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迴音,我也不困,坐下陪我聊聊吧。」張鵬飛又把林迴音拉著坐下了。

「哦……」林迴音嘴角笑了笑,突然莫名其妙地說了一句:「張書記,您真厲害!」

「哦,我哪裡厲害了?」張鵬飛含笑問道。

作者題外話:

今日推薦《男人底線:女領導的男秘書》

內容簡介:一次英雄救美之舉,易青雲一腳踏入了暗波洶湧的平江官場,面對著官場的爾虞我詐,女人的情感糾葛,易青雲身不由己的捲入官場和情場的雙重博弈之中。

潮起潮落,花開花謝,且看易青雲如何憑藉自己的智慧在狹縫中生存,又如何尋找一次又一次的契機,在荊棘密布的仕途路上踩出一條康庄大道!

/9/ 」>張鵬飛驚訝地望著面前剛剛沐浴過後的花樣少女,不明白她怎麼會冒出這樣的想法。女人誇一個男人厲害,往往有很多種含意,甚至容易讓人想歪了。張鵬飛想不出來,林迴音會對自己有如此評價。

林迴音聽到張鵬飛問自己,抬手整理了下耳邊的碎發,嘴邊露出一抹淺淺的動人笑意,說:「就是厲害啊,我是說您在工作上,在西北官場上……很厲害!」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你都知道些什麼?」張鵬飛好奇起來,以林迴音的性格,她不應該關心這些才對。

林迴音一臉得意,伸出手指卷著自己的長發,很有些撒嬌的意味。她說:「最近西北發生了很多事,我都有些了解。您剛到西北時,還有不少人不把您放在眼裡,可現在才半年多的時間,您就把省長給壓制住了,所以我說您厲害!」

張鵬飛詫異地看著林迴音,笑道:「你還關心這些,你不是不喜歡政治嗎?」

「呵呵,我關心你啊……」林迴音盪人心魄地脫口而出。說完之後小臉一紅,連忙解釋道:「因為你是省委書記,所以我才要關心啊!」

張鵬飛笑道:「為什麼我是省委書記你就關心我呢?」

「我……」林迴音躲開目光,這次不知道如何解釋了。

張鵬飛不再追究這個話題,而是問道:「你既然知道了這些事,也應該知道我用了一些手段,你不會討厭我吧?」

「您又沒有違法,這些都是合法的手段,只能說明您聰明,我幹嘛要討厭你呢?張大哥,你不知道,辦公廳里有許多小妮子暗戀你呢!」林迴音嘿嘿笑道,有意恢復了之前對張鵬飛的稱呼。

張鵬飛也注意到了她稱呼的轉變,說:「那麼多人暗戀我啊,那……有沒有你啊?」

「不告訴你!」林迴音可愛地扭開頭,模樣很惹人疼。

「迴音……」張鵬飛柔柔地叫了一嘴:「謝謝你關心我。」

「張大哥,你不會討厭我吧?」林迴音緊張地問道。

「我為什麼討厭你呢?」張鵬飛笑道。

「我……我知道您那麼多事,有些領導不是喜歡這樣的人嗎?」

「傻孩子!」張鵬飛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頂,說:「這些事別人都知道,再說你又不是外人,你可是我到西北后認識的第一個好朋友!」

「你真的把我當成好朋友?」

「那你沒有嗎?」

「不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啊!」林迴音開心得像個孩子,聽到張鵬飛把自己當成朋友,少女的心得到了莫大的滿足。

「原來你只把我當成朋友啊……」張鵬飛盯著林迴音笑,眼神里別有含意,他覺得今天是一個和她好好談話的機會。

「那……那你說是什麼?」林迴音心虛地低下頭,雙手扯著衣角,緊張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張鵬飛壞笑道:「我不知道,你知道嗎?」

林回單艱難地抬起頭來,有些渴望地說:「你真的不知道?」

「你的心在你那裡,我當然不知道了。」張鵬飛指著她的心口認真地說道。

「其實……其實……」林迴音不知道怎麼說,這個秘密隱藏得太久了。她緊張地捏著拳頭,少女的心事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表白的。

