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踏、踏……「

「不好,是衛大人回來了!「

小妖小聲說道,

」可惡!「

二錢手握拳頭捏出了汗來。恐怖的盯向結界外的空間影像,同時又焦急的等著印山紅的對策『這個渣男前世居然讓小姐落入竇太後手中,如今,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將小姐交於他手中造孽的了…… 「好冷,

這裡是哪裡,

我怎麼會在這裡?」

黑暗中充斥著無邊無際的死亡,

沉重的恐懼與絕望的氣息一點一滴的靠近,

寂靜的黑暗裡,

黎陌躲在角落裡大口的喘息聲越來越弱,生命如同螻蟻一般在拚命的做著最後一絲的掙扎。

……………………………………………………………………………………………………………………………………………….

一個接一個循環的噩夢在黎陌的眼前閃過,黎陌被嚇的一身是汗,可全身依舊冰冷,二錢看見,可急壞了。

………………………………………………………………………………………………………………………………………………

夢裡,

一個如同罌粟般的女人妖艷的走來,

黎陌膽怯的抬起頭,

「你是誰」

女人身上死亡氣息的氣場開始籠罩過來,黎陌邁著沉重的腳步艱難的往後挪,

不想,腳上竟戴著沉重的枷鎖,

「你想做什麼?你不要過來了!」黎陌摔倒在地,四周黑洞洞的,什麼也無法看到,黎陌想要站起來卻怎麼也站不起來,只能看著眼前可怕的女子步步逼近踩著自己的衣帶,

「我是你二姐啊,我的好妹妹。你不記得我了嗎?」 不良總裁欠收拾 鄭芙開心的笑了起來,就像一顆有毒的罌粟

「呵呵呵呵……「

在黎陌的夢裡笑得如此陰冷,如此寒意,冷的黎陌腳上結起了冰,死亡的恐懼充斥著全身

」呵呵呵呵呵~看著你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我就討厭!如果沒有你,我的人生就不會那麼多的不幸了!只要你死了,這一切就才會變得美滿,你就是個多餘的敗類!「鄭芙拂袖離開,黑暗中只剩黎陌一人。

眼前鄭芙的離開催眠出黎陌生命中一幕幕悲傷的畫面,

凡間母親的車禍,父親的死,大學生活的欺凌,張天南老師的壓榨,生活的壓力,來到冥界的傷害……種種種種,黑暗中,黎陌求生的慾望越來越弱,越來越弱,像是中了邪的眼睛里開始邪閃著綠光,

」我就是個多餘的敗類,我就是個多餘的敗類,我就是個多餘的敗類……「黎陌喃喃自語道,

「她本無辜,為何又要作孽在她身上呢?又是我害了她?她不應受到如此傷痛,讓我帶她走罷」黑暗中,一道刺眼的亮光射來,一個竟同自己一摸一樣的美人如同仙女下凡般降落在黎陌身邊牽起她的手給黎陌帶來無限溫暖,

鄭芙的附帶攻擊囚心咒瞬間失效,黎陌眼裡的綠光也順帶消失恢復了正常

「跟我來。」

黎陌痴痴的看著,與她一同走進了一個光亮的幻境,

「這裡怎麼樣?

我花了好幾百年才打造好的呢,

你可是我惟一參觀過的朋友。「女子笑道

……………………………………………………………………………………………………………………………………………………….

簡單的字畫,一席研磨,一面撫扇,兩幅刺繡……一派淡雅卻不失生動的布置。

………………………………………………………………………………………………………………………………………………………..

「你是誰」

本來見到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黎陌就很驚詫了,現在眼前這個與自己一摸一樣的女子更是令黎陌大吃一驚,女子回首一笑

「呵呵,

還沒向你介紹一下呵呵,

可這該怎麼向你介紹呢?呵呵」黎陌看著女子怪異而美麗的青丘狐之眼膽顫心驚著

「這麼告訴你吧「

女子放下手中的女紅

」其實,

我就是你呀!呵呵!「

」啊?「黎陌驚詫的抬起頭

」我就是你,千年前的姬未,鄭國公的三公主本名喚鄭紫夕,因被栽贓而為父王逐出家族,削除族籍,擁有世間男子慕名愛戴,身傍得力丫鬟二錢的桃花夫人。「

黎陌詫異的說不出話來,

」你一定很好奇吧,既然有我的存在,而你又是什麼對嗎?我不過是一個虛無的靈力意識罷了。千年前,孟婆想將我挫骨揚灰,不料我的道體不是輕易能毀的上古寶物,在二錢的幫助下我才得以重生,機緣巧合下,重生的我得到了一次睜開上帝之眼的機會,我看到了自己重生的未來。

但當我在次醒來時自己就已在你的左眼裡沉睡了幾百年,

此時,你與赫連正要洞房,我很滿足,你沒選錯人,

夢裡,雖與你有道不盡的衷腸,但我只是一個前世自己畜存的靈力意識罷了,我的維持時間也是極為短暫的,於是我又回到了左眼裡繼續沉睡等待下次的蘇醒拯救你的機會在同你敘敘罷。「

