『共榮圈』計劃,遇到了類似的困難。在中域,中央冥界已經掌握了九成以上的『死亡神脈資源』。如果它們擁有西撒手中的技術,就能立刻構造一張類似雷奧手中『雷之魔網』的『死之魔網』,徹底輻射整片中域,操控生死。北域情況同樣如此,九成的『死亡神脈資源』,都落在北冥界的手中。

如今的西撒。在中域、東域、西域各有一條死亡神脈。但哪怕將三條神脈加在一起,也比不過其他任何一家。如果西撒現在拿出技術,聯合塞西莉亞開展計劃,絕對會被老同學連皮帶骨一絲不剩的吞下。

渣撒才不會那麼傻,為他人做嫁衣。於是他想到了『天神鎮』,這裡居住著大量立場中立的次神。這種次神放到『暴食虛界』下屬的『數碼世界』中,就是魔蠅娘口中的『休閑玩家』,人傻錢多的典範,妥妥的『原始資本』來源。被剝削的對象。

居住於無限山的『死亡次神』,自然不像西撒口中說的那麼不堪,畢竟有資格來到無限山,並長期居住於此的神靈,多是精英階層。只不過這些『神靈』時運不濟,有些自視甚高不願加入大組織做犬馬,有些單幹失敗破產後被追殺,還有部分天生不喜爭鬥看破紅塵后避世修行。

這些神靈有著普遍的特點:第一。沒有背景!因為有背景的,都加入各大勢力了;沒有背景的自然受到打壓。不得不投靠無限山。

第二,勢力不弱,擁有的次神脈多為中級、高級,甚至還有頂級次神脈,地位約等於當年黑毯城的西撒,甚至更高。

第三。綜合實力不強,如果底牌夠硬,也不會加入無限山接受庇佑,在西撒看來,正是不軟不硬的柿子。適合被捏。

西撒這廝心狠手辣,坑起人來不要命。他不想被老同學黑掉,還想要掌握主動權,就只能黑掉其他比自己更弱的,以此來壯大自身實力。

話說原始資本的累積,都是很令人開心的。於是,他把主意打在了這些閑散的『死亡次神』身上,一番威逼利誘后,逼迫世界各地的『小死神』們,統統加入他的麾下,成為了『死亡共榮圈』的第一批犧牲品。

其實一開始,這幫熱愛和平貪圖安逸的次神們是拒絕的,不可能隨便來個人叫它們入伙,它們就入伙,自己好歹是神靈,傳出去多沒面子?!於是它們仗著『無限山居民』的身份,組團反抗西撒。

然而西撒的所作所為,早已得到了『蠶絲娘』的默許。當渣撒帶著小田螺當眾亂刀砍死一條『死亡系鮭魚次神』,並現場將其片成刺身,蘸著芥末吃光后,這幫被震懾到的死亡系次神們,組團給跪了!

能住在『天神鎮』的,沒幾個不怕死的,它們的血性早就被消磨光了。因為那些有膽量,有氣節的,不是混出頭來,就是被亂刀砍死。當然,我們不排除真正看破紅塵的遁世高人。不過這類神靈,大多已經放棄了自己的世界之脈,前往東洲隱居。

看!事情就是這樣的簡單,這世上沒什麼事是『吃一隻神』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把所有的反對者都吃光!

事後,根據『暴食雲』的統計與推算,這幫被迫加入西撒麾下的『死亡次神』,大約有三百多名,來自世界各地不同主脈系統。除了中土五域外,還有部分東洲、熱洲、甚至南洲倖存者,以及海洋神靈。實力普遍在『中級次神』到『高級次神』之間徘徊,沒有一個『頂級次神』。

最終,西撒將這幫小次神組織起來,建立了名為『尸魂界』的『有組織無紀律私人合法非官方武裝集團』,並依照主脈範圍的不同,將它們劃分為『十三』個小團體,稱其為『護庭十三番』,每番一主二副,雜魚無數。

而當西撒許諾未來建設好『死亡共榮圈』后,會劃分它們更多的權利,並讓每一番隊的隊長、副隊們,都升級成為真神時。這一段空口白話,立刻調動起了大部分次神的積極性。

這幫雜魚就是因為混的背,迫於生存壓力,才選擇加入了無限山。如今看到鹹魚翻身的計劃,眾雜魚紛紛發誓,要為『蠅王撒』大人效死力!還要『安利』更多的低級死亡次神,加入『尸魂界』,壯大組織的有生力量。(未完待續。)

ps:今天回老家,米有網路,更新是用手機熱點上傳的,網速太差,有可能出現手殘連擊情況,也有可能是點娘抽瘋……總之,之前的重複章節,已經更正,但是標題無法改變,大家見諒。

即將開啟地獄之旅…… 某渣嘴上說的好聽,加入『尸魂界』后,不僅許諾各種福利,還能能夠升級次神脈,超進化成為成為災神;此外,凡是加入他私人武裝勢力的成員,都可以免費領取100t『暴食虛界』的超級種子壓縮大禮包,讓這幫鄉下次神頓時感覺自己賺大發了!