「迴音,你不想說就不要說了,反正我們是最好的朋友啊!」張鵬飛拍了拍她的肩膀,感受到她身體在顫抖。

「張大哥,其實我……」林迴音的小臉紅得像蘋果:「我……我有點……喜歡你……」當她把最後三個字說出來的時候,頭也抬了起來,好像度過了一個劫難似的。

「我猜也是這樣。」張鵬飛的臉上還是掛著溫和地笑容。

林迴音小聲道:「你會不會瞧不起我,我……我有點自作多情了,您是省委書記,我只是富商的女兒,而且您的妻子那麼漂亮、在事業上還那麼成功,她是國內最年輕的女將軍,我……」

「迴音,單憑這些……不能讓我瞧不起你,而且你能親口對一個有家室的男人說出這種話,你不覺得自己很有勇氣嗎?你說,我憑什麼瞧不起你?這說明你很有自信,你會表達自己的感情,這一點錯也沒有。」

「哦,你真的這麼想?」林迴音笑了一下:「我……我當然知道這不可能啦,你那麼優秀,又有愛人,可是我就是喜歡你啊!當你在火車上救了我的時候,我就……」

「傻丫頭,把心事說出來才好,不要憋在心裡。喜歡一個人沒有錯,我也不會怪你,相反,我會很自豪,起碼這說明我還有魅力吧?」

「嗯!」林迴音咯咯地笑起來,她的笑聲好像動聽的音符,當她把自己的心事說出來的時候,她身上無形的壓力也消散了。她突然覺得自己的情感沒必要藏著掖著,自己就是喜歡張鵬飛,這有什麼錯呢?

「迴音,我很高興你能親口說出來,你讓我看到了自信,看到了一個成熟的女人。從今天起,你就長大了。」張鵬飛撫摸著她長長的秀髮:「你現在喜歡我,沒準以後就不喜歡我了呢!」

「嘿嘿……」林迴音吐了吐香舌,伸手搭在張鵬飛的肩上說:「你是我第一個喜歡的男人,不管今後如何,反正我現在喜歡你。」

「你就那麼喜歡老男人?」

「你一點也不老,雖然比我爸爸只小了幾歲,可是……我喜歡成熟的男人。」

「那你以後不會真的找個老頭子結婚吧?」張鵬飛笑道。

「不知道!」林迴音笑嘻嘻地說:「你說喜歡和愛一樣嗎?」

「你覺得呢?」

「我不知道,反正我感覺喜歡來源於對一個男人的崇拜和欣賞,也許慢慢就會變成愛吧,也或許只是喜歡而已……」

「那你對我是哪種呢?」

「我就是喜歡啊,喜歡和你在一起,和你說話,聽你講故事……」林迴音一臉的陶醉:「你就像我人生的導師一樣,你的人生很豐富多彩,你就像高山一樣讓我仰望……」

張鵬飛點點頭,說:「這麼說來,或許今後有一天你突然成長起來,覺得其實對我的喜歡並不是愛,而只是把我當成了一個學習的榜樣或者說導師。總之,我相信你會很好的對待這種感覺,無論今後發生什麼,你都不會傷心,不會氣餒和放棄,對不對?」

林迴音想了想,說:「可是……可是我……」她陶醉的容顏又羞澀起來。

「可是什麼?」

「我還有其它的幻想……」

「什麼樣的幻想?」

「就是傻乎乎的幻想……」林迴音看向張鵬飛的眼神有些變化,喃喃道:「我會幻想著和你生活在一起,然後結婚生孩子,我……是不是好傻?」

「傻丫頭,女孩子都有這樣的時候,只不過你來的晚了一些,別人初中的時候就有這樣的想法了,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張鵬飛拉住了她的小手,「不管怎麼說,我都知道你不會因為這種事而受到不好的影響,對不對?」