在了解了事情經過後黎陌開始放鬆了警惕。詢問起來

」你看過我們的未來?「

」沒錯「

」那你能不能助我早日回到凡間什麼的,這冥界太亂了!真不是人待的地方!「

靈意識冥思苦想良久苦笑道,

「哎,我看完未來后就沉睡了好幾百年,

若不是赫連,真是連自己是誰都忘了,誰會還記得是怎麼回到陽間的?只記得剛到冥界的時候,赫連,爹爹和…和衛徹都要殺我來著,可後來是怎麼回事……「

只見靈意識又要昏昏睡了過去,黎陌沒了轍,只好安安靜靜的陪著她

」沒事、沒事、沒事的,想不起就別想了,我求求你別睡啊~「

黎陌哀求道」對不起啊!我這次出來的時間快到了,

我好睏啊,我不能再保護你了,請原諒我,我改變不了你的命運,我……「

說著,靈意識便睡了過去,亮堂的幻境一點一點的又被黑暗吞噬了下去,

「喂!你別睡啊,你別睡!別丟下我一個人!」

「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的!」

「什麼時候?」

「時機未到,

天機不可泄漏。」

黎陌使勁的搖著靈意識,

不料搖醒的靈意識睜開眼,竟變成了鄭芙坐在椅子上對著黎陌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現在有誰能救你!」

黎陌嚇的往前一推,鄭芙便摔在了地上,

「我的好妹妹,

怎麼?

連對姐姐了都敢存歹心了?」

黎陌鼓足了勇氣,衝上去狠狠的扯拉著鄭芙的頭髮,扭打起來

「啊啊啊!

我是獨生女,我才沒有姐姐呢!

你個妖孽!

我的夢境我做主!

我命令你不準這麼妖孽的對我說話!丫的!我跟你拼了!」

鄭芙可怕的笑一直瞪著黎陌,

忽而一秒,黎陌渾身又沉重了起來,一套枷鎖將黎陌拖入了更深的黑暗,死亡的氣息漸漸愈演愈烈,黎陌突然意志消沉的不知所措,

」啪「

的一聲,黎陌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嘶烈的血從嘴角流了出來。

鄭芙突的出現在眼前

」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中了我的碎片冰花還想同我斗!你這個庶出的小賤貨,你不配!「

「我呸!」

「還敢嘴硬」

」啪!啪!啪!啪!啪!啪!啪!……「黑暗中鄭芙發狠的煽起黎陌的耳刮子,黎陌嘴角的血愈演愈烈,嘶烈烈的辣。

黎陌突想起二錢的血祭,便試著模仿,想同鄭芙對抗。

不料,夢境中竟也燒的出地獄墳火來。

「啊!」

鄭芙從夢境中驚醒,手上多了一條莫名的地獄墳火燒傷

「可惡!中了我的碎片冰花,你最多也只可維持兩個時辰,諒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哼!」…… 衛徹走進諸星殿,手指摸索划向琉璃金磚…懸浮冰晶…

喜怒無常的眼睛漸漸轉向殿中央的無色石上。

「踏~踏~踏~踏~」的腳步聲越來越進,越來越進,越來越進~

突然,

小妖擋在了五色石的前面

「請問衛大人有什麼事嗎?阿喬」(冒汗)

衛徹客氣一笑

」南喬大人有禮了,

恕小生冒昧,大人剛剛可有感受到什麼強大的靈力波動未有?「

小妖的笑容瞬間僵住

『糟了,要說沒有,衛大人肯定會起疑心,

要說有,又該怎麼解釋印山紅的通天儀?二錢啊~二錢!你可要快點兒啊阿喬!

人家可坳不過這麻煩的衛大人!又要人家說謊,嗚嗚嗚~人家又不是匹諾曹阿喬!』

「哈?~

哈!~

哈?~,是…是這樣的……」小妖二哈二哈的應酬著。

…………………………………………………………………………………………………………………………………………………..

無色石內。

結界匣子里又躺下一個人—印山紅,由於強大的體能消耗,印山紅很快昏睡了過去。

「她這是怎麼了?「

二錢關心的問道,印度抱起印山紅笑眯眯道

」不要緊的,她每用一次靈力就會消耗體力很多,沒事的。這會兒指不定又要睡很久了呢。「

」實在是對不起你們了「

」你快去吧「二錢掏出阿茶內褲里的魅獸頭顱與小妖進行寶物交換程序,

」你膽兒真肥了!阿喬!

你都把它怎麼了阿喬,它死得怎麼這麼痛苦的咧?阿喬「

」它傷我家小姐,我把它烤了給小姐補身子!「二錢一憨一憨的答道」有什麼問題嗎?是九旬級別大妖沒錯吧?「

」未成年魅獸,兇險程度不亞於一隻九旬大妖阿喬,且是夜城公主夜幽蘭最心愛的坐騎—夜瞳,是夜幽蘭與冥界殿下大婚的陪嫁品,以肝中裹著一顆仙界聖寶夜明珠而兇狠與其它魅獸。阿喬。

我滴乖乖,

你攤上事兒了!阿喬「

二錢身後一席冷汗

「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