居然連魔女拍攝的『觸手系』禁片都可以搜索到,『虛界網路』不愧為新時代的搜索神器!未來必定趕超『天界山數據網』,成為一代的閱片神器!

然而渣撒實早就算計好了一切。在『天神鎮』中,他當眾逼迫眾多死亡次神簽訂盟約,為了監視它們不反悔,或者暗中作出有損他利益的事情,渣撒君『誘|惑』每一位次神,綁定了一隻特製的『主機娘』。

西撒對外,宣傳這些『主機娘』是他們家新研發的『次神脈智能輔助小管家』,不僅可以幫忙管理次神脈的一切,完善神域結構,甚至可以幫助次神推演『規則』的完善程度。當然,這些功能並不讓次神們失心瘋,冒冒失失的綁定一個陌生的智能生物。於,是西撒又推出了邪惡的『搜索功能』。

如今『暴食虛界網路』覆蓋中域、東域、西域三大地區,貓屎軍團、泡泡系統遍布各大城市大街小巷。只要西撒一聲令下,就能搜索到眾多珍貴的情報信息,於是他他特意囑咐蠅妖精們,幫忙收集了海量『種子』以及『資源』,用『字母+數字』來統一編號,並收錄進『暴食虛界/外網/尸魂界/vip會員內部資料/a盤/學習文件夾中』,並用這些『邪惡的東西』,拉攏收買了一大批饑渴難耐的次神。

暗地裡,新一代『主機娘』們。在保存了原有的強大能力基礎上,又添加了來自天界山的『病毒能力』,成為了全新的『數碼暴蠅-主機娘』。

新版主機娘具體用法如下:

第一步,當某次神a與其綁定后,a會在老司機西撒的引|誘下,登陸通往『暴食虛界』的高速『列車』。通過『種子』下載『資源』並進行『觀摩學習』。

第二步,而在此過程中,主機娘會在不知不覺之間,從無法察覺的『病毒虛界』層面,入侵次神a的靈魂,下載錄入他的靈魂數據。

第三步,當次神a回歸自己的次神脈后,主機娘會逐步竊取許可權,建立第二賬號。並使用『病毒之力』污染世界之脈,自動生成木馬攻擊次神的許可權,同時建立後門,連接『暴食虛界』,最終在『暴食雲』的支援下,反客為主,踢掉a,取而代之成為新的管理員(次神)。

一旦西撒的計劃成功。那麼他將在全球範圍內,空手套白狼憑白得到近三百多條中高級次神脈。為他的『死亡共榮圈』打下堅實的基礎,一躍成為錫蘭星球上的『死亡系大佬』。或許他的綜合實力,依舊不如幾大冥界,但他私人名下的死亡繫世界之脈資源,將會是最多的。

同時還能進一步拓展『暴食虛界』的範圍,在全球範圍內建立全方位的『暴食系統』。

此外。那些被篡權失去世界之脈的次神們,也會成為極為珍貴的食材,並被關押在它們的神域中,養的白白胖胖。這可是逢年過節走親訪友滋補養生必備的高級禮品啊!

真乃一石三鳥之計!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種子毀一生。珍愛生命。遠離老司機。)

在略施手段,拉攏利誘威逼恐嚇了天神鎮的眾多『雜魚死亡次神』,組建了私人武裝集團『尸魂界』后,西撒又熟門熟路的用大把票子開路,賄|賂了一隻共濟喵高層,暗中帶他前往『天界山-第一拘留所』,並在一間vip牢房內,見到了那位因『攜帶管制刀具』而被『執|法』逮捕的死神。