「其實一直以來我很矛盾,明知道這些想法不切實際,可就是不受控制。我不知道怎麼辦,很茫然,我……我以為自己錯了……」

「你沒有錯,你還是你自己。」張鵬飛溫和地說:「每個人在成長的歷程當中都有這樣的時候,我在和小雅結婚以前,也喜歡過別人啊!」

「真的?」

「當然!」張鵬飛又拍了拍她的小腦袋,「我就怕你因為這件事而受到傷害,不過,你比我想象中表現得要好,我相信你會處理好這些事的。」

「張大哥,你真好……」林迴音往張鵬飛身邊坐了坐,感受著他男人的氣息,呼吸都緊張了,傻傻地看著他。

「你怎麼了?」

「我……我能抱你一下嗎?」林迴音的臉已經紅到了極限,眼中彷彿要滴出水來了。

「呵呵……這有什麼……」張鵬飛身後摟住了林迴音的肩膀,之前他還有些擔心和顧慮,不知道如何處理兩人間的關係,不過經過這翻詳談,讓他放心了許多。

「感覺真好……」林迴音雙手環住張鵬飛的腰,緩緩閉上眼睛,喃喃道:「和我想象中的感覺一模一樣,你是第一個除了爸爸外讓我抱過的男人……」

張鵬飛任由她抱著自己,他完全能夠理解少女懷春的心情。林迴音環抱著張胸飛,把臉貼到他的胸口,聽著他心跳的聲音,心中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這樣的場景在她腦海里不知道浮現了多少遍。

「你以後會不會躲著我?」沉醉中,林迴音突然開口問道。

「我不會躲著你,因為你永遠是我的好朋友……」張鵬飛撫摸著林迴音的秀髮說道。

林迴音的身體振了一下,她明白張鵬飛的意思。林迴音緩緩睜開眼睛,抬頭看著張鵬飛說:「你不躲著我就好啊……」

「只要不傷害你,我就不會躲著你。」

「你不會傷害我,只會給我動力……」林迴音嘿嘿一笑,鬆開手說:「你睡覺吧,我也回去睡了。」

「嗯。」

「張大哥,謝謝你!」林迴音揮了揮小白手,像仙子一般飄走了。

張鵬飛笑了笑,手心還殘留著她的發香。今天的談話效果很好,今後林迴音應該不用再背負壓力了,張鵬飛感覺很欣慰。

……………………………………………………………………………………………………

吾艾肖貝的家裡,他還在陪著司馬阿木喝酒。兩人關於曾三傑的事情已經聊了很多,可仍然沒有想到問題出在哪裡。雖然此事有疑點,但必竟那些首長都是曾三傑親自見過面的,外人短時間內想看透這個局有些難度。首先能看破這個局的只能是曾三傑,之後隨著歲月的變遷,或許外人才能猜到一二。但正如張鵬飛分析得那樣,即使有一天曾三傑知道了真相,他才會不傻到公布或者找張鵬飛的麻煩,只會細心地保守這個秘密,這樣才對他有利。

「省長,再陪我喝!」司馬阿木又給自己滿了一杯。

吾艾肖貝看了眼時間,按住自己的酒杯搖頭道:「差不多就行了。」

「省長,我心情不好,再陪我喝一杯,反正明天休息!」司馬阿木不容分說搶下了他的酒杯就給滿上了。

烏雲正巧走出來,說道:「司馬省長說得對,你就陪陪他吧。」

吾艾肖貝便不再拒絕,看向他說:「這不叫失敗,你還有機會!阿布書記的年紀可是比你大啊,馬上就奔六十了,如果再不能進步,他也就退二線了,你比他還有優勢!」

司馬阿木苦笑道:「即使阿布愛德江退二線了,張鵬飛能同意我頂上去嗎?您別忘了華建敏的年紀和我差不多,他和張鵬飛的關係……我一直也沒看透,華建敏在上面也有人啊!」

「你難道覺得我們西北幹部不行了嗎?」吾艾肖貝搖搖頭:「司馬啊,你別忘了西北再怎麼改革,也是我們安族人的天下,安族人還需要我們自己來領導!張鵬飛再強勢,到了我們的地頭上,關鍵時候還要聽我們的!」

司馬阿木點點頭,說:「等全國兩會一結束,他就會有動作了!排兵布陣這麼久,應該拿出點真東西了!」

「不管他,我們又不是不行了!」

「對!來……干!」司馬阿木再次舉杯。

吾艾肖貝這段時間心裡也有鬱火,現在兩會結束,到是可以放縱一下了。烏雲從洗手間走出來,冷眼望著這兩個失落的男人,無奈地搖搖頭。烏雲走到桌前,把一些已經涼的菜又端起來,打算去廚房熱一熱。

「嫂夫人,不用啦!」 禍國妖妃:紅顏醉君心 司馬阿木按住烏雲的小手,「男人喝酒,什麼菜都無所謂。」

「菜涼了對胃不好。」烏雲體貼地說道。

「多謝嫂夫人!」司馬阿木嘿嘿一笑。

「切,司馬省長還是叫我烏雲吧,我可承受不起!」烏雲扭著翹臀離開了。

司馬阿木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烏雲的背影,不由得暗暗地吞吐了一下口水,這女人實在能勾起男人的那種想法,特別是在這種時刻,司馬阿木那方面越發的敏感起來了。

吾艾肖貝看著司馬阿木的眼神微微一笑,說:「司馬,下一步我們都要收收心把工作撿起來,免得有人又挑毛病!」

司馬阿木明白他的意思,點頭道:「您放心,工作歸工作,我會認真對待的。」

「嗯,男人就應該這樣,這次……都不能稱之為失敗,因為你的競爭對手是阿布,阿布才是真正的失敗!」

「呵呵,算了,不管他……」司馬阿木感受著小腹處的火熱,起身道:「天色不早了,就不打擾您休息了。」

吾艾肖貝也不挽留,微笑道:「你慢點走。」

烏雲聽到聲響從廚房走出來,嗔怪道:「怎麼走啦,菜剛熱好。」

「呵呵,菜熱好可以請省長吃嘛!」司馬阿木眨了眨眼睛。

「哼!」烏雲嫵媚地瞪了他一眼。

等司馬阿木離開,吾艾肖貝一把將烏雲摟入懷中,捏著她的小臉說:「又給我**!」

「怎麼……你吃醋啦?」

「你沒看到司馬的眼神?男人在這種時間對女人尤為敏感,你還……」

「那你呢?」烏雲纏在他的身上扭擺著腰肢,下胯狠狠地撞在了他的下面。

「呵呵……」吾艾肖貝緊緊把她摟在懷中,雙手從領口探進去撫摸著那團滑膩,低頭**了她粉嫩的嘴唇。

「嗯……」烏雲摟著他的腰嬌吟一聲,雙手很有節奏感地調逗著他身體的敏感部位,小手只要輕輕一搭,吾艾肖貝的身體就顫動起來。

吾艾肖貝受不了她的誘惑,將她貼胸抱起走進了卧室,隨後便是滿床春光,老夫少妻別有情趣……

……………………………………………………………………………………………………

司馬阿木也沒有閑著,他離開后並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酒店,他已經約好了一個女人在等著呢。

司馬阿木剛進門,就把女人摟進懷裡瘋狂地扯著她的衣服,好像一頭惡狼。

「你幹嘛……」女人有微微有些抗拒。

「你說幹嘛?」司馬阿木把女人壓在牆角:「你不是等急了嗎?」

「你真的喜歡我?」女人盯著司馬阿木的眼睛問道。

「你是一個不錯的女人……」司馬阿木並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對於她而言,女人不是用來喜歡的,而是值不值得發泄。現在,這個女人可以成為他發泄的樂園。他說完就撲了上來,咬住她的嘴唇一陣吮吸……

「嗯……」女人稍微掙扎著,但最終還是由著他撫摸自己的身體。她也是一個寂寞的女人,能讓一位副省級的領導對自己著迷,無論他的本意是什麼,她或多或少都能感受到一絲慰藉。此時此刻,女人心中想著另外一個讓他又愛又恨的男人,突然變得主動了,抬起雙手撫摸著司馬阿木的下方,身體也漸漸扭動起來。

「好女人……」司馬阿木感受著女人的主動,嘿嘿笑起來,直接脫去她的衣服和褲子,讓她背對著自己彎下腰,然後在幾乎沒有任何前戲的情況下狠狠地刺入。

「啊……」乾澀緊縮的感覺同時讓兩人楚痛的叫了一聲。隨後,司馬阿木感受著那緊緊的被包裹的感覺,咬著牙衝刺起來。

「啊……疼,疼……」女人嚎叫起來,雙手扶著牆壁,兩條腿很彆扭地抖動起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