比起大群雜魚次神來,這位的價值同樣不低,是西撒的重要獵物之一。

如果刨去西撒這種開了掛的逆天貨,以及絕大多數強勢災神,僅從錫蘭現世的大環境出發,以一個普通人的角度來看,那些有資格被『無限山』挑選中的,無一不是出類拔萃的神靈。

由於『世界之渦逆轉』的緣故,越來越多的世界之脈開始分裂枝椏,並連接到外圍次神脈網路,導致大量野生低級次神誕生。錫蘭的『神靈系統』,正以開火箭的速度飛速增長。

然而那些真正的大勢力,絕對看不上眼這些良莠不齊的低級次神,就連如今的西撒,都能隨手製造大量沒卵用的低級次神。

所以如今的錫蘭神靈圈子,皆以能夠加入頂級勢力,或者加入無限山為標準,衡量一個神靈的真實水平。有資格給大佬們做馬仔的,自然是有料的『精英嘍啰』。那些沒資格跑龍套的,都是拿來作原料、用來收割的『莊稼』。

作為一名已經完成了『脈改造』,並且繼承了祖輩傳承下來的『死亡系頂級次神脈』的禍級死神,『鐮鼬』無疑是驕傲且自信的,妥妥的『高富帥+神六代』。

在南域,除了個別幾位密謀建立『大冥界』,觸怒了超級勢力利益,被原罪財團、人馬之王、觀測塔輪番吊打,抬不起頭的『死亡災神』外,他就是最強的死亡系神靈。

最令他得意的是,他還足夠年輕,才四十歲,就已經完成了禍改造的第二步。『鐮鼬』堅信只要再過十年,就有把握完成第三步『域改造』,再結合家族遺留的『頂級次神脈』,成為一名真禍,振興家族的『死亡神系』。

如今的鐮鼬,與剛剛佔據『瘟疫神脈』時的西撒十分相似,都是『死亡系』的潛力股,而且佔據了頂級次神脈,綜合實力已經比肩最普通的真神,缺少的只是一點點『核心主脈』的許可權。跨過這最後一步,便能踏足星球的巔峰。

然而地位身份如此尊貴的南域貴族,在抵達無限山的第二天,竟然因為攜帶管制刀具而被捕,這簡直就是坑爹啊!(未完待續。)

ps:暴食虛界,初現崢嶸。 作為西撒的重要獵物,『鐮鼬』在南域的地位頗為不凡,與佔領『瘟疫神脈』時期的西撒相似,兩人互有優劣:

西撒的『瘟疫神脈』規模更大一籌,但是荒涼殘破,常年無人打理,早已荒廢多時,並且地理位置偏僻;而鐮鼬的頂級次神脈規模不如瘟疫神脈,卻經歷了家族整整六代經營,從上古紀元末期就傳承下來,十分完善,並且地理位置極佳。

其次,再論底蘊,西撒為零。當然,他儲備了很多黑科技,彌補了底蘊不足的短板;而鐮鼬雖然技術落伍,但有家族一代代的累積。而且,他的祖輩們,為他留下了大量強力的亡靈打手,類似西撒家的護院大文豪。

最後再看潛力,西撒沒啥好說,妥妥的boss模板。區區十年就從渣渣覺醒者,爬到了災神,並且玩出了『雛形劫界』,已經不能更叼了;而鐮鼬只不過完成『脈改造』,一直卡在瓶頸無法入災,他家族的祖先們也是同樣如此。

要知道只要渣撒樂意,只要有無主的次神脈,他隨時都能提供『暴食之巢』、『主機娘』等高級原料,強行壓制『偽神格』,山寨傀儡真神,打造『偽神國』。具體參考『禍西奈』、『禍歌絲納』、『災卡蜜拉』……這幫雜魚沒有一個自凝領域,全是坐享其成的渣渣。

雖然在綜合實力比較方面,鐮鼬被西撒完爆,但如今兩人已經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這種大學生碾壓中學生的比較,渣撒勝之不武。

在西撒拿到麗塔的嫁妝『病毒虛界』后,他已經超越了傳統意義上的災神,有資格與雷帝這些老一輩怪物平起平坐。並且接到了錫蘭君幕後最大黑手之一的『無限耗油蠶絲娘』的邀請。

而鐮鼬還和當年的蜘蛛女王同一級別,半步天災,對於一個沒有開掛的土著來說,已經相當不容易了。當然,南域土著神靈鐮鼬,壓根不知道西撒是哪根蔥?所以人家一點都不自卑。反而非常得意、非常高調。

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鐮鼬還有十年才能爬到真禍級別,屆時綜合實力可以比拼那些『死亡災神』,然後,他打算申請加入『妖怪議會』,爭奪次級議員的席位,藉助『虛數根』的力量入災,並讓家族再上一個檔次,甚至得到虛數根的『大死神』賞識。抱住金大腿,成為『中央冥界』在南域的外圍勢力。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